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十五章 愿承受此名者,上前来(2/2)

第十五章 愿承受此名者,上前来(2/2)


  王安风自少林寺中出来之后,一路走出。

  走过山寨,走到了太叔坚以名剑巨阙一下一下劈斩出来的广阔演武场上,身穿墨甲的青涛骑仿佛波涛一般,从他身前两侧退开,为他让开了一条道路,却更像是在簇拥着他。

  山风吹拂而来。

  王安风略微冷静下来,而他的面容上自始至终也看不出他有那一时刻是有茫然失措的情绪存在。

  他迎着山川和天地,深深吸了口气。

  自他四年前捡起了那个护腕,自那一日,前所未有的世界在他的面前展开,他的身后就一直有着师父长辈们在支撑着,无论前方何种险阻,后退一步,便是足以让他安心的地方。

  那里有赢先生,有师父,二师父三师父,还有道长。

  现在,退路没有了。

  赢先生甚至要成为敌人。

  他不想要否认,在某一个瞬间,早已经习惯于毫无杂念的内心当中充满了惶恐不安的情绪,是对于完全未知没有半点支撑的未来而产生的,出自于本能的不安。

  仿佛行走在了千丈孤崖之间的一根独木上。

  随时可能跌坠下去。

  但是在下一个瞬间,这样的不安就被强行稳定住,他是对于现在这样的情况很不熟悉,老实说甚至有放弃掉的念头,可是更加明白这样的后果。

  这是他绝对无法允许,也不能够承受的。

  因为赢先生曾经是他的依仗,所以他很清楚这位惯常懒散的文士的恐怖程度,他既然说了会亲自将神武府的暗线拔除,那么王安风就相信他能够做到。

  他闭上眼睛。

  入眼所及的是豪饮烈酒的离伯,躺在床上笑着的书生和记忆中已经非常模糊,仿佛虚影一般的女子模样。

  西定州城长歌当哭的公孙靖。

  二十年闲云野鹤的梅忘笙,玉墟观中白发年迈的守墟道人,以及在他的描述当中,夜色中温暖的烛光,作文士打扮猜灯谜的离伯,神武府最后大醉的一夜……

  是隔着流转灯火相视而笑的青年少女。

  他睁开眼睛。

  双瞳当中映照着山川和天地。

  王安风站起身来。

  回身的时候,公孙靖正看着他。

  在公孙靖的身后,站着三百名青涛骑。

  若说青涛骑对王安风有多少的尊崇倒是夸张,但是王安风毕竟是他们的‘主将’一样的位置,也是那一位将他们从上万巨鲸帮中挑选而出,传授内功武技的高人指明要他们跟随之人。

  在离开文家之后,王安风更是纯靠体魄和他们打了一场混战,硬生生把几个刺头儿给打得趴在地上爬不起来,他们这类武者素来直来直往,强就服气,而且是心服口服。

  王安风视线转动,从三百人身上扫过。

  三百人挺立如松。

  若是先生,会如何做?若是离伯,会如何做?

  若是爹,会如何做?

  王安风气质平缓,视线擦过众人,落在了对面被他一壶硬弓强射几乎削去了一层的山岩上,开口道:

  “方才和那人交手的阵仗你们应该也已经看到了。”

  三百人纹丝不动。

  公孙靖神色微有变化。

  王安风仿佛踏足在摇摇晃晃的独木上往前在走,可是面容上神色却依旧镇定,依旧从容,平静开口道:

  “我和宫玉姑娘追了过去,并没有找到刚刚是谁在哪里窥探。对方的身法和敛息的手段,要在我之上。”

  “而武功实力,大约是在五品的实力。”

  众人气息终于开始变得凝重。

  这些青涛骑有三十三人是神武府原本的老卒,公孙靖联络寻来,武功最强,已经有七品上游的水准,却难以更进一步。

  剩下的二百余人当中,大多都是八品的实力,有些天资不差,原本武功基础也高些的,在文士提供的丹药以及不断厮杀之下,拥有七品的内力。

  对于下三品实力的武者而言,能够腾空御风,一日千里遨游的中三品武者,是往日难以升起挑战之心的强敌。

  王安风视线扫过,仿佛说着和自己无关的事情,平静道:

  “这一次师父和赢先生无法出手相助,所遇到的对手,必须由我等亲自对付,其中最强者或者会有四品,江湖中的一流高手。”

  “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是其中或许会有接近宗师,甚至就是宗师的大人物。”

  王安风转过身来,背对着三百青涛骑。

  脑海中有离伯,有书生,有白发守墟的老道士。

  离伯大概会加强磨练这些士卒,爹会如何?讲道理?应该不可能,而赢先生……

  先生会逼迫这些人不得不死战。

  王安风吸一口气,闭上眼睛,轻声道:

  “最后的机会,只要勿要透露我等的踪迹,想走就走。”

  众人沉默,只是古怪的视线落在了王安风的背上。

  他们听到了前面的少年声音顿了顿,才继续道:

  “不愿走的,上前来。”

  公孙靖微笑,并不曾有丝毫的犹豫,就像是曾经冲锋在前,悍不畏死的少年武将,踏前一步,手持长枪,身躯挺得笔直。

  在他身后,三十三名神武府老卒整齐划一,向前一步。

  脚步落地,发出啪的一声响。

  他们昂首而立。

  神态虔诚而睥睨,一如当年。

  然后是数息时间的沉默,自巨鲸帮中挑选,传授武功,传授军阵,传授作战经验的弟子中有人缓步向前,站在了三十三人老卒后一步的位置上。

  他曾经只是江湖普通的门派弟子。

  可是在加入青涛骑之后,杀过悍匪,骑乘过快马,纵横千里杀贼。那时候的经历仿佛有毒一样,让他心里面念念不忘。

  而且,或者他并不愿意承认。

  半月之前,跟随在那少年的身后纵马持枪,从大世家中门跃出,踏碎了十数里花海的时候,他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意,明明没有饮酒,却仿佛酣畅淋漓,大醉一场。

  那一夜的夜风中或许有酒气。

  脚步声音几乎不曾断绝。

  王安风一直等到这声音逐渐沉静下来,轻声开口,道:

  “等我回身的时候,就走不得了。”

  不知是为大势裹挟,还是说心血沸腾一时间的冲动,抑或是那一日从山上纵马狂奔而下的十里花海香气太过于醉人。

  站在人群当中的蓝宏毅心里明明紧张得要死,却又有一种站在悬崖边向下俯瞰的感觉。

  心脏的跳动在不自觉得加剧。

  血液流动到周身,莫名有些发热,脑海当中的感觉很清楚,但是仿佛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躯,心底里升起种种大胆得让他怀疑自己发了疯的念头。

  这是喝醉了吧?

  就是喝醉了吧?!

  蓝宏毅心中低喃。

  他想要离开,却又迈不动步,只是抿了抿唇,挺直脊背,双目平视前方,看着一个个背影,然后他看到站在最前面的少年人转过身来,朝着他们伸出右手。

  神色郑重,温和而且感激。

  “我是王安风。”

  “今日之后,我等将要共同背负一个名字。”

  蓝宏毅摒住了呼吸。

  然后他听到了那两个字,本来已经加速流动的血液仿佛瞬间被点燃,昂扬而壮烈。

  他感觉到自己猛地踏前一步,他看到自己的手掌仿佛前方的同伴,握紧了长枪,青筋暴起,猛地杵在地面上。

  巨大的声响汇聚震动,山寨中的众人闻讯冲出。

  他们看到莫小七和寨主一屁股坐倒在地,浑身颤抖。

  粗狂的声音汇聚,松涛万顷。

  风,风。

  大风。

  神武。

    PS:今日第二更奉上…………

  


  https://www.doulaidu8.cc/xs/145320/4646259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