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恐怖邮差 > 二百八十五章:杀戮

二百八十五章:杀戮

        “啊!!”

        一声惊呼中,眼前同伴的人头就在面前,却是鲜血淋漓,只有脑袋,却没有身子。

        黑夹克双眼往上一番,只是还未等他晕迷过去,却见在他身后一双修长有力的手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黑夹克的脸庞两端。

        手指突然一拉,一根几乎看不到丝线,迅速在黑夹克的喉咙上收紧。

        还记得之前,赵客用棉线,去割肉的那一幕么,此时刀丝就好比棉线,而黑夹克的喉咙,就好比那块蒸到糜烂的肉,轻轻一拉,丝线瞬间从埋过黑夹克的喉咙,

        “扑哧!”一声,一颗头颅滚落在地上,血液顺着断裂的喉颈像是喷泉一样,喷溅在地板上。

        只见黑暗中,一只手探出来,沾了沾地板的血液,放在嘴边,吐出舌头“刺溜”的一舔,便见赵客的脸逐渐从黑暗中显露出来。

        看着倒在地上的尸体,赵客咧嘴一笑,露出沾满血水的牙齿,那种诡异阴邪的眼神,完全和赵客判若两人。

        看了眼钟表上时间,赵客脸色骤然一沉,看了眼地上的尸体,吧唧吧唧嘴,虽然很不舍,但还是快步走上楼来,打开之前合成药剂的机器。

        迅速开始合成药剂,因为之前赵客已经实验出了,药剂的合成比例,这次再次进行合成,速度却要快很多。

        看着迅速滴入烧瓶里蓝色药剂,赵客抬起头一瞧时间,一开口,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还好跟得上!”

        说这话的功夫,便见她迅速将药剂取下来,再次注射在赵客的身上。

        而此时,赵客根本不知晓,自己的本体正在做什么。

        看着面前巨大的空洞,黑乎乎的深不见底,犹如一个火山口,但赵客的感觉,这个洞,更像是菊花。

        “应该就是这个吧!”

        赵客犹豫了下,踢下去一块石头,看着石头在自己的视野中,逐渐消失,最终连一点回音都没有传来后,赵客一咬牙,硬着头皮跳了下去。

        和之前的踩空感一样,只不过这次并没有记忆碎片,面前的世界完全是一片漆黑。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赵客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地方。

        然而这个时候,赵客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干脆一扎头,开始加速下坠的速度。

        耳边没有灌耳的风声,只有一片令人感到窒息的死寂,不知道下坠了多久,赵客突然看到了一件东西,是之前自己踢下去的那颗石头,居然还在下坠中。

        然而这个时候,赵客突然瞳孔一紧,就见那块石头,正在一点点的分解。

        “要到了!”

        见状,赵客心神一松,石头的分解,说明自己越来越接近潜意识的深处。

        石头并不是潜意识深处的东西,所以会自我分解,掉石头和赵客不同,赵客属于思维的主要意识,所以受到的影响并不大,甚至只能用微乎其微来形容。

        渐渐的眼前黑暗开始退去,可随即赵客突然感觉有一股巨力从背后推上来,让赵客眼前一黑,意识瞬间就模糊了下来。

        等赵客的意识再次集中的时候,伴随着一声尖叫声,双眼骤然睁开。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特别的气味,一种似像是鱼的腥味,但又有一种特别的酸,混合在一起的气味,更像是一种铁锈的味道。

        “是血!”熟悉的气味,令赵客立刻警觉起来。

        空气里弥漫的血腥味非常重,而且是人的血!

        这种味道,赵客很熟悉,可以说在所有动物类里面,唯有人类的血,会有这样的一种味道。

        赵客没有马上坐起来,而是将目光看向周围,一道灰蒙蒙的光,从窗户外面照射进来,光线里仿佛被覆盖了一层灰色的丝袜。

        灰蒙蒙的,倒是赵客,想起了冬天时候,首都那种带着汽车尾气所熏陶的霾。

        再一瞧四周的房间,赵客越看越眼熟,这时候,赵客突然抬起头,看着墙头上那根挂肉的用的铁钩,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记忆中那一夜,如同潮水一样扑涌而来。

        滴答滴答的血液,在地面上凝固出一片血迹,被挂在肉钩上的尸体,除了那颗脑袋,身体上已经没有了一丁点的血肉。

        那双空洞的眼球,赵客永远都忘不了,当时自己跪倒在地上,撕心裂肺的感觉。

        这个房间,正是自己姐姐的房间,那个蠢女人的房间,也是令赵客彻底心碎的地方

        面对犹如潮水一样的记忆涌来,赵客双手紧紧握成拳头,突厥发白的骨节,喀喀喀的作响。

        终于赵客从床上站起来,拉开房间的大门,死寂破败的墙壁,却在赵客走过的时候,如同时光倒流一样,破败的墙壁开始复原,碎裂的玻璃重新愈合。

        渐渐地,赵客耳边甚至能够听到圣歌的念唱声,熟悉的颂唱声,赵客记得这首歌《卡梅亚的赞礼》是赞美天国的圣曲。

        唯美动人的歌声,此时在赵客的耳中却是充满了讽刺和讽刺,却又带着一种莫名的魔性,令赵客不由自主的往前走。

        木制的大门,两边立着象征着仁慈的圣母像,双手嘘抱在一起,慈悲的面容,像是在为世人在祈祷。

        只是在赵客的眼中,感到的并不是慈爱,而是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睨视着大门前走过的世人。

        那种施舍一般的恩赐,仿佛自己的生命在她的眼中如此的卑微不堪。

        轻轻推开木制的房门,顿时耳边被清亮的音乐所填满。

        眼前是赵客再熟悉不过的画面,枯瘦如柴的那些孩子,身上披挂这一层白色麻袍,颂唱这委婉动人的歌声。

        在周围那些手持教鞭的修女注视下,他们脸上的圣洁,从未有过的真诚,因为活着,就是神灵对于他们的恩赐。

        面前的画面,令赵客的双眼逐渐朦胧了,双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迈出步子,脚停顿在半空,却始终没有再往前前进一步。

        恐惧?还是……兴奋?

        赵客也说不清楚自己现在的感觉,只是觉得自己的胸口,心脏快要爆炸一样,“砰砰砰”的加速起来。

        这时候,赵客目光突然看到手边放着一根带着弯钩的撬棍,见状赵客瞳孔收紧,内心的火焰,仿佛一下就找到了宣泄口,轰隆一下在赵客胸前炸开。

        上前一把抓住撬棍在手上,对准面前背对着自己的修女脑袋一棍敲下去。

        “砰!”

        尖锐的撬头,刺穿修女白色的头帽,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响声,在圣乐的伴奏下,对赵客来说,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

        用力一扭,就听“刺啦”一声,连带这修女的头盖骨,一并被扯下来。

        “嘿嘿嘿!”

        红白分明的液体顺着撬棍的尾端流在赵客的手上,黏糊糊的手感,尚且还带着血液的余温。

        就像是一团星星之火,点燃了赵客全身,那种难以抑遏的快感,令赵客兴奋的全身每一根骨头都在战栗。

        只是这种快感,却随着赵客的目光,突然生出了变化,之间眼前倒在地上的修女,上半边脑袋都已经被砸碎掉,但依旧双手合十,念诵着赞美的歌声。

        赵客胸口一息,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看着修女继续颂唱的嘴巴,赵客双瞳发红,抡起手上铁锹继续砸上去。

        “我让把你唱,让把你唱!!”

        “砰砰砰……”

        伴随着骨头的碎裂声,圣歌依旧在继续,四周无论是修女,还是那些穿戴者白色麻袍的孩子,全然没有丝毫动静,似乎依旧陶醉在口中圣歌的音乐中。

        鲜血溅射在赵客的脸颊上,耳边回荡着神圣凄美的歌声,配上脸上浓烈的血腥,令赵客像是着了魔怔一样,不断拼命的往下砸。

        这个时候,赵客手上弯曲的铁钩,随着被赵客甩起,弯曲锋利的钩子直接刺穿年迈修女的下巴上。

        “给我闭嘴!”伴随这赵客歇斯底里的咆哮声,只见赵客上前一只脚踩着修女的脑袋,双搜用力一扯。

        “扑哧”一声。

        骨头和肌肉被撕裂开的声音,瞬间覆盖了修女口中的歌声,一瞬间的感觉,让赵客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仿佛在一瞬间,达到了高峰。

        “爽!”

        深吸上一口气,赵客全身的肌肉都在兴奋的打颤,但这远远还不够,只见赵客缓缓低下头,将目光凝视在面前教堂大殿里。

        猩红的舌头,轻轻沿着被血液染红的的嘴角,深深一添,提起手上的撬棍一步步走上去:“你们……都该死!”

  https://www.doulaidu8.cc/xs/136422/5839899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