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七十八章 错过(1/2)

第七十八章 错过(1/2)


  天空中星月明亮,这是冬天的夜色,所以极为安静澄澈。

  费破岳一个人坐在院落中的石凳上。

  一个人煮酒,一人酌饮。

  先前被召集起来的江湖武者,和已经从武馆出师的那些武者们已经纷纷离开,尽管他们在费破岳门下学武已经是颇为久远的日子,可是仍旧无人敢于违逆这位老者,所以这偌大的祖宅里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泥炉上面,酒壶腾起了热气。

  老人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对面还有三个酒杯,只是这杯盏前面,已经没有了人,岁月渐渐逝去的证明,并非是身体和精神的变化,更多的存在于熟悉事物的消亡。

  人总有一天会迎来败北。

  这一点,费破岳已经越发清楚地明白了。

  没有人胜得过时间。

  包括他自己。

  带着些微甘味的酒液流入喉中,留下厚重的火辣感,和些微的醉意,老者一杯一杯地饮酒,面容肃敛而沉默,仿佛他正在和谁交手一般,但是这院子里实则只是孤身一人,即便是孤身一人,他依旧将身躯挺得笔直。

  酒意渐渐浮现心头。

  他的思绪不自觉地弥散,想到了谈语柔,想到了自己的晚辈,想到了今日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巨鲸帮少年,想到了密室中的谈话,也想到了自己转交给那少年的枪法图谱。

  这不是传授武功,而是一场交易。

  他换取巨鲸帮保护费家三十年,费家武馆依旧在巨鲸帮名下,却不受调遣的条件,将自己一生所创的武功枪谱,给了那少年。

  对了,他自称为赢烈。

  老者复又引了一口酒,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笑意。

  赢,这个姓氏,真是少见。

  若是在三十年前,甚或二十年前,十年前,他都不会做出这个决定,更是不屑这样去做,但是现在已经看得到自己寿命的老人,是做得出来的。

  他在乎自己的武功。

  所以更不愿意让自己的武功消失。

  亦不愿意令那称雄一方的枪法拳经被血脉后辈辱没。

  “赢烈吗……哈,尽管用老夫的枪法,去好好地和这江湖打个交道罢……”

  最后一口酒引入喉中,先前还挺拔如松的费破岳似是支撑不住,一手搭在了石桌上,双眼半睁,恍惚之间,眼前的酒杯后面似乎多出了三个人。

  孤傲而冷峻的神医,莽撞热血的少年,不断咳嗽,笑地畅快的文弱书生。

  他积威甚重,没有人敢和他对视,没有人敢于违逆他的意志。

  他笑起来远比他发怒更为摄人。

  可眼前这三人,却毫不在乎,能够和他嬉笑对骂,敢于肆意地嘲讽他,能够和他并肩,亦曾仗剑为敌,只是并未曾一同饮酒。

  费破岳晃了晃,不胜酒力,趴在了石桌上,沉沉醉去。

  然后在梦里,

  看到了江湖……

  …………………………………

  第二日,晨光熹微之时。

  西定州城,远比往日更为安宁许多,只是刑部中却有很多捕快在连连打着哈欠,昨天他们洒扫了许久,才将那满是血腥的地方洗了干净,一遍遍运来井水,不断冲扫,最后闻不到丝毫的味道,才被放了回来,可是受了许多苦头。

  那些高手们是打得爽快了,可是弄坏的墙壁地面,倒处都是的血迹,还是要他们这些底层的捕快衙役们来处理。

  天空中有苍鹰盘旋,轻鸣两声,在巨鲸帮的驻地上空盘旋降下。

  公孙靖抬手接住,自这飞鹰上取下来了信笺,抬眸看了一眼,笑出声来,振臂一挥,那苍鹰自他手臂上冲天而起,盘旋在空,王安风正练了一趟枪法,擦了擦额上汗水,看了公孙一眼,道:

  “怎么了?”

  “是老三他们的消息吗?”

  公孙靖转身行了一礼,笑答道:

  “不是,是不老阁的。”

  “先前和不老阁大长老他们分开的时候,属下做主,和他们交换了一只飞鹰,以做传讯之用。”

  不老阁。

  王安风眸中闪过一丝异色,看了一眼公孙靖手中信笺,道:

  “上面写了什么?”

  公孙将那信笺递给了王安风,脸上浮现些许古怪的笑意,道:

  “他问我们,可需要援手,将这谈府的势力吃下……”

  “想来,一是为了恢复门派声誉,二来,也是为了和我们打好关系,或许也不无在这西定州中打下几颗钉子,日后发作的打算。”

  “可是他们绝对没有想到,谈姑娘留下了那些卷宗,谈府的真正势力,一开始就在我们的掌握当中。”

  说到这里,公孙靖脸上有些幸灾乐祸的笑意。

  王安风接过信笺,自上面扫了一眼,内容和公孙靖所说一样,只是言辞用语还要更加热切熟悉些,几乎是将公孙靖当作了亲生兄弟一般,复又一看落款处,正是那位不老阁大长老瞿康安。

  公孙靖在旁边开口,道:

  “他说过段时间下山,可能会路过西定州。”

  “到时候,少主可要见一见这个人?”

  他还记得王安风的计划,和不老阁交好,以待往后,那么作为巨鲸帮之主,提前和不老阁中的重要人物认识一下,也是应当。

  王安风想了想,却摇头道:

  “不了,只要他们知道我这个身份存在便好。”

  “我明日就会离开西定州城,前往郡城当中,帮着梦姑娘寻找典籍。”

  “之后,之后也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不知何时才有机会回来。”

  他仍旧还记得自己此次出山的目的是什么。

  两年多之前,在青锋解大长老的寿宴上,他遇到了游戏人间的宗师前辈酒自在。

  那个时候,酒自在前辈曾经和他有过一个约定。

  只要他修为达到七品,然后能够闯过扶风郡城扶字楼的三十层,老人就会将他所知道的白虎堂事宜,全部告诉他。关于那个组织,他也曾经问过公孙靖,可就连身为兵家密探的对方,知道的也是不多。

  王安风的手掌微不可查稍微用了些力。

  即便他的一身武功,早就已经今非昔比,即便他也算在江湖当中经历了许多事情,可只要一想到那如同幽影一般,几乎无处不在,却又难以捉摸的江湖组织,少年的心中还是会觉得有些压抑。

  白虎堂。

  公孙靖心中有些失望,复又道:

  “可需要属下跟着?”

  王安风收束心中杂念,抬头看他,失笑道:

  “你此时可是一帮之主,巨鲸帮刚刚才有了如此规模,想来必然会引发其他江湖势力忌惮,你往后的日子怎么也清闲不下来。”

  “对了……关于费家。”

  声音微顿,王安风的神色变得有些郑重,昨天他和费破岳的承诺,已经告诉了公孙靖,不过今日突然想到,那位老者竟然孤身一人留在了这西定州城,虽不知是为了什么,可那位老者毕竟将枪决图谱给了自己,虽是交易,也算长辈,想了想,还是道:

  “公孙你若有闲暇,不妨替我多多看望一下费前辈。”

  公孙靖微怔,他虽是兵家密探,但是原本活跃于北武州城一地,对于费破岳这种隐居于一地的宗师,知道的并不多,但是既然是王安风的命令,自然不会违逆,抱拳行了一礼,道:

  “属下明白。”

  …………………………………………

  王安风并没有在西定州城多呆。

  他折返回到西定州不过是因为听到了谈语柔的‘死讯’。

  现在知道谈语柔未死,而谈府的事情也已经结束,自然不会再呆在这里蹉跎时间,当即便换回了自身蓝衫,负剑腾身离开,这几日在少林寺中,三师父已经将神偷门踏入中三品之后的轻功传授给了他,其身法水准,早已和前些天赶回州城时候不可同日而语。

  脚尖轻轻一点,身如幻影,冲天而起。

  繁华的西定州城,几乎转眼间便被他甩在了身下,飞快地变小,最终被逐渐出现,丝丝缕缕的云气遮挡住。

  王安风双眸微阖。

  五指微微张开律动了下,风在身边环绕,并不显得有丝毫暴烈。

  “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

  “当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 

  脑海当中,突然想起了三师父第一次传授自己轻功时候所说的话,王安风的身形在虚空中微一摆动,仿佛游鱼甩尾一般,自然而然朝着前面‘滑’出了极远的距离。

  不像是寻常江湖中人,踩在劲气之上。他此时施展轻功,更像是神话传说当中的御风而飞,潇洒恣意,无拘无束,流风环绕身周,自然化为了一层无形障壁,速度越快,越是玄秘难测,足以抵挡强攻劲弩的攒射。

  真正顶尖门派的绝学,往往要到中三品的时候,才会开始展现出其超凡一面。

  而在下方官道之上。

  一行十数匹劲马向前而行,这些马匹都是寻常难得一见的高头大马,通体黑色没有一丝杂色,上面坐着的武者更是雄武过人,背后尽数背负着一柄大秦战刀,那刀无鞘,便越发显得杀气凌冽。

  官道上无人敢挡在这些一看便知道不好惹的武人前头。

  而令人感觉到奇怪的,这些蛮汉子当中,却又有两人与其他人不同。

  一位蒙着面纱,但是看其眉目澄澈如月,显然是难得一见的美人,而另外一个则是身着青衣的秀气少年,只是眉眼间似乎有两分木讷,黑发如墨,隐有血色流转,颇有两分诡异,和一粗矮汉子驱马同行。

  正是川连一行人。

  他们一行人,在川连恢复之后,便又买了两匹快马,彼此都是不弱的武者,一路纵马疾驰,先前用了七八天的路程,不过一日多些就到了。

  厉老三握着马缰,看着前面的州城,咧了咧嘴,道:

  “这一番未曾飞鹰传讯,定能好好给少主一个惊喜。”

  “驾!”

  PS:第一更奉上……

  感谢法海雷音的万赏,非常感谢

  


  https://www.doulaidu8.cc/xs/145320/4471752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