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十章 试探(2\2)

第十章 试探(2\2)


  西定州城当中,王安风缓步徐行。

  他这一次出来,并没有掩藏自己的真实容貌,甚至于连自己和巨鲸帮的关系也没有打算掩饰,行走江湖,依仗门派之力横行霸道自然不是甚么好事情,但是帮派的存在,也确实可以减少许多麻烦。

  只可惜,梦月雪踪迹出现的地方,是这西定州城。

  若是在北武州中,倒是可以借助公孙靖巨鲸帮的势力,不必如现在这般,受人制衡。

  一边想着,王安风已转过了一条街道。

  再往前走上几百米,便是自己的院子。

  嘈杂的声音传入耳中。

  在那原本颇为幽静的院子前面,围着十来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一个个恶声恶气,手持连鞘朴刀,不断敲砸着王安风院门,口中喝骂,尽数都是污秽之言,不堪入耳。

  周围百姓指指点点,似乎都有些不忿,可又因为害怕这些青年手中的兵器,不敢向前,只能够任由他们胡作非为。

  王安风脚步微顿,略有好奇地看着远处的青年。

  恶棍?

  巧合,还是试探?

  唔……气息多有亏损,似乎还不到九品?

  一双黑瞳安静地看着那些青皮混混,想了想,未曾上前,而是转身离去。

  ………………………………………

  谢飞大口咽下了酒囊里的浊酒,高声叫道:

  “用劲儿,使劲去砸!”

  “我他妈看他出不出来……这活儿干好了,大家伙都有钱拿!”

  周围的混混们高呼出声,手中砸地越来越起劲。

  在不远处的酒楼靠窗的位置,坐着一个身穿黑衣,头戴斗笠的身影,一双寒星也似的目光看向了下面的人,对面则坐着个面目温和的灰衣中年人,同样看着下面,道:

  “你觉得,这些混混,能够试探出什么东西来?”

  “就着些人的武功,烂黄瓜臭青菜一般,老爷子身边,随便一个人都能在三十个回合之内杀个干净。”

  黑衣男子转头看他,淡漠道:

  “很多。”

  灰衣人挑了下眉毛,道:

  “哦?”

  “那还要请赵兄指教。”

  黑衣男子视线透过斗笠垂下的薄纱,看着下面,淡漠道:

  “出手的角度,擅长的风格,武者的心性。”

  “交手的胜负。”

  “厮杀的生死。”

  言语声中,带着淡淡的杀机。

  杀机越盛。

  对面灰衣男子闻言心中一寒,只觉得眼前青年似乎化作了一柄即将出鞘的长刀,锋芒之盛,令人不敢逼视,令人头皮发麻,不由朝着后面稍退了退,叹服道:

  “厉害……”

  “我便看不出。”

  赵姓武者拈起酒杯,饮了一杯,淡淡道:

  “所以你不是武者。”

  正在此时,其神色微凛,突然道:

  “来了。”

  对面的中年人微怔,转头去看,果然看到了王安风身影出现在了这街道上,正要赞叹出声,却见到少年未曾上前,更未曾出手,只是朝着后面招了招手,便有七八名身着朱衣,腰胯战刀的捕快带着狞笑,如饿虎扑食一般,朝着那些混混扑去。

  那中年人脸上笑容一呆,等到耳畔传来鬼哭狼嚎之音时,双眸微微瞪大,心中满是茫然。

  这……什么情况?

  和方才所说,不一样啊……

  男子下意识转头看向那高深莫测的黑衣武者,却发现后者的眼神似乎也有些发直,显然眼前这一幕完全不在他预料之中。

  街道之上。

  王安风一手抱着一袋雪花果,随手抛了一粒到嘴里,满足地大口嚼着,眸子微眯,宛如弯月。

  这雪花果是大秦北方的一种小吃食,拿了大而圆的山楂红果,浇上熬好的糖汁,味甜而微酸,常在秋冬出现于街头小巷,生津止渴,很受孩子们喜欢。

  方才放肆的混混们,早已被王安风去路上招来的捕快们制服,唯独那最前头的混混头目身手不错,也颇为机敏,见捕快冲自己冲来,直接把手中酒壶往前头一扔,撒腿便跑。

  似乎是用出了吃奶的力气,连后面的捕快一时都追不上,甚至于距离还被逐渐拉大,王安风微微歪了下头,吐出了一粒山楂籽,右手藏在身侧,食指微屈,陡然弹出一道劲气。

  西定州城不比扶风城,这街上捕快都只是寻常武者,没能入了品级,那边儿谢飞本来就要逃出去,突然右腿膝盖弯一痛,随即半边儿身子直接没了知觉,啊呀一声,狠狠摔在了地上。

  这一下突如其来,措手不防,直摔地他七荤八素,半天回不过劲来,刚要往前爬,却被后头一肥硕捕快一个飞奔,怒喝一声,弹地而起。

  下一刻,起码两百来斤的肥肉便重重砸在了其腰上。

  捕快身上的肥肉颤了颤,似乎道了一声舒坦,而谢飞则似乎在这瞬间听到了自己腰子发出了咔擦的脆响,面色不由一白,张了张嘴,面现绝望之色,道:

  “娘希匹啊……”

  …………………………………………

  酒楼之上,那赵姓武者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幕幕,隐藏在斗笠之后的面容一阵青白,突冷哼一声,站起身来,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那灰衣男子张了张嘴,却未能出声挽留。

  王安风目送着捕快们将那些搞事的混混们押走,弹指扔了一颗雪花果入嘴,一边嚼,一边看着被砸得不成模样的门,道:

  “算了,找个木匠罢……”

  摇了摇头,转身朝着另外一处方向行去。

  路上人来人往,一位身着黑衣,头戴斗笠的男子混在人群中,逆着王安风的方向而行,就在和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似乎无意,突然朝着少年撞去。

  这一下速度极快,又极突兀,肩膀更像是无刃的刀锋一般,透着股直来直去的凌厉,稳稳撞在了王安风身上,直将少年撞地一个趔趄,险些将手中的油纸包直接扔出去,退后了两步,才勉强稳住。

  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最能展现出一个人的武功路数。

  那黑衣男子眸光微闪,自心中得出了一个个结论。

  不善外功……

  下盘不稳,想来轻功寻常。

  而在同时,在其看不到的位置,王安风为了保持平衡,而落在了腰侧的右手突然拉出了一连串的幻影,速度极快,却偏生无声无息,眨眼间弹开了三个玉瓶。

  三种无形的药粉震荡融合,继而手腕翻过,食指轻屈,弹出了一道气劲,极巧妙地将这三种不同的药粉融合,裹挟着药粉,落在了那黑衣人衣摆上。

  无色无味,未曾留下任何的痕迹。

  两人的交错,一瞬即过,在路人看来,便是两个行人不小心撞在了一起,这种事情极是常见,实在不值得多加注意。

  黑衣男子未曾开口道歉,朝前匆匆行去。

  王安风驻足,侧身看着其远去的方向,眸子安静如同深湖,映着那男子身影。

  气质幽深,如遗世独立。

  弹指将最后一颗雪花红果送入嘴中,牙齿咬住,洒然转身。

  按照赢先生所说,这便是钩直无饵罢?

  唯愿者来。

  牙齿咬下这果子。

  少年身子一僵,面色突然便一阵扭曲。

  方才幽深如湖的气质眨眼间就消失了个干干净净,王安风以绝强的毅力硬生生将那果子咽下肚去,方才张了张嘴,苦着脸道:

  “哇啊,好酸……”

  PS:第一更

  感谢酒醉鞭名马1的万赏,谢谢……

  


  https://www.doulaidu8.cc/xs/145320/4524604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