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1116章 湘王

第1116章 湘王

少女,你的节操呢?周少瑜都吓坏了,这还第一次碰见要跪的妹子呢。

        “稳住,你跪也没用!”周少瑜大汗道。

        “胡说,没有比这更好的法子了!”谢道韫语气简直不要太肯定。

        周少瑜直接都有点懵,是不是好法子他还能不知道,毕竟本就是在求他么,他可不觉得真跪了自己就会破例这时候给史书看,还没确定能勾搭走呢不是。

        刚要开口,就听谢道韫又道“我不想成为禁脔啊……”

        周少瑜嘴角一抽,禁脔是什么鬼!这里头一定是有什么误解吧,到底脑补啥出来了?

        好说好歹,总算有了个解释。

        关于周少瑜的零星传闻,世所公认的便是周少瑜得了黄帝的传承,需要三千妹子以飞升。谢道韫显然也认同了这一点,并且认为这三千妹子还不能是寻常妹子,不然周少瑜肯定早就飞升了。

        之所以这么认为是有依据的,首先需要女子这一点就不用说了,不然如何解释周少瑜到处收集妹子。而另一点,虽未打探到具体情况,但大抵也晓得了周少瑜似乎在另一个地方争夺天下意图登顶,而这一点上,黄帝不也算是天下之主嘛。

        所以谢道韫窃以为,想要白日飞升需要两个条件,一是需要足够优秀腻害的妹子,足足三千之数。二便是成为天下共主!

        她不知道其他姐妹是怎么被周少瑜给忽悠走的,但她肯定没兴趣。你想啊,黄帝是飞升了,可那三千女子呢?哪去了?难不成采bu没了?说不准哦,甚至可能性还不小呢。

        若是这样,谢道韫可接受不来,可要说拒绝躲开逃避,似乎没可能吧,对方这么个‘怪物’,换言之前头的引雷驱鬼之术也是真的咯?这样的话她区区一弱女子咋躲得开。

        那咋办?认怂!光认怂不行,还得求自保。

        “请收为徒……”为奴为婢不可能,那没区别,想来也只有徒弟最安全,师徒关系一定下,想必要安全的多,当然了,人家未必乐意,所以得豁出去。得有你不同意就宁死不屈的气势,死给你看,怕不怕!

        没错,就是酱紫没错。她才不会承认她既想习那长生之术,又想多看各种上佳的诗词文章,但又不想付出的心态呢。鼎炉什么的,绝对是不会做的,绝对!

        果然距离产生美啊。周少瑜仰天长叹。不是没有奇葩的妹子,但到这地步的,世所罕见呐,你都想到什么地步上去了。

        等等,周少瑜忽然一惊,话说,这个思路也不是行不通诶,老实讲,还真和黄帝一些传闻有那么点像。猛甩头,好家伙,差点自己都信了。就算真好奇,回头问问绣锦不就是了。

        不管谢道韫如何脑补出来的前后因果吧,总归肯定得是哪里泄露了消息才能让她想得到,不然咋连《二十一史》都知道,不用问了,只有黄月英才会知道。哼,回头找你算账,至于现在,周少瑜决定还是把清照妹子拉过来好了。

        “谢道韫?”弄清楚情况的李清照很稀罕,久仰大名啊,虽说大伙都公认她是历史第一才女,可对于她本人而言是没多少感受的,到底是后来才有这种说法的么。而她所处的时代,谢道韫才是最腻害的那个好吧。

        聊聊?那就聊聊。

        向周少瑜讨要了两壶酒,李清照拉着谢道韫就开启了私谈,连周少瑜都不许靠近。

        等呐等呐等呐,好半响都没见出来,周少瑜坐不住了,决定过去看看。

        “嗝……清,清照姐姐果然爽利,小妹实在佩服的紧,嗝……小,小妹敬姐姐一杯……”

        “自家姐妹何须如此客气,你本是率性随意的性子,何故如此讲究,直接喝便是了,来来,且满上,干……”

        噗……捂脸捂脸。却是忘记自家清照妹子是个小酒鬼来的,就不该现在去给那两壶酒。

        不管如何,起码顾虑是打消了,不再那般脑洞大开。讲真,这脑洞,周少瑜都佩服,脑瓜子不聪明一般人还想不出来呢。

        带走问题已然不大,周少瑜也就放松了下来,剩下的时日俨然变成了纯渡假,找个地方召唤妹子愉快玩耍,必须要休假一番的么,不能老是忙不是。

        大梁,幽州,渔阳城。

        重建工作仍在继续,基本已经完成大半,不过进度也的确缓了下来,主要还是为了配合招募新军组建水师。水师将领么,自然也决定好了,就谢道韫了。

        或许这妹子的确没有过只会战争的经历,所遭遇过的海贼以及反击相对之下也只能称得上小打小闹,奈何蜀中无大将,只能如此凑合着。毕竟人家脑袋摆在那,聪明着呢,不过遭遇几次,就俨然总结出自己的一套应对方法,这一点寻常人可不及。说不明当真有打海战的天赋。

        再且,无论李秀宁还是杨妙真、吕玲琦她们,虽说都能文,可终究还是偏向于武这边一些。可谢道韫不一样了,显然人家文方面更厉害。而海战这种东西,有时候的确更耗脑子,别的不提,单天文这一项,就需更加精通。

        比如陆战将领观天象,只需看得出有雨没雨便算及格。可海上水师将领显然不能只到这一步,比如观测天体高度、方位等以确定船位的导航技术,再比如了解风信云云。这些方面谢道韫可都是有底子的,出过海不说,单单所学玄学这一块,还能没点相关知识?其他时期可不会流行这个,好些大多压根连相关书籍都没看过。

        懂天象,略微的海战经验,会练兵,会统兵,还有微薄武力能上阵杀敌,这已经很强了好吧。唯一的缺陷么……

        “男装是必须的,不过这面相委实还是太嫩了,需在扮相老成一些……”周少瑜上下打量着。谢道韫固然被推到前台直接负责水师,但他肯定也是要站台的。可即便如此,仍带稚嫩的少女也实在难以服众,她又不像李秀宁那般一步步打出来的威望,现在啥都没有呢还。

        “这里是有关航海以及海战战术还有相关的书籍,你可多看看。”周少瑜指了指桌上厚厚好些层的书籍,然后又指了指书柜“还有相关地理、人文知识以及各类兵书,对了,还有医书,若长期出海,可不是什么松快事。”

        谢道韫好幽怨,虽然统兵什么的还是蛮兴奋的,可毕竟是才女啊,才女懂不懂?举止优雅,温柔贤淑,端庄大气……额,算了,基本就和她不符合。但才女就是才女么,硬生生往武将方面掰,想想也是醉了。这么多书,那么厚一本,而且还不是竹简那种写不了多少个字的存在,光看一遍都不知多久,更莫说精度研究琢磨吸收总结然后成为自己的一套法子了。

        压力山大。

        “差点忘了,刚得到消息,下月杨妙真会过来一趟,届时必定会考校你一番武艺,好歹将杨家枪法传你了,而此枪法本就是杨妙真所创,练的太差可不行,再且练好了也有几分自保之力,也让我们更放心,除了枪法,箭术也要练练,也射死就不近身,到底还是保命要紧……还有啊……”

        “闭嘴啊混蛋!”谢道韫扛不住了,她是谁?最是随心的妹子诶,一下子搞这么东西,哪里还有自由的时间,早知道如此,还不如继续待在东晋……

        也不对,按照历史发展下去,或许中间还能安稳一阵,可后来就会乱的不行了,没见连东晋都灭了么。再说了,若真能留下不走,那也意味着她肯定不知道之后的事情,如此自然也就没办法早作准备应对,结局肯定不会好,这般看来,还是离开的比较好,总归她那处境,王谢两家都待的尴尬。

        想得通到是想得通,连谢家败落都接受了,何况其他,只是难免有些不爽需要发泄下。

        “啰里啰嗦,简直妇人,不似男人……”谢道韫冷哼哼。

        !!!

        周少瑜气乐了,嘿,你给我等着,不似男人是吧,迟早叫你好看!

        扩军的不仅仅只是水师,步卒同样扩军,不但如此,还让阿依努尔开始私下招兵买马组建骑军。

        就新罗那局面,败亡是定然的,而且时间不会太长。失去补给条件的大梁军队除却撤军回师没有他选。那时候就当真是金人的天下了。届时愈发强大且集中精力对付阿史那忽沁,后者定然也是挡不住的。必须未雨绸缪早作准备。

        可惜现在虽和阿史那忽沁达成了一定默契,但仍旧是不可信的,若当真这时候出兵去和金国开战,保不齐阿史那忽沁马头一调,就直接抄他后路。不然的话,周少瑜百分百会找机会伺机而动。

        而现在,必须先等船只建造完毕,且水师初步训练完成才行,那样的话,起码可以走海路直接运送到金国后方,而阿史那忽沁手再长也伸不到。

        城池重建,百姓安抚,此外还有春耕渔业,再加之扩军,周少瑜也是忙的团团转,而这时候,周少瑜也腾出几艘寻常的商船交给了明智光秀,让其负责拉一些货物送往东倭越后上衫家进行贸易。赚钱嘛,谁还嫌弃钱多?而且上杉姐姐什么的,真心很有意思。

        船队出发,前面小段距离一切顺利,然而忽然就被蓬莱水师拦截了,倒也没多为难,周少瑜现在没反呢,至多只能算大权在握独自为政,面子还是要给的,不至于直接冲突,但也仅限于此了,拦截的原因很简单,想要出海贸易?可以啊,交税……

        “我就知道……”收到消息的周少瑜一拍脑门,关于这一点是半分都不意外,高玉瑶只要不傻,就断不会让他安安稳稳肆意发展,肯定会有所阻挠。

        直接强制不许还不至于,那样太容易冲突。或许在陆地上很扎眼,但茫茫大海,谁又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真恼了周少瑜,直接大海上佯装海盗不断闹事的话,高玉瑶也是会头疼的。

        还不如收税稍微收高一些,你赚我也赚,何乐而不为,无本生意嘛。

        当然了,猜到归猜到,该要装样子还是要装样子,而且,万一只是青州蓬莱水师自作主张呢?总归还是要上折子扯皮一番的。收税四成……这是明抢了好吧。

        若不是蓬莱水师占据的位置实在太好了,只要有心一堵一个准,周少瑜才懒得妥协呢。到时候真给高玉瑶养出百万雄师,他也是会很头疼的。

        到底没朱重八那般霸气和杀性,来个‘杀尽江南百万兵,腰间宝剑血犹腥’什么的。

        除了这么一遭,总体而言,短期内还算安稳发展,大梁朝廷方面对于改潭州为湘州一事也做出了回应,已然批下了此事。只不过扭头高玉瑶就有下达了另一份旨意,升周劼为湘王……

        啥都不知道的,只以为是高玉瑶甚宠这位原废太子之子这才一岁没到呢,就已经成亲王了。而知道一些的,只认为这是在膈应周少瑜。谁不知道潭州那边就是周少瑜的,好容易整合了诚徽州上奏该湘州,结果倒好,转手你就将第一任湘王封了出去,就算不会就藩那也不爽么。于是皆以为这是敲打,私下和周少瑜杠上了,毕竟后者权力实在太大。

        然而事实是,周劼还能是谁,高玉瑶自己生的嘛,她不宠谁宠,封湘王什么的,在她看来半分毛病也无,本来就是周少瑜的种么,你的地盘又咋的?就是要封这才对。当然了,顺带也是膈应一下他,反正周少瑜又不知道这是他娃儿。

        这些个虚名周少瑜也不在意,封了也就封了,不过该发声还是要发声,抗议一下也算是好为减少自己海贸税收多个筹码。不低头不行,眼下大梁水师明显更势大,而且还在扩张之中。

        于是两人明里暗里的折子以及书信不断,你来我往各种扯皮。

        也是这时候,世人的目光开始转向了蜀州,无他,蜀国大长公主萧姽婳,这便要大婚了。

        s:哎,现在这氛围,不敢勾搭了,还是赶紧回来打仗吧。

  https://www.doulaidu8.cc/xs/125950/108557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