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天渊大道 > 第157章 有情无情

第157章 有情无情

        心容妙理虚空小,道契真如法界宽。

        真就是真实;如就是不变。真实永恒,不变不异,不生不灭,不增不减,是为真如。

        这块碧蓝色的晶石来自圣山天池,据说天地开辟之初就已存在,自成世界,可容万物。方岩一直随身携带,不过除了是若沉睡的地方也没有什么大用处,方岩觉得它应该是传说中的乾坤袋一样的空间宝物。不过最近若说里面有无数的知识,而且叶念初的那些诗词就来自于此,方岩想起燧皇说过的一句话:真如之石是一个世界。

        一块石头是一个世界?这完全超越了方岩的认知,但是方岩终于窥见了这个世界的一角。

        真如之石在樊笼里不断吸收风雷电的能量,宝石表面的细碎镜面逐一亮了起来,樊笼内能量风暴越强宝石就越亮,到后来无数的镜面开始发出强光,在虚无寂静的空间中照出了无数光影。就在樊笼达到爆炸临界点的瞬间,各种见所未见的景象、建筑、生物照亮了整个苍穹,近在咫尺,栩栩如生!

        这就是天界吗?方岩不能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天界终于向人间展现了一次面目,这惊鸿一蔑的瞬间就耗尽了樊笼内全部的能量,随之整个空间消失于无形,方岩也被抛了出来,他目瞪口呆的站在太极殿前,胸前的真如之石散发出微微的热力。他连忙拿起细看,真如之石晶莹如故,却从圆形变成了八角的菱形,看起来多了一丝象青冥宝珠的模样。

        方岩举目四顾,青冥宝珠果然已经消失,两件宝物居然合二为一了!

        这一瞬间燃骨仙等人神形俱灭,青冥宝珠融入真如之石,整个太极殿前空空荡荡,只剩下一股悠远深邃的气息。

        ……

        皇宫大内重重戒备,羽林军人人面色铁青,段破虏已然夺官待罪,今日赴宴之人全部下狱,就连叶念初和教坊司的伶人也被留滞宫中。好在李纲老头和太子殿下呆在一起,未受波及。

        东宫的一间屋里,方岩站的腿都麻了。他当然不知道外面已经天翻地覆,人人自危,而是饶有兴致的观看屋内摆设。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就是御书房!皇帝陛下平日里就是在此批阅奏折,与大臣商谈国事,这间不算太大的屋子才是大唐乃至天下的核心!不过这御书房与想象中的金碧辉煌不太一样,里面虽然整洁但器物家什却都是旧的,窗棂台几的边角上微微翻着剥落的漆皮。

        就在纳闷皇宫大内的简朴之时一个念头突然闯入脑海,难道说自己竟然要面圣?!方岩不禁激动起来,他做梦也想不到居然能被皇帝陛下单独召见,作为一个小城里长大的唐人,这就是最大的幸福和荣耀!

        脚步声响起,几个人进了屋,当先的正是杨黛。两人对视,杨黛连忙低头移开了眼神。

        她怎么不看我,生气了?

        不对啊,她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啊。

        难道是害羞?

        怎么可能,她可是整天拿着剑砍人的角色。

        可是毕竟两人当众抱在了一起……

        “方岩?”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温婉的女声传来,一位宫装丽人和杨黛走了进来。她的美自然无与伦比,眼神笑意中尽是温婉之色,却掩不住母仪天下的高贵。

        这样的人天下之可能有一个,长孙皇后。她与萧皇后都是人间女子美丽的极致,不过萧皇后多了一份傲骨,长孙多了一丝从容。

        “拜见皇后陛下。”方岩稽首行礼。大唐不象后世那般礼法森严,臣民见君主动辄跪拜。

        “不必拘礼了,不妨自在些。”长孙找了个舒服位置坐下了,也给方岩看了座,“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先要去太上皇那里问安,你想必久候了。”

        “我没事……哦,臣不敢。”方岩脱口而出又觉不妥,连忙改口。

        “还是你我相称吧,这皇宫里礼节太多,我巴不得轻松一些。我听不少人说起过你,也知道了一些你在长安的事情,今日一见果然是个不错的孩子。也难怪我家小雀儿当着众人的面疯了一般。”长孙皇后微笑这看了一边的杨黛一眼。

        “母后……”杨黛的脸红到了脖子。

        方岩原本见长孙皇后言语间没有什么架子,放松了一些,一被取笑不禁手足无措起来。

        “今日要与你说的一些话既是我的意思也是陛下的,所以才让你到御书房来。”

        方岩突然想起太子李承乾前几日说的远嫁塞北,一股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他既想知道杨黛心思,又害怕知道,患得患失见抬头看了杨黛一眼,见杨黛只是在那里低头摆弄衣角,不禁有些着急。

        方岩的表情和心思哪里能瞒得过长孙?她微微一笑,“看来你已经知道了,如此我便不瞒你了,小雀儿已经许配给了颉利可汗。”

        方岩只觉得一股血冲上了脑子,他大声问对杨黛叫道:“颉利是我大唐死敌,突厥大唐必有一战!你不知道吗?这是政治联姻,你不过是个筹码而已!”

        杨黛深吸一口气,慢慢道,“你知道、我也知道,甚至包括颉利也都知道。但我既是公主又是大唐子民,我必须承担这个责任,我没得选!”

        “你有的选!只要你一句话,我就带你远走高飞。”方岩急了。他此刻也顾不上当着长孙皇后的面,就算皇帝陛下在这里那又如何?

        “有这句话就够了,不枉你我相识一场。”杨黛的眼眶开始发红,她仰头望着天空。

        想不到方岩这么善于把天给聊死,长孙叹了口气,居然走出了御书房。

        “你我曾同生死、同患难,这只是相识一场?你我在冰河里、在霫族帐篷里、在圣山里、还有今日在太极殿前,这一切的一切只是相识一场?”

        杨黛深吸一口气,“方岩,你大概是误会了。是,我们确实可以生死相托,但这只是兄弟袍泽之谊。”

        一字一句,重若千斤!方岩只觉得胸口被大锤砸了一下,憋的好不难受。他只觉杨黛说的不对,却又不知如何反驳。

        杨黛对他笑了笑,转身走了出去,逃跑一般越走越快。

        “自从见到你的那天,我就没把你当什么袍泽兄弟!我方岩对天发誓,我要你做我的女人!”方岩目眦尽裂,不顾一切的大吼道。

        皇宫大内人来人往,很多人都听得到,但是没有一个人停下脚步,甚至没有一个人流露出一丝表情。

        最是无情帝王家。

        (本章完)

  https://www.doulaidu8.cc/xs/127950/5909409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