都来读 > 公子千秋 > 第689章 霸道和相逢

第689章 霸道和相逢


        刘静玄扫了一眼那些低下头去不敢和自己对视的家伙,说出来的话便如同一阵凛冽的寒风,瞬间卷过这榷场的大门口:“好,真的是很好。贪得无厌,颠倒黑白,肆意构陷,看来本将军从前真的是太纵容了某些人,这才让你们肆无忌惮,以为能在这霸州一手遮天!”

        不等有人求饶或者解释,他就厉声喝道:“就算竺汗青出击,也不至于拉走了所有守军,还有监管此地的市易司官吏,怎么一个个都不见人影?你们能躲得了一时,难道以为还能躲一世?”

        他此番含怒暴喝,那声音就如同滚滚雷音,瞬间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有胆小的商人立时瘫坐在地,也有人直接受不了那震耳欲聋的惊怖感,慌忙捂住耳朵,而躲在后头,本想等刘静玄息怒之后再出来的那些市易司官吏和守军军官们,则是一个个暗自叫苦不迭。

        然而,刘静玄已经动了真怒,他们就算再缩头乌龟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出来。

        可当几个市易司官吏上前参差不齐地一一见礼时,刘静玄却是看也不看他们,直接冲着越千秋问道:“铁骑会彭会主眼下状况如何?若是不好,就立刻送回霸州去。他赤胆雄心,却遇到了一群狼心狗肺的畜生,若是有所折损,霸州简直要沦为天下英雄口中的笑柄!”

        越千秋此时同样心头窝火,听刘静玄如此说,他突然觉察到脸上有两道灼热的视线,侧头看见是那仍然跪在地上的少年,他就先上前把人拉了起来,这才沉声答道:“彭会主虽说失血过多,受伤不轻,但如今我给他含服了参片,刘头儿正在给他清洗伤口,等敷好伤药后,需要静养一段日子。他身上新伤处处,气血也有所损伤,足可见之前一战的激烈。”

        直到这时候,那市易司的正使方才找到了说话的机会,连忙满脸沉痛地说:“之前确实是这位彭会主挺身而出奋勇杀敌,我们也是敬仰无比。可事后榷场一团糟,下官正带着人收拾善后,却没想到有利欲熏心之辈竟敢如此对待英雄……”

        此话一出,顿时有人急了:“何胖子你别想推卸,当初是谁说的,这老大一份功劳给一个穷老汉,还不如大家一块分!是你说杀了燕贼之后的战利品归我们,那功劳你们市易司和这榷场守军均分!”

        被人这么一嚷嚷,比市易司一群官吏还要更磨磨蹭蹭的几个军官登时暗叫不好。即便刘静玄是空降下来的霸州将军,上任时身边也就带了三百亲兵,可人家在朝中有强硬的后台,嫡亲师弟是长公主之子,嫡亲师侄儿继任掌门不说,更是在皇宫中也兜得转。

        远的不说,就说近的,竺大将军的亲生儿子竺汗青调来此地任都统,平素也对人客客气气,他们怎敢真的惹怒了刘静玄?只不过是看着刘静玄上任至今手段绵软,于是这才越来越胆大了而已。

        因此,他们一面暗自怨怒之前没看好人,以至于那和彭老头一路的少年竟然溜出来,在刘静玄面前当面拆穿了那个局,一面后悔不该猪油蒙了心试图贪天之,当然最恼火的,还是那铁骑会的彭老头。

        你好歹也是铁骑会主,一方大豪,怎么就用那样一番落拓样子见人?

        几个人纷纷抢上前来,为首的那个兵马使便大声嚷嚷道:“刘将军明鉴,我等军中汉子最重英雄,哪敢贪没那位彭会主如此功劳!都是这些奸商黑心黑肺,和市易司勾结……”

        听到那兵马使竟然连自己等人也一块打了进去,那市易司大使登时大怒,反唇相讥道:“你们算什么好鸟?谁不知道你们不但贪功,还贪生怕死,否则竺小将军出击的时候,你们这些怂货怎么全都当了缩头乌龟,一个也不肯跟去!”

        “放屁!守卫榷场是我们的职责,怎么能随随便便玩忽职守!”

        刚刚那个一嗓子把市易司和守军两方面全都带进去的商队管事,此时此刻却闭上嘴再不吭声了。这不但是因为刘静玄那冰冷的视线已经落在了他的身上,还因为其他人全都避如蛇蝎躲他远远的。哪怕确实有那么一番利益交换,可他这么随便就反咬一口,哪会有好下场?

        在刘静玄的冷眼旁观之下,官吏和军官们的狗咬狗,渐渐停歇了下来。随着一个个人低垂下头,紧闭上嘴,四周围鸦雀无声,只有那每一个人都刻意压低的呼吸声。

        直到这时候,刘静玄方才淡淡地说道:“从现在开始,这霸州榷场纳入军管,不许进出,不许走动,违令者斩!”

        “遵将军令!”

        听到几百个军士几乎整齐划一的答应声,那些商人也好,市易司官吏以及榷场守军军官也罢,无不面色惨白,有胆小的看到两队骑兵从两翼展开突入榷场,更有一队人马将他们团团围在当中,更是为之股栗。

        直到这时候,众人方才想起,刘静玄上任之后,大多数时间都在军中,几乎没理会过官场和民间。那时候他们还以为刘静玄是雄心勃勃要立功,如今方才发现,手中有了军权,有了军队站在自己一边,刘静玄这个霸州将军才有和霸州太守抗衡的本钱!

        尽管刘静玄没有立时三刻砍几颗脑袋立威,可那是现在没有,谁知道将来会不会砍?尤其市易司的几个官员,那更是一颗心沉入了无底深渊。这霸州榷场自从开放至今起起落落,也有因为两国关系紧张而关闭的时刻,但素来都归太守管,霸州将军不能插手。

        甚至在历任太守中某些有心人的潜移默化之下,连守军军官也都被笼络在内,久而久之,就连霸州将军也不能随便安插人在这里的守军中,如此便自然而然挤压了军方的权限,树立起了太守的权威。

        可如今借助这样一场事变,刘静玄竟然拿到一个天大的把柄,日后这榷场还会是他们这些文官的一言堂吗?

        因此,那位白面无须,常常被仇人背后骂作是阉人的市易司大使,忍不住还想做最后一点努力。当那些面无表情,眸子里却透出森然怒火的军士们上来要押走他们时,他忍不住大声嚷嚷道:“刘将军,这榷场乃是太守张大人管辖,你不能随随便便把这榷场纳入军管……”

        见刘静玄丝毫不为所动,那些军士亦是不管不顾逼上前来,他只能把心一横大声叫道:“太子殿下就要到霸州来了,刘将军就不怕有人告你不敬太守,逾越本职吗?”

        小胖子正觉得刘静玄这番处置还算不错,就是还不够痛快,结果就听到有人把他掣出来想要打压刘静玄的气势。按照他素来的本性,恨不得立刻跳出来狠狠教训那个家伙一顿,可他到底使劲按捺了下来,却有点好奇刘静玄会如何应对。

        而他很快就等到了,因为刘静玄的答话非常符合他的期待,霸道而强势。

        “如果蔡大人想要为了一群败类找我理论,那我就接着!至于太子殿下,你怎么会认为堂堂大吴太子殿下,竟然会容忍榷场被你们这些败类糟蹋到险些残破?一旦太子殿下到了……哼,尔等狗头早就不在脖子上了!”

        越千秋一见小胖子那眉飞色舞的样子,就知道刘静玄这番话戳中了小胖子,如此一来,回头只要小胖子以真实身份见人的时候,一旦那位张太守诘难,小胖子一定会出面。然而,刘静玄如此应对从容,他明明应该觉得高兴,可他心里却偏偏有那么一点不舒服。

        因为刘静玄这番话中,某些刻意的成分实在是太重了!

        然而,越千秋到底没有太放在心上,眼看那个市易司大使在刘静玄一个眼神下被堵住了嘴,眼看其他人引以为戒再不敢做无谓之争,眼看那些商人们也乖乖地被驱赶进了榷场之中,他这才看了一眼之前那个揭发此事的少年,随即行礼问道:“将军,可要去打探竺将军下落?”

        刘静玄没好气地瞪了越千秋一眼,随即头也不回地吩咐道:“刘末,去放出传信烟火,然后上箭楼看看可有竺汗青的回音。刘青,你带一队斥候,再搜一遍榷场周边,如有发现,立时烟火传讯,不得有误!”

        随着两个答应声传来,刘静玄一抖缰绳,如同离弦利箭一般当先驰入榷场,其余人也纷纷跟上。

        而越千秋敏捷地拽起那呆若木鸡的少年避到一旁,躲开那漫天飞扬的灰尘后,却没理会自己那匹坐骑也被裹挟在人群中跑走了——反正不是白雪公主,跑了一匹总还会有新的——他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这个模样有些清秀,像读书人更胜过像商人的少年。

        而在最初的呆滞过后,那少年到底是发现了越千秋那炯炯目光,再加上自己的手还被人抓着,他不禁有些气恼地叫道:“喂,快放开我!还有,你这样看我干什么?”

        “我这不是在想,彭会主江湖传说脾气很不好,怎么突然会这么路见不平帮你一把,敢情你是位姑娘,不是小哥。”越千秋见面前的少年骤然间如同炸毛的猫儿似的,他就笑吟吟地说,“放心,你又不是女扮男装要从军或者当官,是男是女那只是你的私事,我才不管。”

        尽管越千秋说的是安慰话,但那少年听在耳中却越发觉得又羞又怒。待要扭头便走,可回霸州不可能,一来刘静玄已经下了禁令,二来她也不可能丢下铁骑会那位彭会主。然而要留在榷场,却有这么一个已经看穿她女儿身的家伙在,她一个女子不免会很不方便。

        因此,她把心一横,恶狠狠地盯着越千秋问道:“你到底想怎样!”

        “我没想怎样啊!”越千秋非常无辜地耸了耸肩,随即嬉皮笑脸地问道,“我只想问问,你和那位彭大叔怎么遇到的?他之前又是怎么退敌的?”

        见人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样子,他就慢条斯理地说:“反正我不问,回头刘将军也得问,你就当是先说一遍事先排练,免得在刘将军威势面前,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女扮男装的少年终于被越千秋给呛得凤眉倒竖。然而,她也不得不承认,那位霸州将军确实是自己平生仅见的厉害人物,举手投足之间就让那些她最痛恨的家伙俯首帖耳。想想眼前这讨厌家伙要打探的也不是什么秘密,她到底还是开了口。

        “我是大名府冯家的二小姐冯贞,家里本来还算殷实,但之前连遭巨变,父亲突然重病,一个叔叔又摔断了腿,我两个哥哥卷进了官司脱身不得,家里上下焦头烂额,眼看就要天塌了,所以我听说霸州榷场是边境四大榷场中最容易挣钱的,就偷跑出来,路上遇到彭大叔。”

        见越千秋满脸的惊异,冯贞脸上一红,但还是把心一横说:“但我确实是凑巧遇到彭大叔的。他和你一样,一眼就看出我是女扮男装,结果在我投宿险些被人骗的时候出手救了我一次,劝我回去,可我……可我说出了家里困境,死皮赖脸求他帮忙送我到霸州榷场!”

        一口气说到这里,冯贞便垂下了头去,双手死死捏紧成了拳头:“没有我的央求,彭大叔不会到榷场来,也不会受伤……可没有他,也许我早就在半路上被人拐骗甚至没命了,但今天这榷场也许会死很多很多人,甚至连榷场都保不住!所以,我刚刚才拼了命跑出来,希望找人能救他……”

        “停停停!”越千秋突然打了个手势打断冯贞,脸色奇异地问道:“你说你是大名府冯氏?大名府出名的冯家人就你一家?还是还有别家?”

        尽管不知道越千秋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但冯贞还是皱眉说道:“大名府姓冯的人家自然并不止我一家,但要说大名府最有名的,当然就是我家。我父亲和两位叔叔都是科场不成才从商,却因此攒下了大笔家业……”

        没等冯贞把话说完,越千秋就再次打断了她:“你是不是有个很早就死了的姑姑?”

        对于这个奇怪到无以复加的问题,冯贞货真价实错愕了。足足好一会儿,她才犹犹豫豫地说:“我是有个姑姑,但她十几岁的时候得了急病过世了,家里人似乎很忌讳这件事,都不大提起她……就连大名府的人都不知道我还有个姑姑,你怎么知道?”

        这简直是他娘的太巧了……

        越千秋轻轻拍了拍脑袋,心想萧敬先没把裴宝儿带出来真是一个莫大的遗憾,否则他就可以目睹一场境遇天壤之别的表姐妹撕逼了……嗯,当然,在裴家姐妹冲拼杀出来,看上去已经挺满足王府侧室那安稳日子的裴宝儿也很可能没那个兴趣。

        看着满脸疑惑的冯贞,他意味深长地说:“冯姑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https://www.doulaidu8.cc/xs/117902/5846523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