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817章 死敌

第817章 死敌

        或许,那的确是一个极好的时代。

        然而,却并不适合妹子们的生活。

        以后世的眼光去看古代,大多都会存在不少的优越感,此外也有许久的地方,让后世的人无法接受。历史可不是虚构,可不像某格格那么跳脱的在我大清作的一手好死,可就是不死!

        就那性子,别说我大清了,随便仍哪时候都百分百被宰n次脑袋。

        其实反过来也是如此。

        其实只要注意一下就会发现,即便是妹子们,也是有着明显区别的。

        这个区别不是指个人,而是指不同时期的印记。

        规矩感最小的妹子,自然便是所处时期较早的妹子,比如妲己,即便被李清照等人教导了许久,但实际上那一套所谓的礼法学是学会了,但做不做,又是另外一码事,反正在周少瑜面前,这妮子不可能还讲什么规矩。

        而时间越是往后,同时其本身的出身也不低,换言之,有着接触更多学识于教育的妹子,则回随着年代的推移愈发‘规矩’。

        程朱理学为人诟病,别的暂且不论,直说对女子的影响而言,是极其大的。

        我们可能会听见一些老话,或者应该说老规矩,而且很熟悉,比如笑不露齿,再比如二门不出大门不迈。瞧瞧,我大清多牛,所以某格格出场就该挂了,哪有那么多事。

        以后世的视角来看,无论哪个时候,其实对女性而言都是不极其不公平的。

        但是,事情不能这么看。

        妹子们的出生环境便是古代,所见所闻皆受环境所影响。其所受到的教育,也是在男权社会的前提下所形成的一套理论。

        后世来看,毛病多多。但身处其中,却未必觉得。

        后世有历史,古代也有历史。

        男尊女卑的历史上千年,逐渐形成的规矩,以当时的社会形态来看,怎么都是有道理的。事实上,许多的观念在后世仍旧有着不少的影响,比如,男主外女主内。

        当然,即便是这一条,也逐渐变得有那么点不适用了。

        古代女子讲究三从四德,三从即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四德指妇德、妇言、妇容、妇功,可理解为品德、辞令、仪态、女红。

        此从周礼便有。

        甭管后世怎么看,除却少数古代女子,大多女子都会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正确,也的的确确上演了不少琴瑟和鸣的戏码。

        毕竟,个人是很难于整个时代去抗争的。

        哪怕千古第一女帝武则天,也做不到,甚至于,即便是如此杰出的人物,她的思想,仍旧局限在那个时代。

        对于后市而言,别说成百上千年的古代了,哪怕仅仅是十年,仍旧有着太多可以吐槽不满的东西,所以,很难去理解古人的思想,反过来,古人照旧如此。

        闹不好穿越个迂腐一点的古代书生,跑到现代一看,好家伙,自己都把自己气死了。

        实在是看不过眼啊。

        也正是出于这一点,周少瑜虽然对妹子们的态度很好,但也从不去说什么男女平等的事情,因为人家压根就接受不来,冲击力太大,简直颠覆一生观念。

        就好比你让一个狂热信徒去做违背他信条的事情,可能么?

        面对这种情况,周少瑜反而高兴的多,真有哪个妹子迷上了后世,那才叫麻烦。

        也就是万巧巧有点着魔,那么大的铁疙瘩,为什么会自己跑起来,甚至还会飞!为什么那个叫电脑的玩意有那么浩瀚的功能。

        好吧,万巧巧自己都知道自己有点偏执了,爬都不会,想跑?可就是忍不住会想。

        思来想去,万巧巧开始研究火药了。

        在她看来,或许此方世界有些东西并没有,但肯定会有取代之物,本来周少瑜也是这么想,所以并未阻止,只是不曾想,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事并没有任何的进展,而周少瑜也从绣锦得到了一个重大的消息。

        “这个世界并不是完整的。”

        并不完整?什么意思!

        唔,那是后话,暂且不表。

        (ps,说了那就剧透了!)

        因为经常穿越,对于过年,周少瑜的实感并不算强,不过这么一大家子在一块,倒也颇为热闹,热热闹闹的守岁,每个人都上去表演一下,而且都不许是自己擅长的,肯定不会精彩,但胜在欢乐。

        晋城。

        “我们大老远的跑过来帮他,他到好,跑回去潇洒,哼。”杨妙真一口美酒下肚,忍不住直哼哼。

        到不是真生气,就是发发牢骚,总归有点在意的么。其他留守晋城的妹子大抵也都是如此,也就是李柔儿怯怯道:“周郎也是为了黎民百姓而奔波,身不由己呢。”

        还真是,高大上的理由啊。

        徐妙锦嫉妒了,醋意十足的道:“如此乖巧惹人怜爱的女子,我若早些认识就好了。”

        好家伙,谁不晓得徐妙锦有点小癖好,虽说没玩真的,可也的确很难让寻常女子接受了。李柔儿吓坏了,真看上自己了咋办,赶紧急急道:“奴,奴已经嫁予周郎了,照顾他一生一世,周郎亦会护奴一世周全。”

        好么,你这么一说,岂不是更让人吃味了。

        徐妙锦果断一口闷酒。

        凭啥啊,就周少瑜那德行,何德何能,哪来这么大福气!

        不过也听懂了李柔儿最后一句,护她一世周全,不仅仅只是表面意思,还指她原本历史上的不幸,当然了,对她而言,其实也没发生过就是了。

        后世跑了一趟,见识也不算太多,跟每个人都会去看一部有关自己的影视剧,李柔儿比较惨,本身来讲就不出名,历史记载也说,事迹也不多,在影视剧当中,为了衬托反派的权势,李柔儿和驸马被欺负那叫一个惨,想想李柔儿都心有余悸。

        也就是徐妙锦好点。

        终生未嫁孤老一生。仔细想想,如果没有周少瑜出现,徐妙锦自己都觉得肯定会这样,并不意外。

        本来即便来了大梁,也没觉得不嫁人有什么不好的,可慢慢的,真嫉妒啊。你看李柔儿,说起那句话的时候一脸的幸福满足,嘛,咱徐妙锦也是妹子好不好,也总会想要人亲近安慰的时候不是。

        于是果断不想搭理李柔儿了,这波狗粮,我不吃!

        “赛儿姐呢?明明是来这‘避祸’的呢,没想到消息传出,反到又上门了不少说媒的,怎么样,有么有想法?”徐妙锦嘿嘿笑,得亏这里没嫁的不止她一个,除了卞玉京,还有吕玲琦呢。

        卞玉京微微笑笑,很有点无奈的意思。

        “你觉得能有什么想法,少瑜的故乡,我们姐妹都去过了,虽不喜风气环境,但也不得不承认,那是对女子而言最好的时代,看过了这些,又如何静得下心,去做一位深居浅出相夫教子甚至身为附庸的寻常妻妾。”

        杨妙真眨眨眼,坏笑道:“照你这么说,这是准备嫁给少瑜那坏小子啦?”

        卞玉京还没说话,徐妙锦就立刻反驳,道:“难道嫁给周少瑜就不算附庸啦?”

        “那必须不算。”杨妙真一摆手。“换做别的男子,还能让你继续抛头露面?更莫说主事一方了。当然了,不嫁更好,狼多肉少啊,多来几个,就更少了。”

        “啐,你这女中‘饿’鬼。”卞玉京立刻啐了几下,俏脸通红,大闺女呢,才不适应这个话题,可偏生名妓出身,楞是听懂了,好烦恼,你看那边的吕玲琦,一脸的迷糊,显然没懂嘛意思。

        杨妙真还想继续多打趣几句,反正闲着闲聊嘛,结果阿依努尔跑过来一起守岁,有些话题确实不好再继续了。

        周少瑜并没有等到春节结束才动身,除夕过了没几日,就不得不北上。就是如此,中间还去了趟梅山寨拜访做客,又在巫县和县令黄仁杰多交流了一番。

        本想经潭州去看看凤姬,但是又怕那姑娘闹出什么幺蛾子,是以也就是写了封书信过去。同时收到书信的还有孙采薇,到也没要紧事,还是那个问题,想办法弄清楚凤姬到底是不是潭王。

        这一次,孙采薇并没有将书信交给秦以柳观看,甚至还隐瞒了下来。

        当初发生的事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即便秦以柳一直伪装的很好,但孙采薇还是发觉了一些不对劲。

        作为外来人,孙采薇在王府内并无亲信可言,尤其在她搬出王府居住在善怀街之后,就更加难以去拉拢王府内应了,摆明了她这个正妃不得宠么。

        但好在善怀街还是有不少忠于李清照她们的存在,即便对于孙采薇而言不能重用全信,但怎么也算是多一双眼睛,而且王府旁边的宅子,又刚好是周少瑜的,为此孙采薇还得地派了几个人过去做钉子。

        慢慢的,她就发现秦以柳出入王府的次数有点多,而且秦以柳替潭王训练新探子的事情也最终传入孙采薇的耳朵,但问题是,秦以柳居然没有和她提这个事。

        这就很可疑了。

        虽然还没有想到秦以柳压根就是凤姬派出的卧底,但怎么都觉得不对劲起来,再怎么,人会变化,是很正常的事情。

        说起来,潭王府总算再次扩军了,不多,五千人,但问题在于全是弓箭手。

        合格的弓箭士卒还不至于,但却全部正调于潭州各地的猎户人家,底子好。假以时日,必定能成为一支强军。此外,凤姬也极为聪明。

        征调的猎户过多,导致各地的猎人减少,那么与之相对的,就是上等动物皮毛的产出大幅度减少,所谓物以稀为贵,再辅以手段宣传一下,一系列的皮毛价格全部上涨,尤其虎皮狐皮什么的,更是涨出了一大截。

        凤姬显然早有预谋,视线准备了不少皮毛储备着,这时候一点一点的放出去,算是大赚了一笔,不然的话,未必有那资本组建新兵。

        而另一边,周少瑜则是留下了一千骑兵放在了诚徽州,而后带着剩余的两千骑军饶黔州开始北上。

        李秀宁欢喜了,杨妙真却不高兴的很,骑兵嘛,哪个带兵的不喜欢,诚徽州稳在那问题不大,晋城才是真凶险,一千骑兵,也是不小的实力了,更莫说,周少瑜留下的还是最身强体壮的那些。

        当然了,周少瑜这么做自然有理由。

        一千的骑兵固然是实力,但面对突厥,其实也就那么一回事,不会影响大局。既然如此,还不如在诚徽州留下一下保留火种,万一北边败了呢?

        而且不仅如此,诚徽州发现的铁矿产出虽然不大,却怎么也是有矿了,如果慢慢积攒打造,那么,是不是有可能组建一支重骑兵出来?

        这玩意放在古代战场,威慑力简直不要太大。

        就是苦了万巧巧和她麾下的铁匠,现在开始又多了一项任务,就是在保证防御的情况下,尽可能减轻装备的重量,这可是个技术活。

        然而当周少瑜带着两千骑兵经过萧姽婳的地盘时候,后者看着那支骑军,露出一个深意的表情来。

        去的时候是三千,回来的时候两千,死了?哈,萧姽婳可没收到说周少瑜经历了什么大战,换言之,肯定是留在诚徽州了。

        如此说来,周少瑜还真有将诚徽州当做基本盘发展的可能啊。

        也就是诚徽州暂且隔的远,还不碍事,如果到时候,诚徽州妨碍了萧姽婳的发展而且又不肯老实听话的话……

        哎……萧姽婳叹了叹,身处高位,她最是知晓什么叫做身不由己,到了一定时刻,哪怕她和周少瑜的交情依旧,但后者的麾下,同样也会不留余力的要将其推向高位,那时候,又怎么可能不敌对。

        想到了这点,萧姽婳却也没有明说。

        所谓高处不胜寒,除了周少瑜,萧姽婳也难有一个能多说上几句话的朋友了,既然如此,那就趁着还没有翻脸的时候,尽可能的珍惜吧。

        至于以后,要么投诚,要么……

        你我便是死敌!

        本宫,乃大梁皇族萧氏血脉,是为蜀国大长公主,既然皇室男儿无用,那么,这大梁中兴,便由本宫来完成,但凡阻挡者,无论是谁,杀!无!赦!

        城头上,看着渐行渐远的周少瑜一行,萧姽婳深深的呼吸一口,随即目光便坚定了起来。

        好想死,这是昨天的,居然没有上传成功?我的全勤,全勤啊!!!!!!

        (本章完)

  https://www.doulaidu8.cc/xs/125950/5879463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