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恐怖邮差 > 第九百五十二章:谋王宁独缺

第九百五十二章:谋王宁独缺

  这把来金灿灿的黄金手枪,富贵逼人的金光却并不能掩盖黑洞洞枪口里慑人的杀气。

  在瞬间杨万财掏出手枪的一刹那,枪口死死的抵住了黛眉的脑门,然后“砰”的一声轰然炸响,喷吐出了刺眼的火光!

  时间在在这千分之一秒的时间里,似乎被无限度的放缓。

  黛眉瞳孔紧缩,眼睁睁看着火光中一颗闪烁着奇特纹理的子弹,从火光中涌出。

  伴随着子弹旋转在空气中撕裂开的气流,子弹的影子在黛眉的瞳孔逐渐放大。

  “噗!”

  瞬间,强大的力量仿佛在同一时间贯穿了她的灵魂。

  整个世界仿佛都化作了深黑色的汪洋大海。

  一个巨浪打了过来,直要将一切彻底埋入深深深深的黑暗大洋之底!

  “砰~扑哧~”

  黛眉的脸上还带着困惑和不解下,半边的脑袋“啪嚓”爆碎了开来!

  浓稠的鲜血和惨白色的脑浆在一瞬间就将周围涂抹得格外凄厉。

  这样的伤害,除非拥有类似肥猪这样的僵尸之体,或者如吴亚这样吸血鬼的不死体质。

  否则即便是中级邮差,也是必死无疑。

  黛眉有这样的能力么?

  答案当然是……

  有。

  “凋零谢幕!”

  在黛眉头颅爆碎的一刹那,只听黛眉背后那张女人脸,发出凄厉的尖叫声。

  凋零只是为了重放。

  谢幕等于开始。

  这项能力,能够令她重塑生机,一举恢复到巅峰状态。

  不过代价自然不会低。

  处于等价交换的原则,在激活这项能力的同时,黛眉将随机抹去10至80年的寿命。

  如果不小心被随机到了80这个数字,即便重生,怕是也要步入死亡。

  所以这项能力,更不如说,是在赌博。

  然而当黛眉激活这项能力后,却很快的发现,自己激活能力后,居然没有办法重塑生机。

  “叮!你食用了特殊药物,玉葬丹,药性和你的能力产生冲突。”

  “叮!玉葬丹药性与你的能力产生冲突,判定结果如下。”

  “你的特殊能力《凋零谢幕》无法消磨掉玉葬丹的药性,强行激活失败。”

  “玉葬丹药性因《凋零谢幕》冲击,药性减半,玉化失败。”

  在电光火石间,一连串的信息从邮册里传来。

  黛眉心中惊声尖叫,第一个念头就是方才杨万财给她的那颗丹药。

  本着对杨万财毫无怀疑的信任,加上当时的情况,黛眉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迟疑。

  却不想,杨万财给自己吃下那颗丹药的时候,怕是就已经想到了自己会利用《凋零谢幕》来重复生机。

  可这项能力,是自己的绝密,鲜有人知,即便是财神,也不可能提前预知自己拥有这项能力吧?

  况且,他为什么要杀我?

  黛眉心中有千百句的疑惑,可已经来不及张口去询问。

  被打爆掉的那半颗脑袋,犹如一个黑洞洞的旋窝般,不断将她的意识从身体里拉出去,直至卷入黑暗,永远永远的沉睡下去。

  “砰~”

  在赵客和肥猪惊讶的目光下,黛眉的身体笔直的倒在地上。

  这个时候,赵客发现,黛眉身上原本覆盖的那一层厚厚的石皮,居然也消失不见了。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只见杨万财默念着一句离骚,将还冒着硝烟的枪口放在唇边轻轻一吹。

  杨万财才将目光凝视在地上尸体上:“黛眉,你能有今天,可要记得,好好谢谢你的好姐妹,李菁。”

  关于黛眉拥有《凋零谢幕》这项能力的消息,正是李菁亲口所说。

  在卢浩告诉自己这个消息的时候。

  杨万财也很疑惑。

  但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

  为了整个团队的利益,不!应该说是为了黛眉的利益,李菁主动请缨,去接近楚香云。

  哪怕明明知道了楚香云这个变、态的手法。

  但李菁从未后悔过。

  做女人难,做邮差更难。

  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女人天生就像是被打上了低人一等的烙印一样。

  李菁在红烟馆服务过,在恐怖空间里挣扎过。

  正是加入了黛眉的团队,才觉得自己向是一个活人。

  正因为这个信念,即便是因为辣瓜水的原因,令她重伤近乎垂死,却从未改变过心意。

  只是李菁做梦都想不到,黛眉会把她转手出卖给了那个令她作呕的男人,卢浩的手上。

  这个举动,无疑彻底打碎了李菁心中的信念。

  哪怕是黛眉亲手杀掉她,她也绝对不会皱眉。

  只是当得知黛眉为了财神的许诺,为了所谓的大局,毫不犹豫的把她出卖掉,给卢浩当作祭品的时候。

  李菁内心的信念彻底崩塌了。

  她终于明白,在黛眉这位大姐的眼里,他们这些相依为命的姐妹们,终究还是和红烟馆里的货物没什么两样。

  在作为祭品的时候,李菁喃喃低语将黛眉几乎所有的秘密道出。

  她是黛眉的贴身姐妹,这些秘密对她来说,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其中就包括了《凋零谢幕》这项独有的能力。

  如果黛眉还活着的话,听到这句话怕是一定会厉声咒骂,但很可惜,这些话,她是听不到了。

  “财神!你做什么?”

  如此震耳的枪鸣声,令众人回眸,当看着倒在地上的黛眉后。

  每个人脸上的神情非同一般的精彩。

  “都住手!”

  徐武见状,勉力挣扎着从众人围攻中脱身而出,迅速挪移在十几层空间之外。

  仔细看,不难发现,徐武虽然身上一尘不染。

  但手上权杖,却已经满是裂痕。

  轻微打颤的手指,已经在告诉众人。

  即便是徐武这样的强者,在面对这样多顶尖高手的围攻下,也同样吃不消。

  “你们看清楚,我是谁!”

  只见徐武手中闪电般多出一面黑色令牌。

  令牌一出随之周围光线变得黯然下来。

  赵客即便相隔很远,匆匆一眸下。

  就见令牌上无字无印,却是有着两颗鲜红的宝石,犹如两颗眼珠子一样。

  赵客只是看了一眼,就感到胸口一阵发闷,说不出来的难受。

  像是被人凭空打上一拳一样。

  当即脸色微变,迅速转移开视线,同时默念白骨观,稳定自己的心神。

  “荡沉令,你是荡沉大人的人??”

  甘华眼睛盯着令牌,不由心头震惊。

  荡沉,正是在他们身后所支持他们的那位大人物。

  真正的高级邮差。

  传闻号称诅咒,是当今十大高级邮差中之一。

  但他们在荡沉大人的麾下这么久,却从未听说过,徐武是荡沉大人的手下。

  “荡沉令在此,难道我还能骗你们么。”

  听到此话,甘华邵兵两人面面相视,脸上说不出的古怪。

  “荡沉!怎么会是他。”

  不远躲在草丛里的大头,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

  荡沉曾经找过自己一次。

  但那个时候,自己因为担心被红婆婆猜疑,所以避而不见。

  并未真正见过荡沉。

  不曾想徐武这样的高手中的高手,居然也沦为荡沉坐下走狗,真是令人意外。

  其实早在方才,徐武就要报出身份。

  却被那个黑衣神秘人,不时一剑刺过来,打断他开口。

  这个神秘人最是可恨,似乎是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一样,每每出手,都拿捏的精准。

  偏偏实力极高。

  徐武不得不把话重新咽下肚子里,全力以赴,才能在这个神秘人和甘华等人围攻下,不受重创。

  此时终于有机会亮明自己的身份。

  他是荡沉大人所指的一枚暗子。

  目的就是确保杨万财他们能顺利拿到隐藏在这里的黄金邮票。

  只是现在看起来,情况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了。

  只见徐武将目光看向杨万财。

  凝神皱眉质问道:“财神,传闻你有一柄黄金剑,上面镶嵌了三颗具备着特殊能力的宝石,可否拿出这把剑让我一瞧。”

  听到徐武的质问,甘华一行人纷纷侧目扫来,将目光汇聚在杨万财的身上。

  杨万财突然出手杀了黛眉。

  这件事已经令甘华等人心中起了疑心。

  他们谁都没有真正见过财神的真面目。

  只是突然听闻,财神造访了荡沉大人所在的诅咒森林,并且愿意捐出鬼市过半的资产为条件,来投靠荡沉大人。

  这才有了杨万财成为他们头目的关系。

  但谁也没想到,杨万财居然敢背叛荡沉大人,实在令人意外。

  加上之前种种细节。

  如杨万财只是以赵客当作诱饵,吸引走大量邮差注意力来做借口,并未真正向赵客动手过。

  例如突然拉拢了卢浩,这个差点坏了他们计划的家伙。

  以及徐武身份曝光,更是厉声质问财神的身份。

  只要甘华等人不傻,也该明白。

  眼前这个财神!有问题。

  然而面对徐武的质问下。

  却见杨万财嘴角生出笑意,轻轻一拨,唤出邮册。

  “哦!你说的是这把剑么?”

  说话间,就见一柄金光灿灿的长剑出现在杨万财的手上。

  剑刃之上,三颗宝石,镶嵌在剑身。

  随着长剑出现,一股迫人的压力,令众人心中不由为之震惊。

  但在杨万财拿出黄金剑的同一时间。

  不远树丛里的大头这个假货,居然真的拿出了这把剑后。

  心中一沉,暗道:“完了!”

  “嘶!!”

  甘华等人心头一振,从未听说过,还有这样的神兵。

  不由眼睛瞪圆,看的仔细。

  越看越发觉得这把黄金剑非同凡响。

  剑身之上无形中缠绕着一股神秘剑气,隐而不发,藏而不显,却是给人一种莫大的压力。

  这是一把神兵。

  赵客一边打量着杨万财这把剑,同时却是运用摄源手,悄悄把黛眉尸体上,原本属于自己的储物戒指给拿回来。

  带上戒指后,赵客余光又看向这把黄金剑。

  心头也是万分惊讶。

  感觉杨万财虽然背对着自己,但这把剑的气息却是随着自己的一举一动,牢牢的锁定在自己的身上。

  似乎只要自己对杨万财生出一个进攻的念头,下一秒此剑便会斩下自己的首级。

  这样的威势,赵客似乎只有大夏鼎能够抗衡。

  没想到杨万财居然还有这样的神兵利器。

  赵客愣神的当口。

  “快走!”

  就听耳边传来楚香云的声音,回头一瞧,就见卢浩已经走到自己身边,不由分说伸手把赵客背起来。

  另一只手则是拽着肥猪的耳朵,像是拖死狗一样往树林深处冲。

  一边走,一边低声在赵客耳边冷笑道:“这次你欠我三个人情了吧。”

  赵客心头一凛,脸上顿时生出苦笑来。

  眼下的情况,他已经分不出来,卢浩究竟是敌是友,听到卢浩的话后,赵客有气无力道:“要不……以身相许够不够?”

  “别,你家那口子还不把我拆了。”

  这一点卢浩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这不是自己该抢的东西。

  卢浩一边跑一边追问道:“另外一个印是不是在你那里。”

  “印?”

  赵客狐疑的看向卢浩,不知道这究竟是否,是卢浩等人配合起来演的一场双簧戏。

  故而赵客装傻道:“什么印?”

  “别装了,再装下去,咱们都要完蛋,就是沟純印。”

  卢浩急的火烧屁股,不知道杨万财还能够支撑多久时间。

  其实也别怪赵客这样的多疑。

  这次神秘之地,赵客已经见识到了,这处地方到处都是骗局。

  从一开始,王家老太,王老太太以及王猝的老婆。

  再到火车上,自己遇到的崔建国。

  神秘大墓内的管家。

  直至如今,面前这位杨万财的举动。

  这一路赵客遇到的,听到的里面有几句真?几句假?

  到现在,赵客自己都有些蒙了。

  真的如当初王麻子的那句话:“神秘之地内,谁都不要信。”

  “神剑,真的是神剑!

  另一边,看着杨万财手上这把剑,徐武的眼睛都直了。

  脸颊上的笑容不由变得灿烂起来。

  目光看向面前的财神杨万财,徐武的眸光不再为此困惑了。

  点了点头,深处手掌向杨万财称赞道:“果然是传闻之中的黄金剑,和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杨万财开始神情还能自然,可当听到徐武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杨万财心头一凛,眸光骤然锐利起来。

  “能够以我所言,以我所想,片刻间便是照着我的想法幻化出一把神兵利器,厉害,不愧是谋王宁独缺。”

  “宁独缺!”

  众人一愣,随着徐武点破了面前财神的身份后,甘华一行人不由得面面相视,心中掀起一股滔天大浪来。

  任谁都没想到,面前一直称为财神的家伙,居然是传闻中,谋王宁独缺!

  

  https://www.doulaidu8.cc/xs/136422/4530835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