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1184章 懵了

第1184章 懵了

白莲教起源很早,相传在东晋时期就已经出现,出自于净土宗,不过这个时期,并不叫白莲教,纯粹只是净土结社。其真正成为新的宗教,是在南宋。

        早期时候,白莲教并没有特别之处,实行的是天台宗教理,总的来说,都是劝善的。在元朝统一之后,白莲教甚至还受到朝廷承认和奖掖,因此而进入全盛时期。

        不过元朝么,人分三六九等,汉民连名字都不许有,清一色的数字为名,比如朱元璋原名就是朱八八。

        且不说随着发展教内人数越来越多,总有那么一些不老实的,单单政权高压剥削之下,发生起义也实属正常。也是这时候起,一部分人开始热衷于搞事情,悍然发动起义。

        在元朝反元,在明朝反明,到了清朝,那自然是反清咯。高频率的起义之下,也早就白莲教造反之王的名头。

        然而事实上白莲教并非是一个整体,而是一个统称,其分支数以百计,相互之间甚至可能没有任何联系乃至敌视。其中最具代表也让后世耳熟能详的,早期的分支暂且不提,就提清末到民国的,比如义和团,比如小刀会,这都属于白莲教。

        而所有起义当中,规模最大的便是清朝嘉庆年间,参加的人数多达几十万,在历时9年多的战斗中,占据或攻破清朝府、州、县、厅、卫等二百余,清军损失一、二品高级将领20多人,副将、参将以下的军官400多人,土豪劣绅1000余人。清政府为镇压起义耗费白银2亿两,相当于当时清政府5年的财政收入。

        都知道清朝是从嘉庆开始衰弱,而这里头,白莲教的贡献可不小。这一次起义,很大程度削弱了清朝的实力。

        不过这些,和周少瑜没啥关系,更关注的还是唐赛儿。

        这位号称白莲教佛母的存在,当然不可能所有分支的佛母,莫说全国,单单是山东本地,唐赛儿也只能带领其中一支人马。

        固然唐赛儿是起义最积极的那一位,在她起义之后,各县纷纷响应。然而这些人并不归她管,哪怕同为白莲教,其实只是各自为政。

        周少瑜估摸着,唐赛儿的人马也不过就是几千。具体数字也无法确定,毕竟这才刚来,人家就逐渐开始解散了。

        一路辗转,队伍的人数已经愈来愈少,到了只剩下几百人的地步。说是起义军,其实平日里就是寻常百姓,各自归家隐藏,相互团结隐瞒之下,想要揪出来很难。

        又行了两日,上百人留在某处不知名的村庄以后,唐赛儿身边只剩下了三十余人,其中自然便包括了周少瑜。

        本来目的就是唐赛儿,除此之外也无处可去,自然一直跟着。而其他三十余人,基本都是家中已无亲眷的存在,不愿轻易返家。

        从一处村落简简单单取得一些口粮,一行人再次上路,进入深山扎营歇息。当日夜,唐赛儿与每人都商谈了一番,到了翌日清晨,连最后这些人也全部离去。

        不过这些周少瑜还并不知晓,满心考虑如何接触的他,苦想几日又连接赶路,不至于说吃不消,但困倦总是有的,谁让前几日脑袋想太多睡都没睡好,结果便是昨夜早早便沉沉睡去。

        待清晨起来睁眼一瞧,便见唐赛儿侧身坐在不远处的石墩上。

        “醒了?”唐赛儿头也不回,语气颇有些冷漠,嗓音有些沙哑,却不难听,反而很有辨识度很有个性。“说罢,煞费苦心混入我的人马当中,有何意图?”

        “这……是不是有何误会?某被明军俘虏看押,那日……”周少瑜当然死不承认了。

        不想还未说完,就被唐赛儿直接打断:“我不是傻子。”

        说着,扭回头,盯着周少瑜继续道:“看你打扮,显然是出身于农家,但寻常农户可养不出如此白净的男丁。当然了,你也可以说出身大户,也因此被明军顶上贪图家产,这身麻衣不过是临时遮体之用,但是,或许一个人的气质能想办法遮掩一二,但平时行为举止却能无意间暴露许多,这几日,你可知无意间望向我所在多少次?”

        “额……”周少瑜大汗,心说你这观察力也忒厉害了吧,这个都能注意?

        “总之,我敢断定你必是为我而来,若非感受不到任何敌意,也断不会有今日对话,早就将你……”唐赛儿说着,手掌做刀状在半空划拉了一下。

        周少瑜脖子一缩,这玩意着实有阴影,该死的,萧姽婳你给我记住。

        想了想,一时半会之间,毫无准备的周少瑜也不知道该如何忽悠,便试探道:“在回答之前,能否先问一个问题?”

        “讲。”唐赛儿不在意。

        “此番起义,连战连捷,你的声望也如日中天,却为何在此时解散人马?”周少瑜提出心中的疑惑。

        唐赛儿先看了看南方,又看了看北方,这才淡淡道:“朱棣要迁都了。”

        “迁都?迁都!”周少瑜恍然。

        明朝一开始的京师都城,是在金陵,而改迁北平就是朱棣在位期间弄出来的。其中缘由暂不考究,算算时日,今岁是1420年,也就是永乐十八年,现在才不到四月,但的的确确,朱棣是在今年明确下旨确定迁都。而到了明年正月,则正式北上。

        按理说,对于大明朝而言,山东的叛乱其实并不算夸张,但朱棣的反应显然过激了,不但异常恼火,杀的人头滚滚,甚至为了找出隐藏起来的唐赛儿,几乎将山东给翻了个遍。

        为何?不就是怕影响迁都一事么。为了迁都,朱棣准备铺垫太长时间了,绝不允许任何乱子,毕竟朝中的反对声就一直没断过。

        换言之,莫看眼下连战连捷,除却唐赛儿之外还有数支人马起事。但继续这般下去,只会引得朱棣更加重视,从而派遣更多大军围剿。也就是说,哪怕起事才算刚刚开始,但唐赛儿已经预料到结尾。

        这么说也不算对,既如此,当初还起事干嘛。估摸着也是因为那些猪队友吧,一看唐赛儿闹腾的不错,立刻蜂拥而出到处搞事,搞的越乱影响越大,偏生大伙名义都是白莲教,可各有各支,互不统管,压根团结不起来。如果全部听命于唐赛儿,或许还有的打一阵,但一盘散沙的话……

        可即便如此,说放弃就放弃,这也真是够果决的。

        “昨日剩下的那些人呢?”周少瑜又问。同时第一次正式仔细打量了一番对方。

        绝对说不上多美,肤色也呈小麦色,但胜在五官齐整没有瑕疵,其实这已经足够了,或许称不上极美,但漂亮这条线肯定够格。因为自幼习武,身材高挑结实,不过也因此小白兔并不凸出。

        并没有像后世影视形象那般英姿飒爽,完全就是一副寻常农妇打扮,总之披风肯定是没有的,那太招摇。

        总而言之,单论外在,基本算是周少瑜现有自家妹子当中敬陪末座,不是说难看,只是自家妹子都挺漂亮,相比较之下而已,若对比常人,那无疑肯定是出众的。

        不过周少瑜也早过了在乎外表的时候,不然的话,先前抽到赵合德的时候,早就奔着赵家姐妹的名头去了。

        “自是离去了,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就此放下,一些人决定再回去召集人手继续,或许还会借用我的名号,不过没所谓了,随他们去吧。”唐赛儿实话实说,随后饶有兴致的看着周少瑜道:“怎么?想问清楚动向好对我下手?”

        “下手?”周少瑜一愣,旋即摸了摸下巴,老实讲,这主意还真不错。

        反正现在他也没想好怎么忽悠,而唐赛儿又只有她一个人在了,或许她对自己的身手十分自信,但周少瑜比她更自信,索性直接先打服了,再谈其他?

        想到此,周少瑜一抱拳,道:“得罪了。”

        唐赛儿哑然,本来不过随口一谈,不想对方还真这么干了,而且看得出完全就是临时起意,合着自己还算提醒了对方?

        摇摇头,唐赛儿抽出自己的佩剑。虽说拿着武器对阵别人空手有点欺负人,但唐赛儿从不会轻敌,任何时候,保命要紧,不允许出现意外。再说了,这有必要讲究公平么?世界若真有那么多公平,那为何又会有那么多人选择造反。

        二话不说,迈步抢攻,决定先发制人,同时喝道:“莫怪我持兵刃之利。”

        随后一剑刺出。

        哪想周少瑜先是后撤侧身一躲,却是不知从那同样摸出一柄剑来,嘴里还喊呢:“那就莫怪我宝剑比你的还利。”

        一剑斩之,嘡啷一声,唐赛儿手中长剑应声而断。

        现在周少瑜战斗次数多了,慢慢也打出自己的风格来了。原本使得一手好枪法,那时跟杨妙真学来的,但随着时间推移,看似文弱的身板,其实身体素质愈发强悍,既如此,完全没必要走灵巧路线么,管你怎么来,咱一力破之即可。更何况周少瑜手中的剑,那可是系统出兵,乃是红拂女张出尘的专属。

        嘛,话说回来,这位还没勾搭过来呢,她的剑都已经用好久了。

        这忽来的变数让唐赛儿有点懵。如今她已经二十二岁,从七年前十五岁开始,她就罕有敌手,之后基本完全没人能扛住与她对攻,不敢说无敌,起码战力是很高的。而像这般一合就落入下风的状况,多少年不曾出现了?

        除此之外,就是搞不懂周少瑜的剑,这玩意到底哪来的!

        你若说软剑吧,这玩意的确好藏身一些,可软剑再软也不可能藏的毫无踪迹,真当小说影视里头那种可以当腰带的剑?就算行吧,没听说软剑可以如此击斩的,唐赛儿看的清楚,那柄剑上,半分豁口都无,便将她的剑斩断。不但如此,从断剑上传来的力道,震的她手臂发麻,好险差点没握住。

        “停,我跟你走。”自觉不是对手遇见高人了,唐赛儿果断丢弃断剑喊道。

        纳尼!?

        这下换周少瑜懵了,他还准备乘胜追击呢,好容易停下攻击动作,一脸懵圈的看着唐赛儿,菇娘,你的节操呢?这就直接投降了?

        周少瑜忽然觉得,选这妹子真的合适嘛?能力是肯定了,能管理,能统兵,武力值也够,目光也很有预见性,但这怕死的性子……

        “额,也行。”周少瑜无语的点点头。“你原本准备去哪?”

        “狡兔三窟,自然有我的藏身之所,但现在……”唐赛儿耸耸肩。

        这意思,现在听周少瑜的呗。

        “唔……”周少瑜再次摸了摸下巴,现在山东可不太平,反正能带唐赛儿离开了,不若索性远离此地好了,毕竟接下来就该大兵围剿了。

        “那咱们去金陵。”周少瑜拍了板。

        “哈!?”唐赛儿不干了,她可是造反头目,大老远跑去金陵,送上门嘛?

        “怕啥,我罩你。”周少瑜白眼一翻,道:“我准备去找找朱棣的麻烦,有些事不报复一下心里不顺畅,念头不通达。”

        唐赛儿唰的一下脸就白了。本以为她能带人起义就够胆大的了,这位更狠,单枪匹马就准备上京师找皇帝麻烦?

        “不好,官兵!”唐赛儿猛然一指周少瑜身后,待后者一转身,唐赛儿拔腿就跑。“要送死你自己去,别拉着我。”

        雾草!妹子你果然没节操的嘛!?

        似乎是压根没想到她会这么干,周少瑜居然就站在原地没追。唐赛儿大喜,距离拉的越远,她跑掉的几率也就越大,然后……

        ‘咻……’

        一支利箭,径直钉在了她擦身而过的树干上。

        唐赛儿果断认怂,转身,讪笑两声,举起手以示无辜。

        “怎么不跑了。”周少瑜好笑道,对着妹子真是没法没法的。

        “误会误会,我只是,嗯,有点内急。”唐赛儿强行解释。

        看似没啥问题,实际上问题不小,这是明朝诶,哪个妹子会对男子直接说内急的?

        周少瑜一捂脸,算了算了,慢慢进一步培(调)养(教)好了。

  https://www.doulaidu8.cc/xs/125950/89370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