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恐怖邮差 >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激战落幕(7000字超大章)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激战落幕(7000字超大章)

  为了避免矮脚虎的痛苦,赵客将矮脚虎直接从肉身中抽离出来。

  同时不忘看了一眼洞穴里的尸体,待看到矮脚虎胯下那一阵血肉模糊后,赵客嘴角一抽,心里默默佩服矮脚虎的勇气。

  不过找到了矮脚虎后,水鹿他们么?

  结界周围一圈,赵客都已经找过了,可问题是没有看到过水鹿他们的踪迹。

  “难道……”

  赵客目光不由抬头看向前方巨大的风暴中心,一时心头蒙上一层不好的预感。

  “杀!”

  一声声洪亮的厮杀声下,仿佛风暴内正在有无数千军万马在奔腾一样。

  阿狼术挥动这手上长剑,一时卷起百丈剑芒,天地剧烈震动,像是有无穷的闪电共鸣,恐怖杀机似是汪洋一般席卷,足有成千上万道金色瀑布垂落。

  如此惊心动魄的一剑,令所有人感觉这更像是一场天神的战斗。

  就连鬼市里,同为高级邮差的红婆婆一行人,此刻也是同样神情严肃,战斗到这个时候,阿狼术完全就是在搏命。

  可同样的洛女也不例外。

  身后通天建木扎根在大地,这一片区域的所有自然元素疯狂抽取,随后转化为源源不断的冰元素,供给洛女使用。

  玉手挥动下,眼前无数冰元素随之暴动,如海又如刀,汹涌澎湃,冰蓝色的光辉十万丈,冰冷而磅礴,滔天而下,向前打来。

  “妖女伏诛!”

  阿狼术长啸,满头乱糟糟的浓密长发飞舞,将手中的长剑举起,向前劈砸而去。

  这把长剑,是穆尔离的软剑,但却是十位当世顶尖大匠,同心而铸。

  此时被自己雷霆之力覆盖后,更是坚不可摧,威力十足,刚猛霸气,剑芒像是一根撑天支柱倒了下来,隆隆作响,砸的虚空都翻涌了起来。

  轰!

  一声剧震,前方的冰元素的海洋受阻,被挡住了去路,而雷霆剑芒的无上威能向前推进十几里却也被化开了。

  漫天冰雪下。

  雪花溅落在阿狼术的身上,犹如一尊孤立绝顶的战神,令众人感到无法撼动。

  “你很强,我打不过你,可你也一样杀不了我!”

  洛女头戴雪冠,在无穷无尽的冰元素围绕下,似乎是凌波仙子,绝世而独立。

  目光冷厉,遥望在阿狼术的身上,皮笑肉不笑道:“老东西,你还能撑多久!”

  “二哥、二弟!”

  不远孛儿晔,穆尔离两人目光焦急万分,他们注入给阿狼术的力量,已经快要消磨殆尽。

  阿狼术余光看了一眼两位兄弟后,神情始终很平淡。

  持剑而立,似乎在酝酿着下一剑。

  远远的,赵客身影悄然来到不远处,目光左右观瞧,正看到不远的阿狼术背对着自己。

  赵客仔细一瞧,心头一下就凉了半截。

  “果然,这个老家伙中招了!”

  只见片片雪花下,掩藏着黑色的毒菌。

  很微小,甚至肉眼看不到的程度。

  这些雪花绝大部分,都被阿狼术身上无形的气场所隔绝。

  但这里的冰元素太浓了,总会有一点雪花落在了阿狼术身上后迅速溶解,留下一点点的菌毒。

  不断积累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阿狼术的脖子上沾染上婴儿拳头一般大小的菌毒。

  “该死!”

  赵客心中暗骂上一句怕是洛女,把自己扔进那个营地里去,或许就是想过,用自己当作母床来培植这些毒菌。

  而营地里那些其他士兵和邮差,怕也是会成为毒菌的养分,进一步将毒菌扩散开。

  只是她或许没想到,齐亮的警觉性很高。

  感觉到这些雪花有异常后,就令所有士兵重新编织一个巨大的营帐,外面有琉璃罩保护,这些菌毒无法靠近。

  目前为止,也就是那几个笨蛋邮差感染上了毒菌。

  赵客不想在这里多留片刻,一旦这个老家伙完蛋,到时候洛女也不会放过他。

  目光闪烁着精光,想要寻找水鹿等人的踪迹,好带着他们尽快离开。

  至于四周的阵法结界。

  有《四象珠》在,根本不碍事。

  但前提是,一定要快才行。

  然而等赵客目光扫视了一圈后,眼看面前一片茫茫大雪,狂暴的冰元素,凝聚出来的恐怖龙卷风,令赵客根本看不清楚水鹿等人藏身的位置。

  赵客不是没想过,唤嘉玉出来。

  可看到阿狼术身上的毒菌后,赵客就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自己是灵魂状态,不受到毒菌的影响,一旦让嘉玉他们出来,很容易被毒菌侵蚀,到时候会非常麻烦。

  包括王麻子他们也是一样。

  即便自己可以为他们强行抽取出来,但留下的暗伤也依旧会很麻烦。

  毕竟不是谁都有自己这样强大的恢复力。

  论恢复能力,十个王麻子也不是自己的对手。

  “老家伙,你现在杵着不动,是打算等我出手么?还是说你已经发现……你自己中毒了!”

  洛女的声音依旧如银铃一般的清脆,只是眼神从未有过的锐利。

  她在试探,试探眼前这个老家伙究竟还有多少力量。

  然而阿狼术仿佛就是一桩木头一样,始终不为所动。

  但阿狼术周围的气场却是无形中增强了好几倍。

  洛女一时看不破阿狼术的深浅,投鼠忌器下,继续道:“其实你现在要走的话,还是可以走的,你不走,是因为他们,哦,不,是她么!”

  只见洛女说着,手指一指下方。

  躲藏起来的赵客顺着洛女手指一瞧,不由伸手捂着自己的额头,一时只觉头大无比。

  只见下方一处洞穴里,水鹿一行人正躲在洞内。

  桃姬放出了一股樱红色的雾气将大雪阻隔在洞外,只是虽然隔绝了飘雪。

  但空气中越发越冷,水鹿他们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

  至于赵敏自然也好不到那里去。

  卡米莱不时站在洞口边缘,焦急的四下张望,也不知道是在找自己,还是在找嘉玉。

  “怎么躲在这里了!难怪周围一圈都找不到。”

  赵客心头忍不住吐槽,躲在什么地方不好,就躲在这里,这不是成洛女的人质了么?

  事实上,并非是水鹿他们不想跑,而是根本跑不了。

  在建木扎根大地后,狂暴的冰元素迅速将周围山林冰蚀,无论是石头还是树木,很快就被生生冻碎。

  他们的速度根本逃不过这些横扫来的冰元素,无奈下只能躲在了这个洞穴里,勉强保命。

  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更是无法逃出来。

  洞里虽然冷,尚且还能保命,一旦走出来,不要片刻他们都会被冻死。

  似乎看到了赵敏的身影,阿狼术的眼皮终于微微触动,眼神一时变得柔和起来。

  唇齿微启,似乎在赵敏的身上,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像、太像了!”

  阿狼术的眼神一时迷离,仿佛看到了昔日青梅竹马的她,身穿着鲜红嫁衣从马车上走下来,只是从此她就成为了沐王府的王妃。

  “嘶~”

  寒气顺着鼻腔涌入肺腑,令阿狼术从迷离中清醒过来,面对这眼前洛女,阿狼术缓缓将手中长剑高举。

  同时另一只手挽起玉弓在手。

  “老东西,你要做什么!”

  看着阿狼术的举动,洛女心中突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阿狼术没有言语,只是臂膀挥动拉手指缓缓拉开弓弦。

  这把坠星弓上,似乎感受到了阿狼术心中的赴死之念,弓身发出阵阵雷鸣之音,一条蛟龙从弓身飞起,口吐七星。

  一时七星闪烁,在天空中勾起一缕缕星辰之力,灌入在阿狼术的身上。

  “二弟、二哥!”

  地上孛儿晔、穆尔离两人看到这一幕后,不由异口同声的呼喊着。

  两人眼角悬着泪珠,在还未从眼眶溢出的时候已是化作冰渣。

  两人伸出手臂,重重的砸在自己的胸口,这是元族最高的崇敬,也是他们兄弟二人对阿狼术的饯行。

  星光灌体,阿狼术分明是要以自己最强状态为祭品,发动全力一箭,可这一箭射出去后,阿狼术也必死无疑。

  “不,不是这样的,阿狼术叔叔,不要……”

  赵敏不懂阿狼术要做什么,但从孛儿晔与穆尔离两位叔叔的动作上,瞬间就明白了结果。

  挣扎着想要冲出去阻止,却被水鹿一把拉住:“丫头,要是出去,马上就要死,到时候岂不是浪费了你三位叔叔舍命来救你!”

  赵敏脸色一时变得煞白,愧疚的目光一时令她感觉无颜去看半空上的阿狼术。

  是自己太自负,是自己太过理所当然。

  如果不是自己的骄傲和自负,事情绝不会一步步走到今天。

  阿狼术身后星光爆发,七道星光,汇聚全身后,弓弦上绽放出堪比太阳一般的强光。

  无尽虚空塌陷,全面崩溃,出现也不知道有多少黑è的深渊,连向永恒未知处,有山崩海啸一样的声音发出。

  “老东西,算你狠!”

  洛女身影不断挪移,头戴王冠,犹如君临天下的女王。

  无尽的冰元素汇聚在她面前,犹如庞大遮天的汪洋大海,事关生死,她也不敢再有所保留。

  随着建木树颤动下,这些冰元素沸腾起来,一时凝成一片,形成绝对零度、

  连时间都要在这样的温度下凝固。

  怒海翻腾,毁天灭地的朝着前方压去。

  “砰!!”

  随着弓弦上一声轰隆下,阿狼术身影在顷刻间灰飞烟灭,但他的精气神却是在同一时间灌入长剑之中。

  随着震耳弓鸣下,金色长剑化作一道摧残流光飞了出去,似开天的第一缕神光,斩破天地万物!

  “轰”

  无尽虚空塌陷,全面崩溃。

  无数黑色裂痕出现在天空,像是巨大的黑洞一般,形成一片漆黑深渊,这些深渊不知道连接何处。

  有山崩海啸一样的声音发出,有星辰闪烁,有厉鬼长啸,那是无垠的宇宙!

  “嘶嘶嘶~~”

  灭世一般的画面,引得鬼市中人脸皮阵阵发麻,全身汗毛都忍不住立起。

  即便知道自己身在鬼市处于绝对的安全中。

  可这样恐怖的画面下,他们也是只觉全身发毛,胆战心惊。

  太恐怖了!

  极限状态下,祭献自己,令自己的精气神灌入剑身,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击。

  这一击下,红婆婆等人也为之动容。

  恒者等人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观看着面前画面,同时心中在思索,这一击换做自己,是否能够抵挡下来。

  答案是可以,但相信这一击后,自己也会元气大伤。

  恒者这位近战系顶峰的高级邮差,都不得不承认阿狼术这一剑的力量。

  那么洛女的结果怕是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管她是否活下来,承受下这一剑后,付出的代价,怕是也要远远超过了这次支线任务的本身。

  如果洛女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怕是绝不会选择用这样的方式去和阿狼术死战。

  毕竟是她把阿狼术逼迫到了绝路,那就不能怪阿狼术,用这样极端的方式去反击。

  天空上无尽的海洋被黑洞撕裂。

  只见一道金光一闪而逝洞穿了这片,连时间都能冻结的冰元素后,一把金色长剑在天空中失去了光芒,坠落而下。

  “嗡!”

  长剑坠落,在地面上洞穿一个深坑后,静静立在那里,发出无言的剑鸣声。

  似是在用剑身上染红的鲜血,在诉说自己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赵客躲在远处,看的仔细,不由屏住呼吸。

  只见面前建木逐渐枯萎,重新收缩会巴掌般大小。

  天空上的冰元素在瞬间分崩离析,一个身影从中坠落。

  不时别人,正是洛女。

  她胸前被洞穿出一个巨大的窟窿,鲜血挥洒,血液沾染在空气后,仿佛化作春风,令这一片世界仿佛重回了生机。

  “机会!”

  赵客双拳收紧,几乎下意识就要冲出去,但内心强烈的理智死死压制着赵客内心的冲动。

  如果这是杀死洛女的机会的话,他宁愿让给别人,也不想要贸然出手。

  只因为他内心不相信洛女就会如此败亡。

  “妖女!”

  孛儿晔仰天怒吼,瞋目裂眦,眼见洛女坠落,浑然不顾自己已经力竭的身体冲了上去。

  没有了玉弓,却是有一对老拳。

  在暴雪中身影疾驰,欺近了洛女面前,一拳砸在洛女脸颊。

  饱含怒意的一拳,浑然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想法,能够看到洛女的脸颊在孛儿晔的老拳下,扭曲变形的画面。

  “嘶啦……”

  一阵刺耳的撕裂声传来,顿时间洛女的脸皮居然开始被生生撕裂开,暴露出面容下,令人胆寒的外貌。

  孛儿晔手指如勾,一把抓着脱开的皮肉,用力扯下。

  “嘶~”

  随着刺耳的撕裂声下,所有人不由得愣然的看着面前洛女。

  一张血肉模糊的脸颊,面部神经和肌肉纤维,完整的暴露在人们面前。

  “哈哈哈哈哈,原来你也只是一个丑八怪!”

  孛儿晔将手上人皮扔在地上,肆意狂笑着,抡起自己的拳头想要将这样妖女粉身碎骨。

  然而却在拳头落下的一刹那,孛儿晔的拳头突然定格在了洛女的面前。

  冷汗顺着额头滚落下来,只见他的肌肉在颤抖着,皮肉下不知道隐藏着什么东西,在飞快的蠕动。

  很快黑色的斑点就出现在他的手臂上,开始只有芝麻点大。

  可很快就开始蔓延开。

  就像是梅毒晚期一样,全身开始溃烂。

  “毒菌!”

  赵客眉头微挑,果然就见洛女如他所想的一样,从地上爬起来。

  上身的衣服早就碎裂了,只是没有人会去欣赏那对殷桃。

  血淋淋的窟窿,逐渐一点点愈合。

  “这……太强了!”

  看着洛女重新站起,鬼市里一众人不由生出深深的无力感。

  阿狼术爆发出超强的力量,居然都不能杀死她,不愧是号称生命的黄金邮差。

  洛女干脆将身上的已经破碎的衣服脱掉,甚至把身上这层白净的肉片一并撕扯下来。

  失去了肉皮后的洛女。

  再没有了之前绝世倾城的美感,身上反而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腐臭味道。

  脚下的脚印上沾染着腐臭的黄水。

  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怪物一样,令人为之胆寒。

  这时,孛儿晔突然从后面扑出来,双手一把紧紧从后面把洛女拦腰抱住。

  “穆尔离,快,杀了她!!”

  孛儿晔怒声尖叫,但身上的毒菌反而更快的在蔓延,很快他的双眼里溢出黑色的臭水,毒菌滋生在他的眼窝,将孛儿晔的眼球生生挤出来。

  “快啊!”孛儿晔的催促声下。

  穆尔离愣然着的看着洛女,脑子里反而一片混沌。

  “哼,你可以来试试。但愿你能死的更痛快一点,至少不需要像他一样那么的痛苦。”

  洛女双眼眯在一起,似笑非笑的站在那里,仿佛静等着穆尔离来杀自己。

  “杀啊!穆尔离叔叔,杀了她,她已经没多少力量了!”

  赵敏站在洞穴外,看穆尔离不动,用力呼喊着。

  然而穆尔离被洛女的双眼盯着,只觉得全身发冷,那双黑白分明的双眼里,完全看不到一丁点的衰弱。

  反而一如既往的那般的冷傲、不屑、和镇静。

  “不、不、我……”

  穆尔离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开两步,又看了一眼自己大哥孛儿晔,一时全身僵硬的在那里无法动弹。

  当恐惧开始在内心滋生的时候。

  是个人都会恐惧,即便你是经历过生死的强者,内心也会滋生出恐惧的念头。

  但不同的是,有人面对恐惧内心会充满了愤怒,而有些人,反而会被恐惧所吞没。

  穆尔离此时就是后者。

  他不敢上,但无论是大哥的催促和赵敏的呼喊,更令他陷入纠结和矛盾中。

  “哼,你这样的废物是怎样,走到今天的。”洛女已经洞悉了穆尔离的恐惧,不屑的冷笑声下,令孛儿晔悲痛欲绝。

  “穆尔离你这个孬种,上啊!!”

  孛儿晔口吐鲜血,毒菌已经蔓延至口腔,要将他的舌头腐蚀掉。

  “我!我!!”

  穆尔离.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迈步迎着洛女冲上去:“我和你拼了!”

  看着冲上前的穆尔离,洛女的脸上反而生出笑容,血淋淋的肌肉纤维扭动着,令她笑起来格外狰狞。

  只是一笑而已,穆尔离心头不由大震,一时面色如土,感觉全身的肌肉都僵在那里一样。

  双腿一软,居然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上,像筛糠一样哆嗦起来。

  “我……我……我不行,别逼我,我不行,别逼我啊……”

  “穆尔离叔叔!”看着倒在地上已经吓破胆的穆尔离,赵敏恨铁不成钢的呼喊着。

  但穆尔离却是置若未闻,什么保护郡主,什么兄弟金兰,什么狗屎将军,一概不想去想,他想要活着,活下去,他不想要死在这里。

  洛女看着穆尔离匍匐在地上,不由张狂的大笑着。

  “好好好,我不杀你,以后你就乖乖的给我做条狗,哈哈哈哈。”

  洛女说着不禁回头看向赵敏。

  黑白分明的瞳孔中流闪这一抹狰狞,令赵敏心头一紧,被洛女的眼神盯在身上的感觉,就像是迎面袭来的黑暗要把她吞噬掉。

  戏谑着调侃道;“你们这么用心去保护那个女人,待会你就去把她的皮给扒下来,到时候,我就是郡主,你一样还是威风八面的大将军,一样能够享受尽荣华富贵。”

  穆尔离闻言一愣,呆滞的眼神看向洞口的赵敏。

  脑子里一片混沌下,居然麻木的点下头:“是、我……我……是!”

  听到穆尔离的话后,孛儿晔心胆俱裂,一腔悲愤的呼喊穆尔离“老三啊,你醒醒,这个妖女已经撑不住了!!”

  然而穆尔离置若未闻,甚至把脑袋深埋在自己臂弯里,匍匐在地上,就如洛女说的一样,他现在就是一条狗。

  “哈哈哈,废物,你们这些废物,想要杀我,真是不自量力!”

  “如果加上我呢!”

  突然天空上传来赵客的高吼声,洛女惊诧的抬起头,看到天空上一道金灿灿的影子,升至半空。

  “是你!”

  洛女瞳孔收紧,张开手掌,用上已经不多的力量,令天空卷起强大风暴。

  漫天的暴雪里,夹带着无数黑色的毒菌。

  然而这些毒菌居然穿过赵客身体,并未对赵客产生一点影响。

  “不可能?”

  眼见毒菌居然没有对赵客产生效果,洛女双瞳生出蓝色强光,勉力去控制空气中游离的冰元素,凝成一条冰龙,杀向赵客。

  “一鼎破万法!”

  看着面前袭来的冰龙,赵客毫不犹豫催动起大夏鼎砸过去。

  洛女衰弱到了极点,正是他复仇的最佳机会。

  大夏鼎燃烧起强光,瞬间将眼前的冰龙撞成碎片。

  “霸王虎贲!杀!”

  杀声起,随着黑色盔甲覆盖在赵客全身,日灼、夜刺双刃劈斩向前,犹如夜空下一颗璀璨流星般破空而落。

  “你找死!”

  洛女想要张开双手,去操纵冰雪,继续阻扰赵客。

  可不想孛儿晔的双臂反而更加的紧固。

  “妖女受死!!”

  孛儿晔似乎感觉到了赵客身上迸发出的杀意,虽然双眸已经腐蚀瞎掉,但双手死死抱着洛女,已经年迈的身体开始不断腐烂溃败,发出惨烈的喊叫声,可越是痛苦他的双手扣的越紧。

  “孛儿晔叔叔!!”赵敏悲痛欲绝,想要冲出去,却被水鹿紧紧拉住。

  “混蛋放手!!!”

  眼见赵客袭来,洛女几次挣扎下,孛儿晔的身体最终一点点在众人面前化作灰烬。

  “自然压制!!”

  解脱的第一时间,洛女双手张开,一股无形的波动从她掌心涌出。

  【警告!警告!你受到自然压制,所有自然系能力临时被压制无法使用。】

  随着自然压制下,赵客身上的盔甲骤然崩碎,日灼、夜刺双刃也在第一时间消失掉。

  不过这时候赵客已经冲到面前,在自己的能力被压制下,却见赵客手上多出一把彩色短刃,正是米勒之刺。

  刀刃滑动下。

  眼前时空颠覆,刀刃还未临身,面前洛女的身影却在刀刃七色虹光下。

  身影变得一时虚幻起来。

  这把米勒之刺,只是仿品,并非真实。

  但也具备着断过去、碎当今、能杀未来人的能力。

  只见虚影中,出现了洛女全身是血,身体极其虚弱的瞬间。

  “就是现在!”

  赵客眸光爆发出杀机,长刀挥动下,一刀斩下去。

  “噗!”

  鲜血飞溅在赵客的面颊上,随着洛女发出一声惨叫下,左边一挑手臂飞起,令她痛不欲生。

  “去死!”

  但同一时间,就见洛女反手一掌砸在赵客的胸前。

  含恨一掌,即便洛女已经快要虚脱,可这样的一掌,依旧包含着恐怖的冰元素。

  手掌还未触碰到赵客的时候,那股刺骨的冰寒已经令赵客感觉四肢冰冷,整个灵魂都要被冻裂开一样。

  关键时刻,就见赵客双手结印,随着佛光升腾下,一口佛钟悬于赵客周围。

  “咚!”

  钟声回荡在山林中下,赵客也不知道撞碎了多少冰渣后,太头一瞧,就见洛女已经不见了。

  地上只有洛女遗留的一只胳膊。

  不过没等赵客想要把这支胳膊收起来时,就见这只手臂,迅速腐化,手臂留出的液体洒落在四周。

  一时地面上冰雪消融,转瞬间,竟然是在他们脚下生出一大片的绿洲,并且这层绿洲正在飞快朝着四周蔓延去。

  

  https://www.doulaidu8.cc/xs/136422/4767511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