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灵都遗将 > 第七十章 这个夜晚

第七十章 这个夜晚

        “我想知道你现血迹的经过,请你仔细回忆,我想知道所有的细节。”季坤询问惊魂未定的徐露,她已经被尸体吓得不停的颤抖了。

        徐露咽了咽口水,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缓缓开口:“我刚才在房间里像上厕所,就起身出门了,本来是想让我男朋友陪我去的,因为我怕黑,但是我在黑暗中没有找到他,叫他也没有回应,我就壮着胆子出门了,可是走到大厅,我就现我脚下踩到了些黏糊糊的东西,我觉得奇怪,想起我手机还有电,就打开手机的光照了一下,然后就看到...看到是血了。”

        “你出门的时候还有睡着的时候,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季坤问。

        徐露愣了一下,想了一会儿,然后拼命摇头,“我记不清了,记不清了。”

        季坤就此作罢。

        “这事生不到一个小时,这个村子里也就我们这些人,凶手肯定就在我们当中。”司机老周提出,“杀完人身上的血迹肯定需要时间处理的,那么今晚离开过房间的人都有嫌疑。”

        话语刚落,众人相互审视对方,他们这里面很有可能存在一个杀人凶手,这让谁能放心相处。

        “今晚回到房间后又出房间的人有谁,自觉站出来吧,不敢站出来的,肯定就是凶手了。”董忠指着所有人问道,死的毕竟是他的跟班,他确实有说话权。

        “今晚出过门的,交代一下去做了什么吧,我先来吧。”季坤第一个站了出来,“我睡不着,到院子里坐了半个多时辰,不过没有来过这间屋子。”

        “有人证明吗?”董忠突然提问。

        季坤摇了摇头,“没有。”

        “我助理为人低调,没跟人有任何仇恨,唯一跟你在旅行酒店那天晚上有过冲突,你具有足够的杀人动机,你以为你是侦探,所以没有人会怀疑你是吧,这正好是你行凶的方便,我严重怀疑是你下的手。”董忠冷笑的对着季坤说。

        林树想替季坤反驳,不过被季坤拦住了,季坤笑了,没人生气。

        “也有道理,合情合理,合乎逻辑,那现在我就算是一个嫌疑人吧,其他人呢。”季坤摊了摊手,对于董忠把矛头指向他完全可以理解,他估计早就想搞他了。

        萧敏走了出来,她还是那份打扮,她瞥了一下头,对着季坤轻笑一下,意思好像在说:我来帮你。

        “我今晚因为身上出了太多的汗,睡不着,然后想起了先前在村头有一口井,于是在大家都睡下之后就去那里洗了一个澡,大概洗了半个小时吧,回去的时候看到了季坤先生在院中里坐着呆,看他好像有心事,就和他聊一会儿,我能证明他确实没有出过院子,因为院子的门我出去的时候从外面扣上的,里面打不开,回来的时候也是我打开的。我们有的没的聊了一会儿,后来听到这边有动静就都跟了过来。”

        从她身上的衣着还有湿漉漉的头,大家对她的话基本相信了,而且她提到了季坤,并且帮季坤算是祛除了嫌疑,惹得董忠冷哼一声。

        季坤不知道为什么萧敏要帮他,他们两人也是萍水相逢,而且就在刚刚季坤还在怀疑她,要是萧敏知道了会怎么想呢?想到这,季坤自己倒是觉得有些惭愧了。

        “还有吗?”董忠扫了剩余的人一圈。

        没有人再站出来,大家都你看我,我看你的,却没人再出来说话了。

        在董忠问还有人吗的时候,钟继云的脚向后挪了一个小碎步,而且眼神有些慌张的看了一眼萧敏。

        这个细微的细节正好让林树捕捉到了,他高大的身材走到钟继云旁边去,把他拉了出来,钟继云慌张的挣扎,不过他哪是林树这大块头的对手啊,他的挣扎就像落叶掉入池塘里,根本掀不起浪花。

        “你躲什么?”林树质问。

        钟继云一时无语......

        “刚刚女朋友说,当时在黑暗中找不到你,叫你又不回应。”董忠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你是不是当时不在房间里。”

        钟继云抬头,看着的是所有人不善的眼神,然后突然指着刘渊说:“是他,是他骗我出去的,我没杀人啊,真的!”

        这个慌张和紧张程度让季坤摆了一下头,这个样子根本不像是能做出残忍的杀人扒皮的人,除非钟继云在演戏,不过这也演得太好了,冷汗都冒出来了。

        “别紧张,没说你杀人呢,说说具体经过。”季坤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放松一下,这三个大学生的心理素质季坤算是大概了解了。

        “今晚吃饭的时候,我就没有吃多少东西,我饿啊,所以我就去问刘渊,哪里还有吃的,我饿得睡不着了,然后他说,今天在搜索村子的时候看到村子里有个祠堂,他看到那个里面有贡品,应该可以吃。我实在饿得受不了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就让他带我去,可是到了那的时候现门是上锁的,而且那门上挂着一把悬着的剪刀和一面镜子,我知道那个是用来辟邪用的,而且祠堂里本来就阴森我就有些打退堂鼓了。然后刘渊就劝我说可以从围墙爬进去,只要弄些石头来垫脚,爬进去不难,我一想啊,来都来了,能进去肯定要进去啊。费了老半天的劲,搬来石头进到里面后,现哪有什么贡品啊,里面全是灵牌,我才知道被这个小子耍了,原来他是看上了在墙壁上锲入的一个供台上面的一对玉镯,他自己不敢来,骗我过来的。我知道后很生气,我直接一个人就走回来了,刚到屋子门口就听到了我女朋友的尖叫,然后我就进去安慰她了。”钟继云说完又瞄了一眼萧敏。

        “你们什么时候出的屋子?”季坤问。

        “我...我不知道啊,没看时间。”钟继云。

        “当时月亮在什么位置?”季坤问。

        “好像是出门的左斜上方,十点钟方向,怎么了?”钟继云问。

        季坤抬头看了看月亮的现在的位置,“差不多两个小时前,除去我们现尸体这段时间,往前推算一下,也就是说,你出门到回到屋子用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你们去祠堂需要这么久吗?”

        钟继云顿时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啊,你当时走了之后我在那祠堂待了好久,奶奶的,那东西是镶在墙里的弄了半天没有弄下来,我回来的时候你们才刚刚聚在一起,这段时间你去哪了?”刘渊也突然问。

        众人对刘渊无语,明明是自己在偷东西,说的好像是在做什么大事一样!

        钟继云眼神乱瞟,他看着徐露,动了下嘴皮,不过没有出任何声音。

        “说,你去哪了?”董忠逼问。

        “我.....我回来的时候走错路了,走到了村子的另一边。”钟继云瞟了一眼萧敏,小声的说,声音里带着些害怕,“我当时突然听到有水声,然后过去一看,现有一个人在洗澡,然后...然后我就看了一会再回来的。”

        听到这,萧敏的俏脸突然拉拢下来了,她这才知道为什么钟继云总是瞟她,怪不得当时她刚开始洗澡的时候就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开始她还觉得自己多心了,因为她是在所有人都睡下了的时候才是去洗澡的。

        萧敏对着钟继云,脸色沉到了极点,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现在的钟继云已经是具尸体了。

        徐露此时也是火气冲天,对着钟继云就是拳打脚踢,“你...你怎么能这样,你混蛋。”

        周围人都一脸看热闹的看着他们,而琪琪则是一脸鄙视:“呵,男人,斯文败类。”

        “还有人吗?”董忠继续问。

        这次没有人在站出来了,不过董忠好像起范了,接着说:“你们几个现在都有杀人的嫌疑,别让我知道是谁啊,不然的话,哼。”

  https://www.doulaidu8.cc/xs/146790/5923482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