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903章 结果

第903章 结果

        对于陈圆圆来说,虽然方才的事情不过短短片刻而已,却刷新了她的认知。

        诚然,对于周少瑜掳人的举动,陈圆圆非常有怨言,可是,那又能怎么办呢?逃走报官?

        不是不行,只是如此一来,她陈圆圆还想像曾经那般名动江南备受追捧那是不可能的了,谁都会认为她已经被玷污,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仙子,自然也就更多人想一亲芳泽,而且还抬不起价。至于最终的结局,想都不敢想。

        这个结局可不是她想承受的。

        所以,还不如暂且赌一把,先跟着看看,反正早一些报官和晚一些报官,那都没有区别。

        结果还算不错,周少瑜并没有因为将人掳出来而表现的如何不堪,依旧表示的尊重宠溺,如果抛开那些因为掳人而产生的怨气不谈,周少瑜的表现真真可称之为君子,当然了,此君子之意未必会得到那些书生士子的认可便是,总之,还算轻松,感觉不错。

        然而此刻,这位君子在说啥?总感觉很邪恶哩,简直坏透了,听的人面红耳赤,偏生还没地方跑。

        “好了,这次真说正经的了。”又调笑几句,周少瑜再次面色一正。“早闻眉兄不仅人间绝色,且诗词书画样样精通,不若便谈谈诗词文章如何?”

        乍一听,啥毛病没有,可这么生硬的转折,未免感觉也太奇怪,顾横波心下惊疑,嘴上却谦虚道:“妾身还以为公子不曾听闻奴家呢,公子既然对诗词文章有所喜爱,妾身自当奉陪。不知公子古人之中,最喜欢何人?”

        话说间,还幽怨的看了一眼周少瑜,让后者还真有点小悸动呢。

        “在下以为,孟襄阳最合周某胃口。”周少瑜折扇一摇,展露的笑容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眉兄不妨猜猜,在下最喜欢哪一篇文章?”

        都说是文章了,自然不可能是诗词,而文章当中若说名气最大的嘛。顾横波试探道:“莫不是《桃花源记》?”

        “然也,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周少瑜点点头,还特地吟了一小段,并大为赞叹的继续道:“好,好啊!简直妙不可言!”

        本来吧,若是直接念出来,绝对不会多想,可考虑到周少瑜先前的举动,那其中的意味……

        顾横波嘴角微微一抽,第一次见这种奇葩的说。偷偷瞄了一眼陈圆圆和大小乔,见她们毫无异色,显然听出其中深意的只有她自己。那能咋办,装作不知道呗,不然显得她多那什么似的。

        “的确是,是很妙啊。”别提顾横波心中多别扭啦。明明已经知道了周少瑜其中之意,偏偏还得一同夸赞,好无奈的有没有。说好的认真呢?

        “哎呀,眉兄也如此认为?真是相见恨晚呐,既然眉兄也如此认同,不若有机会咱两一同游玩一番如何?”周少瑜表情浮夸略显做作,简直坏透了。

        玩啥?玩我呀?

        顾横波使劲捏了捏手中的手绢,她自认自己算是玩的相当开了,可这种套路,当真没见过啊。回答好?万一人家真得罪进尺怎么办?回答不好?天知道又会闹什么幺蛾子。

        没法没法的,不得已,顾横波果断使出妹子的大招,手绢一甩,娇声道:“哎呀,公子,莫不如我们说些其他的可好?”

        哪想周少瑜一摇头,笑嘻嘻的道:“不好不好,欺负人多好玩。”

        顾横波算是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咬碎银牙,气坏啦。向来都是她将人玩弄于鼓掌,哪像今日这般被人步步紧逼。

        正为难间,周少瑜却真的正经起来了。

        “这世上啊,聪明人可不少,眉兄以为的,未必不是人家故意装作不知谦让的。”周少瑜忽然很有深意的来了这么一句。“而且,眉兄看人的眼光委实不如何,眉兄年芳十九,也早到了出嫁的年龄,心情可以理解,但那刘芳,无主见无魄力,以刘家的门风,势必不会准许其纳一位青楼女子进门,而以刘芳的性子,眉兄当真以为他会抗争?”

        刘芳就是顾横波第一任考察对象,按照时间,此时两人正算较火热之时,不过一年后,顾横波就会彻底失望。也得亏除了时间,并没有丢失什么,清白身和非清白,哪怕是名妓,区别也是很大的。这一行里头,从古至今被骗了身子的名妓而迅速‘破败’的还少?

        至于最终所嫁的龚鼎孳,此刻还不认识呢。

        值得一提的是,无胆反对家人的刘芳,在最终得不到顾横波之后,居然选择自寻短见!此事也让顾横波的名声很是受损。本来她就是以媚而闻名的女子,这档子事,少不得会落个狐狸精之名。而那时候,顾横波其实也没有多少选择了。

        秦淮八艳当中,顾横波除却性格最为特别,其为人处事,也绝对是一个例外。

        相比起其他妹子,顾横波在大义上并没有那般突出,一开始曾劝过龚鼎孳以身殉国,但在之后,却坦然处之,堂而皇之接受了满清一品夫人的诰命。

        然而相对的,龚鼎孳为了给自己不殉国找理由,最终却说了一句‘我原欲死,奈小妾不肯何!’

        好嘛,这也是没谁了。也正因为如此,顾横波的骂名更甚,名声更坏了。或许也是因为如此,索性破罐破摔,不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安心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不管如何,气节上,顾横波肯定是要差上一节的。

        所以若是按照对待柳如是那般的方式肯定不行,还不如另辟蹊跷另寻它法呢。

        周少瑜这话,一是委婉的相劝,你这般下去可不是什么好路数,莫看此刻风光,可等到人家腻了又该咋办?何况年近二十,也不算小了。这二来么,也算是表达一丢丢意思?

        “看来妾身有所误解呢,本以为周公子从未听闻于奴,不曾想却如此了解,莫不是倾慕奴家已久?”说着说着,故横波又下意识带上往常的语调。可说完就后悔了,眼下这家伙可不是寻常人,自己主动这么一挑动,闹不好就是给自己挖坑。

        周少瑜哑然失笑,若是寻常公子哥,此刻势必会顺杆子表达一番爱慕之情,然后顾横波再刷一手欲拒还迎,看似相谈甚欢,实际上啥便宜占不到,这戏码妥妥的。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外间到场之人已经越来越多,而南曲名妓的李湘真已经开始献艺,场中气氛颇为融洽。周少瑜笑笑,反正这时候是肯定不会放顾横波出去的,至于言语,且看看此诗会如何再说。

        李湘真就是李十娘,名湘真,字雪衣。也就是和冒辟疆关系十分亲密的那位。作为早就名震秦淮河畔的南曲大家,李湘真年岁虽不算小,可名气颇大,仍旧备受追捧。

        此刻白氏已经带着董小宛再次出来安坐,只不过董小宛的心情并不是太好,何况李湘真和冒辟疆有一腿,那就更没心情欣赏了。周少瑜等人到是暂且安逸的听曲,只有陈圆圆最为上心,因为她所擅长的弋阳腔就是源自于南曲,而陈圆圆本人,也是会唱的。

        而李湘真作为前辈,自然有不少可以取经学习之处,是以忍不住坐在窗边,还捅出一个细小的洞来偷偷观看。

        若是以前,陈圆圆肯定不会在人前做出这种事情来,未免太过施礼,可既然周少瑜允诺毫不在意,她自然也就忍不住了。

        到场的人很多,也不知柳如是走的哪里的关系,居然还将南直隶的户部请出一位侍郎来。期间吟诗作赋好不热闹,凡有出彩之作,争相传阅喝彩不断。

        柳如是并非是以捐款的名义举办诗会,是以大家伙都不知晓此事。直到诗会接近尾声,这才站出身来宣布,并承诺所收款项,皆会通过南直隶户部上达朝廷直奏天子。若是身上钱不够的,大可先说个数字,回头再回去拿去云云。大体就是这么个意思。

        有趣的是,作为东林党魁的钱谦益不仅到了,还当仁不让第一个发言,说了好些个冠冕堂皇的话语,将柳如是捧的高高的,直言女中巾帼有忧国忧民之心。

        此话语立刻获得大家伙赞同,各种赞美之声不绝于耳,气氛看起来也非常火热。这边给了柳如是一个错觉,或许,这些人并没有周少瑜说的那么不堪?

        然而……

        “老夫向来为官清廉,无甚家资,然如此盛举,便是吃糠喝稀,也要表达我等忠君爱国一片赤诚之心,这样吧,老夫起个头,愿捐五百两!”钱谦益大义凛然义正言辞的道。

        有了开头,下面就接着继续呗,你四百两我三百两他二百两,到最后,十两五两乃至一两甚至五钱的比比皆是。一统计,最终筹款三千四百七十二两三钱。

        参加诗会的人一个个互相追捧,好似干了什么大事,向北遥遥拱手表达忠心。然而柳如是的脸色,却一变再变。

        而房内,白氏和董小宛的脸色同样也不好看,便是顾横波,即便没说什么,可嘴角仍旧表现出一丝不屑来。

        外人不清楚,这些书生士子名士家底如何,而作为名妓的她们还能不清楚?青楼一坐,便是大笔的开销,丝毫不见心疼之意,三千余两,人均摊下来,怕是还不够上一回青楼的。

        此事最终还是经由南京户部上奏朝廷,传到了崇祯的耳中,怎么说也是义举嘛,只不过过程的叙述,就委婉模糊了一些。而不明就里的崇祯还颇为高兴,不过江南一名妓举办一场诗会,便能筹得数千两善款,难得是有心,为此大特地下旨大肆夸赞柳如是一番,特赦其贱籍归于良民。

        然而相对的是,江南士林,对此事只字不提,没谁去找不自在,那么多人,三千多两,真以为露脸啊?是以此事压根就没有流传下去。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周公子家财万贯,为何不出面捐上一捐?”房内,顾横波好奇试探。

        别人从头至尾都是在大堂甚至花园待着,只有周少瑜一个,独在厢房之内不说,还有美人相伴,如此特殊待遇,身份委实叫人好奇。

        “我和他们可不是一路人,真捐的多了,此等得罪的人事情,得不偿失。”周少瑜摇摇头,心下也为大明叹息一口。社会主流阶层都如此小气,也怪不得大明气数已尽。

        并非说忠君爱国之人已经没有,事实上还有很多,待清军入关暂居京师,天下以身殉国之人不知凡几。然而事实上,这两者并不冲突,他们的确忠君爱国,可同样更遵守士林规则。如此规则之下,现如今没谁会敢做出头鸟的。

        不多时,诗会散场,柳如是面色平静的站在了厢房的门口,看着前来开门的周少瑜,好一会,这语气异常平淡的道:“你说对了,这士林早已变了性质,然而妾身很好奇,便是你说对了又如何?为何要对奴一介弱女子明言。观周兄所为,对大明并无归属,莫不是,周兄实乃某处反贼?”

        你说对了!论起来,咱还真是大梁的反贼!不过这也和大明没关系嘛!

        “我与大明瓜葛并不多。”周少瑜摇头道。“至于缘由么,隐娘大可暂且当做在下于心不忍,自古红颜多薄命,隐娘若是继续那般抱着错误的幻想,往后想必会很痛苦的吧,既然如此,不若早些醒悟明白。这点上,看来眉兄到是一直看的恨透么。

        这世上,虚伪不可怕,伪君子也未尝不可,君子再伪,只要不被撕破之前,也终究是君子,温文儒雅风度翩翩与人和善。只是眼下的世道,委实容不得那么许多伪君子,可偏生,这大多便还就是那伪君子。”

        柳如是沉默良久,这才道:“那以公子之见,又该当如何是好。”

        周少瑜当然不会直接回答这种问题,且不说事情太过复杂,想要挽救大明难度简直就是地狱级别,就算想出完美的法子,也不会选择告知。不然柳如是硬是要留下奋斗一番甚至改变历史,那咋整?

        (本章完)

  https://www.doulaidu8.cc/xs/125950/5899002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