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这里有妖气 > 第265章 大清铜币(补9/49)

第265章 大清铜币(补9/49)

        “那个人是谁?”

        老神棍这一声如深闺怨妇的抱怨,似一下惊醒了那鬼物。

        风衣怪人看向陶文光家,与之同时,看到了陶文光家二楼窗后的老神棍。

        也不知道风衣怪人是不是把陶文光二楼的老神棍,当作了陶文光,好像受到刺激,吼!!

        风衣怪人发出嘶哑怒吼,忽然发疯了一样,猛扑向近在咫尺的方正。

        但方正的反应更快。

        脚掌一踢脚边的刀匣,刀匣炸起一蓬泥土,凌空飞起,被方正五指扣住一端,朝前方重重一推,空中刀匣迅疾直刺向猛扑来的风衣怪人。

        风衣怪人下意识想要十指劈开刀匣,哪知,轰!

        十指刚碰到刀匣,刀匣表面的朱砂墨线忽升起炽热血光,那是辟邪朱砂!

        在古代,朱砂一直被视作镇宅、避煞、驱邪的至阳之物,

        所以古人多以墨线配合雄鸡之血,或是墨线配合朱砂用来封棺镇邪。

        方正不知道这墨线上的朱砂,如今还是不是原来的朱砂,但当鬼物触碰到墨线时,轰,风衣怪人当场被爆发的至阳灼热气息炸飞。

        与之同时,方正五指继续抓着刀匣一端,追上风衣怪人。

        砰!

        刀匣朝下,朝其胸口笔直砸落,一声大响,因为巨大惯性,风衣怪人的身体被砸成u形,后背重重砸落水泥地面。

        坚硬的水泥地面就像是被钢铁炮弹砸中,轰隆,猛地向下凹陷,龟裂出数公分之深的坑,但刀匣依旧去势不减,噗哧!

        直接砸穿胸骨,内脏,脊椎。

        竟是直接炸透了风衣怪人的身体。

        咚!最后与水泥马路相撞!

        直到此时,风衣怪人那如u形翘起四肢,这才无力低垂,倒在地上僵硬不动了。

        恰在这时,一直罩住风衣怪人面部的帽子,因为剧烈动作而滑落,露出了一张十分丑陋的面孔。

        这是张脸上遍布刀疤的脸,满是血肉被剐掉后留下的坑坑洼洼疤痕,就连鼻子也被割掉,嘴角肌肉被切断翻露出恐怖牙龈肉。

        这是死前饱受折磨的人!

        而最为致命的伤口,是脖子上的利器割伤,这也解释通了为什么每次说话时,总有漏风的嘶嘶声音。

        正是这样的鬼物,方正连鬼头刀都未出,直接被刀匣活活砸死。

        这一幕,反倒是把二楼窗台后的老神棍吓一跳,想要出来帮忙,方正阻止:“老神棍,保护好二楼的其他人。”

        ……

        就在话音刚落,叮当…一声金属落地的脆响。

        只见一枚古董铜币,从地上风衣怪人身上掉落。

        这是枚大清铜币,正面刻着‘大清铜币’四字,背面是一条蟠龙。

        与之同时,几道光华从大清铜币上飞起,想要钻入方正体内,方正目光微眯警惕,用九阳神罡包覆住那几道光华。

        细细感受一番,方正目光精芒暴涨,露出震惊之色。

        是磅礴的生命精元之气…这竟然之前几名死者被借走的阳气,也就是寿命!

        眼前这大清铜币居然能续命!

        增人寿命!

        自古以来,有多少千古帝王,都是最终倒在追求长生的这条路上,可想而知,这长生不死对于世人的诱惑。

        而如今,就有一条能让人长生的路,摆在了方正眼前。

        “诱人堕落?精神污染吗?”

        “费队长曾说过,冥器的能力是邪恶、诡异、诅咒、堕落、异端…看来这枚大清铜币,就是这几大能力里的‘堕落’了。”

        早在一开始,方正就已猜想到,这又是一起冥器泄露,造成的黑暗污染了。

        此刻,他脸上表情镇定。

        经过他亲手毁掉的冥器,前前后后已有两件,残缺的黑夜之面、时间遮断怀表。

        虽然前后两次,冥器都并非完整实力,一件是残缺品,一件是恰好被他身上诅咒所克…但他在半个月前,他就已能独自灭杀一只百年老鬼,半个月后的今天,实力只强不弱,因此,方正并不怵,甚至还能继续保持冷静。

        “长生不死吗…如果你真能长生不死,有那么逆天,你也就不会只是个冥器,应该谓之为神了吧?”刀匣开,方正一点一点拔出鬼头刀。

        刀柄上的冰冷气息,令方正原本有些浮躁的情绪,渐渐平稳。

        他面色冷漠,就在说话之间,九阳神罡的阳刚灼热气息突然爆燃,瞬间将控制住的生命精元之气,燃为灰烬。而后,另一只手握住刀柄,面目冰冷,刀尖已重重砸向地面的大清铜币。

        “你还是不了解现代人的思维!天上,怎么可能会有牛逼在飞!!”

        “给我爆!”

        噗哧!

        刀锋没入地面,并未刺中地上的大清铜币。

        落了空。

        方正眸光凌厉,他发现眼前画面消失,人出现在了一个小镇。

        小镇上的人,都是面黄肌瘦,人人面色麻木,这是一个贫穷落后的时代,似乎是民国?

        方正两眼微微一眯,其中有冷光在闪动,他站在原地不动。很快发现周围原本面色麻木,如一具具行尸走肉的镇民,两眼焦点都看向他身后。

        方正转身。

        一名蓬头垢面,穿着破破烂烂,身上裹着许多由脏乱破旧被子与布片作为衣服的女人,不顾污水横流的街道,赤着双足,似乎是个精神不正常,疯疯癫癫的傻子,脸上带着三四岁儿童的傻笑,正从远处走来。

        不过这是个挺着大肚子的傻子。

        她,怀孕了。

        而且似乎是已经有八九个月的样子。

        “傻子又来了。”

        “我呸,这不吉利的疯女人,怎么又进镇子里来了。”

        “不要脸的烂货。”

        “一个傻子怀孕,也不知道这肚子里是多少个男人的野种,肯定每天都有男人趴在她那具肮脏的身体上。”

        “一个傻子,连自己都养不活,现在却挺着个大肚子,肚子还在一天天变大,你们说这傻子到底是怎么把肚子里孩子养大的?”

        “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是个不吉利的疯女人,打死这个不吉利的疯女人!”

        街上原本麻木不仁的镇民,好像一下找到这个贫穷麻木时代的宣泄口,找到了可以被他们肆意欺凌的弱者对象,开始有越来越多人捡起路边石子,纷纷砸向傻子。

  https://www.doulaidu8.cc/xs/137880/5876616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