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一指,两指(1/2)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一指,两指(1/2)


  景丰城实在算不得小,尤其在最近三年间,莫名有了许多大家族派人来这里置办基业,更是繁华了许多。

  那拉货的板车一直将几人送到了景丰城里面最大最好的客栈前面。

  拉车的车夫领了赏钱,就急急往外去走。

  心里面想着,若是自己速度快些,刚刚扔到官道两旁的货物,没准还能够捡回些来,多少也能够再多挣上些银钱。

  尉迟杰看着这足有五层高的客栈,撇了下嘴,似乎并不满意,可这里一时间也找不到更好的住处,只能勉强接受,转过身来,道:

  “大家都进去吧,今日便先好好休息一下。”

  “我的腿现在都还有些发软。”

  吕白萍看了他一眼,满脸不屑,冷哼一声,带着林巧芙走了进去,。

  宫玉先是扭头看了到了最后面的王安风和鸿落羽一眼,才提剑跟在了两名青锋解弟子身后。

  尉迟杰摸了摸鼻子,苦笑道:

  “看来这位吕姑娘对我怨念有些深重啊,本公子也没有做些什么事情吧?”

  “真是……无妄之灾。”

  “你说是吧,老禄。”

  他转头看向旁边的家将。

  家将老禄跟在身后,眼观鼻,鼻观心,只当自己是个木头人,闻言并不说话。

  太叔坚咧了咧嘴,放慢了些脚步,心里觉得这个世家公子实在是不懂得吸取教训,先前在青锋解剑阵外头乱嚼舌根,结果给摔了个大马趴,现在好了伤疤忘了疼,又来了。

  王安风和鸿落羽落在了几人的最后面。

  鸿落羽先前几年想来是在少林寺里面憋得久了,根本没有打算晚上回少林寺去,更是直接明言要给自己单开一间客房,不和王安风挤一起去。

  王安风无奈,也拗不过他,至于不想要和自己挤在一起,就只当是耳旁风听听,哪里会当真?

  先不说这种客栈的大客房绝对是足够宽敞,以他对于鸿落羽的了解,就算是用脚后跟去想,也知道半夜的时候,这位三师父肯定不会老老实实呆在客房里面休息。

  这景丰城可是完全不够他逛的。

  店中的小二见得一次性涌进来这许多人,当先几人的衣着更是不凡,心中一动,知道是来了贵客,正准备迎上前去,就被掌柜的一下拉住,寻了个活儿打发出去。

  掌柜的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满脸精明,打法走小二后,先是整理了下衣着,然后便亲自迎上前去。

  尉迟公子豪气得很,大手一挥,直接把这客栈里最好的几间客房全部包圆了。甚至于还升起叫几个清倌人来唱曲听歌的念头,打算拉着掌柜问问,这城中哪一处的女子最是风雅。

  却在吕白萍看垃圾一样的眼神当中无奈败退,只能暗自嘀咕两声,拉着家将老禄好一顿抱怨。

  王安风到了屋中,换去了身上外衣。

  他原本穿着的青衫早就在和巨阙剑主交手的时候多有破损,这衣服是刚刚在来客栈的路上,尉迟杰遣自己的家将去城中买来。

  裁缝用的是藏青色暗纹的布料,裁剪线条极为利落,既0能够极好衬出武者的身形,也不会影响手脚的活动,色泽款式都颇为内敛,也极合身。

  在他的身后,鸿落羽翘着二郎腿坐在桌上。

  这里没有旁人,他也就恢复了原本散漫的本性,手中把玩着一个白瓷茶盏,漫不经心道:

  “才下了青锋解,就被人围杀,这是料准了在青锋解不远处你们的戒备会比较松弛,准备一下子把你们料理掉,估计之后还打算嫁祸给青锋解或者那个什么什么酒自在。”

  说着似乎不屑得撇了下嘴,啧啧出声,道:

  “嘿,自在?”

  “怕是只有在酒里才会自在吧?难怪叫做是酒自在,除酒之外,竟是全不自在。”

  王安风摇了摇头,道:

  “这种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的栽赃嫁祸,没有多少人会相信的。”

  鸿落羽嘿然笑了下,老神自在道:

  “管他们相信不相信。”

  “这隐门第一,再加上一个无门无派,归隐江湖的宗师武者,足够把这潭水搅浑了,这段时间抹去可能留下的线索跟痕迹,足够他们全身而退了。”

  “不过,竟然能够一口气出了四名一流高手,虽然说大秦的疆域广大,可是四品高手也不是大白菜,有强攻的,还有暗杀的,除了这两个之外,还有另外两名不逊色于他们的。”

  “这四个人,本来就很难缠了,若还有结成剑阵的手段,寻常的宗师恐怕也得在这里吃个大亏,要是一个不巧,那宗师恰好被克制,死在这里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将手中的茶盏扔在桌上,那杯子赚了两个圈,稳稳停住。

  上面绘着松鹤延年的画。

  鸿落羽抬眸看向王安风,道:

  “如果没有猜错,这人是打算一口气连你身后的人也收拾掉,嘿,这是存了一劳永逸的念头啊,小疯子,你到底是惹到了谁?”

  “……不,是你又惹到了谁?”

  鸿落羽声音顿了顿,在那‘又’字上加强了三分语气。

  王安风无奈,抬手轻轻弹了下那杯盏的边沿,道:

  “我也不清楚。”

  “我们当中还有宫女侠,林姑娘还有吕姑娘,是青锋解出手的可能性很低很低,我刚刚曾经想过,是不是白虎堂或者四象阁出的手,毕竟他们和弟子的恩怨纠葛最大。”

  鸿落羽点头,示意王安风继续说下去。

  王安风抿了抿唇,道:

  “可是入城的时候,我又想到,白虎堂和四象阁虽然有对我出手的动机和理由,但是若是他们出手,就绝对不可能会只有这四人了。”

  “其中至少会有一名宗师。”

  “或者说,手持破碎神兵,能够短时间内和宗师武者纠缠抗衡的一流高手,而不仅仅是四名手持名剑的四品武者。”

  鸿落羽闻言笑出声来,指着王安风连连道:

  “只是这几个就差不点儿让你们直接嗝儿屁了,还想着宗师,神兵?”

  “我说小疯子没看出来,你小子的胃口这么大?”

  王安风面上神色微微一僵,看着自己这个完全不着正行,满脸幸灾乐祸的三师父,只觉得自己的额角一阵阵抽痛,顿了顿,才咬牙道:

  “不是弟子的胃口大。”

  “是他们想要吞下弟子就必须得要有这么好的胃口,要不然怕是会崩掉自己的满口牙齿。”

  “无论是白虎堂还是四象阁,都曾经参与过三年前药师谷的事情,如果说他们会派出这种阵仗来围剿弟子,想来是知道了自己分坛的毁灭与我有关。”

  “可既然知道大师父有移山的伟力,派这些人来,岂不是单纯送死?四品武者和当世名剑也不是大白菜,他们断然不可能如此。”

  鸿落羽拍了拍手,笑道:

  “说得不错。”

  “那你可有什么头绪?”

  王安风声音微微一顿,心中莫名想到了自己那个似乎有些秘密的父亲,迟疑了下,还是将这个念头打消,觉得不至于如此,摇了摇头,道:

  “弟子不知……”

  鸿落羽挑了挑眉毛,抬手打断了王安风的话,冲着门口抬了抬下巴,道:“那太叔坚过来了。”

  “太叔坚?”

  王安风愣了一下。

  鸿落羽从桌上跳下,整理了下衣摆,道:

  “我叫他过来的,或者说,我对那柄巨阙剑挺感兴趣的。”

  王安风了然颔首,打算走过去开门,突然又想到了一事,回身问道:

  “三师父,今日你弹碎掉的那一柄鱼肠剑,是假的吧?”

  鸿落羽挑了挑眉,笑道:

  “看出来了?”

  王安风点了点头,他的武功有一部分来自于鸿落羽,再加上后者那天下第一神偷的名号,多少能够猜得出那个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原因便是,他当年号称藏书守,在扶风学宫的风字楼中看了不少的典籍,知道名剑的水准,以指弹碎先代十大名剑,即便是宗师,这种手段未免太过于匪夷所思。

  鸿落羽点了点头,笑道:

  “确实是假的,那剑姓赢的有用,我便顺手换了去。”

  王安风心中了然,点了点头,转身去开门。

  身后鸿落羽慢悠悠得道:

  “再说了,真的鱼肠剑材质已经不逊于寻常的神兵,怎么可能一指弹碎?”

  “怎么得也要两指。”

  王安风的脚步微微一顿。

    PS:今日第一更奉上…………

  嗯,刚刚过去一小段剧情节点,所以今天更新的时间比较迟了些,诸位包涵包涵(抱拳)

  


  https://www.doulaidu8.cc/xs/145320/4745233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