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我家娘子已黑化 > 第629章 放下我

第629章 放下我

  “有什么好笑的,今晚还要在那地方住一夜,亏你们笑的出来。”江宁发了句牢骚。

  这车上不少人都忧心忡忡。

  这一路上已经预见不少人虎视眈眈的看着她们车子了。

  谢岱齐心想,有本事就动手啊,我就等着你们动手,我好在言言面前一雪前耻!

  只可惜,直到大巴都到了居住地,一路上都没人敢动手。

  “这鬼地方也不知道怎么了,虽然穷了点,但这地方要什么长什么,简直是老天爷给饭吃。咱们来了一趟,地里不长了,水果掉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带来了厄运呢。”众人心里轻松一些了,好在平平安安回了这里。

  倒是酣睡的长生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拒不承认自己断了这些大兄弟口粮。

  江宁下车到最前面,一路骂骂咧咧朝着屋里走去。

  屋里黑漆漆的,助理上前给她开了灯。

  “啊!”

  江宁尖叫一声,众人脸色一变便冲了进去。

  只见走之前锁好的大门不知什么时候早就被砍烂了,此时屋里早已乱七八糟被人翻的到处都是。

  今日是最后一站,这边就没留人看守,横竖没什么贵重物品。顶多是家中带来的小零嘴,哪知道……

  众人脸色极其难看,好在没直接对上,这些人如今粮食中断,被逼的走了邪魔外道。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去!”

  “我不想在这里了,我要回去。”

  “万一晚上他们还来怎么办?他们没找到东西会不会还来啊?让飞机现在就来接我们,快点来接我们啊。”

  江宁当场哭了出来。

  今日回来的路上他们也看了新闻,全世界都没影响。就这片国土好像一下子失去了上天的眷顾,失去了宠爱。

  无需种植就能长出大量木薯,可以供他们平时做主食。

  路边那些无人管理的果树挂的沉甸甸的。

  他们好像不需要付出什么努力就能果腹,这也导致他们的贫穷。

  甚至当初还有人曾言,既然够了温饱,那他们永远不要努力就能过日子。永远也改变不了现状。

  哪知道……

  居然真的发生了此事。

  甚至各国派出了大批专家学者过来研究,为什么地里的粮食开始减产,水果开始脱落,却怎么都找不到原因。

  就像一下子失去了庇护。

  有人甚至还道,是不是某某偏远地区的守护神被冲撞了,什么什么的……

  还扯到了石棺中的人,总之传的沸沸扬扬,找不到半点原因.

  谢岱齐他们来的地方本就是极其偏远的了,人们更没有约束力。

  众人极其不放心。

  “这个点飞机过来也得明早才能到了。我们开车去机场,恐怕更不安生。你看到了,这一路上回来不少人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呢。”

  众人一时间心乱如麻。

  “大家安心住到明天吧,既然这边普遍粮食减产,恐怕国家也有应对的法子。过了今夜我们就能回去了。”周言词细细道。

  其实,恐怕这事没那么容易。

  人是有惰性的,懒惯了,那懒筋可不好抽。

  恐怕中间有一段时间的混乱,最后才能有个章程。

  但最后,肯定得自己靠双手勤劳起来的。

  低头看了眼三宝一眼,这孩子以前可是懒神附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段时间勤快起来了。能抽三宝的懒筋,真的是厉害了。

  “今天晚上男士轮流守夜吧,房子周围的大门个窗户关紧,女士睡觉吧。”谢岱齐淡淡道。

  谢岱齐内心:在座各位都是摆设,我一个人足矣。

  几个男士也点了点头,这点风度还是有的。

  江宁脸色这才好看一些。

  “那个,今晚你跟我睡吧。你一个人也不安全。”江宁脸色怪怪的,看着小助理。

  小助理有些受宠若惊,连忙点头答应。

  江宁看了她一眼,自己长得漂亮,一个人住多危险啊。多个人多份保障。

  她是见过谢岱齐手段的,其实她觉得只有谢岱齐能让她安心。

  但是她之前得罪过周言词,得罪过他妻儿,想来也没什么好脸色。

  晚上众人都没开火做饭了,便是饥肠辘辘也不敢,连泡面都不敢露出来。只能拿着干面包和一些水果果腹。

  而且窗户都封严实了。

  异国他乡,到底没有归属感,也让人不安心。

  “妈妈我有点饿了,爸爸给了我这个。让你吃一些,弟弟要吃奶,你容易饿。”大宝从小书包里摸出一袋子牛肉干。

  两个小宝一人一根吃的津津有味,三宝塞了一根给周言词,这娘几个才砸吧着嘴偷偷开了窗户,开了条缝看着外面。

  一共加上摄像是七个男士。

  三个人一组值班巡逻。每组四个小时,一组上半夜一组下半夜。

  “有车子来了。”三宝看着外面。

  “开下门开下门,让我们进来一下。”车上跳下来那几个考古老者,风尘仆仆额角还有些汗水。

  “这些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路上好几次问我们讨吃的。”老者擦着额上的汗水道。

  “这家伙白天估计中暑了,半路上就昏睡了。先把他背回去,明早飞机就来接我们了。你们也是明天的飞机吧?还真是赶巧了。”几个专家笑着道。

  一个壮汉沉默着背着垂头的人,昏睡的人脚拖在地上,看不清脸。

  巡逻的三人连忙开了门,谢岱齐隐隐多看了眼那昏睡的人一眼,那几个喝过酒的专家连忙挡住了视线。

  “这群专家还挺不爱干净的,身上都一股味儿了。我隔着这么远都闻见了。”有个男人捂着鼻子颇有几分嫌恶。

  “罢了罢了,他们考古不是跟文物就是跟死尸打交道,反正明天就回去了。”几人说着打开手机听新闻。

  看电视会分心,干脆听点新闻感受一下国内的安静平和。

  “据了解,某国因粮食减产,水果脱落,国家陷入恐慌。民众表示,是因为动了守护神,如今有一部分民众已经赶往事发地。”

  新闻里如实说道。

  “哈哈,这些人神神叨叨的的,还事发地,不就是那破石棺吗……”说着说着,全都消了声。

  惊恐的看着对方。

  那几个掘了坟的专家,可就在……屋里住着呐。

  此时白衣也坐在飞机上赶来,贺思言正躺在他身后呼呼大睡。

  https://www.doulaidu8.cc/xs/140933/4449030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