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我拉仙人下莲台(1/2)

第二百五十四章 我拉仙人下莲台(1/2)


  太叔坚勃然色变。

  他们离开广武郡,过三山阁的时候,曾经见到过这个青年,竹杖芒鞋,一剑三百丈剑气拦路,他记得清清楚楚,此时见到,忍不住就要拔剑戒备。

  文鸿运抬手阻拦。

  一路上没有显出什么异样的中年男子,手掌上却仿佛有了千万斤礼力道,和太叔坚转瞬间连拆数招,彼此各擒住对方一臂,僵持不下,文鸿运看着太叔坚,沉声道:

  “太叔先生,千山公子也是我文府贵客……”

  “还请勿要莽撞。”

  守在中堂之前的两名武者拔刀。

  两道杀气直接锁定了太叔坚和老禄,仿佛他们两人要是再敢妄动一二,那两柄刀就会不顾一切后果,砍下他们的首级。

  太叔坚深深吸了口气,将右手松下来。

  衣着素白的青年目不斜视,只是往前,在路过几人的时候,文鸿运微微俯身,以示恭敬,而千山思并未曾抬眼去看。

  他仿佛当太叔坚几人并不存在,也仿佛并没能察觉到这偌大文府当中处处可以感受到的尊卑有别,没有敲门,径直推门而入。

  文鸿运微微皱了皱眉毛,旋即恢复了先前的面无表情,主动松开了太叔坚的手臂,双手插袖,站在了一旁,看向中堂,神色看不出喜怒。

  纵然这个天山上的剑客在文府中已经停留了超过一月的时间,他却仍旧有些难以容忍这名剑客身上那种倨傲和睥睨。

  须知长幼尊卑有别,上下男女里外。

  他自小在世家中成长,那一袭白衣似乎是过于素净,往上数三代先祖都是文家管家的文鸿运莫名感觉到有些刺目,抬手揉了揉眼睛。

  屋中文宏伯说出那个名字之后,屏风后的屋门恰好被人推开,随即就是平静缓和的脚步声音,笔直朝着内堂而来,三两息时间,王安风看到屏风后走出一名白衣青年。

  手中扣着剑,虽然和当日所见的打扮并不相同,但是王安风却能够感受到那一腔凌冽,孤寒如昆仑山上飞雪的剑意,恰是那一日所遇到的天山剑客,神色微凝。

  文宏伯微笑道:

  “正好要说到千山公子。”

  “既然公子已经来了,那么文某就先告辞,你们毕竟都是年轻人,也都还是剑客,彼此能够说得上话,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在总是不好。”

  尉迟杰笑道:

  “世叔太过自谦了。”

  千山思自进来之后,一双眼睛就落在了宫玉的身上,根本未曾去看尉迟杰,未曾去看王安风,更不曾去看那位别驾不得入中门的文家代家主。

  还没有等到文宏伯走出屏风,这一月来在文家上下眼中都冷如寒冰,淡漠如雪的天山剑客却已经笑出声来。

  他不笑的时候像是天山上飞的雪,可是笑起来的时候,漫天的飞雪都融化成了春水,一双眼睛只是看着宫玉,笑声渐歇,转而轻声叹息道:

  “青锋解宫玉……”

  “终于见到你了。”

  尉迟杰嬉皮笑脸道:“怎么,听你这语气,难不成是暗中倾慕我们青锋解的宫玉师叔不成?”

  千山思未曾去管他,右手提着剑,看着宫玉。

  他身材颇为修长,站着比起王安风还要稍微高上半个头,宫玉只是坐着,可是从王安风的方向看过去,却感觉千山思才是仰望着的那个人。

  宫玉的回答言简意赅,道:

  “我并不认识你。”

  千山思笑道:

  “可我认得你。”

  “我在十岁的时候,就听到过你的名字。”

  “那个时候我的师祖说天下间晚辈里,能以剑无燥气的只有你,还说青锋解上的仙人有了传承,他却还不能找到能持他剑的人,实在是很遗憾。”

  “我也觉得很遗憾。”

  “所以这十多年里,我一直想要见你一面。”

  旁边林巧芙仿佛听到了某个不敢相信的消息,低声惊呼道:“你不是剑魁前辈的弟子吗?”

  话说出口,便知道不对,连忙止住了话头,面现歉意,从方才千山思的话里面,很明显未能成为天山剑魁的关门弟子,是他心中极为在乎的执念,她这样说出来却是不好。

  方才不肯正眼看君侯的天山剑客对林巧芙却很好,摇了摇头,轻声道:

  “不曾。”

  “师祖说我的性子和他不一样,学不来他的剑,所以就不学了。”

  声音顿了顿,千山思道:

  “你喜欢学剑吗?”

  林巧芙看了眼宫玉,摇了摇头,道:

  “不……我只喜欢看书,最多只是喜欢看剑谱,师叔和师姐的剑法都很好,比我好很多。”

  千山思微笑道:

  “看书……也很好。”

  “你往后若有一日想要练剑的话,我愿为你喂招。”

  林巧芙面容羞红,连连摆手道:

  “我的剑术很差的。”

  千山思微笑,摇头道:

  “无妨。”

  吕白萍将林巧芙拉到了自己的身后,手中握剑,一双眼睛怒视着看上去温文尔雅的千山思。

  可是千山思的视线就像是掠过了一滩云,一片空气一般,从她的脸上掠过,未作任何停留,重又看向了宫玉,道:

  “我想要和你比试一次……”

  “我想了十几年,练剑的时候在想,走路的时候也在想,哪怕是重伤的时候也在想着这件事情。”

  “十三年前,师祖拒绝了天山剑派的所有人,为我们在前面立下了一座比天山还要高峻的险峰,我走了十三年,才来到这一座险峰的下面。”

  声音顿了顿,他微笑补充道:

  “以天山剑派当代大弟子,以及剑榜副榜第一的身份,想要以剑法请教青锋解宫玉。”

  “不知可否?”

  他直接搬出来了天山剑派的名号,以及自己在剑榜上的排名,为的只是挑战一位甚至于没能上了剑榜的剑客,这种话说出去定然没有人会相信,可是却真切在尉迟杰等人眼前上演。

  尉迟杰心中震动,厚着面皮,调侃笑道:

  “原来只是一个心有不甘的人。”

  千山思道:

  “只是好奇。”

  “师祖他曾经说你是下一位仙人剑,所以,我想要看一看是什么样的剑术可以被称之为是仙人剑。”

  “我自十三年前每日挥剑三十万次,单衣枯坐天山巅峰一年有余,悟出剑意,行走天下万里,以江湖试剑,几度垂死,自诩未曾懈怠过一日。”

  他伸出右手,手指修长却满是老茧,贴合剑柄,手臂手腕肩膀的肌肉在长衫下鼓动,这是以每日三十万次出剑锻造的身躯,是十三年枯守本心的结果,是属于剑客的手臂和内心。

  千山思微笑,道:

  “我只是好奇,以我之剑,能不能拉仙人下莲台。”

  王安风一直在旁边默默看着,这个时候反倒听出些许的味道,缓声开口道:

  “你是想要证明,当年的天山剑魁,看错了?”

  千山思似乎略有诧异,对王安风的态度也颇为和缓,有问必答一般,笑着摇了摇头,道:

  “从前是。”

  “现在不是。”

  王安风眉头微锁。

  现在不是?

  千山思转头看向宫玉,似乎解释,赞叹道:“既能够看到剑客如此,自然应该舍去身外之物,生死之心,纯粹以剑相击,若是以杂事对错干扰,岂非暴殄天物?”

  “此来唯剑!”

  宫玉敛目,道:

  “何时,何地?”

  PS:今日第一更奉上…………

  


  https://www.doulaidu8.cc/xs/145320/4680961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