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恐怖邮差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偷天换日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偷天换日

  话音落下,一时众人不禁纷纷皱起眉头。

  即便是摩尼教教主,也陷入了两难之中,齐亮的话不无道理。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乌吉的消失,以及大食教弟子的牺牲,就没有了任何意义。

  “是不是,总要尝试了才知道!”

  格旯坞黑着脸,不甘心就这样回去等死。

  “尝试?如果这次失败了,下次又该让谁来尝试?”

  齐亮义正言辞,直问摩尼教主:“如果你们真的为罪钵罗拨乱反正,那么谁来承担这个后果?是否是要有其他人为大食教的人抵命?”

  “放肆!”

  摩尼教教主身旁几位弟子上前,可这时候齐亮的身上犹如燃烧起来的火焰。

  在金色火焰中,一把剑的影子时隐时现,爆发出惊人的压迫感。

  这把剑便是齐亮的杀手锏,十剑之一,承影剑。

  “妙啊!”

  躲在暗处的赵客见状,忍不住拍手叫绝。

  剑乃百兵之首,凛然正气,浩浩长存。

  配合上齐亮那一身精湛的圣光系,简直是天作之合。

  齐亮做带头大哥,真的是……

  赵客越想越是觉得妙不可言,也难怪齐亮这么急于修习御剑术,原来是苦于没有驾驭这把剑的能力。

  承影剑出,锐不可当的剑气与齐亮的圣光融合在一起。

  形成强大的压迫感。

  令一众人感到心惊。

  不曾想到,一个全真教弟子,居然就有这如此惊人的实力。

  看起来,天下玄门这四个字也并非是浪得虚名。

  “今天不管是谁,如果要杀他,就先问问我的剑!”

  齐亮铁了心要护古泰尔的样子,令摩尼教主一时更加为难。

  古泰尔面无表情,一时眸光凝视在两边人的身上,似乎还在权衡着什么,

  巴克则神情激动,觉得终于有人主持正义了。

  格旯坞黑这张脸将目光看向摩尼教主等人,发现每个人都有些犹豫不决的时候,不禁冷哼一声正要说话。

  却听站在他身后的傣妹上千向齐亮道:“敢问你来这里,究竟是张真人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意思,如果是张真人,那就请张真人现身,我们二话不说,遵从张真人法旨。”

  格旯坞眼睛一亮,目光看向傣妹的眼神一时满意至极。

  就连摩尼教主等人的神情也一时汇聚在了齐亮的身上。

  傣妹不愧是候选者之一,看事情也是老道狠辣。

  知道摩尼教主等人并不忌惮齐亮,只是忌惮齐亮身上的那身衣服。

  如果搞清楚这件事是齐亮自己的意思,那就和全真教没有了关系。

  摩尼教主等人也不会再心有顾及。

  齐亮黑着脸看了傣妹一眼后,冷生道:“既然如此,大家手上见真章吧。”

  “嘿嘿嘿,小娃娃不知天高地厚,上!”

  格旯坞等的就是这句话一挥手,门下众人率先冲上去,同时他自己则全力出手,杀向圣音宫教主古泰尔。

  格旯坞掌心浮现五毒之门,从中飞出玉蟾,圣蝎、风蜈、天蛛、鬼蛇,五毒飞起,一时毒云弥漫,邪光万丈。

  格旯坞操控着五毒之灵,杀向古泰尔。

  古泰尔无比凝重,眉心上金光闪烁,一尊西域玄琴从眉心飞出,悬在虚空中,琴弦拨动,搅动天地净化,璀璨夺目。

  “大音希声,杀!”

  古泰尔指勾琴弦,一股无声音波令格旯坞五毒尽碎。

  “你们这样,谁都活不了。”齐亮怒视向格旯坞。

  却见两位巫毒教长老,带着几名弟子袭杀而至。

  “忏悔者!”

  这时候巨大的十字架从云端破空而落。

  十二面圣光盾围绕在背后,借着十字架上爆闪出来的强光,进行折射。

  一时就见圣光烛照。

  仿佛巨大的太阳一样,将眼前照亮成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两位巫毒教的长老,猝不及防下一时难以睁开眼睛。

  “杀!”

  紧随着就见一道剑影瞬息而至,两位长老以及那些弟子,甚至没有能明白发生了什么,瞬间就被剑芒贯穿喉咙。

  杀伐果断,令人感到大为惊讶。

  傣妹也没想到带头大哥齐亮,一动手就是必杀一击,浑然没有给人机会。

  不是说,这家伙说是个圣母婊么??

  傣妹困惑中,非但没有上前,反而迅速后退。

  另一边格旯坞面对古泰尔的圣音之术,一时久攻不下,又看到自己门人惨死,心中大怒吼道:“你们在那边看戏么”

  话音落下,摩尼教主等人相视一眼后,一道身影杀向了齐亮。

  是仅排在古泰尔后面,名单上第六位的夜魔。

  作为臭名昭著的西域邪魔,夜魔一出手就展现出非凡的一面。

  紫色的烟云在脚下汹涌,一只独眼,瞳分阴阳,在其背后转动,生死二气流转。

  骤然夜魔的身影和眼前夜空相融,天人合一,一呼一吸,紫光淹没天地,被无穷光华笼罩,似是神灵一般。

  他并未出手,眸子深邃,有星辰在幻灭,神色漠然,没有任何表示,外界的一切似乎似微不足道,难动他根本心。

  “顶尖高手!”

  齐亮心头一惊,就如赵客说的那样。

  他们都是配角,面对这些有名有姓的顶尖高手,他们未必能够占到便宜。

  夜魔等人算不上最顶尖,但也绝对是在这个世界顶尖的高手之中。

  此时被夜魔身后那只独眼盯着,齐亮感应到了一种莫名气机。

  他一下子想到了这种可能,眼前这支独眼在自己身体的秘密。

  一念及此,齐亮迅速将自己包裹在圣光盾之中,借着盾牌阻隔对方的窥视。

  “隆隆……”

  突然,夜魔身后阴阳流转,发出恐怖的尖啸声,巨大的魔影碾压过高空,向着齐亮冲撞而来,巨大的紫焰夜魔身后独眼中涌出。

  “轰!”

  一时圣光都被紫焰吞没。

  远处赵客见状,思量着自己是不是该出手的时候。

  就见傣妹的身影一转身,随着夜魔一起杀向了齐亮。

  圣刀派教主,刀圣身影更是犹如流光,直袭向古泰尔。

  只有摩尼教主冷眼旁观,似乎不打算在加入进去。

  见状,赵客思索了一翻后,唤出大夏鼎,身影遁入鼎内后,就见大夏鼎爆闪出炽热的光芒,从远处像是流星般撞击向人群。

  既然要乱,那就乱的彻底,赵客就不信,罪钵罗还能故意视作不见,继续装聋作哑。

  “轰隆隆……”

  大夏鼎,一鼎镇乾坤!

  解封后的大夏鼎,在赵客的催动下,鼎内的灵气也随之沸腾起来,燃烧出灼热强光,像是流星般坠落。

  仅凭威力已经达到了五阶能力的标准。

  “快退!”

  察觉到强光袭来,那股巨大惊人的压迫感,想要不引起众人的注意也困难。

  还未来及动手的刀圣,刀还没抽出来,就不得不迅速往后遁走。

  夜魔冷峻着双眼,凝视在袭来的大夏鼎上,眸光中反而生出贪婪的光芒。

  但面对袭来大夏鼎,却也不得不后腿。

  鼎盛之威,镇压寰宇。

  这件大夏的国器,似是流星般坠落,能够听到万千军马,山呼地动的咆哮之声。

  “唯我刑天,死战不退!”

  来自大夏的幽魂,永久不灭的战意,不知道多少大夏战士的热血来浇灌过这尊大鼎。

  声震寰宇,仿佛刑天再生。

  格旯坞哇哇的一阵怪叫,身影转化成一条大蜈蚣,转身就要逃走。

  然而这时候,古泰尔发呢一把抓在格旯坞的后背上,身上涌出奇特的光芒,就见周围气场收拢,像是一座大山,压在格旯坞的后背上,令他寸步难行。

  “你疯了!”格旯坞气急败坏,扭动着身体,想要将古泰尔甩下去。

  古泰尔神情漠然,浑然理会格旯坞,反而加大力量要把格旯坞镇压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

  大鼎坠落,产生强大的冲击。

  “轰!”的一声,整个地面都在颤动。

  中级邮差,能力最高强化到四阶。

  如果没有黄金邮票,那么这辈子的能力就只能有四阶,不可能突破出去。

  这也是为什么,甘华等人老一辈的邮差,实力却始终上不去的原因。

  但借助黄金邮票后,爆发出来的能力,直接会上升到五阶上。

  一旦达到,那就是摧山裂海,改变地貌的力量。

  只见地面炸裂,巨大的冲击波从裂缝中涌出,一瞬间周围山林崩碎,无数怪石从地面凸起。

  “出事了!”

  如此剧烈的颤动下,远在驻地的张志敬第一时间御剑飞起迅速朝着震动的方向赶过去。

  其他人也是不甘于后。

  甚至连大萨满也在很短的时间里急匆匆赶来。

  当众人看到面前已经近乎已经更改地貌的区域后,所有人不禁大吃一惊。

  “这里是圣音宫的驻地,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这样?”

  有人大概认出了这里的位置后,不由发出惊疑声。

  张志敬冷眼扫去,手指弹指间闪过一抹剑芒,一块巨大的石头,被剑芒劈开后,就见蛋形的圣光盾中,齐亮躺在里面,五官全是血水,显然是受到了重创。

  张志敬大手无视圣光盾的保护,直接把齐亮从里面拽出来。

  一颗固本丹塞进齐亮口中后,就随手扔在一边不做理会。

  很快,摩尼教主、夜魔、刀圣等人也陆陆续续的从土坑中爬出来。

  众人目光扫过之后,看着面前一片狼藉,一时面色如土。

  这时候赵客也从碎石中走出来。

  不过他身上却是穿戴着厚厚的鬼虎战甲。

  没有丝毫狼狈的模样,反而冷眼凝视在夜魔等人的身上。

  “你找死!”

  面对偷袭他们的赵客,夜魔说话可没那么客气,甚至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动手。

  然而没等夜魔有动作,大萨满已经冷着脸,手持祖骨来到赵客的身旁。

  一副你动一下试试,老子敲爆掉你狗头的表情。

  夜魔嘴角抽搐几下后,干脆转过身去不再理会。

  “怎么回事?”

  张志敬向摩尼教主追问道,见状摩尼教主脸色一红,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只听已经醒来的齐亮开口,指着摩尼教主等人:“他们要杀圣音宫之主古泰尔。”

  “什么!!”

  张志敬似乎早有预料,但还是不禁感到很惊讶,他没想到这件事摩尼教主会如此主动的参与进来。

  其余人见状,更是大为震惊。

  “古泰尔呢?”

  张志敬追问道。

  一旁齐亮道:“不知道,方才……”齐亮顿了一下,目光看向赵客后,继续道:“方才他袭击我们,大家都四散而逃,我看到古泰尔和格旯坞缠斗在一起,古泰尔似乎要拉着格旯坞同归于尽。”

  赵客此时从鬼虎战甲中走出来,听到齐亮的话后,并没有反对。

  只是道:“我来的时候,当时已经打成了一团,不知道你们究竟是谁要杀谁,所以才出此下策,逼迫你们停手,只是谁想古泰尔这个人,居然悍不畏死,不顾一切的要和格旯坞同归于尽,这我也没想到。”

  赵客说着,一脸苦涩向张志敬和摩尼教主拱手道:“是我太冲动了,假如方才我能暂且忍耐一下,相信摩尼教主必然会出手制止刀圣和夜魔两位前辈出手,顺利化解这场干戈。”

  说话,是一门艺术。

  赵客的话,看似是拦下了所有的责任,甚至把过错都归到了自己身上。

  可仔细一听,分明是话里有话。

  古泰尔不顾一切的要和格旯坞同归于尽!这是把人逼到了什么程度上??

  连刀圣、夜魔两人也出手。

  这不是摆明以多欺少么?

  最可恨的居然是摩尼教主,居然作壁上观,浑然没有阻止的意思??

  赵客一番话已经将当时的情形非常生动的还原出来。

  只见张志敬深吸口气,面色越发越是不善。

  摩尼教主暗暗叫苦,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他也不会跟着来。

  “你们要杀古泰尔,是为了拖延时间?今天你们杀了古泰尔,明天呢,你打算杀谁,是夜魔这个狗崽子么?”

  一个粗犷的汉子走出来,冷生质问道。

  他也是被罪钵罗挑战的人之一,和夜魔算是仇家,故而说话一点都不客气。

  这番话一时令众人纷纷复合追问。

  摩尼教主脸色忽明忽暗,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等下,古泰尔还活着!”

  这时,有人突然注意到,碎石下,有一条手臂,从衣服上看似乎是古泰尔本人。

  大萨满挥动起手上的祖骨,顿时周围碎石自行蠕动,将石头下的古泰尔从下面抓出来。

  令人意外的是,不仅古泰尔活着,格旯坞也活着,只是到了这个时候,依旧被古泰尔紧紧抓着不肯放开。

  这也从侧面证实了赵客方才的话。

  一时每个人的神情,看向摩尼教主等人更加不善了起来。

  “算了,既然两人都活着,大家就别在继续折腾了,摩尼教主的本意也是想要破解棋局,为大家争取一线生机。”

  张志敬终究是老成持重,见状开始夹在中间和稀泥,两三句话的功夫,就把摩尼教主给摘出来。

  毕竟眼下摩尼教主还是非常重要的盟友。

  这件事虽然有欠妥当,可也不能因此直接把人得罪死了。

  至于夜魔这个倒霉玩意,明天就要死,管他作甚。

  刀圣虽然排列的晚了点,可还能蹦跶几天,如果到时候有需要,正好把今天的事,名正言顺的重新推到他身上,让他也体会体会被逼自杀的感觉。

  “如此大善,诸位还是尽快回去休息吧,莫要在想今日的事情,要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大萨满随声附和张志敬。

  古泰尔被张志敬暂时带走疗伤,至于格旯坞则是被巫毒教的弟子给抬回去。

  一场风波看似就这样风平浪静下来。

  赵客走到了齐亮身旁:“多谢喽。”

  “你不是要杀格旯坞,你是打算把我们全都杀掉么?”

  “呵呵,有时候动静大一点才行。”

  赵客说完,眸光扫视向远处佛门驻地的方向,心里暗道:“可惜,这家伙终究是没有出手。”

  赵客本期待罪钵罗会出手的,不曾想这家伙到现在还不肯出手,自己想要逼他来违规的想法就只能落空了。

  不过还好,至少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想到这里赵客没有唤出大夏鼎,而是像是散步一样,慢悠悠的和大萨满一起离开了众人的视线中。

  两人一路无话,直至走进要塞后,大萨满才向赵客点点头。

  示意那股监视两人的眸光已经消失了。

  “呼~总算是蒙混过关了。”

  赵客长吐口气,让大萨满好好休息之后,唤出大夏鼎迅速钻进要塞深处去。

  “大萨满,这次的事情,是不是太冒险了。”

  一位年迈的老萨满看着离去的赵客,不禁将目光看向大萨满。

  今天的计划,瞒天过海,稍有不慎很可能会遭到罪钵罗的全面报复。

  对此大萨满漆黑的脸上,反而展露出朴实的笑意:“怕个鸟,天塌下来,不还有咱们这些老东西撑着的么。”

  老萨满闻言一愣,旋即大笑起来,点头道:“是也是也,咱们这几根老骨头临死还能做一次擎天柱,也算是值了。”

  另一端,赵客身影遁入大夏鼎内后。

  就听大夏鼎内,传来一阵惨烈的打斗声。

  “不睡觉打什么架,要打快点,别耽误我睡觉,熬夜最伤身了,我这把老骨头还想再活五百年呢。”

  水鹿的咆哮声从木屋里传出来,然后咣的一声将窗户重重关上。

  老树则不用睡觉,看到赵客后,甚至乐滋滋的给赵客一把瓜子,指着前面打的正激烈的王麻子,小声道:“你从哪里找来的倒霉蛋,这下好了,麻子这段时间的气总算是有地方撒了。”

  赵客闻言翘起二郎腿,一边啃着瓜子,一边看过去,果然,就见王麻子狂风暴雨的拳影中,格旯坞已经难以招架,被打的哇哇大叫。

  

  https://www.doulaidu8.cc/xs/136422/4644953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