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公子千秋 > 第七百九十一章 金陵

第七百九十一章 金陵


        金陵城北的码头上,黑压压的文武大臣从一大早开始就恭候在此。为首的次相叶广汉素来崖岸高峻不好说话,因此站在前头的高官阵营自然而然便庄严肃穆,很少有人声。只不过,一个个年纪一大把的老大人们大多面色轻松,笑容掩都掩不住。

        而后头那一批中低层官员就没这么严肃了,交头接耳的,左顾右盼的,喜笑颜开的……只从那一张张洋溢着笑容的脸就能看出,对于大清早开始在此恭候帝驾回銮,非但没人有怨言,反而雀跃欢喜。毕竟,这可是南北对峙多年以来,大吴第一次占据全面优势的时刻!

        在和这些迎驾文武相隔更远的码头附近一座酒楼二层临窗的位置,一个小女孩跪坐在栏杆边上的长椅上,叽叽喳喳的声音自始至终都没有停过。

        “长安,长安!千秋哥哥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

        “爷爷和千秋哥哥不是都送信,说是阿爹会提早回来的吗?怎么现在都不见人?”

        “大伯父真的要先留在霸州吗?他不是太子詹事吗,就算署理霸州太守,那是不是算降职了?”

        面对这些层出不穷的问题,越秀一简直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到最后不得不求救似的看向那位四叔祖母。可是,那位素来秀丽端庄的长辈此时此刻却在那神游天外,压根没有注意到他的求救,因此他只能靠着自己的智慧,绞尽脑汁应付这位难缠的小姑姑。

        可是,解释越千秋和四叔祖为什么还不见踪影的问题相对简单,解释自己的祖父越大老爷为什么留在霸州未回,这却是一个棘手的问题——至少他觉得对诺诺这种年纪的小丫头,那是无论如何都解释不清楚的。尤其一想到北燕如今的乱象,他更是汗流浃背。

        要知道,一旁这位四叔祖母,可是如假包换的北燕公主!哪怕已经离国千里,人人都以为是早已故世的人,可只看此时她那一身素服,便知道她心里对北燕皇帝的崩逝并非毫无悲戚。自从消息传回金陵,祖母小心翼翼辗转告诉她的时候开始,他就没瞧见过她的笑容。

        她到底会怎么看太爷爷,怎么看千秋,怎么看四叔祖?

        越老太爷、越大老爷和越千秋全都不在越家的日子,越秀一这个越府重长孙因为越老太爷的钦点,越过二老爷和三老爷,成了越家在外与人打交道的门面人物。尽管他尚未通过乡试,身上只有层次不高的荫官,可在这些待人接物中,他却飞快地成熟了起来。

        而成熟的代价就是,小小年纪的他已经因为皱眉太多,额头上都快生出横纹了。当一只小手轻轻拍在他额头上的时候,他低头看见小姑姑正气鼓鼓地瞪着自己,不禁歉然一笑。可紧跟着,他却鬼使神差地回过头去,恰好看见了包厢的门帘被一只手揭起。

        那是一只似乎因为过于用力,而显得有些苍白,青筋毕露的手。明明只是一层薄薄的帘子,可来人却仿佛用了千钧之力。在帘子打起一角之后,那迈进来的一只脚,动作也显得古怪而僵硬,甚至在站定之后,犹豫了一下,另外一只脚才跟着进入。

        至于上半身的部分,则是足足许久才跟了进来,只是那薄薄的门帘甚至遮住了来人的脸,直到一个清亮的声音打破了这有些僵硬的沉寂。

        “阿爹!”

        随着这清脆的呼唤,诺诺几乎是一溜烟朝来人扑了过去。这下子,那个犹犹豫豫如何现身的人慌忙扯开脸上的门帘,几乎是用最敏捷的动作抱住了那飞扑而来的小丫头。等到门帘终于从他背后甩落时,他抱着诺诺重新站直了身子,目光略过越秀一,落在平安公主身上。

        终于从恍惚中回过神的平安公主抬起眼睛,仿佛不是和越小四相别许久,而是彼此才分离了片刻似的,声音柔和地问道:“你回来了?”

        越小四只觉得喉头有些发堵,双脚犹如沉重铁块似的,根本迈不动半步。直到诺诺顽皮地伸手揪着他的双颊,他才有些惶惑地低声说道:“嗯,我回来了……”

        觉得此时自己完全是多余的那个人,越秀一本能地缩了缩脖子,随即挪动双脚,打算先溜出去再说,然而下一刻,门帘一动,却是又一个人大大咧咧闯了进来,随即还举手和他打了个招呼:“嗨,长安,好久不见!”

        越秀一呆呆愣愣地看着那个归来的少年,好半晌才干巴巴地叫了一声九叔。而让他更加头皮发麻的是,越千秋根本就无视此时气氛诡异的那对夫妻,径直大步走了上前,倚老卖老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长安,听说这段日子家里都靠你应付外头的事,辛苦啦!不愧是咱们越家日后的当家人,爷爷在人前一直对你赞不绝口呢!”

        如果平时,听到这样的好话,越秀一肯定会喜上眉梢,可此时越千秋这分明是强行岔开话题的行径,他却只觉一个头两个大。而且,他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完全知情者,此时只能硬着头皮接着越千秋的话茬往下说:“九叔你过奖了,我只是做我该做的……”

        就在他冥思苦想也不知道该怎么把话题接下去的时候,他终于听到了一个犹如天籁的声音:“好了,你们不用在我面前演戏。”

        平安公主斜睨了越千秋一眼,见对方若无其事一般地朝她一笑,一副问心无愧的样子,她又看向了越小四,却只见人仿佛心虚一般避开目光,蠕动嘴唇,仿佛想解释两句又不敢。她微微笑了笑,随即低声说:“两国交锋,刀枪无眼,他有他的追求,你有你的宗旨,我没资格怪你,更没资格怪千秋……但我过不了心中这条沟坎。所以,给我一点时间,不要逼我。”

        “好好好!”越小四如蒙大赦,犹如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道,“应该的,这是应该的!我本来想好了,带你去个青山绿水的地方,咱们隐居起来自得其乐,可千秋这小子就是不同意,再说老头子他……”

        没等越小四把话说完,越千秋就不咸不淡地说:“你以为隐居是那么容易的吗?你会耕地吗?会选种除草施肥吗?除非你是打算天天在山里挖野菜打猎,又或者请上几个好把式给你种地洗衣做饭,否则就别提隐居两个字!不会自力更生的隐士,就是样子货!”

        “更何况,一个小吏差役,就能把身份不明的你逼个半死!”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好好的气氛被越千秋破坏殆尽,越小四差点没被气死。所幸在进来的时候他就发现,素来行事低调的越家把这小小的酒楼全都包了下来,否则他也不敢这样大剌剌地直接露面,更不敢高声说话。可就在他训斥越千秋的时候,头发冷不丁被诺诺狠狠扯了两下。

        “不许吼千秋哥哥,你不在,他对我和娘可好了!”

        让越小四猝不及防的是,在宝贝女儿倒戈之后,平安公主竟也是嗔道:“你不懂如何种地,我也不懂如何纺织,就从前我被你安置在别庄,也是都靠别人照顾的,你说什么隐居之类的傻话?再说了,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这道理你应该比我清楚。”

        “是是是,好好好,我都听你的!”越小四立时连声附和,等看到越千秋得意地瞅了他一眼,他再一次深刻体会到,越千秋之前的威胁简直是变成现实了。他和平安公主夫妻多年,和诺诺父女多年,如今这母女两个竟然全都更向着越千秋,简直没天理!

        早知道如此,他就不至于因为生怕她们到南边日子过得不好,先对她们说道越千秋这混小子那点“丰功伟绩”,让她们还没见面就对这小子熟悉异常了!

        重逢的那点闲话废话之后,刚刚还有些不自在的越秀一终于缓过神来,少不得上前对第一次见的四叔祖行礼。可还不等他跪,就直接被越小四一把拉到了面前,上看下看好一阵子,这才使劲揉了揉他的脑袋。这种犹如对待小孩子的动作让他有些羞恼,偏偏还挣脱不开。

        “好小子,和你爹当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越小四嬉皮笑脸地从怀里拿出一个荷包递了过去,用慷慨的语气说,“收着,这是四叔祖给你的见面礼!”

        “什么见面礼,还不是紧急向陈公公借了一包金锞子……”越千秋低声嘀咕了一句,随即不等越小四发飙,他理直气壮往平安公主身边一坐,这才小声说,“娘,我是打着伤病借口,这才在没到金陵之前带了老爹提早下船的。那丫头也跟着回了金陵,你要不要见她?”

        平安公主知道越千秋指的是十二公主,沉默了片刻,终究摇了摇头:“我和她名为姐妹,实际上却一年都见不了两面,并不熟悉,还是不见了。只不过,千秋,我求你一件事。”

        “娘你这话说的,什么叫求!只要你开口,我当然一定尽力做到!”

        越小四听到越千秋如此夸下海口讨平安公主欢心,不由一个劲那眼神当刀子剜那小子,可平安公主却很吃这一套。她轻轻点了点头,随即低声说道:“替她找个可靠的人家,让她能够平平安安嫁个人……如果她母亲一家也能过来,让他们能得个小康……”

        “好!”尽管答应皇帝给小胖子保媒拉纤的时候,越千秋态度很勉强,可此时接下同样的差事,越千秋却答应得格外爽快,“娘你尽管放心好了!”

        这小子为什么对我就是截然相反的态度?

        越小四暗自磨牙,然而,老头子不经他同意直接记在他名下的儿子能对平安公主如此态度,他到底是暗自松了一口气,知道之前自己得知的情况并没有经过一丝一毫的美化。虽说有些吃醋妻子宁可把事情托付给越千秋也不请他出力,可他到底没表现出来。

        金陵虽说也是他的故乡,可离乡多年的他,很多事情确实是有心无力了。

        诺诺眼睛滴溜溜地看了看父亲、母亲、哥哥以及侄儿,最后突然出声叫道:“回头爷爷肯定要和外面那一大堆人一块走,我们要去接吗?”

        “接什么接,那么多大大小小的官员,连挤都挤不进去,凑那热闹干嘛?再说了,老头子也不在乎这些虚礼,真要接他,大嫂也不至于不来!”作为在场辈分最高的人,越小四用斩钉截铁似的语气说,“大伯母就是让你们一块来接我和千秋而已,走,先回府。”

        他话音刚落,越千秋就补充道:“天子回銮,官道上绝对没法走了,抄小路!”

        “就你机灵!”越小四哼了一声,到底还是依了越千秋的话,“走吧走吧,赶紧回家!”

        说出回家两个字的时候,他心情满是轻松写意。要知道,自从十几年前离家出走之后,家这个词几乎就再也没有和越家联系在一起。哪怕和老头子有过重逢,可到底再也没能踏入家门一步。如今妻子对于岳父去世的反应比他料想中要轻微得多,他怎能不高兴?

        当越家父子等人悄然抄小路回家的时候,御驾龙舟也终于出现在了码头上接驾众人的视线之中。眼力好的年轻官员轻而易举便瞧见了站在船头的皇帝和太子,而其他年纪大的老大人们,也随着龙舟越来越近,渐渐看清楚了那几乎并肩而立的父子二人。

        想到之前不断传来的关于太子在霸州种种措置的奏报,哪怕从前如何不看好李易铭的人,此时看到这一幕,也不禁心生感慨,已然完全断定了那位东宫太子的地位。

        不论从前再如何荒唐,名声再如何不好,此次霸州之行,太子在北燕六皇子和北燕皇帝的两次大举攻城之下力保城池不失,而后更是让北燕皇帝身陨城下,天底下再也没有人能动摇这位皇帝独子的地位了!

        而小胖子跟在皇帝身后,远望码头上黑压压的迎接人群,心情亢奋之外,还隐约有一丝惶恐。就在这时候,他听到身边的父皇淡淡地嘱咐了一句。

        “四郎,朕有些乏,懒得说话,到了靠岸时,你先代朕接见群臣。”


  https://www.doulaidu8.cc/xs/117902/5875493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