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七十七章 青锋解上千秋雪(2/2)

第一百七十七章 青锋解上千秋雪(2/2)


  祖祖辈辈都在万剑峰下池水里生长嬉戏的大青鲫,未曾想到今日遭了灾。

  一大一小两个持剑弟子馋了三年的念想,区区一人一条的分量,明显并不足以慰藉心中相思之苦。

  林巧芙开始还有些心疼溪水里的鱼儿被一次性吃去了太多,可是闻到了那香气,就又开始安慰自己,这一次王安风来了,和上一次足足隔了三年时间,下一次谁知道还要多少年才能够见得着?

  这一次性是吃了许多条鱼,可若将这些烤鱼的分量给分一分,匀到三年里的每一日光景里头,便不觉得多了。

  一日不过小半口都不到的分量,这吃起来便心安理得得厉害。

  想想自己每日里都要洒扫经阁,还要被师姐师叔逼着练功,总不能连一日小半口的鱼肉都不给吃吧?

  天底下哪里能有这样的道理?

  小姑娘多少还是有些不大好意思,没曾像是酒自在一样,吃完了骨头都给扔到溪水底下,收拾收拾,在旁边给挖了个小坑埋了去,多多少少也算是入土为安。

  宫玉未曾吃鱼,只是安静坐在一旁青石之上,那柄纤长秀气的长剑横在膝头,等到其余三人吃过了瘾,才轻声道:

  “藏书守可先行。”

  “门中自然有弟子带你前往住处。”

  王安风看到宫玉依旧坐在那里,并没有动身的迹象,知道应该是还有什么其他事情要对林巧芙和吕白萍说,拍了拍自己衣服,站起身来,笑道:

  “那么,在下就先走一步了,明日辰时末,演武场上再会。”

  宫玉点头,只是嗯了一声。

  王安风复又朝着旁边林巧芙和吕白萍笑了笑,未曾见到如何动作,突然有一阵风袭来,林巧芙本能抬手遮了下眼睛,旁边溪流因风而动,荡出了许多的涟漪。

  放下手来的时候,石头上已经没了那青衫剑客的身影。

  只是一向胆大的吕白萍却瞪大了一双明媚的眼睛,直直瞪着远空,失了魂一般。

  宫玉收回视线,淡淡道:

  “吟风身动,瞬息千里。”

  “巧芙,可能看得出是哪一门轻功身法?”

  宫玉是青锋解下一辈里最强之人,自小跟在仙人般的大长老慕容清雪处,习得了超凡脱俗,不与常类等同的仙人剑,可见江湖中五十年难出这样一个剑客。

  可是她现在却是在问一个粗通武功的小姑娘武学上的路数。

  那小姑娘年岁不大,武功更是差得厉害。

  可是一个敢问,一个却也敢答,另外一个也习以为常的模样,林巧芙那一双秀气的眉有些皱起,看了看宫玉,师叔依旧是清淡得如碳白玉雕琢出来,让人不敢靠近。

  每每在这个时候,她便会自心里觉得,宫玉师叔真是生得好看,自己这辈子肯定是比不过的。

  低垂了目光,想了想,轻声道:

  “看不出……”

  吕白萍瞪大了眼睛,像是比刚刚看到王安风乘风入九霄更震撼的事情,道:

  “看不出?”

  “嗯。”

  林巧芙手上拿着刚刚吃烤鱼的签子,轻轻在地上划拉,道:

  “江湖中称得上是上乘的轻功共有三十七门,取风势入身法的有十九门,讲求控风于下的有六门,道门三,凌虚,凭风,步步生玉霄,儒家有二,一为三秋叶,一为三尺浩然风。”

  “西域皇庭有秘术大风来,所踏风卷黄沙,和方才王大哥身法不一。”

  “按照典籍描述,王大哥的身法在这些顶级轻功中,速度上不是最快的,却是最为圆融,契合天地,境界当是天下第一流,应该也是出身于道门一脉的武功,其他的,弟子便看不出……”

  宫玉神色未变,只是淡淡道:

  “看不出便看不出。”

  “白萍,巧芙,此次下山,与往日不同,且来,师父令我传你二人一道秘剑,能领悟几分,便看自己机缘。”

  “啊……练剑啊……”

  “能不能不练?”

  林巧芙小脸有些垮塌下来,不见了刚刚点评武功时候的从容,双颊鼓起,吕白萍却轻松许多,抬手握住了腰间的长剑剑柄,笑容灿烂,如春日繁花十里,耀得人睁不开眼睛,道:

  “早便等着了。”

  宫玉颔首,踏步上虚空,身后寒冰凝结,以虚转实,两名弟子跟在她身后,林巧芙四下环顾,但见寒意弥漫,将整座万剑峰笼罩其中,洁白寒气,比之于天上层云也不逊分毫。

  茫茫然间,此身似乎已经不在尘世俗流。

  可她们还在继续往上走,步步登天梯,至此非凡俗,便是道门身法上玉虚,只是断去了凭风的根本,纯以‘寒意三千尺’的剑意融入身法之中,别开一路,气魄不逊往昔先贤。

  宫玉右手抬起,广袖随风微动,五指白皙纤长。

  天地间云雾如巨鲸吞水,汇聚于五指之间,吸云化水,凝气为兵,一柄晶莹剔透的三尺湛蓝长剑出现在女子手中,屈指轻弹,便有清越剑鸣引得万剑峰上剑鸣低啸不止,淡淡道:

  “看好了,此剑为我自创。”

  “名为千秋雪。”

  宫玉手掌微转,便有剑气明媚,如千秋雪落。

  吕白萍双目瞪大,眸中光彩闪耀。

  林巧芙站在宫玉后面,双眼却是一片放空,脑海中胡思乱想,想到了山下那心心念念想了三年的烤鱼,现在想想,好像也没有记忆中那么好吃。

  又想到了那本厚实到了足以把人砸晕过去的辞典,想到了里面所说,古法刀子有七种写法,第一种是什么,第二种是什么……

  小姑娘忍不住在心里笑出声来。

  身前有剑意三千尺,超凡脱俗一般扑散下了凛冽的寒意来,毫无半点保留,将其中关窍剖析。

  可是这面对着这江湖一等一上乘剑术的林巧芙却是在走神,小脑袋里想着那刀字的七种写法,想着能不能找到第八种,这种行为放在江湖上,可算是笨得到头了。

  可虽然如此,她站在这风霜席卷的半空中,黑发微扬,一张脸秀气里头还有三两分楚楚可怜,却又不沾有半点俗气。

  回过神来以后,那眼睛里也是干净一片,仿佛眼前所见,真的就只是一场千秋大雪。

  王安风被一名弟子带着去了客房中,不只是巧合,还是说宫玉提前安排过,这屋子还是他三年前来这青锋解的时候住的那一间,装饰都没有怎么变过,心中便生出许多熟悉之感。

  那弟子走的时候带上了门。

  王安风盘腿坐于床上,四下无人,缓缓呼出口浊气。

  双目微阖,再吸气的时候,呼吸已经平缓得如同深渊静水,没有泛起丝毫的涟漪,仿佛一片空洞,可是整个屋子里却逐渐被一种凌厉的气机所充斥。

  决绝而纯粹。

  天剑宏晖那一剑,就像是一块冻结了成百上千年的寒冰,一直堵塞在他的心里面,他一路行来,不断尝试将这寒冰融化掉,想要让那冰水汇入他自己的小池塘当中。

  可是融化的速度却一直都很慢很慢,直到刚刚在青锋解山门下刺出了那一剑,这块坚实的寒冰上终于被劈开了裂缝,跌坠入了他自己的池水当中,水位自然上涨。

  冰水和原本的池水,露水混合在了一起,就是武功再高的人也分不出那一滴是池水,那一滴是跌下来的冰化开的雪水。

  王安风悟出的终究不是宏晖的剑术,也不再是赢先生的杀剑三十三,抬手虚握,指掌出剑罡,并指虚斩,虚室生光,凌厉耀目得厉害。

  剑罡缓缓散去。

  少年呆呆看着手中凌厉剑意,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咧了咧嘴,朝后一下子就坐倒在床上,双臂展开,那脸上满是开心。

  先生说过天有九重霄,如果拿剑来说的话,那么他如今终于不是在地上打转,捡着别人东西练的庸碌俗人,挣扎许久,已是一步上云霄。

  “将登天阶步玉虚……”

  王安风低声呢喃。

  屋外有弟子持剑走过,不防那柄放在剑鞘中的长剑突然嘶鸣出声,把她吓了一大跳,一抬手把自己不老实的佩剑握住,祝灵站在偏殿的门口,看着那一处客房。

  她没有去看那屋子,只是看着屋顶偏上一些。

  方才那里有一道无形剑气冲霄而上,就好像屋子里有一把古剑刚刚被拔出了剑鞘,古来有气冲斗牛之称呼,便是如此。

  她定定看着那冲霄的剑气剑意散去,看着屋旁的弟子终于按住了险些跃出剑鞘的长剑,许久才收回视线。

  在她身后,天下第七慕容清雪坐于上首,神色安静。

  PS:今日第二更奉上…………

  


  https://www.doulaidu8.cc/xs/145320/4757724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