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公子千秋 > 第六百九十四章 脂粉堆砌出的威严

第六百九十四章 脂粉堆砌出的威严


        有道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越千秋来到竺汗青家里,以太子令旨为名,把这位霸州城中不少百姓亲切地称之为竺小将军的小将请到了太守府去,这件事顷刻之间就传开了。同时为人背后疯传的,还有他对那些围堵竺家的人那番警告。

        一时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也不知道被某些人念叨了多少回。

        尽管这年头的人绝对不会听说过另一句话——坦白从宽,牢底坐穿——可是,大多数人想的仍然非常直白,谁会那么笨,真的就因为越千秋这形同恐吓的话,真的就眼巴巴跑到太守府去一五一十坦白自己的罪行,那不是把自己推进火坑里吗?

        然而,在无数双眼睛盯着太守府时,竺汗青却再次出来了。而这一次跟随在他身后的除却之前带去的十几个亲兵,还有一队足有三四十人的卫士。这一行人犹如疾风似的拜访了霸州的州学和几处有名的私学,请走了七八个年纪在二十五岁到三十五岁之间的年轻名士。

        虽说用的是请字,但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离谱,原本带着文绉绉意味的请去太守府共商大事,就变成了武力意味十足的请去太守府交待问题。终于,就当满城无数人为之惴惴的时候,被请进太守府的年轻名士当中,有人神采飞扬地出来,眉飞色舞地传达了一个消息。

        他们见到太子殿下了,那位储君请他们代为查阅所有与张牵案有关的卷宗,届时制作相应的节略,和太子殿下联名上奏皇帝。

        得知被请走的这些人即将名动天听,之前还在幸灾乐祸于这些人被“请”走的人们顿时捶胸顿足。早知道是这样的好差事,不用别人来请,他们就去太守府毛遂自荐了!也有人仍然不死心,跑去太守府门前求见,希望能够参与这桩案子,得到的却是明明白白的回绝。

        出来回绝的依旧是越千秋,而他的回答仍然在最短的时间里传遍全城。

        “如果各位真的忧心国事,那么在竺小将军挨个请人来太守府的时候就应该主动自荐,可那时候谁也没来。如今听说竺小将军推荐那些人的名字将出现在太子殿下的奏疏上,这才一窝蜂跑来,实在来得太晚了。还请各位以后记住一句话,与其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刻薄、刁钻、无礼……因为这毫不留情的话,也不知道多少负面评价不要钱似的落在了越千秋头上。奈何本人不在乎,而那几个被竺汗青请来的年轻士人在小胖子面前得到了很大的尊重,又得知出主意请竺汗青去邀他们帮忙的是越千秋,对越千秋自然而然多了不少好感。

        对于这样的结果,小胖子非常满意。案子还没审出一个结果的前提下,他在外头的名声是贤明也好,是昏聩也罢,这无关紧要。然而,绝对不曾随意侵占他人的功劳,他的这个名声却是在人前竖立起来了,而且又不至于欠越千秋出主意的人情。

        至于越千秋,他倒是不在乎名声被人败坏,更不在乎小胖子是不是把请人帮忙的事情归功于他,可小胖子既然主动那么做了,他当然也不会不承认。可是,事后竺汗青亲自跑来他这里,道谢帮他解围脱困,还送了他一桩功劳时,他却毫不在意地摇了摇手。

        “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竺小将军你就是那块金子。所以我没帮你别的,顶多只是把你从那种群狼环伺的家里给带了出来。”

        是人都喜欢听奉承话,竺汗青此时终于忘记了当初因为严诩打人而在这对师徒那里受到的莫大惊吓,心想老父亲说得真没错,越千秋这人确实不像一般官宦子弟那样难相处。只不过,想到霸州城内的暗潮涌动,他还是少不得提醒了几句。

        “就算我请来的那几位都是才华和品行全都颇为闻名的一时才俊,那些人证物证看似也颇为充分,太子殿下更是亲自坐镇,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我只担心那些一直把榷场当成自家后院的家伙一时狗急跳墙,而且……”

        见竺汗青说着戛然而止,随即面露犹豫,越千秋就笑着说道:“竺兄,你看着比我大一点,我就不和你客气了。你有什么话直说,我这个人传闻中人厌狗憎,其实没那么可怕的,我又没有三头六臂,青面獠牙,你说对不对?”

        被越千秋这口气给逗乐的竺汗青不禁哑然失笑,想想在太守府这两天的相处,却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确实不像传闻中那样难对付。可他仍然迟疑了一下,这才低声说道:“我总觉得这次混进榷场的那些北燕人虽说如假包换,那支来袭的兵马固然也不假,可这事情有问题。”

        见越千秋瞬间收起了散漫戏谑之色,竺汗青就郑重其事地说:“我追出去那一仗是打得顺风顺水,可那也是因为来袭的那支兵马实在是乌合之众,几乎一触即溃。就这样的货色,还想进犯霸州榷场,我觉得实在是不正常。”

        竺汗青是和来敌交过手的,因此越千秋对这种说法非常重视。他仔仔细细问了竺汗青那一仗的详细经过,随即沉吟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口说道:“但榷场中那一场应该确实很惊险,铁骑会彭会主身上的伤我亲自看过,好几处深达入骨,流血过多的他差点就没命。”

        “那是因为厉害的就他一个,而那些商队的护卫全都是酒囊饭袋,因为他们护卫商团,一贯走得都是通衢大路,他们也就是摆个样子好看而已。至于榷场那些官兵……呵呵,我也支持刘将军好好收拾一回他们,因为那些家伙简直是侮辱了霸州军三个字!”

        越千秋这才真正提起了十分精神。他无意识地用食指和中指夹着下巴,两只眼睛有些迷离,脑筋却飞速转动了起来。一种种可能性被提出来,随即又被排除,可就在这样的穷举法和排除法之后,他却发现,最可疑的除却如今在北燕的萧卿卿和越小四之外,还有一方。

        那就是自始至终便牢牢控制着主动权和局势的刘静玄!

        当然,也许并不是说一切都是刘静玄策划,只不过,刘静玄早就在得知相应情报之后,放任了这一系列闹剧的不断发酵,这是极有可能的。可是,北燕那边派了一队堪称死士的家伙来闹腾了一回,又送了一支菜鸟兵马来送死,这又是什么意思?

        不管越千秋有没有搞清楚某些事情背后到底是什么意思,小胖子这个新鲜出炉太子的第一次公开亮相终于来临了。尽管他当日的册封礼便是在无数大臣的见证之下,可册封礼只是宣告了他的名分,并没有证明他的才能和本领,所以小胖子非常重视自己在霸州的正式出场。

        而重视过头的他便遭遇了一个非常不妙的结果——和越千秋当年在学校面对非常重要考试时常常会闹乌龙一样,小胖子在前一晚上悲剧地失眠了。而等到好不容易合眼进入梦乡之后,他却又被咚咚咚的敲门声惊醒,因为天已经大亮,他该起床梳洗更衣了。

        当赶过来的越千秋看到小胖子那熊猫眼时,他忍了又忍方才没有在侍女面前笑出声来。直到两个大约受过严厉警告,连头都不敢抬的侍女忙碌完之后垂手退下,他见小胖子用求助的眼神盯着自己,他方才叹了口气道:“得了,先用井水冷敷,要是没作用,那就找晋王吧。”

        小胖子不禁有点迷惑:“冷敷兴许能去黑眼圈的道理我懂,可找晋王舅舅有什么用?”

        周霁月已经习惯了小胖子有时候一时口滑就会在晋王后头露出舅舅两个字,此时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却不禁看了越千秋一眼,心里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

        而面对纳闷的小胖子,越千秋却意味深长地说:“因为晋王乔装打扮的功夫很不错,区区遮盖黑眼圈的脂粉,他那要多少有多少。”

        小胖子顿时面色一僵:“就算要傅粉,干嘛要去找晋王,借用周姐姐的不行吗?”

        “不行。”越千秋非常干脆地吐出两个字,见小胖子顿时拉长了脸,他这才轻描淡写地说,“先别说霁月眼下是男装,而且她从来不涂脂抹粉,我只问你一件事,借用女孩子的脂粉,你确定会没有心理阴影?日后不怕被人说娘娘腔?”

        小胖子顿时拉长了脸,到底还是无奈接受了不得不傅粉才能去见人的事实。当他让人请来萧敬先,非常不自在地提出了借用脂粉的要求之后,果不其然,立刻引来一阵哈哈大笑。紧跟着,萧敬先就笑吟吟地说:“太子殿下放心,都交给我,我保管让你精精神神出去见人。”

        自打听说萧敬先曾经男扮女装,以萧卿卿的身份带着越千秋从北燕上京溜出来,还逼着越千秋假扮侍女,小胖子就一直对他有些心里发怵,尤其是萧敬先在路上还打趣说可以让他假扮公主殿下时,此时他对人那承诺竟是半点没有信心。

        所以,当面前没有镜子的他无可奈何地被萧敬先强行一番涂涂抹抹,最后出现在众人面前时,面对越千秋那古怪的目光,再看其他人也一个个眼神奇异,他只觉得头皮发麻,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光景。无奈的他只能用求救的目光看向自己认为最值得信任的周霁月。

        而在小胖子那期盼的目光之下,周大宗主却稍稍犹豫了一下。她不知道自己这犹豫会让小胖子有怎样的错觉,足足好一会儿方才苦笑道:“说实话,要不是我和太子殿下熟得不能再熟,此时一见,几乎都要认不出来了。”

        见小胖子脸色煞白,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这话有些语病,连忙解释道:“太子殿下眼下看上去气势威严,正适合今天这样的场合。”

        小胖子这才面色稍霁。知道越千秋嘴里是最没有好话的,他便拿眼睛去看庆丰年,见其立刻点了点头,小猴子更是把头点得如同小鸡啄米,他对眼下自己这形象的信心又大了几分。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忍不住问道:“有镜子吗?总得让我先看看……”

        “看什么看,来不及了!”越千秋没好气地咳嗽了一声,语重心长地说,“太子殿下就别担心了,眼下你这形象正应了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只要配合上龙行虎步,到时候你在霸州官民心目中的形象绝对是震撼性的。只要你记住一点,尽量绷住,不要笑,说话慢,就行了。”

        哪怕小胖子一万个不放心,可是,当门外刘零也来催促他时辰已到,他就算再不安,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出门。因为有些紧张,此时此刻他一张脸自然而然就绷得死紧,尤其是当发现刘零在偷瞥自己时,他不自觉地就扫过去一眼,结果就只见人慌忙低下了头。

        毕竟是相处过一阵子的熟人了,刘零的态度使得小胖子对此刻自己的形象产生了极大的怀疑。可再怀疑也已经木已成舟,他只能反反复复在心里告诉自己,萧敬先从前没坑过他,这次也不该坑他,而周霁月都说他气势威严,那总应该没错才对。

        就在这不断的自我催眠之中,小胖子在一左一右两位太子卫率的拱卫之下,最终踏入了太守府大堂升座。下一刻,两侧霸州文武便分头鱼贯而入。左面的文官因为霸州太守张牵下狱缺席,又牵连了好几人,因此和右边刘静玄竺汗青为代表的武臣比起来,显得格外零落。

        而当他们低头行礼参见之后一一起身时,几个硕果仅存的文官才刚抬头一瞧正中央主位上的太子殿下,竟是齐齐为那不怒自威的容光所慑,一时慌忙低头。就连刘静玄也不自觉地更加严肃了一些,他身后竺汗青等将官亦是一个个为之凛然。

        紧张感尚未消除的小胖子哪会错过他们的这等反应,本来七上八下的心情顿时更是诡异。

        萧敬先到底把他弄成了什么样子!

        这时候,越千秋方才嘴角翘了翘,心想萧敬先这会儿不知道躲在哪得意。这家伙不放在现代社会当个千变万化的特工,实在是可惜了!周霁月刚刚是没说错,就他和小胖子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那种熟络程度,之前看到人,都尚且觉得凛然威势扑面而来,更别提陌生人了。

        小胖子眼下那面相,就算不懂相术的人,也会觉得赫然帝王之相。只要接下来人别表现太糟,那萧敬先之前耍得这一手,便是神来之笔。当然若是小胖子自己不争气,那就另当别论——只不过,这种可能性不那么大就是了,毕竟小胖子也勉强应对过一些大场面了。

        果然,就在他胡思乱想时,小胖子已经是轻拍一记扶手,用缓慢而低沉的声调喝道:“来人,将霸州太守张牵以及涉榷场案的总共二十六人全都押上堂来!”


  https://www.doulaidu8.cc/xs/117902/5846523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