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公子千秋 > 第七百六十二章 我希望你一直帮我

第七百六十二章 我希望你一直帮我


        吃饱了睡,睡饱了吃,无所事事,闲极无聊之下甚至被严禁看书,只能发呆。

        这就是越千秋在路上的日子。他平生第一次深刻体会到了,逞强一时爽,事后没下场。最重要的是,他遇到的那么多姑娘里,宋小女侠是嘴上最厉害的人,每当他抱怨一句,就会招来一大堆埋汰,他偏偏逃又逃不掉,只能老老实实听。

        最可怕的是,得罪谁也不要得罪大夫,每当宋小女侠生气的时候,给他开的汤药,必定是他平生没吃过的苦,苦到能让他泪流满面!而伤口上外敷的那些伤药,也必定是让他又疼又痒,叫苦连天,充分向他诠释了,没事千万不能乱抱怨,免得招惹了大夫自己倒霉。

        吃喝上头虽说没人会虐待他,哪怕是错过城镇只能露宿的时候,也有随行厨子厨子亲手炮制药膳。可也不知道那厨子被人吩咐了什么,那些药膳用来调养滋补也许很不错,口味却全都难以言述,如果不是他根本没法越狱,都快因为这遭遇而逃跑了。

        这种如同养猪似的日子,总算好歹还有几个小伙伴陪着,否则越千秋简直觉得没法过了。自从他醒了,小猴子和慕冉就轮流在车上陪他说话。也正是因为有他们,他算是大致补完了霸州城那一夜发生的种种情形,其中惊险之处,就连胆大如他,听着也不禁为之咂舌。

        比方说,程芊芊的怪病不是单纯的病,只是因为被人下了药。在之前六皇子大军围城的时候,她就已经被人唤醒,用她的身体状况要挟她在关键时刻哄骗东宫卫率府的侍卫过来,试图钓出小胖子这位东宫太子。只不过,程芊芊到底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

        可她手无缚鸡之力,因此当然不会独自扛,而是选择求助,求助的人正是萧京京。两人如何定计诱敌,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至于戴静兰如何率军围而歼之,连宋蒹葭都说不清楚。

        越千秋在听到这一内情时就忍不住暗自嘀咕,会在城中布设内线,北燕皇帝固然有可能,但要说把主意打到程芊芊身上的人,萧卿卿可能性最大。如果被那位霍山郡主知道,坏了自己大计的不是别人,而是养了十几年的女儿,不知作何想法?

        然而,相比某些姑娘们在霸州城一战中的表现,其实他更关心的,却是刘静玄的情形。

        可惜的是,不论宋蒹葭,又或者小猴子和慕冉,对此全都毫不知情。反倒是大名府冯氏那位顺路跟着他回去的冯大小姐冯贞,在这天傍晚宿营的时候主动凑了出来,小心翼翼地问出了一个问题。

        “越九公子,我临走的时候想去求见刘将军,可从早等到晚,却一直都没见着人。后来有人捎话出来,说刘将军抽不出身……他是不是在打仗的时候受伤了?”

        越千秋对冯贞的印象还不错,再说了,是那是铁骑会主彭明给小猴子相中的媳妇,又不是他的什么人,他之前出主意让人和铁骑会一同在榷场掺一脚之后,就没大关注她。可是,冯贞提到的这一条,他听在耳中,心情却突然变得有些焦躁。

        “既然没见到刘将军,那你怎么就想到先回大名府了?你之前和彭会主以及刘将军谈过的榷场之事没敲定,你这样回去,彭会主居然能那么爽快同意?”

        冯贞瞅了一眼小猴子,见人正背对自己在那边看火烹茶,根本就没注意到她丢过去的眼色,也不知道是无心还是故意,她顿时有些懊恼。既然那个贼头贼脑的小子是指望不上了,她只能硬着头皮自己说。

        “彭大叔说,愿意全力帮我,但之前霸州城中大人物太多,不但有太子和竺大将军,越老相爷都已经到了,所以刘将军之前所提榷场之事暂时就只能搁置下来,他会继续留在那儿争取,让我回大名府招揽人手。我托小猴子去找过严将军,严将军又忙得很,只说有机会一定会尽力促成,所以……”

        之前宋蒹葭提到让自己去大名府休养的人中就有越老太爷,越千秋嘴里没说什么怪话,脸上也没露出什么端倪,但心情一直都相当复杂。此时冯贞再提到越老相爷这四个字,越千秋忍不住有些微微发愣,足足好一会儿回过神来。

        “嗯,也是,你的事情就连太子都知道,现如今我朝和北燕刚刚大战过一场,榷场要重开乃至于将来稳定开下去,肯定还需要时间,你不用着急。倒是你之前偷跑出来,大名府冯氏那边有消息没有?是说你暂且在家养病,还是说你病故了,又或者直接捂住了这个消息?”

        冯贞顿时面色一变,仿佛想回避这个问题。然而,她不回答,却有人抢着回答。刚刚还在埋头烹茶的小猴子,此时就突然转头嚷嚷道:“越九哥,大名府冯氏那些老的真不是东西!因为城中有消息说冯姑娘离家出走,他们就放出风声说根本没有那回事,人其实是病死了!”

        想到京城里还担着个晋王侧室名声的裴宝儿,越千秋心想果然意料之中,当下嗤笑道:“所以说,有过第一次就有过第二次,说不定他们还指望着有当初裴旭那样的人,然后给冯家一次东山再起的机会。可惜,把名声看得比家人更重要的家族,注定长不了!”

        自己家里被人说成这样,冯贞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然而,最初听到这消息时的伤心欲绝早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去了不少,更何况,从小性子跳脱,却被养在深闺很少出门的她认识了那么多同龄的朋友,这也冲淡了对亲人的失望。

        因此,她轻轻点了点头,面上已经不见了之前的黯然,反而流露出了几分坚毅:“彭大叔之前对我说过,我家里一定是因为情形不好,不想节外生枝,所以才直接说我病死了,我也不用太恨他们。只要我回到大名府,把东宫卫率府马匹采办的名头打出去,从前冯家的那些掌柜伙计,那些出路还没定的人,一定会投到我这儿来,到时候他们就去后悔吧!”

        心情本来说不上好的越千秋顿时笑了起来:“哟,不错啊,东宫卫率府马匹采办这么一宗大买卖,竟然被你揽到了手里?厉害厉害,过个几年,日后别人说不定就不记得大名府冯氏,只记得大名府冯娘子了!”

        冯贞没想到越千秋竟然会打趣她,一时大窘,讷讷挤出一句我去看看饭菜如何,立时起身匆匆跑了。这时候,越千秋看了一眼还在那傻傻看着的小猴子,不由得恨铁不成钢地低喝道:“你小子还愣着干嘛?不去追?就你那怂样,小心日后一辈子娶不着媳妇!”

        小猴子顿时有些讪讪的,挠了挠头后,终究是在越千秋那与其说鼓励,不如说威胁的目光下匆匆丢下茶炉去追姑娘了。他这一走,慕冉还在厨子那边看药膳没过来,越千秋就觉得四周围环境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突然又恢复了这种安静,他索性躺倒了下来,之前白天因为身边一直有人,被压制在脑海深处的一个个念头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只不过,他索性任由思路随便乱飞,没去细想,自己则是眯着眼睛闭目养神,直到听见后方似乎有一阵阵喧哗,他这才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只不过,他并没有坐起来,很有些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淡然。反正这一次出来,各式各样的大场面他都见过了,就算说此时燕军突然突破边境杀了过来,他也不会觉得有任何意外。反正现如今他是货真价实的手无缚鸡之力,所以索性就看开了。

        就在他脑洞大开,往最糟糕的方面设想时,那喧闹声终于渐渐平息,可他那睁开的眼睛却依稀瞧见有人朝他的方向飞奔过来,正是小猴子。刚刚才听他的话去追姑娘的小猴子此时满脸兴奋,往他面前一窜就大嚷了一声。

        “越九哥,太子殿下他们追来啦!太子殿下一见我就追问你怎么样了!”

        “哦。”越千秋干巴巴地吐出一个字,见小猴子急得抓耳挠腮,他不禁有些纳闷地问道,“太子不是之前就捎话说办完事就追过来吗?看把你激动的,又不是打了大胜仗!”

        “越九哥你怎么就不往其他地方猜呢!”小猴子面色微妙地盯着越千秋,随即蹲下身子压低声音说,“十二公主过来啦,说是要去大名府面见皇上!”

        “关我什么事?”越千秋悻悻地哼了一声,可想到十二公主和平安公主乃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从此之后同样是失去了父亲的女儿,他刚刚那有些不耐烦的脸色就渐渐收了起来,随即索性用胳膊往眼睛上一遮,“总而言之,反正千万别带她来见我!”

        小猴子之所以飞奔来找越千秋报信,其实也是为了报之前越千秋调侃他和冯贞的一箭之仇,打趣两句开个玩笑,仅此而已,此时越千秋摆出这么一副态度,他就没辙了。他对十二公主说不上有什么好感,自然不会为人说什么话,当下就讪笑了一声。

        “越九哥,太子殿下过来,你不去见见说两句话吗?”

        “反正我也不是惫懒今天这一会儿。他要找我,自然会过来。他要不想找我,我正好躲个清闲。”自从听了宋蒹葭转述当初越老太爷的那番身世说明,越千秋一点都不想见小胖子,你眼对我眼地上演一场难兄难弟抱头痛哭的惨状,因此话说得分外淡漠。

        见小猴子这一次真正有些傻眼了,磨磨蹭蹭站起身往回走,他突然出声说道:“反正现如今我立场尴尬,相见不如不见,我想他应该比我更加明白才对,你把话捎给他就是了。”

        在越千秋心目中,小胖子是个能屈能伸,能跪能哭的超级演技派,小小年纪就知道如何趋利避害,因此他并不认为小胖子是冲着自己来的——毕竟,皇帝就在北京大名府这件事已经不是秘密了。可是,当小猴子无奈离去不多久,想当然的他很快就遭遇一记重击。

        因为小胖子竟是没带一个人,气冲冲地直接找过来了!

        当听到那一声招牌式的大喝越千秋时,他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等发现那个一把年纪依旧婴儿肥的小胖子一阵风似的冲过来,他不禁用手撑地撑地坐起身,下一刻,人就气呼呼地站在了他的面前,自然而然就因为此时一高一低的位置落差而带了几分居高临下的气势。

        “我紧赶慢赶,好不容易才追上,你倒好,居然摆架子说不想见我?”

        “情绪还没整理好,想不出怎么见你,更不知道该说什么。”越千秋索性又躺了下去,一只手遮着额头的同时,顺便把眼睛也给遮了,“既然你主动找来了,那有话就直说吧!”

        小胖子满心的话被越千秋这态度给气得全都不记得了,伸手就去揪住了人的领子。换成平时,他根本近不得身就会被直接打开,可眼下他竟是一抓一个准。然而,小胖子却完全没了算账的心情,想起了越千秋此时的状况,自己也要负很大责任,他的手不禁就这么一松。

        结果,身体还使不上太大劲的越千秋直接就后背着地了……幸亏他脑袋稍稍往前顶了一下,否则后脑勺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还真是受不了。他当然不无恼火,直接没好气地骂道:“英小胖你折腾人玩吗?看我眼下身上没劲好欺负是不是?回头你小心点!”

        小胖子满腔歉意再次被冲得一干二净。他同样气咻咻地瞪了越千秋一眼,随即一屁股在对方身边坐下,在心里斟酌了一下语句,这才低声说道:“越相之前说的那些话,其实我一句都不信。”

        用这样一句话作为开场白之后,他似乎终于回复了一贯的心境:“反正我想明白了,与其在乎别人怎么看,还不如自己先竭尽全力做到最好,到时候别人再挑刺那也没办法。千秋,我们算是从小一块长大的,你帮了我很多次,我希望你能一直帮下去!”

        越千秋有点不习惯,因为听眼下的口气,他不得不认为,自己是被小胖子给反过来安慰了。他很想回答对方,其实他并不是那么在乎身世,只是心情实在太复杂。更何况,那一夜的战场拼杀,死了的人太多太多,实在让他心有点累。

        而小胖子的话居然还没完,竟是自顾自地说:“之前燕太子说,十二公主和我很般配,我直接就把他骂了回去。哪怕十二公主就算真愿意也一样,我是肯定不会娶她的,就算父皇点头我也不会娶!朋友妻,不可欺,你放心,我给你留着呢!”


  https://www.doulaidu8.cc/xs/117902/5865605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