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六十六章 暗涌(2/2)

第六十六章 暗涌(2/2)


  西定州,刑部。

  典藏室。

  邴宏才大大打了个哈欠,眼角渗出些泪水,对着前面桌案上最后的一些典籍,心中终于升起来了某种苦尽甘来的轻松感觉。

  不容易啊……

  年已三十七岁的追风密捕心中满是血泪,此时的轻松之感,竟是比少年时候,内功突破都来得畅快许多,而在这段时间静心看书的时候,心中那种稍偏向于暴躁的心绪也时时出现,复又压制下去,此时回过头去看,就连心境都似乎有些微进益。

  邴宏才将手中的卷宗放在桌案上,不由地怔然出神。

  或者,每日里抽出些时间,来看看这些宗卷,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恰在此时,紧闭的木门打开,一名面无表情的青年手提着食盒,缓步进来,外面不觉已经颇晚,夜色深沉,星月在天,倒是更为安静。

  青年抬目扫了一眼桌上卷宗,将手中食盒放在了桌上,淡淡道:

  “开饭了。”

  邴宏才嘴角微抽了下,商量道:

  “阿流你能不能换一个词?”

  阿流看了他一眼,道:

  “大人不喜欢吗?”

  尚未等邴宏才开口,便又自顾自地道:

  “确实,属下也不太喜欢这样说。”

  “每每都会觉得自己如同乡下喂猪的农夫一般。”

  邴宏才脸上笑意霎时间僵硬,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属下,恨得牙痒痒,却又有自知之明,知道若是吵嘴,自己绝不是对手,只得从心而为,当这件事情未曾发生,抬手抢过食盒来,大笑道:

  “哈哈哈,饿死我了,阿流,今日带来些什么好吃的?”

  “这些天那些厨子做的,味道说实话都不怎么样。”

  阿流嘴角微微挑起,道:

  “今日是属下亲自准备,想来大人定会喜欢。”

  邴宏才抬手掀开食盒,笑道:

  “那我便拭目以……”

  声音戛然而止,那食盒已经打开,里头第一层上面放着两个白面馒头,邴宏才呆呆的看了眼满脸平和的青年,复又垂首,看了看那可怜巴巴的两个馒头,不信邪,打开第二层,是一份清炒豆丝,还有一小碟腌制的萝卜。

  邴宏才已是呆若木鸡。

  青年坐在旁边,顺手抽出了一卷宗卷,对着呆滞的上司淡淡道:

  “好好吃,大人。”

  “既然是要读书,那便清心寡欲一些比较好,那些厨子竟然给你吃荤腥之物,已经被属下训诫了一番,往后数日,不会再给大人吃半点肉食。”

  说到最后数字的时候,青年眼睛斜瞥了邴宏才一眼,其中散着冷光,令那大汉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讨好地笑了下,抓起馒头便往嘴里赛,入口寡淡,心中早已经是泪流满面。

  我他妈刚刚竟然觉得在这里看卷宗很好?

  莫不是脑门儿被驴踢了……

  一边大口吞咽,在心中流下眼泪,一边还要看着阿流,满脸露出豪爽的笑容,含糊不清地道:

  “好吃!”

  “阿流的手艺果然不一般!”

  青年收回目光,淡淡道:

  “好吃的话,明日我再给你送来,最好一点不剩,全部吃完。”

  邴宏才脸上笑容扭曲变形。

  阿流自顾自地开口,道:

  “看来,这些卷宗大人已经快要看完了,这些日子正好城里出了许多事情,若是早一些看完,也好出来帮忙……还请多用些功夫。”

  听到城中出事,邴宏才眉头微挑,进食的速度稍微放缓了些,方才还有些滑稽的面容变得方正而威严,如同猛虎一般,道:

  “出事?出了什么事?”

  阿流淡淡回道:

  “谈府的掌门人去世了。”

  “谈天雄吗?我知道,不是前些时日就已经……”

  邴宏才不以为意地回答,却被青年打断,阿流看了他一眼,加重了三分语气,道:

  “不,是谈语柔。”

  “今日午时,被人刺杀,当场身死。”

  邴宏才神色微有变化,道:

  “也就是说……”

  阿流点头,神色也变得郑重,道:

  “没错……”

  “谈府七日之前,有过大乱,此时方才掌控局势没有多久时间,掌舵人再度身亡,如今位置空缺,今日又是其下诸多势力前来拜见谈府府主的日子,高手颇多。”

  “今天事情刚刚发生,可能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是群龙不可以一日无首,江湖中人多是依仗武力横行者,过上几日,别有二心之人便会再度浮现出来,彼时这城中恐怕多有骚乱,为了防止伤害到无辜百姓,吾等恐怕,要时时警惕才行。”

  邴宏才微微颔首,道:

  “那我今日便加紧些速度,我不在的时候,你一个人小心行事。”

  他未曾说让阿流给自己求情,毕竟西定州城刑部的总捕大人乃是出身于学宫的法家弟子,古板地要死,若是阿流敢过去开口,搞不好会被施以连坐之刑,到时候两个人一起在这里干瞪眼,也太惨淡了些。

  阿流看了皱眉沉思的邴宏才一眼,突然开口,道:

  “大人,其实属下并不建议你参与到这件案子当中。”

  邴宏才微微一怔,道:

  “什么?”

  青年面无表情,以捧读般的语气道:“毕竟这位谈姑娘虽然掌握了一地江湖势力,可本身似乎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和先前那位梦姑娘的年岁类似,更是生得貌美,皎如明月。”

  邴宏才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才回过神来,勃然大怒道:

  “阿流你什么意思?”

  “当某是喜欢那些小姑娘的人渣吗?!”

  青年眸光闪动,如同看着一堆垃圾一般看着邴宏才,嘴唇轻掀,道:

  “不是吗?”

  “你!!”

  今日成功将自己的顶头上司气得险些悬梁自尽之后,阿流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典藏室,看着天空中升起的明月,微微眯了眯眼睛。

  “希望这次事情,不会生出太大波折……”

  “不过,也不可能罢?”

  “除非出现一个如谈语柔一样,能够压得住一地江湖人的角色……”

  摇了摇头,手提着食盒转身离开。

  ……………………………………

  谈府当中。

  关好的木门哗啦一声,被人从里面推开。

  抱肩靠在一旁的公孙靖听到了动静,双目猛地睁开,挺身站起,便看到了身着蓝衫,踏步而出的王安风,心中松了口气,踏前一步,下意识开口道:

  “少主?!”

  王安风抬眸看他一眼,神色依旧平淡,只是在星辉之下,却又有几分异样的疏离,道:“公孙?”

  “你一直等在这里吗?”

  公孙靖点了点头,偷眼去看,却未曾从眼前少年的脸上发现任何的异样,似乎谈语柔的假死离开,对于王安风的心境而言,并未曾产生任何的影响波动。

  真是有些冷淡啊……

  亏得当时还以为谈姑娘会变成少夫人的。

  男子不由暗自腹诽,面上却很是恭谨,未曾主动开口去提谈语柔,只是道:

  “少主,老三他们现在还在扶风郡城当中,要不要将他们唤回来?”

  王安风皱眉想了想,道:

  “不用了……让他们现在先呆在梦姑娘附近。”

  “等一会儿我写一封信,你用飞鹰传过去,还有些事情要老三去做。”

  在七日之前,西定州事变以后,公孙靖就已经将厉老三和另外几名战友引见给了王安风,所以后者此时也就用老三来称呼那粗矮汉子。

  公孙靖点了点头,开口道:

  “这里就有书房,要现在去写吗?”

  声音落下,公孙靖面上神色微微一僵,右手一颤,险些给了自己一巴掌。

  该死,当兵时间长了,后来也是个帮主,行为作风都是直来直去。

  现在作为下属,不应该问问少主有没有累了,是不是要吃些东西?

  一点该有的样子都没有!

  公孙靖心中懊悔的时候,王安风却只是点了点头,道:

  “带路吧。”

  “是,少主……”

  两人顺着小路向前走去,王安风自心中暗自思考,原本按照他的计划,是要亲自前往风字楼中,帮着梦月雪他们去找典籍,可此时这里也有事情绊住了自己,恐怕只能够写信给厉老三,让他代自己去帮着梦月雪去找针对‘药人之毒’的卷宗。

  风字楼中的藏书都有各自分类,只要存在,就不难找到。

  而用巨鲸帮的联络飞鹰的话,即便是此地到扶风郡城,一夜时间也足以抵达了。

  王安风的思路颇为理智清晰。

  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谈语柔的离开对他造成的影响,也仅仅如此而已,已经逐渐平复下来。

  直到到了书房,公孙靖给他磨墨。

  提笔悬腕,在书信的最后面,写完最后一个字后,下意识画了一个笑脸。

  这笑脸和谈语柔信笺后面画的一般模样。

  王安风看着这封信,突然间便沉默了下去。

  公孙靖站在一旁,有些好奇地看着信笺,那信却被王安风抬手直接扯去,神色平静,将那信笺重新誊写了一遍,转身交给了公孙靖。

  处理了这件事情之后,王安风靠坐在椅子上,右手轻轻支撑在额头上,双目微阖,面上现出三分疲惫,道:

  “今日,我不回巨鲸帮了……”

  公孙靖微微一怔,随即恭谨应答道:

  “属下明白,现在就让人收拾出谈府的客房。”

  “不……”

  王安风摇了摇头,道:

  “我今夜住在原本城里采买的院子里。”

  “前些天也在那里住过,多少,也熟悉些……”

  PS:第二更奉上……

  话说不要撕票啊,这样不好……

  安风的反应,我认真考虑过,是个人都不可能会毫无半点反应,多少也算是朋友,毫无反应也太冷血了。

  感谢此生吾自知的万赏,非常感谢……加更,呐,你看今天上午是二合一,下午,咳咳,不就是加更了?

  


  https://www.doulaidu8.cc/xs/145320/4488670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