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我家娘子已黑化 > 第366章 你们都是魔鬼!

第366章 你们都是魔鬼!

        “老公,你找我?”孟柳意眉间带着几分愁绪,眼中似乎有着浅浅担忧。

        手中那杯牛奶,冒着微微白烟,淡淡的奶香味儿充斥鼻翼间。

        若是嗅觉灵敏的,还能闻出细细的不一样的香味儿。

        曾经无数次温暖他的这张面庞,此时犹如魔鬼一般,让迟老三浑身发凉,泛着寒意。

        “老公,怎么跌下床了?婧婧呢,不是说好让婧婧照顾你吗?你若是出了事,我和婧婧怎么办?”孟柳意声音低沉,鼻音微重,似乎很是难过。

        明明看着很小巧玲珑的身子,竟是将迟老三一把扶了起来。

        说是扶,拎起来反而更合适一些。

        迟老三虽然这段时间消瘦了许多,但一米八的汉子骨架可不小,绝对不是体重不过百的孟柳意能拎起来,拎起来!

        但她却是脸不红气不喘,甚至能感觉到她都没用全力。

        “老公你好好躺着,不是说好的吗?有事按警铃,我在房间能听到的。你这样让柳柳怎么安心?”孟柳意将浑身僵直的迟老三放在床上,将被子紧紧盖在他身上,仿佛看不懂迟老三的抵触。

        迟老三浑身都在抖。

        孟柳意似乎一点都看不见。

        蛇蝎美人。

        周言词好整以暇的看着,眉宇间有几分轻笑,这还真是老天爷给的最好报应呐。

        算计了一辈子,花心了一辈子,辜负了无数女人,现在却栽在枕边人手里。

        且这一栽,从二十多年前就开始了。

        这无异于往迟老三心口捅了一刀。

        孟柳意看着迟老三,眼中的爱意几乎能溢出来。双手摸着他脸上坑坑洼洼的地方,仿佛不觉得半点恶心,只贪婪的看着。

        “为什么你不乖呢,为什么不乖点呢?这么好的皮囊却成了这副样子,老公,你痛在身,我痛在心呀……为了你,我放弃太多了。”痴迷的捧着那张脸,眼中的温柔全都化作了爱意。看的迟老三浑身发麻。

        此时的迟老三一句话都不敢说,喉咙仿佛被堵住了一般。

        以前不觉得,现在却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

        曾经但凡他在外面胡来,似乎柳柳都有所感觉。每晚守候在门前,即便是他夜宿别的美人家,她站在迟家大门前,不管是风吹雨下,一站就是整夜。直到他回来为止。

        这也是迟老爷子对她极其满意和愧疚的缘故。

        曾经,他为孟柳意这份深沉的爱感到得意,感到满足,甚至在外沾沾自喜。时常成为他在外面吹嘘的资本。

        如今想来,心爱之人在她人床上酣睡,颠鸾倒凤。自己彻夜站在门前等候,那一夜,足够将负心人千刀万剐无数次。

        她,不是没有恨。她藏在心里呐!

        迟老三猛然间看向孟柳意双眼,果然,那双眼睛中只有他。

        爱之深,恨之切。

        “柳,柳……我,我不想喝,牛奶。”迟老三哆嗦着嘴,半响才吐出一句。

        孟柳意脸上带着笑,熟练地捏开他的嘴,往他嘴里灌去。

        “老公,不能断的,这牛奶只能断一两天,超过三天可不行。老公,不可以的。你现在是我一个人的了,我要珍惜这等日子。柳柳做梦都想你变成我一个人的呢。”孟柳意嘴里说着情话,手上却半点不留情麻利的倒了进去。

        迟老三猛烈的咳嗽,孟柳意想要替他擦拭,吓得迟老三猛地后退。差点又掉下床。

        孟柳意丝毫不在意。

        只要人是她的就行了。

        “言言什么时候来的?楼下坐坐吧?他现在不方便,要好好休养。都怪我,不能好好保护他。泼硫酸我没挡住,那盆仙人球轧烂了他的脸,我也没拦住。”孟柳意似乎自责的很。

        周言词却笑了。

        若说之前她可能会信,但现在见孟柳意单手就能将地上爬不起来的迟老三拎起来放床上,她不信她救不了。

        泼硫酸当时的场景,她出饭店时见过一眼。现场有过打斗,可见迟老三与那年轻人旗鼓相当。若是孟柳意有意救人,只怕迟老三没这么惨呢。

        “仙人球我放的。”周言词轻轻道。

        眼神紧紧看着面前二人。

        迟老三猛地抬头,眼中震惊无以复加,甚至能听到他慢了一瞬的呼吸。

        震惊的看着周言词,说出那句,仙人球我放的。

        心底的震怒和惊吓还未平息,便听坐在他床前削苹果的孟柳意头都没抬,回了一句:“我知道。我看见你放的。”

        说完,嘴角微勾,削苹果的声音沙沙响,整个屋里静的吓死人。

        震惊的,从头至尾只有迟老三一个人。

        仿佛听见了心碎的声音。

        迟老三甚至不知道自己该是何种表情,只隐约听见自己问道:“你们,你们都……都……其实,早就知道门外有盆仙人球?”

        孟柳意抬了抬头,递了块苹果在他嘴边。

        “不,我还知道服务员有问题。我鼻子从小异于常人,我能闻见你身上不同的女人味,也能闻见他身上的硫酸味。”

        周言词:“不好意思,我也知道的。我看见他进来的。”

        迟老三…………

        迟老三此时犹如搁浅的鱼一般,大口大口喘气,可是仿佛被人掐住了喉咙似的,喘不过来气。

        整个屋子里都是他吭哧吭哧喘气声。

        孟柳意就跟个定时炸弹一般,迟老三对她的惧意几乎达到了顶点。

        天啊,天啊,他这些年睡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居然居然!!!

        踏马的,他到底有多瞎了眼!!

        迟老三震惊的头都晕了,若不是躺在床上,估计能昏死过去。

        饶是周言词心里都停了瞬间,拳头微微握紧,这是个危险的女人。

        迟老三,成也女人败也女人。

        他在万花丛中过,家中那株牡丹却不知何时淬了毒。

        “结婚那时,你说过,此生愿为我洗心革面,再不会招惹任何一个女人。你发誓说,若是有朝一日骗了我,就让你穿肠烂肚,面目全非,再无法招惹旁人让我生气。你说过的,我不过是履行诺言而已,你忘了吗?”孟柳意巧笑嫣然道,与二十多年前嫁给他的样子,一模一样。

        不。有些不一样了。

        以前看着他的眼神,充满爱意。现在,充满占有欲。

        这个男人,已经让她没有了耐心。

  https://www.doulaidu8.cc/xs/140933/5904986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