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1112章 凌乱

第1112章 凌乱

        主动接替了车夫工作的周少瑜此刻正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

        这已然不是第一次做马夫了,想当初为了接近杨玉环就这么干过。不过结果很无奈,别说亲近了,只是进一步引起人家警惕而已。

        此刻谢道韫到是没警惕,但显然没有任何的兴致和一个陌生人谈话,哪怕知晓对方来历似乎不简单。

        人家不乐意配合,周少瑜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两人在此之间并无什么接触,压根不熟悉,甚至都无法分析谢道韫到底是个怎样的性子。

        固然从头到尾都觉得这妹子有股子冰冷的气质,可不代表就是真的。

        比如第一眼见到,实在谢道韫的婚宴上,规规矩矩一丝不苟面无表情,其实仔细想想其实也正常,那般正式的场合,真喜笑颜开的反而不好。只不过谢道韫相对过于冷了一些。只是考虑到其对婚事的不满,受此情绪影响,那么所表现出来的自然不会是平常的性子。

        至于接下来几日就更简单了,大婚之日独守空房,真换个面皮薄的想不开的脑袋抽抽的,自寻短见都说不准。何况还是接连几天不曾出现,甚至眼下回娘家拜门都是自噶回去,高兴的起来那才叫怪。

        所以一时半会难以接触实属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那么,等心情好转……?

        怕是难,天知道什么时候才好转。哪怕到时候有了周少瑜那套说辞,看似还挺恭维谢道韫,可绝对也高兴不起来的吧。

        除却后世那般开放的世界,对女人而言,整个人生有两处至关重要的人生轨迹。

        其一为出生。大抵可以直白的说成投胎是个技术活了。这个无需多少。而另一个,便是出嫁。无疑后者显然来的更加重要,因为大半辈子生活如何,就要看嫁的如何了。

        这点上,就算谢道韫不满,但王家的门第摆在那,王凝之虽然平庸,可又不是过不下日子。结果告诉她这都不行,只能是‘形婚’,这位置,多尴尬?

        待在娘家谢氏?名义上已加入王家的谢道韫断无可能这般做,只会让谢家丢脸。而住在王家?呵,说是夫妻,其实啥关系没有,待人家那吃人家的用人家的让人家养活,多别扭。格格不入好似外人。

        如此一来,谢道韫心情好的起来那才叫怪。所以等心情好再搭话就别想了。

        那么,如何破冰才好呢?

        周少瑜不断琢磨着谢道韫可能有的心态和情绪,琢磨着哪里可以入手的地方,用怎样的话题,才能引起对方的注意。

        这次回门虽没有男主角,可规模一点也不小,这都是要用来送往谢家的,基本每人都有一份礼物。按理说这事应当王凝之来做,也算是做女婿的给自家媳妇涨涨脸,表示没嫁错人云云。然而显然王凝之是不可能出现了,作为补偿,礼物的数量和价值几乎翻倍。

        “有些乏了,翠儿,且去将那薰香拿来。”一直沉默的谢道韫忽然出声。

        翠儿是谢道韫身边的侍女,也是陪嫁丫鬟之一,之前也一直待在马车内陪着。这也是周少瑜不好随意张嘴的原因之一,这下翠儿下了马车去后方的行李当中寻找,却是难得的独处机会。马车前后两侧虽还有人,可多少隔了一些距离。

        怎料,不怎周少瑜想好如何再次开口,却闻谢道韫忽然在马车内很是镇定的道:“现在蔡郎君可以直言了。”

        嗯?周少瑜吓了一跳。心里头心思急转,难不成是被现了什么?不应该啊,自己似乎也没哪里有什么大的破绽。下意识便回应:“说什么?”

        “小女子可欺乎!”谢道韫的语气显然强压着怒意,很是硬气。

        周少瑜嘴角一抽,得,看样子,还真给看穿了什么啊。这不得不让周少瑜自己回想整个过程,到底哪里出现了疏漏。要知道即便是王羲之这等人杰都不曾觉哪里不妥来着。

        不对,准确应当说,王羲之现不了才属正常。周少瑜的布局一环扣一环,到了最后,实际上坑了谢道韫的是她自己,她表现的越优秀越有文采,反而掉进的坑越深。而且谢道韫出身虽不低,可到底是女子,还不是他老王的女儿,更不是嫡子长媳,后果完全承受的起。当老王基本相信周少瑜说辞的时候,甚至反而会对谢道韫生出反感。

        无他,谁让周少瑜还暗示了一把,说谢妹子会和他老王家献之会扯上一腿。虽是莫须有的事情,王献之更是只有几岁,可信都信了,还会管你这么多?

        但谢道韫不同了,自己的事情,难道还能不上心?而且站在她的角度看,暂且不知缘由的谢道韫,完全可以从其他方面现倪端。

        各大世家向来都是一个封闭的圈子,门第越高越是如此,圈子也就越小。大家族向来只和大家族通婚,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个,寻常的世家想通婚,基本想都别想。也正因为这么个圈子,各家居住的距离又算不得远,各家除了什么事有什么信息什么态度还能不知道?

        换言之,对谢道韫而言,出嫁前一切都好好的,啥毛病没有。对于王家人,多多少少都有过接触,再加之谢家的面子,她一个嫡女嫁过来,再怎么也不该落入这等冷遇。如此在谢道韫的视角看来,反而显得愈突愕。

        变化的太突然了,完全没有一丝迹象。这时候,只需冷静下来以眼下的情景对比曾经的状况,那么周少瑜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物那就异常的扎眼。再想想大婚第二日拜见公婆时居然也能在场,此刻回娘家拜门更是让他为主导。

        呵,结论只有一个,此人,绝对在针对她!

        想明白一切,周少瑜也是哭笑不得,果然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算来算去,愣是忽略了谢道韫的视角。当然了,话说的简单,可未必是谁都想得多,寻常女子面对这种情况,哪里还有心思镇定的下来细想缘由?

        这样的话,那么谢道韫选择这时候摊牌也是有意为之的咯。

        如今的境况,谢道韫在王家绝对是没有任何话语权的。是以在王家摊开了说,并无什么好处。实际上谢道韫已经做过试探了,那就是追问王羲之,而后者选择了拖延,仍旧将谢道韫送回拜门,并将一切事宜嘱托给周少瑜。由此态度可见,继续纠缠不会有半分好处。

        至于说为什么不留到谢家再说,毕竟谢家是她娘家,更容易获得更多的支持。这个其实也很好解释。

        既已确定周少瑜有鬼,且还敢明目张胆直接前往谢家,必然有着全盘的计划。也就是说,这个忽然出现的家伙,很可能有某种法子能让谢家忽视掉她的事。说到底,就算当初再宠爱于她,可女子地位总归要低些,为了家族展,莫说女子了,必要时男子都可舍弃,更莫说现在是谢家上升的关键期。

        与其如此,不若干脆再途中摊牌。至少此时可以用于谢家备受宠爱的名头压一压,吓他一吓。并且除却王家人之外,偌大的队伍其他人都是谢道韫的陪嫁人员,起码这些人是绝对听从她的。可若回了谢家,她的指令优先级自然就下降了。

        “令姜何必如此恼怒,你有怎知对你必定是坏事?”周少瑜这话,算是变相承认了。都这地步了,自然没有再继续隐瞒的必要。

        “那还真是要感谢……嗯?”谢道韫刚准备说一句反讽的话,猛的一愣,疑惑道:“令姜?”

        “怎么,难道不是你的表字……呸……”周少瑜啪的一下就给自己一个巴掌,好好的直接唤谢娘子不好嘛?非得套近乎一般的直接称表字。

        一般而言,女子未出嫁,是没有表字的,大多数情况都是又夫婿来取,很显然谢道韫就是这么个情况。其实早该想到的,王羲之独女将来长大给取的表字是啥?孟姜!而谢道韫的表字呢?令姜!你说这里头没联系谁信呐?可以说令姜这个表字,八成是在出嫁后由王凝之给取的。

        问题是,人家的婚姻状况已然被破坏的不像样了嘛。王凝之除却婚宴那会,压根就不曾出现过,又怎么可能去给谢道韫弄个表字出来。

        这也没啥,主要还是自噶白痴了两回。先是傻了吧唧的称呼表字,完事还直接来句‘难道不是你的表字’!捂脸捂脸,明明谢道韫也不过表示一下疑惑不解而已,本来随便敷衍一句基本就可以带过的。这下好啦,自己送上门。

        “难不成你真是那劳什子青云门的世外高人能测未来不成?”谢道韫的语气好生古怪。“只是,以眼下窘境,我又如何有表字?汝非吾夫,莫要妄言。本以为蔡郎君坏我婚姻另有其因,眼下看来,似乎当真只为我?如此却也更解释的通……”

        于是谢道韫就开始自我猜测的碎碎念,听的周少瑜好一阵风中凌乱。

        大抵还是听懂了,一开始估计是猜测周少瑜是为了坏王谢联姻,可仔细想想,此猜测压根行不痛。两家联姻,本就有各方面考量,不会因为联姻意外而轻易阻断,何况如今的情况对谢道韫虽不友好,可王谢两家姻亲关系还在,那就更达不到破坏的目的了。相比之下,单单就是为了谢道韫本人反而更容易说的通。

        谢道韫仍旧在不断脑补碎碎念,好一会都没搭理周少瑜。还别说,虽不全中,还当真也就差不离。然而问题在于,原本建立起来的人设完全崩了啊!

        以亲眼观测的印象,谢道韫一直表现都是有些冷冰冰的,这般模样绝对和过剩脑补啊碎碎念不停啊扯不上关系。而若是按照历史记载来看,有一句‘王夫人神情散朗,故有林下风气’最为直接。指有才干,有才华,有诗韵,有风度,态度娴雅、举止大方,巾帼不让须眉然又具女性之柔美的奇女子。也因此催生出了林下之风一词专形容女子。

        虽仍旧有些模糊,可也大抵在脑海中形成一个形象出来。是以,周少瑜完全都是从这两种可能上来猜测分析对方的性子。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谢道韫居然会有这样的一面?这完全就是短时间内彻底沉浸在自己的脑补世界好不好。

        “嘿……哈!?哈喽?么西么西?妹子?小姐姐?媳妇?”

        试探一番,果不见有反应。

        “呵呵,呵呵,厉害!”周少瑜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挑起大拇指,服!

        “原来如此!”谢道韫忽的恍然大悟,原本的小声碎碎念也变的正常起来。“果然只是为了我!先以驱鬼而立足,再寻他法信服于人坏我婚姻,如此我则两难之境,无论谢家还是王家,皆难立足!怪不得你要去往谢家,定然会另行求亲,让谢氏另寻女子嫁予叔平为妾,以此正常维系两家姻亲,待那时,我这明媒正娶之妻,反到无足轻重起来,未免难看,届时我最好的法子,莫过于入道隐居,在此之后,自然便从王谢两家之间摘了出来……”

        诶诶诶!?全中!要不要这么生猛,啥证据没有,全凭猜测,脑补一番,然后真就全看穿啦?你这是作弊了吧!

        等等,看穿了又如何?干嘛要被牵着鼻子走,挑挑眉,大大咧咧道:“你又待如何?不若认命罢。”

        谢道韫一呆,心说这厮好生嚣张,如此害我还理所当然!仔细一琢磨,忽然沮丧的现,似乎还真就挺无解?除非能揭穿周少瑜一切都是故弄玄虚,不然劳什子青云门弃徒的身份即便是假的也会是真的,自然会叫人信服。驱赶那么大的动静,见证人如此之多,压根就不容反驳好不好。

        不行!决不能坐以待毙,凭什么啊我就得任人摆布。

        “不若暗中杀之?可惜未养死士,为防走漏风声,只能亲自上阵。再不然栽赃嫁祸!制造假象,布置现场……不行,大多凶险,且难以得利,不若伏而击之?移之暗室,严刑拷打,迫其俯听命,借其身份扭转乾坤!如此不但可改当前窘境,更是……”

        周少瑜再次凌乱,妹子,你想就想吧,别说出来啊,虽是碎碎念,可咱都听得清楚好吧!

        老谢啊老谢,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妹子!

  https://www.doulaidu8.cc/xs/125950/5929988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