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手中神兵(1/2)

第一百六十八章 手中神兵(1/2)


  少林寺中。

  坐在竹椅上的古道人微微动了下眼睛,方才还有些微滞涩的神色重新变得生动起来,他双臂展开,起身,伸展了个懒腰。

  青衫文士抬眸看向道人,漠然道:

  “回神儿了?”

  古道人放下手臂,看着赢先生笑道:

  “回神了……”

  “我也就打了一小会儿盹罢了,你何必如此在意?对了,你刚刚有没有偷看这里?”

  他指了指自己眼角的泪痣。

  青衫文士嗤笑一声,似极不屑,懒得搭理。

  古道人笑了笑,没有再提及这件事,视线转而看着幻境所显示出的外界,看着青锋解的远山景色,定了定神,想及方才所感,悠然道:

  “真是厉害……”

  赢先生依旧随意翻阅手中那本似乎永远也看不完的书,漫不经心道:

  “比你我强?”

  “这个嘛……”

  古道人朝后一下子坐在竹椅上,让那椅子晃了晃,却毫不在意,只是右手托腮,手肘撑在桌上,很认真地思考了许多,先摇了摇头,可随即却又点了点头,笑叹道:

  “我不知道,在里面看不出来。”

  “我以为去了外面能看得清楚些,可还是一样看不破。”

  “生死厮杀不好说。”

  “但是若只论境界,这位前辈确实要在我等之上,如果不是生死厮杀,彼此都不用杀手锏一类的招式,我等数人合力,应当能从她的剑下脱身。”

  声音微顿,复又看向青衫文士,笑道:

  “不过,这位前辈所强的地方应该是意和势,于招法技巧之上,应该还在你我之下,如果你能把她摄入这片世界,以天地大势压制住她,再不济应该能够和她打到平手。”

  青衫文士翻过一页书卷,其上文字变换,数息时间方才固定下来,是一篇养气的功法,赢先生视线自书卷上掠过,淡淡道:

  “将一名七十余岁,精气神正当巅峰的大宗师摄入?”

  “若是寻死,我可让吴长青为你调配天下奇毒。”

  他声音微顿,抬眸看向古道人,嘲弄道:

  “放心,管够。”

  道士脸上的神色微微一僵。

  “你,你……”

  文士收回目光,漫不经心道:

  “你?确实……”

  “你这样能够活到白头,实属不易。”

  “贵姐当是费心许久。”

  古道人张了张嘴,一时说不话来。

  鸿落羽却在一旁偷笑,他看着那边儿懒散随意,却又眉目清寒的文士,又看看呆若木鸡的白发道士,忍了忍。

  终于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嘿……

  姓赢的可是会吃亏的人?

  青锋解下剑阵当中。

  冲天而起的剑势几乎是眨眼间就消失了个干干净净,原本因为剑势剑意干扰而失去了原本效用的幻阵重新开始运转。

  宫玉视线落在了剑阵中枢上。

  这是青锋解开山祖师在开派之时留下的东西,上面以不同的剑术刻下了八句阵词,每一名弟子入山之前,都是从这里走过,都会体悟一次剑意,一直以来,这青岩巨剑就是青锋解中所有弟子心中的圣物。

  可此时,这圣物之上,却多出了一道细微的剑痕。

  她的手掌握在剑上。

  无意识握紧。

  身后老者已经坐倒在地。

  过去七息时间,宫玉呼吸微沉,抬眸,视线方才从青岩巨剑上移开,落在了王安风的身上。

  此时后者手中正握着那柄木剑。

  原本的剑鞘已经崩解,现在王安风只好将剑用原本固定剑鞘的背带背在背上。

  这柄木剑现在已经足以称得上一句神兵。

  可是此时的模样,却远远没有刚刚第一次脱开束缚的时候那么霸道,剑身的颜色有些暗沉,就像是在院子里放了数十年风吹雨打之后,被雨水泡得有些发涨的模样。

  这看上去根本就只是一把破破烂烂的木剑。

  扔给街头上给人算命测八字的假道士都懒得要的木剑,放在小摊上,最多不过六个铜板儿,若是再买些其他东西,这剑或许还会白送。

  可是唯独只有王安风自己才知道,握剑的手掌究竟是掌握着何等恐怖的力量。

  中三品和上三品之间的差距几乎称得上一句天堑,但是掌握一柄神兵的四品高手,就能够对抗宗师而不败,支撑柱一整座门派不衰,整个天下的江湖中也将掌握了神兵的四品高手列入绝世高手的行列当中。

  这柄木剑是为他而生。

  若是这天下间还有一人能够将这柄神兵的力量发挥到极限的话,那么也唯独只有王安风一人而已,只要他还在这个世界上,就算是称呼为天下第一剑客的青锋解大长老,也休想要能够用这柄剑。

  那个时候,这柄剑也就只是一把寻常的木剑而已。

  神兵择主,如凤择梧桐而栖。

  可是这个时候,王安风自己也不能够轻易动用这把剑,刚刚利用了木剑三年间自行积淀的灵韵,只是刺出了一剑,他右手手臂的经脉就已经有肿胀刺痛的感觉浮现。

  即便是有内力温养伤势,现在也还有镇痛浮现,因而他没有办法像是往日那样,随手就将木剑收好,只能动作迟缓,慢慢收剑。

  希望不会被认为无礼……

  宫玉本来想要开口询问,可是此时却止住了原本的想法。

  眼前之人收剑的动作徐缓,仿佛是一个垂暮的老者,或是才摸到了剑柄的孩童,但是她的眼前此时依旧还回荡着方才那铺天盖地一般的森锐剑光。

  这放在寻常人身上有些可笑的动作,便也有些莫名的味道在。

  因而只是握剑安静站在一旁。

  青锋解山门之下的营地当中,幻阵已经重新开启,那些来此求剑的人呆呆看着十步之外有少年负剑,有白衣女子,再远处就是青锋解高不可攀的山门,可是却也只能呆呆看着这一幕被幻阵遮掩,寸步不能迈出。

  眼前重新又是那破败的营地。

  不知过去了多久,有人苦笑,手持长剑转身,脚步踉跄离开了这等了许久的地方,有人看了看手中之剑,扔在地上,自此惨笑而去,片刻之后,那营地中已经空无一人。

  王安风将木剑收回。

  他看着眼前的女子,三年时间似乎并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分毫的痕迹,依旧一如当年,抬手抱拳,道:

  “宫玉前辈……”

  宫玉先是点了点头,眸子落在王安风的脸上,转身当先一步踏入阵中,王安风见到她未曾恼怒,呼出口气,跟着踏入其中,而那老者也不愿意这苦求得来的机缘耗尽,以剑支撑住自己的身子,紧紧跟在了后面。

  心中极为焦急,害怕自己慢下一步,便再也没了这个机缘。

  可是他踏入阵法当中的时候,却发现宫玉和王安风并未离开,那女子只是握剑在最前面引路,根本没有回头看他一眼,可是速度不急不慢,他尽全力之下,还能够跟得住。

  宫玉行在王安风身前三步,声音平淡,道:

  “五品?”

  王安风摇头,道:

  “不,晚辈才入六品。”

  宫玉点头,随即淡淡道:

  “无需再称前辈。”

  “你不是我青锋解弟子,既能斩出那一剑,修为与我相差仿佛。”

  “往后你我同辈相交即可。”

  “可是……”

  王安风张了张嘴,却发现宫玉根本没有看向自己,只是自顾自地走,自顾自地说。

  想了想,自己和青锋解确实没有师承关系,而眼前女子年纪比起自己大不了多少岁,自己叫别人一声前辈,倒是生生叫得老了许多,宫玉话说道这里,只能道:

  “那,在下便恭敬不如从命。”

  “宫……女侠。”

  话说出口,他只觉得这个称呼实在是不伦不类,可是少年时候,宫玉未曾出剑就改变一方天象的景象给他留下的印象实在太过于深刻,若是要叫宫姑娘,他实在是开不了口。

  宫玉却未曾在意,点了点头,复又道:

  “我该如何称呼你?”

  王安风想了想,道:

  “前……不。”

  “宫女侠称呼在下藏书守就好……”

  “藏书守?”

  宫玉脚步微微一顿,侧身看向王安风,语气中似有恍然,脸上却看不出太大情绪变化,只是道:

  “你是王安风?”

  王安风神色微微一僵,随即意识到了什么,双目瞪大看着眼前气质清寒的女子,张了张嘴,道:

  “宫女侠你……刚刚没有认出我?”

  宫玉点头,声音平淡,理所当然道:

  “你前次来此,穿着蓝布衣裳,现在换成了青色的,又过去了这许久,我自然认不出了。”

  “不提此事,青锋解山门,到了。”

  PS:今日第一更奉上…………

  


  https://www.doulaidu8.cc/xs/145320/4766901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