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公子千秋 > 第七百五十七章 谁之过

第七百五十七章 谁之过


        和刚刚心存死志忘我拼杀时不同,和得知了自己想知道的大部分真相,最终泄了那口气,仿佛打算就这样静静辞世的时候也不同,当留下一道不知道是否会被人承认的遗诏,随即又对萧敬先撂下那样一句意义不明的话之后,北燕皇帝最终阖上了眼睛,没有再留下一句话。

        遗憾自然是有,但他这辈子跌宕起伏,哪怕在史书中未必会留下一个好名头,可也终究比雁过无痕来得强。

        他曾经诛凶杀弟,弑父夺位,也曾经翻手为云覆手雨,让无数曾经嚣张跋扈的达官显贵为之瑟瑟发抖,更曾经挥师南下,让占据了南方的大吴朝廷彻夜不眠,无数军民在北燕铁骑的践踏下悲惨呼号。如今,这位曾经君临北燕二十年的皇帝,却在这战场上最终陨落。

        不是死于权臣小人之手,不是苟延残喘后死于病榻,而是力战而死。至少越千秋隐隐觉得,如果北燕皇帝还能够说几句话,他一定会说,这是他曾经盼望过的死法……

        对于北燕皇帝临终留下的遗诏,萧敬先仿佛并没有放在心上,甚至随手一松,放任那块自己拿出去的丝帕落在了越千秋手中。当越千秋将北燕皇帝最终放平在地上,随即也不理会他,站起身来向小胖子走去,最终把那块丝帕交了出去时,他突然嗤笑了一声。

        他低头看着地上那具不复往日雄武姿态的尸体,不知不觉想到了儿时。那会儿,还只是孩子的他把这位姐夫当成嫡亲的大哥看待,姐姐和姐夫的感情也很好,只是没有儿女。为了不让那些野心勃勃的兄弟指摘姐姐,姐夫才有了大公主,后来又有了那些妃妾……

        只不过,有些事只要做了,就是一根拔不出来的刺,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足足对着那张绝对称不上体面遗容的脸看了许久,萧敬先这才抬起了头。他扫了一眼四周围表情各异的人,突然看向了登场之后,就没什么存在感的兰陵郡王萧长珙。

        就只见他曾经赏识推荐过的这个人表情异常复杂,似乎对曾经是岳父的北燕皇帝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尽管他推荐过的人并不止这一个,但直到如今,他都并不觉得自己了解萧长珙。只不过,此次他机关算尽,结果却大出意料,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赌一把。

        他突然开口问道:“那道遗诏,各位准备怎么实施?我想,北燕子民一定不会觉得,被南吴大军围攻而死的皇帝,临终时的遗诏还会代表他本人的意志。哪怕现如今还剩下这些侍卫,还有兰陵郡王在一旁算是见证者,那也没有区别!”

        没想到话题会突然回到自己身上,越小四见四周围一大堆目光朝自己袭来,不禁心烦意乱。平安公主还活着,如果让她知道,父亲北燕皇帝是直接死在了大吴手上,她还会像从前那样把大吴,把越家当成是自己日后的家园吗?

        更何况,之前康乐说出的那些话,隐隐点出了某个真相,他一想到今天甚至从前的幕后黑手竟然很可能与素来算无遗策的老父亲有关,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如果是那样的话,未来也许会与他反目的就不只是妻子平安公主,也许还会有越千秋……

        当然,在此之前,越千秋一定会先和老头子反目,哪怕那小子刚刚说得再好听也是一样。他绝不相信以那小子的聪明绝顶,不会联想到这一点!

        因此,他不用装就是一副铁青的脸色,硬梆梆地说:“皇上归天,留下遗诏,我自然会竭力照办,但哪怕杀了我,你们也休想借此插手大燕。毕竟,就算有遗诏,这天下也没多少人会承认小十二一个女人坐皇位!所以,如果你们打算用什么美男计来诱惑她,那也休想!”

        见越小四说着就用轻蔑的目光瞅了自己一眼,越千秋顿时为之气结。原本心里很不好受的他,这会儿竟是丢开了刚刚那点郁闷和纠结,迅速地调整了心情。

        “萧长珙,你别在这说鬼话,谁稀罕十二公主了?竺小将军和甄容呢?你又用了什么阴谋诡计把他们俩给撇开了?现在插翅难飞的可是你,你要不说实话,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一提到甄容和竺汗青,越小四心中一跳,随即一张脸不知不觉阴沉了下来,甚至连严诩转而看向他那不怀好意的眼神都没在意。

        他怒气冲冲地说:“你自己倒是跑得飞快,现在还来问我他们怎么样了?竺汗青那个狡猾的小子,阿容又不曾招惹他,还帮他成功退敌,掩护了你杀出来找萧敬先算账,可竺汗青竟然那么没度量,刚刚竟然扣下了阿容那些人,说是要等他爹竺大将军来了再做计较!”

        “我看他是过河拆桥,当时恨不得把我都扣下来!若是阿容能够跟我一同过来,怎么也不至于让皇上这般结局!”

        然而,说到最后一句,越小四的表情不禁也有些不自然。刚刚北燕皇帝身死的这件事影响重大,甚至还关乎越家日后的安定,越千秋好不容易把话题岔开,他怎么又自己主动把这个话题重新岔回来了?想到这里,他立刻又变换了一副生人勿近的面孔。

        “皇上已故,如果贵国还有半分认同两国敌体的意思,那么,就把皇上的遗体还给我,我带回去好好安葬!接下来不论你们是要继续打,还是就此收兵,随便你们,我们大燕全都一一接着!”

        如果他早知道老头子竟然会把北燕皇帝坑死,他打死也不会掺和此次的事情!现如今事情到了这份上,他怎么才能遁走?在这么多吴军前头露了面,他日后重回金陵难道要学萧敬先,乔装打扮才能在外走动?他总不能孤家寡人在北燕当一辈子兰陵郡王吧!

        戴静兰眼神一闪,待想说话,可他随即意识到自己虽是领军大将,但等到各路兵马都过来之后,有那位竺大将军在,他也就不算什么了。

        更何况,就算竺大将军,在这种大事上头,也未必记得上东宫太子更有话语权。毕竟,这一次皇帝派太子来霸州,本来就有磨砺东宫的意思。

        于是,戴静兰没说话,小胖子就只见无数人刷的一下转头看向了自己。若是换成从前,他怎么都会有些发怵,可此时此刻,他却连一丝犹豫都没有,直接慨然点头答应了下来。

        “北燕皇帝乃是一国之君,如今既然已故,遗体自然归还贵国,回头到霸州城收殓入棺,请兰陵郡王把灵柩护送回去。只不过……”小胖子顿了一顿,却是补充道,“这要等到我大吴三军汇合之后。还请兰陵郡王耐心等候片刻,如此大事,我总得知会竺大将军他们一声!”

        嘴里这么说,小胖子却忍不住朝北燕皇帝那冰冷的尸体再次看了好几眼,心情极度复杂。北燕皇帝在临终之前,对越千秋和萧敬先都有嘱咐,可对他却是看都没看一眼,显然是根本就不认为他会是他的儿子。他自己当然也希望自己不是,可细想过后却又生出了另一个念头。

        也许就算北燕皇帝认为他李易铭有那一丝希望是他的儿子,却也更加不希望他因此而受到疑忌呢?如果真的是因为那一点,北燕皇帝自始至终都忽略了自己,那么不论怎么说,那个被越千秋骂成是一生都没做好父亲的人,总算是做了一件还算不错的事……

        小胖子胡思乱想了一会儿,突然瞥见身旁越千秋摇摇欲坠。他和人打交道这么多年了,见惯了越千秋无所不能的强势模样,此时不禁微微一愣。下一刻,他就只见人一头栽倒了下来,这下子,他顿时整个人都懵了。

        好在不是人人都像他这样在关键时刻愣神,一前一后两个人影飞也似地冲了上去,抢在越千秋和地面接触之前,四只手稳稳当当地把人接住。紧跟着,两个人就抬头对视了一眼,严诩叹了一口气把手缩了回去,随即冲着周霁月说:“霁月,麻烦你这几天照顾一下千秋。”

        周霁月哪怕比不上越千秋那千回百转,不走寻常路的脑袋,可也已经隐隐觉得不对劲,此时严诩这一说,她不禁心里咯噔一下。然而,她还要考虑一下如何开口,可一旁却到底有一个心直口快的人忍不住了。

        小胖子便是立刻跳了出来质问道:“表哥……唔,严将军,你和千秋师徒多年,他一直都把你当成父亲一样看待,这种关键时刻,你不照顾他,却交托给周姐……卫率,这不大好吧?不说男女有别,总有些不便,就说他去救北燕皇帝,这是我吩咐的,并不是他自作主张!”

        “而且,千秋这状况未必是单纯的脱力,总得让人先看看状况才好!”他越说越觉得自己在理,不禁提高了声音叫道:“宋姑娘,能不能请你帮千秋看看!”

        宋蒹葭刚刚没能救北燕皇帝,还目睹了萧敬先往人大腿上插刀的恐怖一幕,这会儿心还有些怦怦直跳,此时听到小胖子这召唤,她方才如梦初醒,连忙赶了过来。等到她在越千秋身旁蹲下,把脉之后又试探过鼻息,心跳,甚至翻看人眼皮子看了看,她不禁眉头倒竖。

        宋小姑娘可不是好脾气的人,发现脉象不对,她立刻眉头倒竖骂了一声:“谁给他下的那么厉害的药,又给他那样乱治了一通,这不是害人吗?”

        此话一出,严诩和周霁月全都吓了一跳。刚刚对小胖子的指责颇有些百口莫辩的严诩更是脱口而出道:“千秋被人下了药?谁干的!”

        他一面说一面抬头怒视越小四,却只见人仿佛有些心虚,他不禁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伸手就要去揪对方的领子。然而,越小四还来不及还手反抗,就只听萧敬先冷冷说道;“迷药是已经死了的北燕皇帝下的,至于暂时让千秋能够恢复活动能力的药,是我给的。眼下如果他有什么闪失,北燕皇帝已经死了,你要找人问责,不妨找我。”

        这一次是严诩正在愣神,宋蒹葭却抬起头来,火冒三丈的她到底还记得萧敬先算是她的师长:“萧先生,北燕皇帝给千秋下的本来就是虎狼之药,慢慢休养服药,将药性清理干净,这样也就够了,可你给他的那是什么东西?以毒攻毒?可那种东西有多伤身体,你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而且今天千秋一战再战,榨干了他的每一点每一滴力量,状况自然更糟。只不过,如果他不服下第三颗药,他的状况会容易调理得多。但他的最后一颗药丸,是耗费在严将军你身上,因为他和你拼了好几招,没错吧?再者,你们觉得,碰到今天晚上这种状况,千秋会甘心安安分分不动弹吗?”

        “承认吧,他做不到的。你们总不会觉得他和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一样,在面对袍泽拼死的时候,他只能用刀架在脖子上去威胁别人。只不过,他根本没想到,明明陷于危局中的人却只是被人放出来的钓饵,而明明占据绝对上风的人最终却败亡。我这个一次次悄悄推手,却瞒着哄着他的家伙,确实对不住他,可你们一个个扪心自问,有几个人能说对得起他?”

        “一直以来欺骗他的人,难道不是他最亲近的你们?”

        宋蒹葭没想到自己一句话,竟然招来萧敬先这样的反击,一时又羞又怒。虽说萧敬先骂的不是她,可总归把很多吴人都带进去了。可她正想反唇相讥的时候,却被周霁月一把抓住了手腕,紧跟着,她就看到这位一贯敬仰的姐姐朝她轻轻摇了摇头,分明叫她不要随便接口。

        果然,萧敬先这借题发挥,严诩面色铁青,却偏偏没办法反驳;戴静兰那是心情复杂,也不想反驳;小胖子则是正纠结越千秋到底情况如何,而且他觉得自己也是被欺骗的那个人,同样是受害者,比起愧疚,更多的是郁闷纠结。可就在此时,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

        “千秋是不知道很多事情,但他也早就看清楚了很多事情。反倒是你,晋王殿下,你能够因为千秋被擒便主动自投罗网,看似有情有义,可你敢说不是主动把自己送到北燕皇帝的眼皮子底下,让他对你放松警惕,借机兴风作浪?”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吴军三路合围,那是因为严将军发现霸州以北兵员调动,并没有泄漏过消息,我也不曾让你出力配合。就连你这深入北燕,也是你自己要求的,千秋跟去也只是因为这孩子心性使然。所以,今天林林总总,谈不上谁利用谁,不过是争一个高下而已!”


  https://www.doulaidu8.cc/xs/117902/5863445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