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五十章 缘由(1/2)(3500)

第五十章 缘由(1/2)(3500)


  眼见着对方逃遁,吴穹面上一瞬间阴晴不定,心中既想要就此追上去,却也知道穷寇莫追的道理,若是一个不小心,自己也落入陷阱当中,遭遇伏杀,以如今气机受损的状态,约莫是绝难幸免的局势。

  一时间心中挣扎,等得他勉强拿定了主意,先前一丝气机残留已经彻底消失不见,再望不见那气质阴翳的夏侯家客卿踪迹,老迈书生重重叹息一声,心中挫败,至此收起了自己往日里对于江湖武夫的小觑。

  叶柱华站起身来,满脸惭愧之色,拱手道:

  “此事还要怪弟子,若是方才能够将此獠招数挡下,便能够将他擒拿下,却是犯了轻敌的念头。”

  吴穹不愿意苛责这出现在此地援手的晚辈,摇头道:“此事如何能够怪你?那人本就是惯常于江湖厮杀和手段的武夫,心机深沉,你才多大,能看破多少?”

  声音微顿,复又自嘲道:“枉我读了多少圣贤书,自觉就算没能读出超凡入圣的境界来,也算是有所收益,却未曾想当真遇到事情的时候,竟然还比不上一介江湖莽夫来得有决断。”

  “可笑,可笑……”

  叶柱华唯唯,不敢接话。

  吴穹暗自喟叹几声,又转过身来,朝着薛琴霜,司寇听枫两人微微一礼,面露惭愧道:“多些两位高义援手,只是还是功亏一篑,让那老儿逃脱了身形。”

  司寇听枫侧身让开,平淡道:

  “那年迈之人应当是河东许世华,本就心思深沉繁杂,多次从险境中活命,只是不肯多用心在武功上。”

  薛琴霜也只道了一声前辈无需如此。

  吴穹面上惭色越重。

  众人后头传出一道粗豪声音,却是司徒彻这费破岳游历在外的弟子,大步行来,他在先前的交手中肩膀受了伤势,因为天色闷热,为了伤口干燥些,便将一侧衣袖撕去,露出雄壮臂膀。

  此时一手擎刀,一手则是紧紧箍住了那名被叶柱华以剑鞘击倒的夏侯家暗卫,拉着往众人这边走去,口中道:

  “吴老,此人还在,方才想要遁逃,给在下发现了,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是要拷问一二,还是……”

  声音微顿,一双眸子里顿时盛满杀机。

  那暗卫只被他带着往前走。

  原本以暗卫苦修出的武功,司徒彻师兄弟三人中,唯独最老成持重的田志德拉开距离,能以枪术纠缠,维持不败不胜的境地,其余两者都绝不是对手。

  可是这名暗卫约莫是因为方才为五品境武人厮杀掠阵,后又在遁逃时,被叶柱华凝气以剑鞘砸在了背后大穴处,竟然任由拖行而不反抗。

  寻常人若是背后穴道处中了这般重的一下,少不得趴在地上,三五时辰不能动弹,他能走动,已经算是颇为不凡,足可见夏侯家暗卫盛名不虚。

  吴穹意兴阑珊,拂袖道:

  “夏侯家暗卫素来只是听令形事,只是不如大内影卫那般吞药哑声,对于许多事情并不知情,就算是城中酷吏般人物,也问不出分毫线索来。”

  司徒彻面上显出狰狞杀意,他同来兄弟虽然不是死在了夏侯家手上,但是既然这夏侯家同样和玄剑派暗自摸来,意图不轨,心里面自然就将一桩桩血淋淋的仇怨按在了夏侯家的头上,狞笑道:

  “那这人,晚辈便带下去处理了……”

  那覆面暗卫原本一直沉默看着走出的江澜,在这个时候却突然开口,吴穹说夏侯暗卫不同于大秦皇室的隐卫,不需要什么吞药哑声,可他的声音比起哑巴来似乎也好不到哪里,漠然道:

  “汝等不可杀我。”

  吴穹气极反笑,走到那暗卫旁边,大声道:“好一个不可杀你,江湖上恩怨分明,杀人者人恒杀之,难不成只许你们夏侯家来杀我们,而不许我们来杀你夏侯家的人?!”

  暗卫抬眸看他,声音依旧淡漠,沙哑道:

  “如今的一叶轩不可以。”

  一针见血。

  吴穹声音一顿,恼怒气焰登时便被打压下去,重重呼吸一声,压抑声音,尽量平静道:

  “你有什么话说,十息时间,给我等一理由不杀你。”

  暗卫没有玩什么圈圈绕绕,不假思索开口回道:

  “一叶轩如今宗门内受袭,若是杀我,并无用处,反倒与夏侯结怨越深,而此时一叶轩如同雨中飞蓬,经不起更多风吹雨打。”

  “何况而今局势,若是杀了我,夏侯家对一叶轩出手之事,天下虽大不可以知,我夏侯暗卫皆在祖庙中有紫檀木名牌,正面刻有姓名表字,背后阴刻生辰,有我一条性命,便是铁证,亦可以使得夏侯家惊疑。”

  吴穹冷笑,知道如此行事才是最好,却仍旧故意激他道:

  “夏侯家如此行事,按规矩本就应当受江湖职责,入天下第一庄评定,又何需要你做证据?”

  暗卫看他一眼,言简意赅道:

  “可江湖不认你的规矩和道理。”

  只一句话将吴穹打得说不出话,许久才拂袖冷声嘲道:

  “出卖宗族以换取自身性命安危,相互倾轧江湖同道,夏侯一脉,枉称为名族世家,老夫羞与为伍。”

  覆面暗卫依旧不怒,淡淡道:

  “若是老先生当真觉得如此,大可以一剑杀死我,若不杀而依仗于我,便和我这不屑一顾之辈是为同丘之貉。”

  吴穹面色铁青。

  一直旁观的江澜突然开口,轻声道:

  “将你的面具掀下来。”

  暗卫身躯微微一僵,不肯动弹。

  王安风几人不知道江澜,但是吴穹却明白旁边少女心思细腻灵动处,纵然是其身为一叶轩宗主的父亲也多有不如,被江南道名士盛赞为池里青莲,天生一颗七窍玲珑心,自然不可能无的放矢。

  当下便是神色微变,复又想到这名暗卫方才所言,一句见血,再说便要入骨刺魂,看江湖事态极准,说话又毫不客气,字里行间一股嘲弄不屑意味。

  江南道中,这般性情眼力的人却不多。

  吴穹瞪大了眼睛,心中升起一个荒谬念头。

  莫不是……

  夏侯轩?!

  那人竟然胆大至此?亦或者别有所图?!

  老书生心脏怦然加速,旋即有怒气升腾。

  不等这念头尘埃落定,已经猛地抬起手来,朝着暗卫面具抓去,暗卫似乎要阻拦,抬了一下手,可他一臂被司徒彻擒拿,本身武功似乎只是七品上下,如何拦得住。

  那面具被直接扣下,用力过猛,令其黑发有些散乱。

  江澜心脏有一瞬间加速。

  可是那并不是曾经以为已经淡忘,却始终不肯自心中走出的脸孔,甚至于连一丝相像的地方都没有。

  脸部的轮廓有些坚毅,一双眉毛却有些塌,连带着眼睛都有些萎靡,若说是留恋酒肆的醉鬼却是恰当,却不像是方才针砭时弊,不卑不亢的武者风姿,暗卫看向旁边老书生,淡淡道:

  “少爷说你读书读得迂腐,竟然将我当做少爷,果然愚钝不可及。”

  吴穹面色一青。

  “你!”

  江澜恍惚,那一池青莲中涟漪瞬间平复,略有自嘲轻笑道:

  “是我在做梦了,竟会以为你便是他。”

  被掀下面具,其貌不扬的暗卫木然道:“某自小在少爷身旁伺候,二十年间不曾有一日远离,习得少爷两分言语习气,再自然不过,却让尊上认错,着实有罪。”

  “当死而黔面。”

  言罢手中滑出一柄匕首,便要往自家面门上戳去,下手狠辣,旁边老书生抬手将他手臂把住,心中却是恼怒其性子,又是震动于其竟然还有兵器藏身。

  复又想到只是这般一介随身暗卫,便既有眼界,又有决断,武功狠辣,样样不缺,相比起来一叶轩便要差得多了,除去江澜,也只是叶柱华一个小辈能拿得出手。

  他年已八十,见识过了太多的风风雨雨,自然也知道这其中原因,却只自嘲一笑,竟升起些许疲惫。

  抬手一折将那上好玄铁打出的匕首折断,老书生叹息一声,疲累道:“就如此罢,方才交手已经扰动了四邻,先入客栈休息,损坏东西,照价赔偿给店家。”

  司徒彻几人将那暗卫团团绑了,扔到房间里仔细搜查过,直至他身上绝无半点兵器存留,又搜出数柄无把飞刀,三根银针,一把机括手弩,一把伸长开来有两尺七寸的软剑,两双鞋底里的短刀,丁零当啷落了一地。

  暗卫漠然,却教几个同门师兄弟看得心中又惊又怒,若是方才这暗卫没有因为令江澜误会,而自己掏出一把匕首,他们无论如何不会这般仔细搜查。

  一想到到时候可能出现的场景,便止不住有凉意自脊梁骨攀升上来,闷热的天气里,却生生打了个阴森森的寒颤,旋即更怒,将他带到了一处角落,各施拳脚以发泄心中惊怒。

  王安风心里有事,想要去找薛琴霜,却发现少女今日里早早便已经回去了客房,在房门前迟疑半晌,仍旧没有敲响木门。

  老迈儒士吴穹带着了叶柱华进去房间,强提精神,沏了一壶茶,给这年轻弟子倒了一杯,吹了吹热气,喝了一口,自嘲笑叹道:

  “年纪大了,精神气终究不如你们这些年轻人,没了些外物,却都提不起精神。”

  叶柱华轻声道:

  “师叔祖这是说的什么话。”

  吴穹摇头,道:“不提这个,掌柜的可曾给过补偿?”

  叶柱华点点头,这年轻书生模样虽然只是清秀,却有一股从容不破的风度,仿佛什么事情都能够坦然面对,道:

  “因着今日见到武者厮杀,难免提心吊胆,受些惊吓,弟子贸然做主,多给了些。”

  白发儒生嘴里轻轻嚼着茶叶,点头道:

  “既然害得人家提心吊胆,这些补偿自然是应该的。”

  这嚼茶叶是他年少时候养出来的习惯,那时候家贫,读书犯困了喝茶水解乏提神,最后泡茶的茶叶都没了味道,还要放在嘴里咀嚼,等到最后一丝苦味散去,他恍然回过神来,脸上有一丝歉意,唤那年轻弟子表字,道:

  “对了,致远,你怎突然出现在此处?”

  叶柱华不敢怠慢,起身抱拳行礼,缓声道:

  “正要让师叔祖得知。”

  “师父自外游历而归山,仗剑登阶千三百级,我一叶轩之围已解,急遣弟子而来,却是不必再让江澜师妹前往紫霄山庄,寄人篱下。”

  咔嚓一声,老者手中茶盏重重坠地。

    PS:今日第一更奉上…………三千五百字。

  


  https://www.doulaidu8.cc/xs/145320/4967056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