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 > 第七百七十章 老师

第七百七十章 老师

        间桐脏砚感觉要完,以他五百年的阅历积累来看,他不是杜克的对手。虽说间桐家城堡被他改造成了魔术工房,对他而言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可五帝龙的声势太过恐怖,他生怕自己的魔术工房被一个屁给嘣了,那时再想跑就来不及了。

        哗啦啦!

        没等间桐脏砚化作黑雾散开,兰斯洛特便挥舞出短剑刺出,剑尖穿透黑雾,缠绕的锁链紧随其后,密密麻麻的虫群被锁链固定在原地,无论怎么挣扎都逃不出锁链封锁的区域。

        兰斯洛特闪身出现在黑雾旁边,将手掌探入黑雾凌空一握,骑士不死于徒手动,猩红色的纹路蔓延开来,他将这些虫子视作了武器,并剥夺了控制权。

        间桐脏砚的保命手段可没这么简单就会被破解,大量的虫群从间桐家的城堡向外突击,从高空俯瞰,虫海如同黑色的浪花,滚滚散开根本无法计数。&1t;i>&1t;/i>

        间桐脏砚便藏身在这片虫海之中,试图浑水摸鱼逃出生天,当然,也有可能这些虫子只是障眼法的炮灰,真正的他还隐藏在城堡内某个角落。

        真真假假在短时间内根本无从辨别,杜克没有那么多闲工夫,掌心燃起一团纯白的火焰,挥手下压在地面。一团巴掌大的火焰铺散开来,如同引燃的石油,以迅雷之覆盖整个间桐家,并向外急扩张。

        吱吱喳喳的细密摩擦声不绝于耳,那是虫群被火焰引燃的哀鸣,这些被魔术改造过的虫子,堪称世间的污秽之一。面对天生克制它们的白色圣炎,几乎毫无反抗之力,瞬间就被烧成了飞灰。

        虫海散开的浪潮很快,但火焰焚烧的度更快,几个呼吸的功夫,扩散的白色火焰便追赶上最前方的虫子,将一切都焚烧成灰烬。&1t;i>&1t;/i>

        又一次搞定了间桐脏砚,杜克不禁唏嘘不已,虫爷的人生再一次证明,人活久了真的会变态。

        不过杜克对此没什么压力,因为他是精分!

        暴力推开锁死的房门,杜克一眼扫过,就在墙角里找到了瑟瑟抖的小樱。少女身穿的睡衣长裙,因为蜷缩的姿势,过肩的紫色长盖住了脸颊,如同她的内心一样,整个人陷在阴影之中。

        杜克站在房门外,看着一副担心受怕的间桐樱,难免生出几分怜悯。紫色的长和犯规的身材,意味着对方这些年活得很痛苦,肉体和精神上都是。

        小樱抬起黯淡无光的双眼,看了眼杜克又缩了回去,和同龄人朝气蓬勃不同,常年的绝望生活让她深深麻木,以至于眼神空洞,目光有些涣散。&1t;i>&1t;/i>

        小樱大概猜到了自己接下来的命运,魔术世界的命运非常残酷,间桐家被敌方魔术师攻破,顶着家族姓氏的她估计难逃一死。间桐脏砚被敌人打败,rider的魔力渐渐衰弱,她已对求生不抱希望。

        被过继到间桐家开始,她就是一个人,至始至终都不会有人来救她!

        想到这,小樱不禁心中凄惨,和屡屡被折磨的日常相比,死亡只是痛苦一下,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杜克站在门口沉默半晌,掉头看向身边的兰斯洛特:“小兰,我心情很糟糕,你说该怎么办?”

        兰斯洛特很识时务地单膝跪地:“master,您的意志便是兰斯洛特挥剑的理由。”

        “很好,去把这栋城堡所有能喘气的全部杀掉,一个不留!”&1t;i>&1t;/i>

        兰斯洛特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身形淡化消失在原地。

        小樱抱着膝盖蹲在角落,杜克的命令听在耳中,身躯颤抖地更加明显。听到脚步声靠近,她不由紧紧缩着身子,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降临。

        一只大手落在头顶,小樱顿时僵直不动,以为自己会被扭断脖子。

        “抱歉,老师来得有点晚,都是时辰的错,回去我就把他宰了给你消气。”

        杜克半蹲在小樱身前,揉了揉她头上的紫毛,露出一张自认为慈祥的笑脸,全然不知面含煞气的自己,表情有多恐怖。

        老师!?

        小樱不懂杜克的意思,空洞的目光抬起,带着一丝探寻的意味。

        他是谁?他在和我说话?他的手掌好温暖?&1t;i>&1t;/i>

        “解释起来会有些费劲,你只要知道老师专程为你而来就行!我保证,以后会像公主一样宠溺你,无论你想要什么,老师都给你抢过来。”杜克的话音充满怜惜,原本的世界与小樱朝夕相处一年,早已将对方当做了自己的家人。

        虽说刚开始动机不纯,想来一次魔法少女养成,可养着养着就变味了,他真心将小樱当做弟子一样来疼爱。这也是为什么小小年纪的小樱,不愿意返回远坂家,她从杜克身上得到了最想要的关爱,比起冷酷无情的魔术世家,杜克身边更温暖。

        “老师!?”小樱轻易相信了杜克的话,并非是rqb不知反抗的性格,而是来自掌心处的温暖。

        女人的心思最是细腻,她能感受到杜克话语中的真诚和宠爱,被人关心感觉已经好多年没有体味到了。&1t;i>&1t;/i>

        “没错,老师!”杜克又一次揉了揉小樱的脑袋,收回手之后,原地站了起来。

        小樱的视线跟着离开自己头顶的那只手,留恋和渴望,温暖的掌心离开,她多少有些失落。

        轰!

        又是一声墙壁被撞塌的巨响,不过这次摔在杜克面前的不是兰斯洛特,而是rider。后者此时伤势极重,全身浴血,右臂呈诡异的角度扭曲,紫色的长被浓稠的鲜血黏在一起,身上的魔力极度不稳定。

        美女就是美女,即便身受重伤也难掩媚态,尤其是那张精致的五官,若不是眼罩盖住了全貌,想必一定美得惊人。

        五帝龙探这一颗龙头在墙外,冰冷的目光对准杜克,出一声沉沉的嘶鸣,大致的意思是马儿太小,塞个牙缝就找不到了,具体是什么味道没尝出来。&1t;i>&1t;/i>

        杜克一头黑线看着这个不靠谱的家伙,挥手将其喝退,五帝龙低吼一声消失在魔法阵中。

        在五帝龙消失的瞬间,地面上躺尸的rider突然一跃而起,直奔杜克而来。准确来说,她是向小樱冲过去,只是杜克挡在她前面罢了。

        重伤的她战胜杜克的几率为零,直接被生命归还操控的黑卷住四肢吊在半空,受伤的右臂再次被摧残,忍不出出痛苦的呻吟。

        杜克抬起手指,准备给rider致命一击。这时小樱从身后跑出,张开手臂挡在rider身前。

        “老师,请放过rider……”小樱急促说道,害怕杜克不同意,追加了一句:“您说过,不论我想要什么,都会给我的。”

        杜克只得松开手,说实话他对rider不是很满意,明知道自己的御主饱受折磨,居然选择漠视。以他对从者的要求,rider无疑是不合格的,既然不合格就没必要留着。

        “对,老师是这么说过!你开心就好,不过,我有必要给她提个醒……”杜克揉了揉小樱的脑袋,将其推开后站在rider面前,伸手拉下对方脸上的眼罩。

        诡异的淡紫色双眼,瞳孔居然是方的?

        石化魔眼动!

        rider试图动最后的反击,但显然她的魔术被杜克无视了,这货换成从者的参数,对魔力已经爆表。

        杜克一把捏住rider修长的玉颈,直视她的双眼,五指猛地收紧:“保护好你的御主,这是你唯一的价值,明白吗?”

        感谢书友:收16到2of1y、一个别人暂时没用过的名字、o8a、白夜苏晓的打赏!

        (本章完)

  https://www.doulaidu8.cc/xs/127790/5909409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