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747章 故事

第747章 故事

        想当初,周少瑜穿越到明初去勾搭徐妙锦的时候,后者就很有那么点互画一二的意思,只是后来因为种种一直未曾成真,好容易逮着机会,焉有不画之理,虽然感觉羞涩,可那种事都做了,区区画个画罢了,又能咋地。

        满以为就算不算是把柄吧,好歹能在周少瑜面前得瑟得瑟,怎么说也是周少瑜这回丢大脸了,还加上个画,哼哼哼。

        结果委实没想到,以前和卞敏画过的画儿居然出现在周少瑜的手上,得亏还那般信任卞敏的说。

        “你傻啊,除了放我这,还能有更好的藏放地点?你也不怕被外人瞧了去。”周少瑜振振有词。“回头把你的私藏都交出来,我帮你保管。”

        一下子,徐妙锦的表情都是木的,外人瞧了去?难道你不算外人?还全交出来,这算是威胁?

        真是的,早知如此,咱忍着手臂酸疼辛辛苦苦画画干嘛,再说了,无论如何咱都有苦劳吧,而且何止如此,就算没真发生啥,这对清白的女儿家也很夸张咯好吧。

        徐妙锦面色一正,施施然坐下,正色道:“你说,潭王萧璟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急转弯拐的,周少瑜都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当然了,也是现在状态不佳嘛。随即觉得有点好笑,这算什么,当做啥都没发生?也好也好,反正周少瑜自己没想好咋交代,现在也没啥心情逗趣玩。

        “不知道,你的假设也有一定道理,可同样有不少说不通的地方,无论怎么看,秦以柳也就罢了,将孙采薇也拉下水,就不怕背后的镇南大将军府不满?”周少瑜摇摇头,倒了杯茶水提提神。

        同一时刻,孙采薇和秦以柳也早就醒来吃罢午饭歇息,到底没有长辈在,不需要那么多规矩,到是轻松,只不过仍旧对萧璟很是不满。

        她们俩没被药过,可大抵也知道昨夜的合卺酒肯定有问题,再不济也不至于一杯酒醉倒,问题来了,哪有新婚之夜用这个的。其二,虽然是同时大婚,可同时洞房又是另一码事了,未免忒不尊重。其三,若是时候好言好语解释讨好一番也还好些,然而醒来便是见坐在桌边衣裳完好的萧璟道‘有事要忙’,而后到现在都不曾出现。

        这如何不气?如何叫人不气?

        一想到醒来时的全身酸疼和身上的指印,简直叫人羞愤欲死,可惜苦苦思索,除了身上的感触外,大抵也记不得太多,自然而然也就将身上之人当做是潭王萧璟了。

        而另一边,心情同样不佳的凤姬也坐在一处屋中愣神,有一点徐妙锦猜的没错,她还真就是准备以此制造一个超大的把柄,顺理成章的将周少瑜软禁下来,没曾想却一切成空,委实没想到居然被周少瑜的人潜入了王府将人救走,至于说周少瑜有没有认错人……

        凤姬站起身,点上火烛,焚上几支香,对着身前的几排牌位祭拜一番,而最下一排的牌位中,有一块赫然写着‘萧璟’二字。

        时间仿佛回到了从前,那时候风调雨顺,还不曾老去的皇帝励精图志可谓中兴之主,天下承平,万民景仰。而潭王一脉由来已久,是极少数不需要圈养在京中的亲王之一,虽说潭州算不得实封,可大小也有一定的权力,而老潭王萧鸿志,为人洒脱,最喜读书,好召集名士才子举办诗会,又或新编书籍,此外为人心善,在百姓当中也有着乐善好施的好名声,此外还善于狩猎,常带领亲卫入山打猎,武艺虽一般,却有着一手极佳的箭术。

        不过人无完人,萧鸿志还有一个毛病,就是喜女‘色’。

        那年萧鸿志奉旨回京为皇帝贺寿,京师之地,博学多才之士不知凡几,而秦淮河畔百家艳的繁华也叫萧鸿志留连忘返。也是那时,萧鸿志认识了当时的金陵名妓花舞。

        一来二去,凭借出身相貌才学,萧鸿志脱引而出,成了花舞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入幕之宾。

        然后么,自然都是很狗血的剧情了。

        身为藩王,萧鸿志没可能一直待在京师赖着不走,被突然限期返回潭州的萧鸿志来不及善后,就不得不动身返回潭州,为此将安置花舞的事情托付给了至交高渐申。

        此等小事,高渐申自无不可,为保证花舞的安全,在赎身之后将其养在一处高家的别院中,打算过段时间先让花舞出家,而后再改名换姓变了身份,如此,不敢说光明正大的入潭王府,起码能够多一层保障,因为深知萧鸿志性子的高渐申毫不怀疑,那家伙绝对敢冒着非议而将花舞纳入王府,而不是寻常的歌姬入府。

        只是万万没想到,因政事而大发雷霆的皇帝会跑出来散心,这也罢了,去的还就是高渐申的别院,虽说这也是表现皇帝对于高渐申的信任,可问题是,皇帝也不是什么好鸟。

        初见花舞,顿时惊为天人,得知并非高渐申姬妾,好吧,就算是,只要不是正妻,怕也无所谓,寻常士子还有交换妾侍或者拿出来待客的操作呢。

        总之皇帝压根没多想,强行就将花舞占有了。

        得,于是一笔糊涂账就出来了,因为没多久,花舞怀孕了!

        时间继续推移,知道了此事萧鸿志也算用情极深,而且认为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于是就打算暗中将花舞接到潭州,而花舞中意的,同样是萧鸿志。

        然而皇帝不高兴了,以前的咱不追究,咱一辈子甚少出宫,好容易决定养个‘外室’,你还跑出来横插一杠子,尤其是还怀了孩子。

        嗯,皇帝也觉得,那孩子是他的。不然先前和潭王好了那么久没反应,他一来就怀了?子嗣甚少的皇帝可不会放弃,虽然花舞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接进宫,但孩子是可以操作的嘛。

        一边想带走,一边死守着不让,拖着拖着,孩子生下来了,是个女孩,也逐渐长大了一些,终于瞅准机会的萧鸿志,遣人将花舞带出金陵,然而未走多远,路遇来朝贡的突厥使节团。

        莫看那时候突厥不敢轻易犯边,但反过来也并不惧怕,草原是突厥人的天堂,大梁没可能深入清缴,而朝廷嘛,对于国外使节,向来是一个‘仁’字。

        举个例子,即便是华夏史上强横一时的大唐,在李二时期,外国使节在大唐境内做过的混账事情还少?然而基本上都没事,比如岛国,还顺利带走大量的文化技术。

        所以这突厥使节团也是肆无忌惮,哪怕花舞有数十潭王府护卫护送,也仍旧挡不住使节团的念想,小门小户的多了,可这大家闺秀还不曾体会过,于是将花舞误认为是哪位高门大户的千金,果断选择了下手。

        最终皇帝遣来追击的军队赶来,却只救下了年幼的小女,而花舞的脖颈上,一支金钗深入其中。

        勃然大怒的皇帝剐了突厥整个使节团,至此大梁与突厥的关系陷入冰点,同时也正式记恨上了潭王萧鸿志,认为若不是他多事,又如何发生这些。

        反之亦然,萧鸿志得知心爱女子身死,悲痛之下同样记恨上了皇帝,一直以来只想做个闲散亲王的萧鸿志,开始暗中招兵买马,拉拢有识之士。

        然而东窗事发,最终送掉了全家性命,潭王一脉就此消散。

        再之后,皇帝再见到花舞的女儿时,看到的却是仇恨的目光,为此,皇帝更改了接其入宫的主意,不仅如此,还送入教坊司进行培养,但同时却又让高渐申私下多加照看。

        再往后,一直精明的皇帝,却是逐渐走向了昏庸。

        故事就是这么个故事,从某方面来讲,这花舞也算是个奇女子了,她让皇帝与亲王反目,也让两国之间陷入冰点。其实这也算不得夸张,纵观华夏史上,比这更出奇的女子多了去了。

        然而就花舞而言,她心有所属的是萧鸿志,然而作为封建社会下的女子,面对皇帝除了隐忍屈服还能如何,偏生花舞姿色绝美不说,还长歌善舞善解人意,即便并非真心实意,也仍旧让心中压力不小的皇帝钟情不已,因为只有她,最是能够缓解皇帝的心情。

        花舞也并不清楚女儿到底是谁的,而且最终也是属于早产,就更分不清了,但心属潭王的花舞,却是一直告诉女儿,她是萧鸿志的女儿,也一直诉说对于潭州的想象的热切。

        而这,也就是其女在听闻萧鸿志全家被杀之后,为什么会那般仇恨的原因。在年幼的她看来,她所有的亲人,还未见过,就已经全部失去,而在此之前,就和花舞一般,有着对于潭州的执念。

        显而易见,这个女子,自然就是凤姬了。

        至于真正的萧璟,凤姬也仍旧在暗中查探寻找,逐渐长大并发展了属于自己势力的她,探听到了曾经些许消息,闻言潭王一脉尽皆斩首,但独有当时尚在襁褓的萧鸿志幼子萧璟,被早年恩准离开王府放归颐养天年的老忠仆用自家幼孙换下并且救走,然而至今未曾探得更多的信息。

        至于仇恨,老皇帝早已仙逝,而其一直以来的暗中关照,也让凤姬狠不下心,说到底,不管凤姬到底是谁的女儿,萧家终究是自家亲人。

        而别的,当年突厥使节团的大使,姓氏:阿史那!然而更不巧的是,当年领兵围剿潭王府并监督斩首的,是尚且年轻的——镇南大将军府大公子,孙守仁!

        若是将现下的小皇帝也算上,可谓算是三座大山,复仇?难难难。

        不过由此也可见,太后高玉瑶在得知此事之后,即便明面上表现不满,但实际上,怕也是不以为意的吧。

        然而这些事情,知晓全部的,终究只不过极少数部分人罢了。

        凤姬回过神,不由幽幽一叹,在她的脑中,周少瑜是‘水泊梁山’的军师,即便是第二把交椅也终究不是首领,所以当初的那个约定,凤姬也只是表面上的点头答应罢了。

        因为一旦跟了周少瑜,那么复仇之事就由不得她做主,孙守仁还罢,若是梁山兴起,迟早会和孙守仁一战,可突厥的阿史那家族呢?从理性发出,即便将突厥赶回去,怕也没人会耗费人力物力深入草原去彻底覆灭阿史那家族吧。

        所以,凤姬觉得自己不能输,必须自己以潭王的名义掌控一切,自己做主才是最为稳妥,既然如此,将有着大才的周少瑜绑在身边,两全其美岂不美哉?即便他不舍得家中那些女子,便是大方一些全部暗中接来又有何妨?

        至于牺牲掉孙采薇,这都不叫个事,且不说她自己会不会知晓昨夜真相,便是知晓,又真敢声张?

        反之凤姬也不指望真和孙守仁结盟,只待稳定了潭州诚徽州,获得足够的战力与后勤,下一个开战的就是孙守仁!

        想法就是这么简单,一点也不复杂,然而终究还是失败了,一想到周少瑜得了偌大的便宜不说,居然还被救走了,没有当场发作捉拿软禁,自然也就没了借口再抓。

        罢了,大不了再多等些时日,只要剿灭了那劳甚子梁山便可。

        另一边,一点不知内情的周少瑜却是想不通各种关节,又多住了两天,潭王府一切正常,徐妙锦还打着诚徽州高秀君的名义跑去见了萧璟一面,往后没探出任何异样。

        周少瑜捏捏下巴,一咬牙,直接搬回了潭王府边上的周宅,大不了还有意外咱就先带着妹子玩穿越么,还能抓得住咱不成。

        其实完全可以直接瞧瞧溜回巫县甚至诚徽州,但之所以如此冒险回到周宅,却是有着足够好处的。

        宅内一切照旧,过来的时候还有王府的女婢正在打扫,见到周少瑜也不惊奇,纷纷见礼不说,周少瑜一句改日打扫还都老老实实回到王府,不过走的却是正门,想来那道暗门知晓的人还真就不多。

        等了好一会,也没见潭王府有任何反应,也同样没等来凤姬。

        想了想,待到入夜之后,一身夜行衣的周少瑜潜入了王府。

        (本章完)

  https://www.doulaidu8.cc/xs/125950/5864215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