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三十九章 崩了满嘴的牙

第三十九章 崩了满嘴的牙


        这对父子拥抱了片刻,阿平似乎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挣扎着从头父亲怀里出来,抬起袖子胡乱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然后不知说了些什么,那憨傻的男人看向王安风的面庞便似乎浮现出了一丝丝感激。

        张嘴啊啊呜呜说了些什么,阿平在旁边,牵着自己父亲的衣摆,低声道:

        “他说……谢谢你。”

        王安风微怔,冲那男人轻笑开口道:

        “不必客气,大叔。”

        “我……”

        声音尚未落下,突然神色微变.

        一股似有若无的杀气出现在了附近,并且似乎为了不让他发现,在缓慢靠近。

        是冲着我来的。

        王安风瞳孔微缩,心中浮现明悟,心思电转,看向了眼前刚刚重逢的父子,突然抬手按在了阿平头上,重重揉了揉,那孩子愣了下,就听到了王安风压低的声音:

        “呆在这里,不要出去!”

        尚未明白过来,便看到蓝衫少年直接推门,大步而出。

        继而听到了一声清啸,那匹青骢马嘶鸣回应,从门缝里看得到王安风大步冲出,猛地起身,身形下落之际,骏马恰好赶上,接住了少年,筋骨之上肌肉贲起,竟宛如波涛般模样,长嘶声中,猛然提速,速度之快几乎可称之为疾风驰电,瞬息间便只看得到了一点背影残余。

        阿平愣了下,突然想起了昨日里那位白衣女侠所说的三天之约,只以为王安风是急着赶路,可是连道别一声都没有,心下不免有些黯然。

        正在此时,门前突然传来两声不甘的怒骂,一黑一白两道人影从角落里窜起,喝骂声中,根本懒得管周围,只追着那几乎快要变成了一个小点的身影冲去,其速度之快,几如奔马。

        身着黑衣之人临行之际回身看了那木屋一眼,一股寒意瞬间从阿平心底深处升起,脚步一软,直接坐倒在地,心脏前所未有地疯狂跳动起来。

        双眼视野微黑,却仿佛看到了冲出的少年。

        ‘呆在这里,不要出去!’

        嘴唇张了张,心中却浮现无力之感,混杂着这两日的经历和被人轻易拿住的恐惧震怖,平生第一次开始对于武者浮现出了渴望。

        …………………………………………

        大道之上,纵马狂驰。

        胯下异兽名马当真放开脚步,其势迅猛,但是真正入了品级的武功高手全力奔袭之时,短时间的爆发力绝不会逊色于名马,两人之中,那道黑衣身影似乎更为擅长轻功,如同鬼魅般追了上来,手中锁链纠缠利爪,狠狠地朝着王安风肩膀抛来。

        少年左手拉着马缰,右手握在剑柄之上,八面剑脱鞘而出,一格一挑,和那钢爪交击两次,出力七分,借助马势将其荡开,心中便已经清楚了其实力水准。

        九品。

        双眼之中寒光闪过,少年右脚轻磕马腹,异马通灵,长嘶一声,自官道而左下去,直奔一处密林,黑衣身影宛如幽魂,不离左右,手中奇门兵器不时攻击,嘿然怪笑。

        “嘿嘿,此时知道害怕,想要跑了?”

        “迟啦迟啦,若是方才你在那村子里,借那些贱民性命当盾躲避,尚能苟活三刻。”

        “现在迟啦,迟啦……”

        “立死,立死!”

        声音诡魅,似乎是种邪祟武功,直击人心。

        王安风心境震荡,微微皱眉,轻喝道:

        “贱民?”

        “我辈行事,和你说了你也不明白!”

        声音引动内力,似有钟鸣声起,震荡人心,那黑衣人邪祟功夫登时被破,神色恍惚了一瞬,便在此刻,王安风右手鞭锁猛地激射而出,直接纠缠在一旁巨树树干之上,鞭锁拉得笔直,少年借力腾身而起。

        那追杀之人虽然神色恍惚,但是本能还在,手中钢爪挥舞,将前方空气切割地密不透风。

        可王安风却是借助鞭锁之力,猛地荡出了一个巨大的圆形,借势于空掠过了那男子头顶,落于其后,惯性转动之势不减,气力便更强三分,重重一脚踹在了男子后心。

        咔擦爆响,内力涌入,男子瞳孔骤然瞪大,嘴角喷出鲜血。

        不对,目标的实力出了差错!

        脑海之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身子已如破布般抛向前方,察觉主人下马的青骢马正好停下,回身却见迎面过来一个东西,受惊之下,猛地人立而起,长嘶声中,碗口大的马蹄抬起,毫不客气重重砸在了男子前胸。

        两股浑厚巨力一前一后冲击,但听着咔擦脆响连绵不绝,男子胸骨全部破碎,狂喷鲜血,九品武者,只在空中便失去了全部反抗之力,落在地上。

        武者交手,一息可分上下,见生死。

        此时那白衣之人方才追来,便看到了如此场景,登时出了满身冷汗,而此时王安风已松开了鞭锁,身形之上隐有雷光闪烁,迅猛冲向了白衣男子,后者见状,知避无可避,面上浮现狰狞之色,内力汇聚,只待决死一搏。

        身形不动,仿佛石像,就在王安风靠近他四步之内时,内力猛地暴涨,低垂的右手闪电般拔起长刀,刀光若雪,斜斩前方,防不胜防。

        这一招深得攻其不备的真义,助他躲过了许多难关,但是几乎是同时,王安风的身形猛地朝着一旁偏去,如同未卜先知一般,竟然恰好躲过了凌冽刀锋。

        “什么?!”

        那人兴奋狰狞的神色骤然僵硬,有心躲避,可杀招才出,身形僵硬,难得动弹,而在同时,少年已经和他并肩,右手长剑横持,踏步向前的同时,狠狠地卡在了其喉咙处,内力震荡,一条七尺大汉被直接抡起,卡着喉咙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眼前登时一黑。

        便感觉周身数处大穴一凉,周身内力登时再难运转。

        剧烈咳嗽着睁开眼来,就看到自己身上插了七八根明晃晃的银针,面色苍白了下去,王安风收剑回鞘,继而猛然以鞘横击其嘴部,内力运处,生生打落了满嘴的钢牙,防止其自尽,方才一手拎着这满嘴鲜血的白衣刺客,走回青骢马旁边,随手扔在地面上。

        检查了一下另一个胸骨被马蹄踏碎的倒霉货,发现只是重伤,微微颔首,抬手以剑将其满嘴黄牙打落,银针落在他身上几处穴道,屈指轻弹,内力运处,那黑衣男子似乎恢复了两分知觉。

        少年收针,看着这两个九品武者。

        敛目平静道:

        “接下来,我会分开问你们一些问题,如果回答不同,你们知道下场。”

        “若是如实去说。”

        声音微顿,继而平声道:

        “王安风,不会杀你们。”

        言罢也不管两人回答,提起那白衣人便走向远处,那白衣武者半个身子拖在地面,满嘴鲜血,听得少年似乎低声说了一句,如此稚嫩,也敢出来追杀?语气疑惑,令他心中越发惊怖之余,已是恨死了给予情报之人。

        这便是……便是‘快要突破九品,擅长剑术,鞭法,性格任侠单纯’?

        嘴角不住咳出鲜血,回想这少年一系列举动,极为老练狠辣,面上已经满是后悔痛苦之色。

        你一个十四岁的学子,十四岁的藏书守。

        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为什么还这么熟练?!

        白衣武者心中惊怖,竟有几分欲哭无泪之感。

        究竟谁他妈才是恶人?


  https://www.doulaidu8.cc/xs/145320/5906421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