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511章 铜雀

第511章 铜雀

        铜雀台很有名,大抵还是因为杜牧的诗句‘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要么就是三国演义当中,诸葛亮智激周瑜时候改编的《铜雀台赋》,‘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

        然而实际上,铜雀台和大小乔是没什么关系的,纯粹是后来各种故事硬生生扯上,导致一提到铜雀台,就会想到大乔小乔。

        作为邺三台之一,除去铜雀台,还有金凤台与冰井台,冰井台已经彻底毁坏,铜雀台也没好到哪去,也只有金凤台留存不错,甚至很多人误认为这就是铜雀台。

        周少瑜手上的铜雀台很精致,也不单单只是一座建筑,虽然小,却是一片建筑群,想来历史上真实的铜雀台就是这个模样。

        杜牧的诗句还是蛮有道理的,假设没有东风,周瑜败了赤壁之战,以曹操的那人I妻控属性,闹不好还真会把大小乔给掳了,至于说扔不扔铜雀台里头,那就不好说了。

        只是,你弄个模型出来,完事裂了,划作两半什么鬼!

        铜雀台,大小乔共有专属,技能:心有灵犀。

        周少瑜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会裂,怪不得会直接变成两半,敢情这玩意是一人一半哦。心有灵犀?莫非隔着老远的距离也能心灵感应甚至通话?还是别的什么?

        如果当真是可以远距离沟通,那这个能力可就厉害了。

        没用过之前,周少瑜还真吃不准,说起来,咱和大乔还有婚约呢,哎呀,猛的想起什么,周少瑜为之大悔。

        是人都知道,孙策娶的大乔,周瑜娶的小乔,虽说孙策的模样也不错,可到底是个武夫。可周瑜呢?级帅哥一枚,学富五车才高八斗,还曲有误周郎顾,对妹子的吸引力简直不要太高。

        当初妥妥的听过和小乔定婚约,而不是大乔么,万一再穿越的时候周瑜出现了,竞争得多大,先名字就输了一截,人家正版大号周瑜,他呢,中间硬是多了一个‘少’字,多别扭。

        很有点山寨货去挑战原版行货的味道。

        不想了,多想想都郁闷的慌,以前还能没事自比一下周瑜当做自我抬高,然而现在这么个情况,肯定没办法再那样了。

        就好诸葛亮常自比管仲乐毅,真要给他们对战的平台,甚至丢一个时代,怕是诸葛亮也觉得别扭,这不就凭白比人第一档次了么。

        总之这东西暂时用不了,天晓得抽到大小乔的时候是啥时候,给别人用也不会有这个专属效果么,最主要的是,这玩意体积特忒小了,比起现有的空间大小,所增加的面积几乎可以忽略。

        这郁闷的。

        “周哥哥,依小妹的意思,不若让张若嫣在咱们善怀阁做个名誉管事如何?”李师师忽的跑回来,请教周少瑜的意思。

        “嗯?到也可以。”周少瑜想了想,人家好歹是知府的女儿,潭州这地面上还是挺不错的。随后便笑道:“和你清照姐商量就行,我就把控一下大方向。”

        “懒鬼。”李师师嘟囔一句,笑嘻嘻的跑去找李清照去了。纯粹也只是句玩笑,周少瑜要考虑的事情那么多,真要事无巨细,岂不是要把自己累死。

        当然,相比起来,府城算是最清闲的地方了,布局并没有太多,不会像巫县或者诚徽州那般,光琐事就是一堆。是以相对还是蛮轻松的。

        无论善怀阁还是善怀街,都是周少瑜的意思,现在善怀街开放在即,周少瑜反到清闲的像看客,多好,难得轻松。

        而且接着善怀街,也和不少商贾后者家族扯上了关系,那么多店铺,周少瑜不可能全部自产自销嘛,总需要拿货的,数量可能不多,可架不住善怀阁名气大呀,从他们那拿货,也是一种认可嘛不是。

        周少瑜巴不得和越多人扯上越深的关系越好,下了水想再上岸,嘿嘿嘿,有那么容易?

        那可不是别人或者朝廷信不信你的问题,一个个家大业大的,能没眼红盯着那偌大产业的?怎么可能!

        那么想保守住家业祖产?来来来,加入咱们吧!

        这想法,焉坏!

        “三叔,有个事先问问你的意见。”傍晚小酌,周少瑜琢磨了一番,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周三山还不急着回水寨,一来是打算在修养些时日,伤口再浅,那也是挨了一刀,肯定不好受。二来,此番的缴获除了商船,还有不少的财物货物,此次带了回来,这都是需要时间清点的。

        “何事?贤侄尽管道来。”嗯,不用问,瞧这说话的方式,就晓得周三山这货又开始装模作样学斯文了。

        而且人家还有新道理,历史上留名的王爷,哪个头上没有个贤王的名头,贤王啥形象?总不能骂骂咧咧毫无形象吧,嗯,于是乎,本有点回归本性味道的周三山,又成这样了。

        抽抽嘴角,算了,您高兴就好。

        “三婶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三叔若是没意见,不若让她出来做点什么?”周少瑜提着酒壶给周三山满上,商量道。

        “去爱莲阁?”周三山下意识就问,至于善怀阁就算了,想都没想过,赵闲闲的经历实在不合适。

        “不是。”周少瑜嘴角一抽,心说即便是爱莲阁,赵闲闲也胜任不了啊,里头虽然基本都是青楼女子,可有时有才的好吧,至于‘午后日闲闲’的赵闲闲,额,还是算了吧。

        “我的意思呢,是弄一个瓦舍勾栏,弄点戏曲故事什么的……”

        没错,善怀阁的终极目的之一,为的就是善怀杂志的畅销,一来抬高女子地位,二来掌握一定程度上的喉舌。

        但说白了,这也是一定层次上的掌控,因为底层百姓斗大的字不识一个啊,基本不可能影响到他们。

        可瓦舍勾栏就不同了,这玩意进去看戏听故事不要钱,除非点茶水要零嘴,不然不花钱,再不然就是觉得表演精彩,往台子上丢钱算是打赏才花钱。

        到时候弄点故事出来,白话似的一说一表演,弄的趣味性一些,想要宣传个什么还不是哗哗的到处传。

        唯一的毛病就是这玩意属于下九流,不大好找主事的人,思来想去也就是赵闲闲合适,下九流当中,一流巫、二流娼……

        赵闲闲本就归于这里头,毛病不大,而且又背靠北城地下大佬周三山,没人敢随意挑事,没毛病。

        当然了,若是周三山觉得不合适,那就另说,毕竟赵闲闲现在也算是从良嫁人了么。

        (本章完)

  https://www.doulaidu8.cc/xs/125950/5824428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