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七十六章 赢先生,计划通2(2/2)

第七十六章 赢先生,计划通2(2/2)


  那少女看着王安风,一时心中微有忌惮。

  可王安风却不管这些。

  他只知道眼前这人持拿兵刃,从窗户翻进来自己屋子,想来心怀恶意,手中长剑原本是要收回,此时反倒扬起,剑势垒叠引动的剑气在剑锋之上隐隐吞吐不定,便要斜斩而出。

  少女察觉隐隐敌意,眉心隐有刺痛,手中长剑抬起,道:

  “你不要误会”

  “我来找你是有要事相商……”

  王安风扣住长剑,并未让其中劲气外泄出来,看着眼前少女,神色略有冷意,未曾出手,可也未曾将长剑收起,只是道:

  “请说。”

  他这一手剑术,是在无数次交手当中练出来的手段,此世中人,哪里能有铜人巷这般手段,但凡与敌交手便要赌上生死,单纯技巧不如王安风远矣,是以少女看到他这一手举重若轻的手段,禁不住便倒抽口冷气。

  在心中对于眼前少年的评价再度拔高,对于自己今夜贸然前来,颇有悔意。

  可此时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心中思虑一二,将长剑握在手中,拇指顶在剑格上,弹出来一寸剑身,以保对面贸然发难,自己也有还手之力,心中微松,道:

  “此事,和那赵姓一家有关。”

  提及了赵姓男子,王安风心中略有明悟,却未有丝毫的放松。

  他之前就觉得那青年花钱来这样一场戏必然别有用心,故而面上并未曾显出惊异之色,让对面少女故作高人的心愿落空,眼前少年异乎寻常的平静,让她都有些难以继续下去,颇有尴尬,干站了片刻,未得到回应,只得继续道:

  “是一场大买卖……真的是大买卖……”

  “原本是找地那赵姓青年,此时却只能找你。”

  王安风微怔,突然想清楚了其中关键,开口道:

  “你们要名?!”

  那少女微微一愣,道:

  “你怎么知道?”

  不但是要名,而且这名望最好还是想关于周围县城帮派。

  王安风回想今日经历,心中略有明悟,面上却未曾变化,只是继续按剑,降低了些许警惕,道:

  “请继续。”

    

  对面少女正有好奇,闻得此言,一口气梗在喉间,险些就未曾上来,只觉得眼前男子便和阿叔一样不懂得气氛,让人没能有所好感,可此时算是有求于他,只能憋着郁闷之气,继续道:

  “这事情的根源,还是要从数日之前,青锋解上,大长老慕容清雪一剑斩碎了三千里天光提起。”

  王安风闻言微有诧异,却未曾打断,任由那少女继续说下去,渐渐明了这数日间事情的来龙去脉。

  青锋解虽说是隐世名门,但毕竟身为正派,大长老一剑斩出了天下第七,震动天下,周围两郡的左道门派,更是骇地头皮发麻,昼夜难安。

  天下江湖浑然一体,正邪两道,此消彼涨。

  最为直接的表现,便是周围两郡的帮派势力开始了剧烈的变化。

  两百年前,剑圣晋入了绝世之列后,第一战绩便是持剑扫平了周围邪道帮派,使得自家门庭壮大,这等行为这数百年里,几成惯例,时有发生,由不得他们不畏之如虎。

  为了防止吃完青楼花酒,还未提起裤子,便看到自家老巢被绝世高人随手一剑铲了个干干净净。底蕴不深的邪派左道,部分行为狠辣的江湖帮派,在这七八日间,尽皆带着门中弟子典藏,四散而去。

  纵然是那些颇有根基的江湖邪道,也都收敛弟子,畏缩一地,不敢如往常那般嚣张,肆意妄为。

  这种大的变动,和寻常江湖人士和那些小帮小派的人而言,大抵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尚且不如今日一顿好酒肉来得滋味肥美,可在部分有心人眼中,却是崛起的大好机会。

  那些邪道帮派离开之后,便会留下原本的门庭驻地,空出来大片的买卖。

  眼前少女便是附近帮派中人。

  原本打算,是以那赵家公子为傀儡,依凭飞云剑客之名,聚拢众人,多分得些利益,之后再暗中并入本帮,如此一来,既能够收获更多,也避免冲突。

  其中肯定有许多细节处功夫不曾告知王安风,只说了个模糊的大概,但是从已知的消息来看,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手段,想来也耗费了许多的心血。

  却不想,半路给人截了胡。

  连口汤水都没剩下。

  说到此处,那少女狠狠瞪了一眼王安风,恨得牙痒痒。

  王安风于此事也颇为无辜,他也不知道今日之事对于眼前少女一伙儿人而言如此重要。

  那少女本想着让那赵姓公子趁机成名,聚集众人,压服一方,可没有想到名气全让他给占了个全,就连以防万一,引来的飞云剑客,也被王安风十招之内击败。

  瞪了眼王安风,少女按住心中不忿,开口道:

  “事情便也说了,今日我过来,是应阿叔之言,诚心要邀你入伙。”

  “帮派里面事情你不能插手,一切走上正轨之后,每月也自有大把的银钱给你,岂不是真正的大买卖?”

  王安风见这少女说得情真意切,却不曾动心。

  想了想,将手中木剑收好,抱拳道:

  “很是抱歉,我恐怕没办法答应。”

  那少女瞪大了眸子,道:

  “你,你说什么?”

  王安风侧了一步,提起桌上茶壶倒茶,敛目温声道:

  “我们几人马上便要回去扶风城中。”

  “就算是再大的买卖,可能比得上扶风学宫?”

  那少女本有两三分薄怒,觉得眼前少年不识抬举,可听得了扶风学宫四字,却被尽数浇灭,再看王安风,神态从容,再加上一身剑术过人,显然不是寻常出身,他们帮派在这北武城虽然实力算是不错,但是如何能与扶风学宫这等一流势力相比?

    再加上阿叔御下一向严苛,她也做不出强逼之事。

  便在此时,看到身前少年将那一杯清茶递过,眉目干净平和,平和开口道:

  “我家夫子便在隔壁。”

  “不若将夫子唤醒,姑娘若是能说服夫子,我也自然从命。”

  学宫夫子,至少都是七品以上武者。

  那少女心中一堵,知道了眼前少年是在暗暗威胁自己,恨恨剁了下脚,甩给王安风一个白眼,转身跃出了窗户,施展了轻功,几个闪动便消失不加。

  王安风看着那少女远去,嘴角笑意略有收敛。

  虽然说她刚刚所说含含糊糊,可是少年心中推测,这一连串举措,恐怕是大长老寿宴第二日便开始做了准备,堪称眼光狠辣,下手果决。

    而且,很难说北武城中就是唯一一手安排。

  心中念头转动,少年饮了口茶,轻轻叹息。

  江湖风波恶啊。

  大长老那一剑,斩碎的可远远不止是三千里的天色云光。

  …………………………………………

  城中一处小院落中。

  朱芷蓉一路避开巡捕,按下了身形落在这门前,此时想起方才那个不好对付的王安风,都觉得心中一股憋闷之气,难以消解,抬手轻叩大门,片刻便有人过来,吱呀轻响声中,将门打开。

  少女一路行到了内院,果然看到主屋灯火依旧明亮,映照着一个伟岸的身影,坐在桌前,捧卷夜读,心中郁郁之气散去,只觉得心里面一片安稳,仿佛看到了那道身影,纵然是有千百种难关在前面等着,也没甚么大不了的。

  当下快步走上前去,敲了下门,继而退后一步,抬手整理了下衣着,才抚平了几根不听话的发梢,便听到了里面传来一声朗笑,道:

  “芷蓉吗?进来吧。”

  “嗯。”

  朱芷蓉答应一声,推门进去,下意识地放缓了脚步,走到主屋侧室,便看到了一位高大男子,身长八尺,生得仪表堂堂。

  虽然年纪已过了三十来岁,可非但未曾显得衰败,反而有一种成熟气质,沉稳宛如磐石伫立,仿佛身前有千军万马,也不会丝毫退缩。

  那男子见少女进来,将手中书卷放下,轻笑出声,道:

  “怎地才回来?”

  朱芷蓉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看着自己脚尖,咕哝道:

  “还不是那个王安风……”

  当下便将方才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出来,那男子神色微有沉凝,沉吟片刻,摇头笑道:

  “胜败乃兵家常事。”

  “也不打紧,反正咱们还有其他手的准备。”

  “今日你也累了,先去休息吧。”

  朱芷蓉点了点头,乖乖出去,却不曾发现,自己身上无声下来了一颗玉珠,滴溜溜滚到了那中年男子脚边,其上闪过了一丝幽幽光芒,显然并非凡品。

  少林寺中。

  一袭青衫的文士嘴角微微勾起,形成了一道冰冷嘲弄的弧度。

  似乎是想到了过去的经历,面上隐有怀念之色,可这些许怀念,却让他面色越发冷傲,竟浮现出了些许孤高威严。

  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张厚重面具,随手覆在了自己面上,气质一变,越发幽冷霸道。

  是时候,开始了……

  北武城中。

  男子脚下玉珠,陡然间大放光明,纵然是他有七品的武道修为,也来不及半点反应,便被吞噬其中。

  突然遭逢此变,男子心脏骤然提起,可周身内气在此刻竟都不听使唤,只一个刹那,双脚便已经落在了实地之上,他经验极是丰富,方才落下,便极敏锐地朝着一旁纵去,双眸微张。

  右手抬起,自背后抽出一柄短棍,双手自两端朝外面一拉,便化为了一柄长枪,身上浮现出来了浓烈的战场杀气。

  抬眼望去,神色却是骤变。

  视野所见之处,只看到了无边无际的苍凉大漠,仿佛当年为之而浴血奋战的大秦边疆,一袭青衫负手而立,面上覆盖着一张严丝合缝的狰狞面具,站在那里,便仿佛与天地冥一,气度幽深,难以测度。

  他年少时候,曾经追随大帅,远征匈奴,当年见过军中高手和那异族武者凌空放对,可是那时候挥手便是气劲如龙的高人,也不曾给过自己如此之恐怖的压迫感,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眼前的一整个世界。

  男子额头隐隐渗出细密汗珠,将那短枪掷在地上,抱拳道:

  “晚辈公孙靖,见过前辈。”

  那人似乎随意看了自己一眼,他便感觉到了仿佛有恐怖的压力排山倒海般朝着自己袭来,面色微白,不知过去了多久,耳畔似乎听到了那人随意嗯了一声,意识方才落在实处,腿脚一软,险些跪倒在地,气喘如牛,额上汗如雨下。

  有冷然声音响起,似乎隐有嘲弄,不知其喜恶:

  “不错,还算有点骨头。”

  公孙靖穿着粗气,回答道:

  “前,前辈谬赞……”

  缓了缓神,不敢看那青衫男子,忍住心中惊怖,低声开口道:

  “只是不知道,前辈将晚辈摄来此处,是为了何事……”

  说出此话的同时,他心中隐有颤栗。

  这等瞬间便改天换地,挪移千里的本事,莫不是……

  念头瞬间被他主动按捺住,不敢再乱想。

  那边男子冷笑了一声,随口道:

  “天下将变,本座静极思动,想要入世一番。”

  声音微顿,似在考虑,而公孙靖心中却已掀起了翻天蹈海般的剧变,思绪颇乱,便在此时,听到了那冷然的声音开口道:

  “本座久不履尘世,要你收集些消息……”

  公孙靖闻言略有心安,搜集消息的情报组织,并非罕见,只是如眼前这人这等手段的,却是闻所未闻。

  那人又随意道:“也可以替本座办些小事,自有嘉奖。”

  公孙靖口中应是,却打定了主意,绝不会去去做,这等老怪物,实在难以测度,自家还是离得越远越好,便在此时,那人袖袍轻拂,眼前视线又是骤然一变,已经出现在了一座高峰之上。

  四下景观磅礴大气,群山巍峨,只拱卫于此峰左右,长天苍苍,垂浓云而下,又有雄鹰盘旋山涧,长啸凄厉,公孙靖面色微变,心中震怖,咫尺天涯,瞬息千里这些传说中的神功在脑海中回荡,震得他大脑嗡嗡作响,难得镇静。

  正心中惊怖之时,那人突然道:

  “你此次初来,本座便先给你一点好处。”

  突然袖袍一扫,自身已出现在了一处古怪甬道当中,正有些难安,突然两侧有明烛此地亮起,前方浮现出了一道身影,其身材伟岸,气势不凡。

  其手持一柄断裂长枪,却有一腔孤勇,铁血杀伐之意扑面而来,令他心中颤栗,令他瞪大了瞳孔,头皮发麻,有恐惧,又有看到了与自己同出一脉的绝世高手,所浮现出的难言兴奋。

  “这……这是。”

  眼前那人手中长枪斜持,虎目抬起微扫,便锁定了身躯颤栗的公孙靖,身子微沉,突然大步而来,明明一人,却展现出不逊色于千军万马,持枪冲锋的气魄,沙哑开口,声线中带着边关战将特有的沧桑豪迈。

  “何惜击寇三千里,宁愿埋骨十万坟。”

  “杀!!!”

  ………………………………

  天色微亮,北武城中。

  公孙靖如同机关人一般,呆呆坐在自己座位之上。

  昨夜所经历的事情,每每回想起来,仍旧令他血脉沸腾,复又想起了那覆面男子所言,颇为畏惧,坐在这里,已经是挣扎了一夜。

  或许已经做出了选择,这枯坐一夜,只是为了欺骗自己。

  外面有人敲门,送上秘报。

  他握着这手中秘报,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

  那人是要搜集讯息,以及办事……无论如何,势力越大越方便,这一次的变动,一定要全部吃下来!

  他说每月一见,下个月前,一定要将事情解决!

  重重握了握拳头,复又想到了那青衣人昨夜里隐约透漏出的一个名字,听其称号,似乎还要在青衣人之上,想到如此高人,竟然还不是最强者,心中便越发敬畏。呼出口气,视线随意扫过那秘报,看到了上面正好翻开的一页。

  星宿榜,第二百四十七位。

  扶风藏书守,王安风。

  先是微微一怔,继而便心有明悟。

  王安风,这应该是坏了自己事情的那个年轻人,本来他还有些介怀,可此时有其他事情横在他的心口上,便完全不将这个小辈放在心上,思绪转动,回想起那青衣人透露出的‘那位大人’,心中畏惧和兴奋夹杂,低声呢喃道:

  “六道魁首……”

  PS:这个世界没有佛教,但是为了方便理解,也就默认存在六道轮回这个称呼了。

  


  https://www.doulaidu8.cc/xs/145320/4267573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