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恐怖邮差 > 第一千九十七章:酷刑都不会?我教你啊!

第一千九十七章:酷刑都不会?我教你啊!

  “大人,神火炮已经准备完毕。”

  听到属下的汇报,身为死士统领的庆格尔泰,点点头让面前的死士先在这里等着。

  庆格尔泰回头看着正在照镜子的女人,不禁咽下一口吐沫。

  深知这个女人恐怖如魔鬼的庆格尔泰,对她决没有一丁点非分之想。

  这个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女人,几乎一夜间,就成为了王府里除了王爷外,最有权力的女人。

  几句话,就让楚王将这支精心训练出来的死士军交给了她。

  但庆格尔泰却对此一点意见都没有。

  倒是上任死士统领很有意见,结果被这个女人抽干了鲜血。

  庆格尔泰也是在那个时候才知道,迅速将人血抽干后,人还会活着一段时间,而且活得异常痛苦。

  于是那位死士统领就成为了上任。

  “大人,您看是否继续开炮?”

  庆格尔泰小心走上去,向洛女汇报道。

  不过洛女似乎没心情去理会他,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己,确保方才抓赵客这一趟并没有弄乱了她的头发。

  “是!”

  庆格尔泰得到答案后,如卸重负一般,低下头小心退下。

  不过这时候,却听一人喊道:“等一下!”

  庆格尔泰一愣,抬头看去,发现喊话的并非是洛女,而是方才被洛女带回来的赵客。

  赵客虽然是被洛女抓来的,但待遇却比他想象的要好。

  坐在洛女身旁的椅子上,一旁还有两个侍女伺候这。

  如果忽略掉赵客脖子上那一团黑色的菌斑,不知道的人怕是还会以为这家伙是洛女请来的贵客。

  脖子上这团黑色霉菌,显然比上一次的更霸道。

  赵客现在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一样,这些霉菌疯狂的蔓延在自己全身,令自己的肉体几乎完全失去了控制力。

  所以现在赵客就算是坐在椅子上,脖子以下基本上属于瘫痪的模样。

  想要喝水,还需要一旁的侍女来喂。

  至于肥猪,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

  直接被洛女扭断了四肢后,直接仍在下面的草丛里。

  洛女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本来就是死尸,还都已经僵了,当化肥都嫌污染。

  虽然以肥猪僵尸的体制,死是死不了,可若是这一炮下去,估计也要够呛。

  赵客艰难的抬起头,目光看向面前的洛女:“要不要做个交易,你放了我队友几个,我保证你这次能拿到这次争霸赛的冠军。”

  “我在乎么?”

  洛女手上依旧捧着那面镜子,似乎永远看不厌一样。

  只有失去过什么,才会知道什么东西最珍惜。

  被活生生扒下一层皮来,相比肉体上的痛苦,精神上更是一种折磨。

  她那段时间甚至都不敢照镜子。

  “你不在乎你来参加什么争霸赛,别说是来找我的,我不觉得你会这么爱我,值得你为我放弃十大的地位,来冒险参加这次争霸赛。”

  洛女一愣,没想赵客都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敢调侃自己。

  一时放下了手上的镜子,用充满暖味和诱惑的姿势,双手按着赵客的肩头上。

  “你觉得我需要你帮忙么?”

  洛女身子越靠越近,可不知道为什么,赵客反而嗅到了一股腐臭的气味。

  “你不可能杀掉所有候选者,你故意把积分维持在第八位,又隐藏的这么深,不外乎是担心你身份败露,被其他候选者联手追杀,毕竟能继承鬼市之主的人只有一个,不是吗?”

  被赵客点破了心事后,洛女脸上笑容一时变得更加灿烂。

  两人此时看上去,就如情人在调情一样,有说有笑。

  洛女附耳在赵客耳边。

  随着湿润的香芬扑打在赵客的耳垂上时,只听洛女低声道:“我一直在想,我该怎么样折磨你,你说这样好不好……”

  随着洛女的话音落下,赵客肩头一沉,一股巨大的力量瞬间撕开自己肩头上的皮肉,伴随着骨头的崩碎声。

  赵客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滚落下来。

  如果身体能够动弹的话,赵客很想把自己全身蜷缩成一团。

  随着耳边不断传来“喀喀喀……”的碎裂声。

  赵客身体抖得厉害,眼前更是一阵阵的模糊起来。

  不过巨疼下,赵客反而精神更加的清晰,思维更加的活跃,是邮票《老兵》的被动效果。

  洛女似乎知道赵客有这样的能力,但她反而很兴奋,因为这样,她反而能够体会到更多的乐趣。

  “噗!”

  旋即肩头猛的一轻,赵客双臂像是完全失去了知觉,无力的垂落在地上。

  出于对人体的了解,赵客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肩骨已经被洛女生生抽了出来。

  不过当洛女把骨头抽出来的时候,赵客反而继续讥笑道:“就这样??”

  “酷刑都不会,要不我教你啊!。”

  赵客咧嘴露出整齐的白牙,眼睛盯着洛女,似乎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肩骨被废掉,灼热的眼神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疯子。

  “你先把我四肢关节,用绳子捆紧,阻止血液流动,然后把骨头一根一根的剔出来?

  往里面倒上盐巴,外面用粗盐覆盖起来。

  把我挂在阴凉的地方,这样十天半月后,你就会发现我的四肢已经变成了美味的腊味。”

  说到这里,赵客不由深吸上一口气,仿佛是已经嗅道了腊肉的咸香,舌头忍不住在唇边舔过的举动,令一旁庆格尔泰一阵头皮发麻。

  不仅是惊恐,赵客所说的方法。

  更是对赵客面上那种炽热的疯狂感到恐惧:“这家伙是个疯子么??”

  “你每天都可以从我身上取下一块腊肉吃,想想把我挂在厨房里,每天被你亲手割下一块腊肉做成煲仔饭,或者炒腊肉,再配上一壶酒,会不会很有成就感!!”

  赵客越说越是疯狂。

  转而又继续说了七八种方法。

  每一种方法,令人不寒而栗,简直是闻所未闻。

  庆格尔泰站在一旁栗栗危惧,特别是听到,赵客口中描述的一种大铜牛。

  把人扔进去用后,用火去烧。

  “因为铜牛的腹腔大,传声口小,里面的惨叫声传出来就会变得沉闷,就像是牛一样的叫声,你听过么?”

  庆格尔泰脑海中回闪过赵客说出这段话时,脸上那种享受的画面,不由打起一个寒颤。

  庆格尔泰心中不由生出一种庆幸,他觉得自己这支死士军,已经经过了严格的训练足以抵挡任何严刑拷打。

  可也绝对抵挡不下,赵客口中这些稀奇古怪的刑罚。

  这些酷刑,放在人的身上,怕是即便活下来,人也会变成一个疯子。

  本以为赵客会疼的骂街,已经做好迎接赵客咒骂的洛女,却怎么也想不到,赵客居然一本正经的教起自己该怎么折磨他。

  相比赵客口中怪异的刑罚,她方才的举动,更像是一个小学生一样,被赵客恶狠狠的鄙视一番。

  一时洛女胸前一阵急促的起伏下,脸色一板,冷笑道:“行,算你狠。”

  说着随手将骨头还沾带着新鲜碎肉的骨头扔在地上,向身后两人道:“传令下去,准备开炮!”

  她不想和赵客废话废话下去,打算尽快完成任务后找个地方,一定要把赵客说的那些刑罚一个一个的在赵客身上实验一遍。

  庆格尔泰听着赵客口中的刑罚,一阵口干舌燥大汗淋漓,仿佛这些刑罚都是用在他身上一样。

  此时听到面前洛女的命令后,庆格尔泰终于有一种要解脱的感觉,立即准备下令。

  “等下,你们看那是什么!”

  然而没等他下令的时候,却见黑夜中一把金光灿烂的宝刀从洞口探出。

  即便是在黑夜,但宝刀上鹅蛋大小的宝珠却犹如火炬一般,将周围黑暗照亮起来。

  独特的光芒,令庆格尔泰的神情一振,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尖叫道:“是可汗金刀,去把那把刀给我夺过来。”

  与此同时,洛女的任务也出现了变更。

  暗杀赵敏的任务,居然直接被判定失败。

  任务进一步出现了更改。

  【提示!支线任务:暗杀三公子,任务失败】

  【提示!任务更改为夺取可汗金刀。】

  【支线任务:可汗金刀】

  【任务提示:夺取可汗金刀,介于上个任务已经失败,如果本次任务失败,你的任务线将就此中断,并且被扣除三分之一积分,作为惩罚】

  任务出现了变更,这一点令洛女有些措手不及,但她并非是生来就是高级邮差,同样也是从低级邮差中,一步步摸爬滚打的爬到了今天。

  暗杀失败,也就是说她们这次的刺杀被人发现了。

  那把金刀就是某种意义上的求援信号?

  短暂刹那,洛女心中琢磨出缘由后,反而冷冷一笑,伸手将赵客从椅子上提起来。

  地面上生出密密麻麻的草团,就如上次一般,草团将赵客身体包裹起来后,赵客就说明都看不到了。

  不过赵客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自己正在被洛女迅速转移。

  也不知过了多久,赵客感觉停了下来,周围一片死寂,自己却也听不到洛女的声音。

  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在搞什么,但应该是和那把金刀有关。

  赵客小心尝试起唤出大夏鼎,只要摆脱了洛女的能力压制,自己就能在最短时间里,驱除掉身上控制自己的霉菌。

  不过令赵客失望的是,当赵客尝试唤出大夏鼎时。

  一条消息令赵客彻底断了这个念头。

  【警告!你正在被魔芋灵菌控制,无法呼唤主动使用邮票能力。】

  

  https://www.doulaidu8.cc/xs/136422/4774985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