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公子千秋 > 第七百八十九章 乌鸦嘴失灵

第七百八十九章 乌鸦嘴失灵


        “啧啧,确实神奇……”

        当听到越小四再一次叨咕这几个字的时候,越千秋终于忍无可忍,转身怒喝道:“你有完没完?信不信我让你以后出不了门?”

        “老婆孩子热炕头,我走的路比你过的桥还多,哪都不想去了,日后在家里呆着正好!”越小四满不在乎地把头一扬,心里却想到之前在他死乞白赖的要求之下,再加上皇帝虽说竭力按捺好奇和疑问,可毕竟对那件事免不了关切,越千秋到底是没能逃脱被人围观的命运。

        那会儿在越千秋的后背被热水和冷水反复两次刺激之后。那个狰狞的血狼图样入眼时,就连他在北燕见过各种各样的纹身,也不禁吓了一跳。当然,最初的惊异过了之后,眼下回到了留守府西面皇帝特意留给越老太爷的屋子,他就故态复萌了。

        就在越小四没事故意撩拨越千秋玩,激起越千秋的强烈反击时,旁边却传来了越老太爷那不咸不淡的声音:“小四,你别只盯着千秋,你在北燕呆了那么多年,冒充的还是萧姓贵胄,你那身上是不是也早就多了这么一样东西?是青狼白狼,还是青龙白虎,给我说清楚了!”

        越小四没想到老爹突然问这个,一时就有些支支吾吾的。然而,老爷子那犀利如同鹰隼的目光却根本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他眼看左顾右盼却躲不过,只能把心一横道:“我也没办法,好容易有个混进上京城的机会,我当然得试一试,否则在那当个草头王算怎么回事?”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越老太爷没好气地砰然一声重重拍了扶手,随后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千秋后背多了那纹身的时候,他还太小,什么都不知道,你可是甘心情愿的!我也没有不讲道理地让你把东西给去除掉,但你至少得给我这个爹看看!”

        说完这话,越老太爷就冲眉开眼笑的越千秋挤了挤眼睛:“千秋,刚刚他怎么围观你的,现在咱们也好好围观他身上的那玩意,好好品头论足!”

        “好嘞!还是爷爷您想得周到!”越千秋一面说,一面一个闪身挡在了门前,正好截断了越小四的退路,见人气恼得一塌糊涂,他才抱着双手讥笑道,“刚刚你像耍猴似的围着我团团转,怎么,现在轮到你了就想溜?爷爷都说了,让你赶紧脱!”

        “脱什么脱,老子那东西可不像你那玩意似的,又大又逼真,还得脱衣服……我冒名顶替的那个萧长珙,也就是个走了狗屎运,祖上和燕帝订下过婚约的幸运小子,整个族里都衰落没人了,纹身自然也就是随随便便弄一个凑数!”

        越小四愤愤然地瞪了越千秋一眼,随即一把撩起头发,露出了脖子后头的一小块东西。粗粗一看仿佛是如同胎记似的青印,而越千秋凑上前一看,这才发现那赫然是一头憨态可掬的熊,一时不禁笑得前仰后合。

        “爷爷,是一头小熊……”

        “什么不好纹,你给我弄一头熊!没听说过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的说法吗?”越老太爷登时气不打一处来,三两步抢上前,揪着越小四的衣领仔仔细细端详了好一阵子他脖子后头的那玩意,胡子都气得直颤抖,“你小子哪怕是纹一条青龙,也比这玩意强!”

        “老头子你说得容易!死了的那个萧长珙身上就是这么一个,我要敢乱来一气,被揭穿了怎么办?要不是我正好找到当初给那个倒霉蛋纹身的家伙,我还弄不出这么一个一模一样的玩意。就算这样,后来混进上京,娶了平安,我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越千秋这会儿已经退到门边当起了看热闹的闲人。可他面上挂着笑容,心里却知道,爷爷也好,越小四也罢,眼下的这一番对话不过是为了消解他心里可能有的怨气,又或者说,让外人看看越家人对之前彻底大白的所谓真相丝毫不以为意的态度。

        现在这会儿,还不知道皇帝是个什么心情呢!

        皇帝这会儿确实心情复杂。换成别的天子,此时此刻恐怕已经动了一千个一万个杀人灭口的念头,他那杀意却谈不上浓重,顶多只是最初羞怒之下有那么一瞬间失态,此时更多的是一种五味杂陈。所以,在看到懵懂不知情的小胖子进来时,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父皇,您找我?”

        小胖子今天早上迎了越老太爷入城,下午又和梁乾一块出去接见官绅了,此时临近晚上,他饥肠辘辘还没来得及吃饭,就被皇帝叫了过来,除却疑惑,他还隐约有点惶恐。因为敏感的他觉得,父皇此时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同,态度也有点那么不同。

        “过来吧。”冲着小胖子招了招手,等人连忙快步近前之后,皇帝拉了他在一旁坐下,见人坐姿端端正正,再也没有儿时那般理所当然趾高气昂的模样,他一方面感慨昔日那个顽劣小子长大了,可另一方面却也不禁哀怜这个儿子的身世。

        越老太爷说的话,他差不多信了七八分,还有两三分也并不完全是怀疑,而是挥之不去的怅惘。他是真的很欣赏萧乐乐,哪怕她论容貌其实比不上后宫美人,可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自信光辉,那种谈笑天下大事的风情,却是他几乎没有在别的女人身上瞧见过的。

        就连自己心目中唯一与其有点相像的妹妹东阳长公主李建真,如今他才知道,恰原来也是与萧乐乐有过一段来往之后,方才振作精神做出的改变。毕竟,哪怕昔日救过自己和太后,可他母后素来防范一切,东阳长公主又并非亲生,哪里就可能因为一次救命之恩而真正器重?

        如果是那样,驸马就不会因为有志难伸,甚至被人排挤,因此郁郁而终。

        没想到,李易铭就算是他的血脉,到底和那个女人没有任何关系……

        想到这里,皇帝眼神复又清明,继而对小胖子微微点了点头道:“四郎,你这段日子做得不错,大名府中士绅军民,全都称颂太子贤明,这是个好兆头。北燕已经大乱,接下来我国便是步步为营,一面举倾国之力练兵囤粮,一面是利用之前的布置扰乱北燕后方。”

        “说到底,大名府作为陪都,会比从前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听到这里,别说小胖子素来花花肠子很多,就算他再愚钝,也已经听出了父皇的言下之意。因此,他想都不想便立刻起身退后一步下拜,朗声说道:“儿臣愿意坐镇大名府!”

        与其回到金陵之后,要端着笑脸和那些难缠的老大人们周旋,他还不如留在大名府,好好学一学政务和军务,顺便以这个为根基,改变自己从前在天下百姓心目中留下的坏形象!嗯,父皇如此器重他,他一定不能辜负父皇的期望才是……

        “很好。”皇帝满意地一笑,随即若无其事地说,“但你还是得先跟着朕回一趟金陵。你老大不小了,总得先成婚才行。”

        此话一出,小胖子顿时大惊失色,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地说道:“父……父皇,儿……儿臣还没……没想过……”他那不听使唤的舌头突然恢复了功能,竟是不经大脑迸出了非常利索的八个字:“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哈哈哈哈!”皇帝笑得眼泪都差点出来了,随即突然一把将小胖子拉了过来,在他的头上使劲拍了一下,“当年霍去病有没有正夫人确实不可考,可人家好歹留下了一个儿子!可就算这样,他也死得太早了,难不成你想诅咒自己早死?”

        “不不不……”小胖子顿时吓得脸都白了,很没出息地连连摇头道,“我不想死,绝对不想死,父皇,我只是……只是没做好心理准备……”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朕已经吃过苦头,这次不想再让你重蹈覆辙。朕给你列了一些人选,大概有十个八个吧。朕让武德司给你制造一点机会,你自己去试着挨个接触一下,自己挑一挑性格和你最合得来的太子妃。”

        见小胖子一下子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皇帝却伸出了三根手指头:“但时间不多,就三个月,三个月里你要是不能在朕给你准备的人选中挑出满意的人来,朕就不得不乱点鸳鸯谱了,到那时候,你可别后悔!”

        “多谢父皇,多谢父皇!”小胖子压根没去想在皇帝名单之外挑人的可能性——他很清楚,那名单绝对不是平白无故列出来的,一定是父皇想方设法仔仔细细考察过的,那些外面看着风光无限好,实则却心思太多甚至性情狠毒的女子,绝对过不了父皇这一关。

        如果不是因为父皇一直对前后两位皇后耿耿于怀,怎会对他的终身大事如此宽容?

        见小胖子轻易就接受了自己的条件,皇帝自然颇为满意,可下一刻,小胖子就小心翼翼提出了一个让他哭笑不得的要求:“父皇,儿臣可以拉上千秋吧?他这人鬼灵精,说不定能从人身上看出一点别的东西来……”

        “你高兴就好……”皇帝模棱两可地说了一句,见小胖子再次喜不自胜,他不得不说出了一句很打击人的话,“你就不怕千秋把你心仪的姑娘给抢走了?”

        “绝对不可能!”小胖子不假思索地抬了抬下巴,“千秋那性子和表哥是一样的,绝对不会找那些柔柔弱弱的名门千金,铁定要找表嫂那样的巾帼英雄,好马配好鞍嘛!”

        “你这什么比方!”明知道小胖子所说的这种可能性确实最大,可笑骂一句后,皇帝却忍不住再次泼了一盆凉水,“可你想想他老爹,明明也算是一世英雄,可娶回来的却是一等一的金枝玉叶。要说柔弱,只怕金陵城里任何一个官宦千金,都没平安公主那么柔弱!”

        虽说如今已经知道,金陵城越家的那位越四太太不是父皇的女儿,也就是说不是自己的姐姐,而是北燕平安公主,可小胖子到底对北燕那位平安公主没有太多的了解,此时不禁挠了挠头,随即再回忆之前几次见面,他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挺柔弱的——但更加温柔!

        可是,他仍然非常自信地摇了摇头:“千秋和他老爹不一样……要真是想娶个名门千金,他在金陵城有的是机会,可他大多数时间都只和武英馆的小伙伴们在一起。夏虫不可语冰,道不同不相为谋,他要找的是相伴一生的知己,不是贤妻良母,我不会看错他的!”

        “呵。”皇帝再次笑了,随即赞许地微微颔首道,“能够认准一个人,能够信赖一个人,很不容易,四郎你这才是真正长进了。好,一切就依你。”

        他刚说到这,外间就传来了陈五两的声音:“皇上,金陵飞鸽传书,是晋王府的消息。”

        晋王府有什么消息需要飞鸽传书?

        小胖子先是觉得有点发懵,等看到自家父皇唇角的淡淡笑意,他方才猛然想起,那次自己和越千秋一同去探望萧敬先时,越千秋为了替他打抱不平,于是随口说出了一个让萧敬先方寸大乱的消息——越千秋竟敢胡诌萧敬先的侧室裴宝儿怀孕了!

        他忍不住偷瞥了一眼皇帝,见父皇没回答,他就蹑手蹑脚来到门边,直接打开了门。见陈五两似乎有些意外,他就赔笑道:“这么大的事,陈公公就别耽搁了,快进来禀报给父皇知晓!”

        “朕看是你想知道吧?”皇帝有些好笑,见小胖子死活把陈五两拉进来之后,还连忙关上了门,他就冲着疾走过来的陈五两努了努嘴,“直接说吧,四郎比朕都还要着急。”

        “是。”陈五两先把那一张薄如蝉翼的纸双手呈了上去,这才苦笑道,“九公子到底没有铁口直断的本领,那位裴夫人月事都是正常的。”

        “呵,朕就知道!朕出发的时候你们都走了快三个月,那会儿都没听到晋王府来报喜,怎么会这么巧!”

        皇帝对裴宝儿虽说不了解,却仍然自信能摸准有那种出身和经历女子的性格。萧敬先一走就是这么久,如果裴宝儿发现有身孕却不及时禀报,天知道日后会不会被认为是与他人有染?对于好不容易才摆脱裴氏这个牢笼的裴宝儿来说,那是她根本就赌不起的。

        他轻轻揪了揪自己的胡子,泰然自若地说:“既然信口开河的是千秋,那么他就必须对结果负责。陈五两,你去告诉他,这件事,还有萧敬先身上可能有的东西,朕都交给他了!”

        小胖子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陈五两躬身答应后快步离去,正想小心翼翼打探一下,可随之就发现皇帝突然若有所思地看着他,随即问出了一个他更加莫名其妙的问题。

        “四郎,听说当初你曾经在晋王府留宿了一个晚上,次日晨间还曾经和千秋共浴?”


  https://www.doulaidu8.cc/xs/117902/5874969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