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八十三章 高人与名捕(六千字)

第八十三章 高人与名捕(六千字)


  屋中的青年闻言微微一怔,旋即便几乎要抬手狠狠地给自己脸上来上一耳光,欲哭无泪。

  你想要见我,现在,见到了?

  这算是什么?

  中原人口中的乌鸦嘴吗?若是这样,也太过灵验了。

  白发老者沉默了一会儿,道:

  “阁下是?”

  王安风敲了敲扶手,微笑道:

  “我中原地大物博,礼仪之邦。”

  那老者眯了眯眼,自中原二字当中,已经知道王安风方才怕是听到不少,道:

  “确实。”

  “我等钦佩。”

  王安风维持住气度,不紧不慢微笑道:

  “在我中原,开口问询主人姓名时候,客人当先上名帖,自述姓名。否则便是失礼。”

  老者摇头,平缓道:

  “在下名字不堪入耳。”

  “平素只是牧羊,打猎,今次来中原,只是为了见识一下地大物博的大国气象,好不容易租了民宅,被这几个凶人绑了挟持,还要多谢这位阁下援手相助。”

  “我主仆二人,来生结草衔环以报之……”

  听到这一番话,王安风面上微笑险些僵住。

  对面这是摆明了装傻,那老者虽然说面目沉稳憨厚,可是张嘴就来的说胡话本事可算是天底下一等一的了。

  牧羊,打猎?

  若是域外随便一个牧羊的都有四品水准,那大秦铁骑下辖不得要三品宗师起步?

  发现套不出话来,王安风当下沉默下去,手指轻轻敲击在了扶手上,双眼深沉,看着一老一少两人,貌似随意,实则内力流转,勾连木剑,若有不对,当即可以暴起。

  王安风不问,那老者也不开口,眼观鼻,鼻观心,像是个不会说话没有生机的石雕。

  明明心知彼此都有敌意杀机,却偏生‘和睦’相处,屋中的气氛压抑到让人发疯,那名穿着奢华的青年只觉得额头上不住地有细密汗水渗透出来,不片刻时间,背后衣衫已经是黏湿一片。

  旁边一名六品,一名七品的武者已经倒地,身上衣衫破碎,肌肤焦黑如炭,散出热气,不知生死。

  大概是死了的。

  上首端坐这的男子,因为烛光晃动,青年看不清楚他的面容,只是觉得他虽然坐在那里不如何高,眼神却仿佛俯瞰,神色平静,从容不迫。

  其右手搭在了旁边的扶手上面,似乎因为习惯,曲起手指,不紧不慢敲击着扶手,发出极有节奏的清脆声音。

  得,得,得。

  烛火晃动。

  那穿着白衣的青年呼吸突然间变得粗重起来,然后又变得轻微,心脏跳动的声音也随之时快,时慢,连带着一张面庞苍白,仿佛在水里面泡了一天一夜,有些肿胀,神色涣散。

  旁边老者终于无法坐视不理,伸出粗大手掌,将青年拉向自己背后,与此同时,再度朝前一步,迎着不知深浅的男子,喉中发出一声古朴苍茫的音节,如狼啸月。

  两人之间的虚空当中,浮现出肉眼可见的气浪涟漪,有些粘稠,那青年被老者拉着挡在身后,看不真切,仍旧感觉到自己的呼吸瞬间一滞,喘不过气来。

  王安风敲击扶手的动作微微一顿。

  他感觉到了一股庞大的压力落在他的身上,压迫四肢经脉,心口憋闷,在少林寺铜人巷中和许多对手抗衡过,是以他瞬间判断出,眼前老者本身应当是四品的水准。

  最起码和全盛时期的徐嗣兴是一个档位,他如果不借助神兵之力,绝对不是对手。

  背后神兵中气韵才刚刚耗尽了一次,这几日间才恢复了三成不到,方才已经用了些许,若是面对一名四品武者,都要用出宗师手段,恐怕会让对方生疑。

  对方既然敢于试探‘宗师’,手上定然是有过硬的手段。

  一个不小心,反倒给人拿了去。

  脑海中思绪只是一瞬间事情,王安风面容上没有露出半点的异样,甚至于笑了笑。

  他本身修行江湖中最上乘的外门神功,气血浩大,远超同辈,又曾经吞服过诞出灵智的三千年龙血参,对方这一下也只为救人,没有用出全力,当下便只凭借一身功夫全部吃下。

  庞大气机没入体内,在经脉中流转,旋即以古道人所传阴阳之理,重新运转,汇入手指当中,轻轻敲下。

  方才敲击,用的是药王谷的手段,能够借助音律,影响对方身体,甚至于令其心脉断裂,呕血而死,因为赢先生缘故,其实节律颇为悦耳,仿佛奏乐。

  这一下却又突然变得低沉厚重,如同赤膊力士,敲击钟鼓,前后反差极大,非但是那名青年面色煞白,终于忍受不住,张口咳出鲜血,萎靡不振。

  就连武功深不可测的那名老者,亦是神色微变,只觉得眼前男子方才所用的手段,自己尚可不甚在乎,这一下便有些棘手,精妙固然仍旧精妙,内力却陡然变得更为沉厚,让他心中一沉。

  王安风将两人神色收归眼底,神色不变,心中却暗自松了口气,连道侥幸侥幸。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这老者估计是当他武功果然深不可测,轻描淡写化解了试探,可事实上是,这一瞬间的机变,已经用上了自己真正的绝学,才硬撑着没有露出破绽。

  刚刚硬生生吃下这一招,王安风自己的经脉都有了些微刺痛,着实是方才阴阳流转的时候,有些承受不住那股扑面而来的庞大气机。

  须知武者修行,越往后面差距越大,五品和四品,已经算是霄壤之别。

  刚刚的试探,他以自己真实的修为,若是躲,肯定是能够躲得过去,那样却会露馅,被眼前老者看出问题,到时候彼此试探一番,顺手留下印记的打算就会落空,直接演变成双方生死厮杀的局面。

  那实在是一个亏本的买卖。

  心中念头转动,神色高深莫测,心中感叹。

  若不是这一层次的武者,背后牵连已经极多,多少都有些自恃身份,不肯如同街头混混那样二话不说,抡起王八拳开打,否则他现在已经露了馅儿。

  三师父所谓反派死于想太多,不曾欺我。

  他在这边暗自庆幸,对面却不觉得如此。

  尤其是那青年,他听到那位老者开口发声,知道后者已经拿出了真本事,再来就得要扔出杀手锏,跟对方搏命了,但是这样的手段,对面只是敲了敲指头就能够挡下。

  配合上王安风突兀出现,以及前两日夜间煊赫的雷霆天威,青年心中只觉得压力越来越大,今日怕是难以幸免,一时间心神沮丧。

  王安风对面的老者神色戒备,不肯主动出手,又因为没能找到恰当时机,无法遁逃,只能和王安风对峙,主动开口,缓声说些不着重点的话语,想要引开王安风注意。

  王安风乐得如此拖延时间,和他演戏,若是对上实在刁钻的话,或者有可能暴露些有用消息的话,便学着赢先生那般,微抬下巴,冷笑不语,倒是让对面心里拿不准主意。

  时间一分一刻流逝而去。

  高大老者脸皮微抽,有些拿不准眼前男子的打算,眼见再过一个多时辰天色就要转亮,而且这里毕竟是对方的地方,虽然说眼前男子贵为宗师,那也指不定是不是没脸没皮的货色,打算引来一群中原高手,来将他们一网打尽。

  原先只以为是简单的事情,没曾想到,竟然会遇到这么大的麻烦,想到这里,老者心中也升起澎湃怒气,并非对于王安风或者旁边青年,而是挑唆他来此的那人。

  心念转动,既已经知道再不可以拖延下去,能够修行至此境地,便不会缺少了决断,那位老人微微叹息一声,整个人气度再变,看向王安风,坦然道:

  “阁下自然心中知晓,又何必再问?浪费这许多时间。”

  王安风心中警铃大作,不再迟疑,将背后木剑的灵韵引动,面容上却从容,微笑敲了敲扶手,慢悠悠道:

  “为何?”

  “自是为了看戏。”

  老者挑了挑白眉,道:“看戏?”

  王安风微笑道:

  “能够看着一个四品武人,半步宗师,自己唱独角戏,着实有趣。”

  “只差了一壶黄酒,一碟小菜,便可以看至天明。”

  那老者闻言微怔,旋即心中大怒,眼前之人竟是将自己比作了低贱伶人,惊怒之中,心中又有暴起离开之意,当下不再犹豫,抬手一掌拍出。

  这一下没有半点遮掩,自腰间玉佩上牵扯出了一道气机,越显得浩大无穷,天穹上有异象扭曲,星辰浮动,隐隐自北辰为中心旋转。

  这一下速度极快,王安风只是有了宗师手段,可是自身的反应能力还停留在了五品境界,根本反应不及,那一掌已经拍在他胸前,幸亏早已经将木剑气机引动在要害之处。

  这一掌势若风雷,正正砸在了他心口,气机未曾倾泻进去,就被木剑尽数吃下,没能伤得了他一分半毫,只是气息鼓荡,震地王安风袖袍涌动,黑发飞扬。

  老者一口气机尽去,而没有半点效果,心里面的震惊不必多言,吐纳吸气,仿佛平地起了风雷,绵长不尽,正欲要再来一招时候,突然发现有一股酸软浮现,且不断蔓延。

  就连他这样的武功也有些承受不住,惊怒之中,害怕对方还有什么后手,当即收心,掠身飞退,撞破了屋顶,一把抓住那被劲气席卷滚出门外的青年,腾空攀云,步步登天而去。

  那种脱力感觉被冷秋的夜风一吹,散去了不少,老者回头去看,隐隐月色之中,那身影仍旧还坐在了木椅之上,手指轻轻敲击扶手,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着实高深莫测,心中不由得升起诸多忌惮,长啸一声。

  “中原之地卧虎藏龙,果然不假。”

  “他日若有机会,必然倾力向先生讨教,告辞!”

  旋即飞身而走,长啸之音不绝,袅袅散去,仿佛天上有龙兽嘶吼,伴着其身法展开,也远远地去了,只可惜,这声音本应该引得百兽震恐,可村子里的野兽大多已经给王安风吓得尿崩,这长啸之中,从容退走的高人风范,少不得打了许多折扣。

  等到那人退走许久许久,屋中‘高深莫测’的王安风方才长呼口气,整个人都有些疲惫。

  复又缓了一缓,王安风抬手揭开面具,额上已经满是冷汗,鬓角黑发被汗水濡湿,却是方才那最后一招的庞大压力所致。

  若非早在进来时候,就顺势布置下了无色无味的毒雾,那老者回气时候,又自己作死一般吸了那么长一口气,他恐怕也只能够硬拼。

  不过,敢于在药王谷弟子所处的密闭室内,长吸一口气息,这种事情,整个药王谷所载记录当中,都是极为少见,若是二师父得见,少不得得称赞一声百年一见的好胆气。

  似他这般的,药王谷后面墓地里面可有不少,大多坟头草已经换过了几十茬。

  王安风苦中作乐胡思乱想了一番。

  却又想到,若是硬拼的话,自己这一次少不得得狼狈逃离,什么世外高人的里子面子,就得如同从高处砸下的琉璃盏一样碎了一地。

  甚至若不是先前有过数次和宗师对敌的经验,自身也有类似的手段,现在少不得要腿脚发软。

  王安风闭了闭眼睛,没有着急起身,依旧坐在竹椅上。

  等到脑海中事情想清楚了,方才睁开眼睛,左手抬起,手中不知道何时扣着了一块质地不差的玉石,呈现弯月模样,一面浮雕着苍狼,昂首长啸。

  这正是他趁着那老者吸入毒雾,反应迟钝时候,一瞬间从其腰间捞回来的,王安风把玩着这玉佩,脑海当中有一个思绪逐渐清晰起来。

  先前还在想着,去找名剑组织晦气的时候,把黑锅扣在白虎堂的手上,却又担心前者不相信,以及不知其和白虎堂是否有所联系,自己这祸水东引的手段拙劣,一眼就给人看穿。

  现在有了这玉佩,干脆砸在这一老一少两人身上算了,有这东西佐证,还熟悉了这老者的武功和模样,以少林寺大金刚掌力模仿那霸道的掌法,黑锅扣起来绝对又准又狠。

  思绪片刻,王安风将这玉佩小心收入怀中,然后趋身出来,将下面被自己一开场就放翻的两名面具男子抓起,本来打算只是搜集些东西,可想了想,索性将人直接带回去,扔给无心去头疼。

  这里是村中农家,不缺扁担筐子,王安风将扁担一侧筐子里扔了一人,然后迈开大步,奔出了院落,方才在外面的三名武者果不其然,已经尽数奔逃,没有了踪迹。

  王安风心中略有遗憾,旋即就收伏这念头,朝着梁州城的方向奔出,这院落中第二位‘高人’,就以这种更没有半点高手风范的法子,扬长而去。

  一路奔过原野,然后避开城上守卫,回去了客栈当中,将这扁担筐子里的人扔在地上,扁担之类则担心暴露踪迹,纯以内力摧毁,废渣扔在了草丛当中。

  然后从床底下拉出了裹着一床被单的徐嗣兴本体。

  处理完这一切,王安风方才微松口气,便听得了门口咔啦声响,离弃道推门进来,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道:“整夜里便听得你这里吵吵闹闹,几个蟊贼你小子都处理不干净……”

  声音戛然而止。

  离弃道瞪大了眼睛,看着王安风这小小的客房当中,一共四具尸体躺着,尽数都是黧黑,仿佛雷劈火烧过了的昆仑奴一般,中间站着个干笑着的王安风,嘴角微微抽搐。

  “四个?”

  …………………………

  离弃道原本打算在王安风这里眯一会儿,看到这排排躺着的四具尸体,着实没有了半点兴趣,拍拍屁股转身走人,王安风一夜不睡,等到了辰时的时候,如约从一侧笼中取出信鸽,传信给无心。

  不过小半个时辰不到,无心便出现在了客栈当中,然后看着王安风房内的四具尸体,陷入沉默当中。

  王安风干咳两声,将昨夜发生事情跟无心大略讲述了一遍,后者点了点头,道:

  “你做的很对。”

  “能将这几人带回,自然能够找到更多线索。”

  “只是……”

  声音顿了顿,无心道:“但是下一次,可以不用劈成这般模样,少劈两道,好收拾些。”

  “这是仵作托我与你说的。”

  他想了想,还是没有把仵作那句‘我是个仵作不是个厨子’说出来。

  王安风维持住脸上平静,让自己不要露出尴尬羞愧的神色,点了点头,然后指着唯一一个被牵连其中的男子尸身,缓声道:

  “这一人就是我与你说的那无辜者,可惜生机尽散,最后遗言已经含糊不清。”

  “只是念叨他娘,还有山月二字。”

  无心沉默,一双柔媚的眸子眯了眯,似乎想到了什么,俯身检查一二,着重在他手掌上看了看,眉头微皱,片刻后将手掌放回其胸口,站起身来,道:

  “是个赌徒。”

  “而且很有可能是欠债许多的赌徒,常掷骰子,也只有这种欠了一辈子都没有机会还上的赌徒,失踪的时候,才不容易引起注意。”

  “山月二字,你既说听不清楚,则有可能是山月坊,三越坊,善乐坊,这件事情我会去查,这三具尸体,今夜会有人来将其运走。”

  言罢微微整理了下衣襟,冲王安风点了点头,便打算转身离开,王安风心中早已经有想法,昨日这事颇有些危险,他虽说不惧,也不大愿意牵连其中,踏出一步,拦在无心前路,缓声道:

  “且慢,此事……”

  无心从怀中取出一个包裹,递给王安风,道:

  “伴手礼。”

  “城中七味斋中的糕点,味道极细腻,颇好。”

  “色白如雪,点胭脂,红如桃花,微糖做馅,淡而弥旨。”

  王安风声音微微一顿,视线落在糕点上,仿佛透过油纸闻到了扑鼻香味。

  微呼出一口气来,抬起头来,道:

  “不是这个问题。”

  无心动作不停,从怀中取出了一个沉甸甸的信封,摆在了那糕点上面,言简意赅:

  “这个是刑部关于此案的部分预支。”

  “我加钱。”

  王安风嘴角微抽,素来因为银钱而苦的他,自无心轻描淡写两字加钱当中,感觉到了一股说不出的财大气粗,咬牙道。

  “我的意思是,此事涉及颇大……”

  无心从怀中取出了第三个东西,放在最上面。

  “白虎堂外层情报一份。”

  王安风:“……”

  “成交。”

  片刻后,无心已经离开,王安风将那一份情报握在手中,深吸口气,将其打开来,其中所涉及的,是部分白虎堂外在人员的情报,最高不过六品,有二十余人,虽然不涉及核心,却可管中窥豹,知道这一组织的庞大和可怖。

  其中两人,甚至于有明面上在当地颇高的身份。

  这种庞大的组织,恐怕唯有朝堂才能够准确搜集到其资料。

  王安风闭上眼睛,这数年间,第一次对于这巨大组织如此靠近,旋即看向桌上的另外两件物品,旋即意识到了一件事情,双目微微睁大。

  等等,无心这家伙,一开始只拿出了糕点?!

  只有糕点。

  王安风嘴角微抽。

  他想到了浑身冷意,行为举止,一丝不苟的天下名捕,想到了天下酷吏之称呼,想到了他的手段冷酷,下手毒辣。

  然后想到了他掏出了七味斋的糕点。

  这家伙,难不成一开始觉得只用糕点就足够了?

  王安风一时间又是恼怒,又有些忍俊不禁,笑出声来,摇了摇头,打开油纸,看到了里面的白色糕点,果然入眼极好,吃过一块,滋味也好,甜腻可口,旋即便又是一块。

  外面有脚步声音,王安风下意识将糕点收起。

  然后看到了东方熙明站在门口,少女视线直勾勾看着被藏在了身后的油纸包,看着王安风嘴巴上的糕点。

  王安风将嘴里的吃食咽下,干咳两声,从自己身后拿出了下意识收起的糕点。

  “咳咳,熙明……”

  “来一块?”

  PS:今日更新奉上…………六千字

  


  https://www.doulaidu8.cc/xs/145320/4887064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