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十七章回扶风(五千六百字二合一)

第二十七章回扶风(五千六百字二合一)


  星夜沉沉,这里只是一处平静的小镇,百姓习惯早早就睡下,倒是显得客栈这里有些过分嘈杂吵闹。

  院落当中,李盛负手而立,看着前面近在咫尺的客栈,脸上略有些许恍惚。

  死战之后的推杯换盏,长歌当哭,似乎已经是很久远很久远的记忆了,若是身上没有这一身蟒服,若是没有手中的圣旨,他或许也会上前敲门,像是过去哪样,微笑和公孙靖讨一杯酒水喝。

  但是现在不同,无论王安风是否同意,手中的圣旨点明了要王安风承担定国公的爵位,朝堂江湖不两立,他今日去的终究迟了一步。

  江湖上一代新人换旧人,有的是法子,可神武府偏生用了这个江湖上从古至今最有分量的方法开府立派,宗师饮恨,超过四千名江南道武者喋血。

  不说曹东林本就是不靠神兵利器,以自身实力成名的宗师,那四千多名江湖武者可不是些没有名字的小鱼小虾,虽算不上是如何强的高手,也算是一派支柱,此次尽数死在了这里,不知道多少门派一下子给打断了脊梁骨。

  江南道江湖一日重创。

  神武府之名不日必将震动天下,沾染了血腥味道的牌匾,江湖上或有不服,却无人能够忽视。

  而若是依这圣旨所言,继承定国公的爵位府邸,王安风自然不能够继续成为神武府的府主,而若是神武府归于定国公下辖,则今日血战就又要大秦朝堂背负,惹得天下第一庄庄主再度入京。

  他今日来此,注定扫兴。

  李盛微微叹息一声。

  抬眸看着天上明月,从层层叠叠云雾中升起,月色清冷,和往日里无异,若是闭上眼睛,听得耳畔声音,几乎要分不清此时是在记忆中的过去,还是现在。

  夜深露重啊……

  吱呀一声轻响,李盛自回忆中恍惚回过神来,睁开眼睛,看到了前面木门打开,一身藏青色长衫的王安风站在了喧嚣人群之前,正平静看着自己。

  王安风挥手让身后让关上了门,然后一手提着酒坛,一手端着两个深色酒碗,大步走到了李盛的旁边,两人并肩站着,一个看着客栈,一个看着安静的村庄,王安风主动开口问道:

  “李将军来了,为何不进去?”

  李盛笑了笑,道:

  “当不得将军。”

  王安风侧过身来,先是抬手指了指身后的客栈,然后顺势将手中酒碗抬起,道:

  “我在玉墟观里,听一位老人家讲了许多许多的故事,那些故事里面,那位名叫李盛的一直是将军。”

  “……终究只是故事了。”

  王安风不置可否,将手中酒碗举了举,道:

  “可要喝酒?”

  李盛洒脱一笑,接过了酒碗。

  是寻常村镇客栈里常用的那种粗陶酒器,触手感觉厚实,和宫中称为云樽的美玉酒盏截然不同,那种酒盏用了上等的美玉,触手感觉永远温暖细腻,像是美人肌肤,但是用惯了这等上好酒器,粗陶酒盏也别有感触。

  当年他们最狼狈的时候,陶碗摔做几半,盛酒豪饮,也狼狈不堪,也意气风发,喝醉了好像整个天下都是他们的。

  今日却不剩下几人。

  王安风扣着酒坛,控力精准,在酒碗里倒满了酒,村子里自己酿的酒水,不说朝堂上贡酒,连县城郡城里酒馆酒肆里的东西都比不得,酒水甚至还有几分浑浊,味道刺鼻。

  李盛仰脖灌下酒去,道一声好酒。

  王安风仰脖饮酒,抬手再倒,一碗再一碗,喝尽了三碗好酒,李盛心中竟然已经升起一丝罕见醉意,王安风将手中空了的酒坛轻轻放在了地上,道:

  “李盛将军来这里,是找我的?”

  说到这里他微笑了一下,道:“店家以为是找我们寻仇的人,和我说了一下。年前在扶风郡中曾经见到过将军,加上玉墟观的故事,印象算是深刻。”

  李盛此时方才知道他如何会出来找自己,怔怔然顿了顿,才叹道:

  “你在细腻处,和你爹一般无二。”

  王安风轻声道:

  “多谢。”

  李盛将手中的酒碗放在了旁边一处砖石垒起来的低墙上面,右手抬起,暗色的袖袍在风中鼓荡,月色下,狰狞的蟒蛇暗纹突然变得清晰,似是要冲将出来。

  袖摆垂落,一根紫檀木长盒就这样摆在了王安风的面前。

  上面有腾龙的暗纹。

  王安风抬起眼眸来,看着李盛,道:

  “里面是圣旨?”

  李盛点了点头,道:“先前陛下并不知道大帅他有子嗣在,之后发现了之后也有布置,此次知道你现身之后,遣我来此,讲这圣旨给你。”

  “接过圣旨,你从今日起就是大秦第一等定国公,位比亲王,世袭罔替,陛下所在一日,大秦朝堂江湖无人能动得了你。”

  王安风没有动手。

  远处不知道哪一家的狗突然惊醒,然后便是一连串凶猛激烈的犬吠,引得整个村镇的鸡鸭狗都醒过来,乱了夜色。

  李盛微笑看着他,过去了许久才叹一口气,道:“来这里之前,我就已经猜到了你很大可能是不愿意接这圣旨的,但是,你不打开来看看?”

  面白无须的笑虎微笑强调道:

  “这个可是封你为定国公的圣旨。”

  王安风敛目不答,只是俯下身来,抬手扣住了那个已经空空如也的酒坛,稍微晃了晃,然后转过身来,朝着客栈走去,道:

  “没有酒了,我去重新取一坛。”

  等到他再出来的时候,在这月色清凉如水的院落当中,却已经看不到一身黑衣的笑虎李盛,只是在矮墙那边儿放着两个粗陶酒碗。

  王安风似乎并没有感觉到意外,走到那一座矮墙旁边,给两个酒碗倒满了酒水。

  然后端起了自己的酒碗,有些浑浊的酒水上面倒映着月亮,王安风端着酒碗轻轻碰了下另外一个酒碗,发出清脆一声响,仰脖将一夜月色一饮而尽。

  李盛踏足虚空,黑袍翻卷,瞬息之间已经冲破了云雾,明月高悬,云雾翻腾其下,他曾经登过天山,去过北海,这样的景致毫不逊色于最壮丽的海上风光。

  右手抓着盛放着圣旨的紫檀木盒,被朝野文武忌惮的李盛看着明月,呼出一口酒气,长叹一声,呢喃道:

  “好久不曾饮酒了……”

  “未曾想,王安风竟然是这样的性子,和当日所见变了许多……”

  他面上浮现微笑,想到了年前扶风郡里发生的事情,想到了那一日血战登上扶风百层楼上,哪怕做的是很豪气的事情,却都有些面红耳赤的腼腆少年。

  然后又想到了今日所见踏龙掣雷的江湖武者,月色之下从容饮酒的神武府之主,明明只是半年时间,却总觉得已经过去了很久的时间。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二十三年前。

  有一袭白衣渡江而来,入二皇子营帐,秉烛长谈,出则有神武府,不过短短半年时间,能够斥千百年世家,鞭笞天下,继而提兵长击万里之外。

  不愧是父子。

  但是王安风终究是王安风,不是王天策,李盛脑海中逐渐有了两个人,而非是王天策和王天策之子,毕竟……

  他抬手擦了下嘴角,似乎还留下了些许的酒气,浮现一丝笑意。

  当年那狷傲疏狂的书生,可不会在拒绝之前,还要邀人饮酒尽兴,纵然拒绝,也绝不会如此风平浪静。

  李盛微笑长叹。

  “许久没有喝酒了啊……”

  今日饮酒,直将这客栈数年的存量都给喝了个干净,不知道多少人直接就醉倒在了桌子底下,客栈掌柜和小二手足无措,打算将这些醉鬼搀扶回去他们自己的屋子里,却发现根本搀扶不动。

  明明块头看上去并不如何大,却极为地沉,仿佛都是生铁打造的一样。王安风摆了摆手,让掌柜他们不必在意,那有些年纪的老掌柜才回去了自己的屋子里休息。

  王安风将最后一坛酒喝尽了,才回了客房。

  他抬起右手,看着佛珠,伴随着流光,在这镇子里的客栈里消失不见,重新出现的时候,眼前是少林寺的景致,是孤峰的峰顶上,没有看到吴长青,没有赢先生,古道人,没有鸿落羽。

  穿着朴素僧袍的僧人站在他的面前,一手扣着佛珠。

  王安风虽然饮了酒,但是精神依旧如常清明,这一次足足过去了两月的时间,才重新看到了圆慈,心中感觉自然复杂,不知道该如何分说,干站了片刻,才想起来要上前行礼。

  圆慈脸上有温和微笑。

  抬手在王安风的头顶黑发上揉了揉,轻声道:

  “安风。”

  王安风抬眸。

  僧人似乎极为感慨,脸上微笑稍微收敛,轻声道:

  “你做得很好。”

  王安风心中大动,不知道该如何说,然后看到眼前僧人脸上竟然浮现一丝罕见的揶揄笑意,道:

  “是赢先生说的。”

  “这一次不能出手,也是因为耗尽了灵韵,后面这句,是落羽要给你解释的。”

  天空中突然有闷雷滚滚,僧人一派正气,王安风轻笑出声来,似乎是酒劲上涌,双臂展开,一下子朝后躺倒在了突然自平地中出现的茂密草丛中,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

  …………………………………………

  扶风郡地处北地,是北地郡县中第一等雄城。

  而宛陵城是在丹阳郡中,在江南十三郡。

  王安风若只去管自己的话,来往最多不过一两日,但是这个时候不一样,若说和他同行的青涛骑还算是武功不差的话,那些山寨的武者功夫真的不堪一提。

  索性一路拉练,背负了沉重铁石,从江南道一直奔到了扶风郡西定州城之外。

  先前在那山谷里的时候,尉迟杰曾经和王安风说过,若要在江湖中立下神武府的根据,需得要有万人以上帮众,有自己驻地,有种种条件,王安风却只是微笑说等到回了扶风郡就好。

  那个时候,尉迟杰心中就多少有些预料,但是依旧未曾想到会是这般大的手笔。

  足足上万不止的帮众,占据一侧绝壁天险的驻地,随意看去,平和之下,处处都是杀机暗藏,虽然再没有武者能够和经历了绞杀宗师之后的青涛骑比拟,却也绝不简单,令行禁止,一股铁血煞气扑面而来。

  赶来相见的还有一名看起来有几分木讷的青年男子,穿着一身灰色麻质衣服,一头黑发发梢处竟然有些泛起红色,隔着还有十多步远,就快步迎了上来,笑得开心,却又在王安风身前四五步的时候止住,脸上有些不知所措的尴尬。

  “王兄……”

  司寇听枫神色平静,从这青年身上扫过,感受到和大秦正统内家真气截然不同的气机,心中了然。

  川连。

  原本是扶风郡药师谷将来的谷主培养,药师谷被一位不世出的高人扛山而走,就此覆灭,之后流落江湖,入了扶风郡巨鲸帮当中。

  一身武功似乎已经化去,曾经出手两次,都有六品以上的实力,未见极限,出手总是从容,竟然有两分深不可测的感觉。

  薛琴霜也同样认出了川连和紧随其后的梦月雪,当年在学宫中也曾打过交道,当下主动招呼,笑吟吟道:

  “川兄,梦姑娘……”

  川连微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面上隐隐有些尴尬之色,连连抱拳道:

  “原来是薛兄……”

  薛琴霜微笑道:“当日扶风一别,至此已经三年有余,两位看来倒是风姿更甚……”

  川连连连摆手,面色微红,道:

  “哪里哪里,额,不,薛兄客气了……”

  梦月雪看了一眼旁边不擅和人打交道的师兄,心中暗叹口气,主动接口道:“薛大哥风姿气度,亦是一如往昔。”

  川连大松口气,梦月雪察觉师兄模样,白了他一眼。

  薛琴霜若有所思,微笑道:

  “看来此次来得却是巧,不日当有好酒可喝。”

  川连有些茫然,梦月雪面上却浮现一丝红晕。

  这边是久别重逢的寒暄,那边尉迟杰却已经上上下下将这一处驻地看了个遍,越看越觉得欣喜,呢喃道:

  “若是在这里据阵而守的话,拿下曹东林或者并不需要如此大的代价,纵然是那轩辕家的老一辈厮杀过来,应当也能够挡得住……”

  “那什么老不死的轩辕鸿升……”

  心中忍不住暗骂出声,觉得这所谓的江湖大人物,若是真有胆量,何不去找朝堂上那个最大的出气,那样子纵然一死,也还能算是一条好汉,专门找小辈出气,果然是老而不死是为贼。

  老贼!

  当日事情,亲耳听到的只王安风三人,之后告诉了公孙靖和尉迟杰几人,可是这一路行来,只能够探查到了神武府声威一日强过一日,轩辕家却一直安静,未曾有什么变化,仿佛当日只是曹东林虚张声势。

  公孙靖将原本的帮派旗帜取了下来,然后双手捧着那有神武二字的旗帜,一步一步走到了帮派驻地的最高处,极为郑重将之换上。

  血色旌旗随风而动,烈烈如火。

  众人下意识止住了交谈,抬头去看。

  “不错吧……这旗子有些时日没有看到了,天下剩下来的没有多少,兵部有一份,宫里约莫有一份,那些老卒子手里面,约莫也还有些……”

  王安风的身躯僵硬。

  在他旁边,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位穿着青色长衫的老者,身子挺得笔直,眉目豪迈,却穿文士打扮,面容似乎有些感慨,有些遗憾,轻声呢喃。

  王安风慢慢回头头来,看着熟悉的老人。

  老者对他笑了笑。

  “离伯……”

  轰然声响,青涛骑中神武老卒猛地半跪在地,那些能够奋力与宗师厮杀的铁卒双目瞪大,身躯颤栗不止。

  站在神武军旗旁的公孙靖半跪在地,声音沙哑,道:

  “末将公孙靖,见过离将军!”

  青涛骑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在一瞬的僵硬之后,整齐划一以军中礼节半跪在地,仿佛绵延波涛,整个按照神武规章而组织的巨鲸帮,或者神武府,一个一个跪倒在地。

  旁边出身于天下第一庄的司寇听枫心脏轰然加速跳动,双眼抬起看着那青衫老者,想到了庄中典籍所载事项,缓缓拱手行江湖礼,道:

  “司寇听枫,见过离老前辈。”

  尉迟杰呆住,吕白萍和林巧芙有些手忙脚乱,宫玉只是按剑行以剑者之礼,不发一言。

  薛琴霜神色镇定,行以晚辈之礼。

  青衫老者看着沉默行礼的神武府众人,笑骂道:

  “起来吧,还跪什么跪,还有公孙,你那模样算是个什么样子,一个主将这种模样,让人看了笑话。”

  公孙靖站起身来,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老者挥手笑骂他们还不快滚去干活,才收回视线,冲着旁边行礼的司寇听枫淡淡颔首,对于宫玉却颇为赞赏,开口道了一声不错。

  看到薛琴霜的时候,却咧了咧嘴,脸上皱纹堆起来,仿佛一下子就从高高在上的宗师前辈,转战六国的顶尖名将变成了住在旁边院子里的老人,上上下下看了看,然后竖起大拇指,赞道:

  “这姑娘生得俊俏!好看!”

  “小子眼光不差啊,比起村子里的那什么阿莲好看得多了去了,当时候你就是听了王弘义那小子的胡话,要找什么阿莲成家。”

  王安风眼角抽搐,恨不得找个地缝直接钻进去。

  薛琴霜本只是微笑,听到此处,看了王安风一眼,然后看向离弃道,耳廓微红,却落落大方,坦然道:

  “我的眼光不差。”

  “他的眼光也很好。”

  离弃道微怔,旋即哈哈大笑,看了旁边王安风,重重拍拍肩膀,道:“这一次做的不差!总算是像了那么回事,没有给你离伯我丢脸!”

  王安风嘴角抽搐,不知他值得是哪一件事情,面容有些发烧,不敢去看薛琴霜,只得找了个由头,道:

  “离伯你……事情都做完了?”

  老者连连摆手,笑道:

  “人世间事情哪里有能够做完的时候,这一次只是听到你小子在江湖上乱闹腾,还拒了圣旨,所以顺道来看看你。”

  “对了,说起来还有个东西给你。”

  他将一个木盒扔给了王安风。

  王安风神色有异,却还是将这木盒打开来,里面垫着层布料,上面放着一只手掌,白皙修长在掌心处手指却有老茧,只看了一眼,王安风和宫玉的神色都略有变化。

  这是一名剑客的手掌。

  顶尖剑客。

  离弃道自腰间取出了酒壶,仰脖灌了一口酒,漫不经心道:

  “轩辕鸿升的手。”

  “对,握剑的那一只……”

  PS:今日二合一奉上……五千六百字……这一章我已经发过了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显示,但是发感言是可以的,可能是BUG,所以现在重新发一次,如果出了问题再想办法删除或者修改……

  


  https://www.doulaidu8.cc/xs/145320/4624852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