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重生明末之中州崛起 > 第二四六章 周王府之人

第二四六章 周王府之人

  夏末秋初,天高云淡。

  官道之上,一队马车正向南疾驰,犹如一阵狂风吹过大地,落叶被吹起,路上行人的衣服也被吹起很高。

  震惊之中,不少行人甚至路上的赶车之人发现这群马队足足有20辆马车,尤其惹人注意的他们的马,清一色高头大马,体态矫健,跑起来如同一阵云般。

  “好马啊。”

  “这是战马吧。”

  “当然是战马,还是难得一见的上等战马。”

  “这是什么车队?”

  “看不出来啊?”

  议论声中,车队已然走远。

  官道两侧,无边的荒草丛中,也有瓦岗寨的人骑上快马,一溜烟般回去报信。

  ……

  哪怕如此威风的车队,居然被拦住了。

  正午时分,天热起来。

  车队前面,有一白胖子,穿着像管家一般。从马上跳下,冲着车头站立的史可法行礼道:“先生,您这里可有郎中吗?”

  此刻的史可法一身蓝色长袍,朴素的像个教书先生一般,可他的年纪在这里,怎么看是这个队伍的头目。

  对面的管家直接跟他询问着。

  古代人眼里,一个秀才,半个郎中。有时候没有郎中的时候,都是问读书人。

  史可法明显的像个读书人,故而这管家才来询问。

  史可法问道:“可是出了什么事?”

  “我家……夫人还有小……,现在呕吐不止,头晕还头疼,看起来很是难受……”白胖子一脸忧愁的说着。

  史可法也有些疑惑,这时,李亭淡淡一笑道:“看来是晕车。”

  “晕车?”那个管家疑惑中,诧异的看向李亭,赶紧拱手道,“难道这位……这位小先生是郎中?”

  “我不是郎中,只是对此事略知一二。”

  管家大喜,眼睛眯成一条缝,再次恭敬的施礼道:“小先生,可否随我去看一下,我家定有重谢。”

  李亭看那个管家,白白胖胖,说话也算客气,就连他的手也是细长,像是大户人家的管家之类。

  与人方便,与己方便。

  自己举手之劳之事,对他不算什么。

  李亭也没多想,点点头,微微一笑道:“好。我跟你过去看一下。”

  说着话,唤过刚才在前面骑马带路的郑云九,让他上车,带着队伍继续朝前。

  而李亭骑上马,带着一包藿香正气散,跟着管家一溜烟向南而去。

  ……

  沿着官道足足跑了有40里,路边斑驳的树荫下停靠着一支更大的车队,有百余辆马车。

  车上车下,都是仆人打扮,不过令李亭诧异的是约有200壮汉,手执燧发枪,正是自己队伍中的燧发枪,站立道路两旁的草地中,正警惕的观望着四周草地。

  这些人必是王府之家。

  李亭线膛枪出来之后,他跟陈秀才下过命令,让他可以秘密卖燧发枪出去,以便更多的赚钱。

  只是到现在为止,李亭定价很高,也就河南的四家亲王府买了有千余只。

  从这些枪,李亭一下判断出这马车主人。

  管家领着李亭来到正中间一个大马车旁边,是四轮的南洋马车改装,车棚外罩蓝色绸缎,阳光斜照,微风吹起一片红色锦绣,中间玻璃窗后,珍珠帘正在阳光下闪着璀璨的光芒。

  好气派的人家。

  “夫人,郎中请来了,他说您这叫晕车,并不难医治。”

  管家肃立车旁,躬着腰恭敬的说道。

  珍珠帘一晃,玻璃窗打开,一个满头珠翠,穿着红色长裙,虽面目惨白,却极度清丽的妇人,探出头看一眼李亭,有些诧异道:“先生竟如此年轻吗?”

  年轻的郎中正如过气明星一般,不受欢迎。

  李亭微微一笑道:“在下非是郎中,只是知道一些晕车之事,刚好巧遇这位先生。”

  夫人报愧一笑道:“哎,荒野之地,竟身子不适,有劳先生了。”

  晕车这个时代没什么特效药,藿香正气散能有不错的效果。

  见夫人同意李亭诊治,管家带着李亭去旁边将药化好,管家端着碗再次走过去。

  10分钟后,李亭又再次被管家请到车旁。

  夫人惨白的脸色上有了红润,看着李亭微微一笑道:“先生果然神医,这藿香正气散竟有此奇效,实在想不到。不知先生怎么称呼,我也好派人酬谢先生。”

  “我叫李亭。”

  李亭微微点头。

  他当然不在意酬谢,只是人家询及姓名,他正常回答而已。

  “母亲,谁是李亭?他在哪里?”

  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在车子里面响起,珠帘后,妇人之旁,一个绝色的小女孩正探头探脑。

  女孩手伸过来,想要拉窗帘,青葱手指,雪白手腕,露了出来。

  李亭这是才看清楚,这个妇人容貌绝对上佳,只是年近40,不复青春。而这小女孩,长相酷似她,却因为年轻显得光彩照人,靓丽异常,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正直盯盯看着自己。

  “你跟那个李亭名字一模一样。”这个小姑娘笑嘻嘻说道,然后又坐到母亲身旁去。

  “小女年幼失礼,先生莫怪。”夫人微微一笑。

  李亭并没有介意这些,小姑娘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跟她介意什么。

  这时,前面跑来一个小厮,悄悄跟这白胖子说了些什么。

  白胖子一脸紧张道:“夫人,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要立刻走了。”

  “怎么了?”夫人神色一紧问道。

  “好像说有贼寇正从那边过来,我们要快点到封丘才能安顿住。”

  “李亭郎中,到了开封,有时间到周王府一趟,我还有重谢,这点心意,不成敬意。”

  说着话,夫人拿出一片金叶子,闪着金光,要交给李亭。

  李亭坚辞不收,反而提出要告辞。

  “李先生,你也是去开封吗?”夫人想了想,有些期待的问着。

  “正是。”李亭点点头。

  “先生,听说您的车队也在后面,我们一起同行,也好有个照应,你看方便吗?尤其是有贼寇可能要来,我这里还有护卫。”

  现在车队在滑县南,距离封丘还有一百二十多里,距离开封还有一百七八十里。

  若有李亭这样的懂的治晕车之人,她们路上心里也更有底了。

  当然,她的意思她的护卫队能罩住李亭的安全。

  对于李亭,他甚至期待贼寇过来,但是一有女眷,打起来,就要费心的护卫他们。实在是碍手碍脚。

  “夫人多虑了,这些毛贼,对我实在不算什么。”李亭抱拳微微一笑道。

  “你吹牛”,里面的那个小姑娘再次探出头,眨眨眼笑着李亭道,“你以为你是那个总兵李亭啊。”

  “你认识那个总兵李亭吗?”李亭笑道。

  “我不认识,可是你肯定不是!”小姑娘一脸坚定的说着。

  “为什么?”

  “你都没有长大胡子,那些会打仗的武将都是大胡子。”

  夫人,白胖子,还有李亭都哈哈大笑。

  小姑娘脸一红,赶紧藏身夫人身后。

  “夫人,就此别过。”说着话,李亭飞身上马,一抖缰绳,战马飞入道中。

  白胖子脸上肥肉一抖,不禁叹道:“这个人该不会是那个李亭吧?”

  “怎么可能?他实在太年轻了。”夫人也摇头道。

  “也是,那个李亭至少也该有三十岁了吧。”白胖子也摇摇头道。

  说着话,周王府的车马队伍在严密护卫下,继续朝封丘而行。

  ……

  而此时,藏身一处高坡之上的袁时中微微一笑道:“这下看来要发大财了,不光是车马,更有上等战马,哈哈,以后我也能有骑兵了。”

  笑过之后,袁时中重新做了安排,他这一次,要来个一网打尽。

  这时,两边的荒草丛中,河边芦苇丛中,一个个贼寇的身影动起来,慢慢靠近官道,从后面,前面,一个巨大的包围圈,犹如一个圆口袋一般,随着李亭队伍越发靠近前面周王府的队伍而越少收拢变小。

  ……

  李亭虽在后面放慢速度,但是他们比周王府一行人的速度快太多。

  傍晚时分,两队距离只有五六里远。

  马上就要天黑了,估计很快贼寇就有动作了。

  既然相隔不远,倒不如合兵一起,对于他们也是一种保护。

  身为河南总兵,这也是他的天然职责。

  李亭一边派郑云九等人密切监视周边贼寇动作,一边加快车队速度。

  夕阳西下,天色将昏,李亭的车队终于跟前面周王府车队走到一起,停靠在道旁的荒草地里。

  荒草地中,已经点起一堆堆的冲天篝火。

  “李郎中,我正担心你们呢,还好你们也过来了。”篝火之畔,见到李亭带着车队过来,夫人一脸欣喜的说道。

  “是啊,李郎中,有我们王府卫队,你们不用怕贼寇。”小姑娘头一扬,火光映照着她自信而又俏丽的脸庞。

  “我有什么怕的?我是李亭,河南总兵,焉能怕几个毛贼不成?”李亭淡淡的说着。

  “哈哈哈,你又胡吹法螺,好不害羞。”小姑娘笑着说李亭道。

  白胖子也走过来,笑着道:“李郎中,这下你们就安全了。”

  “好吧,我先看你们如何打,实在不行,我们再去打贼寇。”看王府之人,如此客气,李亭只得接受人家的好意。

  结果,他这话一出,篝火之旁,王府之人,哄堂大笑起来。

  https://www.doulaidu8.cc/xs/147851/4518011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