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381章 堵门

第381章 堵门

        潭州府城并不算多小,但文人的圈子也就这么大,有财也好有势也好,总归是不多的。

        也不知道是谁那般神通广大,居然第一时间就知道善怀阁的诸位大家又来府城了,还将此事传扬了出去。

        这下可好,几乎知道善怀阁的,都知道她们来了府城,这下子就惹得不少人猜测了。

        上回到府城,也是恰逢科举,府试结束没多久,善怀阁一行便离开府城回到巫县,而现在,居然又是科举的时间出现,这能不让人多想?

        府试的时候还好说,每个县有资格参加府试考秀才的简直不要太多,即便是巫县,姓周的也不少,即便有人往这方面猜测也摸不准善怀阁众大家前面的‘周’字指的是谁。

        但现在,先府试,再院试,说明府试通过,不然怎么有资格参加院试,而且还就是这一次府试才通过,而地方又来自巫县,又姓周。

        这么一来,范围顿时就缩小了,此次巫县参加院试并且是刚通过的府试且姓周的,就只有两位。

        一个是年过六十的老头儿,一个是府试第三正直青少的周少瑜,这结果还用猜?

        换言之,周少瑜直接给这么一推测,就给曝光了,各种羡慕嫉妒恨啊,娶妻妾如此,人生何求?

        “我估摸着,此刻消息已经彻底传开了,现在你宅子那,等着递帖子拜访的应该少不了。”鹿笙摸着胡须,一脸幸灾乐祸。

        别看年岁大了,又曾钟情于一位青楼女子,但他也嫉妒啊,这等出色的女子,谁若是娶了一个,都该美上天了,这家伙到好,家里养了一堆!

        你说不嫉妒他嫉妒谁?

        周少瑜坐不住了,这年头书生一多,几乎啥事都敢做,所谓法不责众,还都是有功名的,只要不出格,基本不是问题。

        家里虽然留了护卫,可真要敢对读书人动手,那也是个大错,这篓子可出不得。

        得亏是坐马车出来的,能躲在马车里不出来,别人也不会说过来掀开看看。

        好家伙,只见自家宅子外头,乌压压的怕是不下百号人,一个个书生打扮,手拿折扇。

        虽说秩序不错,一个个都没闹事,可大有一副不把正主等出来不罢休的既视感。

        而为之人,显然是府试时候的案秦潼,以及排在第二的贾探。

        按理说,他俩的资历,还不足以成为领头人,但谁让周少瑜排第三呢。

        善怀阁的女子让潭州府城的才子丢了丑,可作为男子,真再去找她们重新比试找补回来又拉不下面子。

        这下好了,正主找到了,不跟周少瑜比试那还找谁?府试第三,成绩是不错,但这还有第一第二呢,而且还有不少老资格的秀才甚至举人,还怕拿不下一个周少瑜?

        所以这些个读书人都不急,就不信周少瑜真不出来,毕竟出来了,输了,也没什么,可若真是往死了不肯出来相见,那才叫得罪人,他们才不信周少瑜会这么做。

        坐在马车里头,周少瑜苦笑的厉害,心说这叫个什么事,这些人也够厉害的,这样就推测出那个‘周’指的是自己了。

        这会可好,别说正门,连后门都给堵了,这还怎么进去。

        就这么出去可不是什么好想法,人太多了,而且来的这么快,显然甚至都没有完全的组织,都是三三两两算是巧合凑一块。

        若说在巫县上元节时,善怀阁面对的还是府城的才子,那么现在,可以算是整个潭州的才子,而且66续续还有人往着赶。

        正琢磨着怎么办才好,忽闻宅内响起一声琴音,在场的才子顿时为之一静。

        阳关三叠!

        周少瑜一听就知道了。

        阳关三叠,又名阳关曲,或者渭城曲,是根据唐代诗人王维的七言绝句《送元二使安西》谱写的。

        而抚琴弹奏的,显然是蔡琰。

        蔡琰是东汉人士,按理说是不可能之后的曲子,但好歹也来大梁几个月,尤擅琴曲的蔡琰,怎么可能不学会。

        无论是李清照,还是李师师,再或者李香君、卞玉京、寇白门等等,哪个不会抚琴?只要蔡琰乐意学,总有人教她从未听过的曲子。

        也得亏蔡琰喜好这个,每每学的一曲,便如痴如醉,到也没追究周少瑜始终不跟她同房的问题。

        蔡琰的抚琴技艺,周少瑜早就领教过了,甚至还让李香君跟着唱曲,李师师跳舞变着花样来,每次都有赏心悦目之感。

        不过阳关三叠,到还是第一次听蔡琰奏曲,有系统出品的专属焦尾琴,哪怕只有一个音色,都足以让人细细品味,一曲下来,绕梁三日什么的,都是小意思。

        果然,在蔡琰抚琴的同时,悦耳的声音传来,只听李香君唱到。

        长亭柳依依,渭城朝雨浥轻麈,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长亭柳依依,伤怀伤怀,祖道送我故人,相别十里亭。情冣深,情冣深,情意冣深,不忍分,不忍分。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担头行李,沙头酒樽,携酒在长亭。咫尺千里,未飮心已先醉,此恨有谁知。哀可怜,哀可怜,哀哀可怜,不忍离,不忍离。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堪嗟商与参,怨寄丝桐,对景那禁伤情。聁征旌,聁征旌,未审何日归程。对酌此香醪,香醪有限,此恨无穷无穷。伤怀,楚天湘水隔渊星,早早托鳞鸿。情最殷,情最殷,情意最殷,奚忍分,奚忍分。

        从今别后,两地相思万种,有谁吿陈。

        一曲唱罢,在场的才子们,一个个莫不是低头沉思,便是仰头感慨,无不沉醉于曲中离别苦之意。

        古代人口流动性低,但读书人除外,无论游学还是访友,拜师还是科考,出门远行,都是再正常不过,又有哪个没有送别过于被送别。

        只是,明明咱们是等着来拜访的,为何唱这么一曲送别的?摆明了要送客不成?

        这可不成哈,好容易来这么多人,哪能这么容易就散了,还有,曲是好曲,音是好音,但这更让人嫉妒了有木有,合着善怀阁还隐藏着这么一位琴曲大家?

        简直宰了周少瑜的心都有啊,怎么好事都让你给占全了!

        (本章完)

  https://www.doulaidu8.cc/xs/125950/5814162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