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女配修仙回来了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寻仙问道

第一百三十五章 寻仙问道

        姜莹出了秘洞,洞外的清风一吹,掌心那颗鲜红的血液渐渐凝固,变成一颗菱形的水晶,晶莹剔透,色泽红润,内里参杂着金丝。

        凝神细看,那金丝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似雷似电,不知蕴含着多大的能量。

        “主体……“

        秋见姜莹停了下来,不明所以。

        刚刚秘洞的见闻,她有太多疑惑了,可惜,姜莹不主动开口,她不敢问。

        “十代,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风铃里摇摇晃晃,眼看要熄灭的十代魂灵传来微弱的“?“信息。

        姜莹低头看了看红水晶,掌心用力,同出一源的灵力瞬间切开了红水晶,将其中的一半直接投入风铃。

        十代的魂灵,一如干渴许久的鱼忽然放生至大江大河,长长的一吸,干瘪微弱几近消散的魂灵瞬间凝实了起来。

        风铃晃悠个不停,足足五分钟才安静。

        “交易内容?“

        十代的声音清冽干脆。

        “我希望你转修鬼族功法。您在祖祠三百多年了,应知道等待毫无意义,转修鬼族功法,是条不错的出路。“

        “呵!你会关心我的出路?刚刚还不是想要弄死我么?费大代价复原我的灵魂,怕是……为了小三十二吧?“

        姜莹是白家三十三代家主,她的上一代三十二,不是亲生父亲姜子培,而是祖父。

        “没错。我是为了我爷爷才把‘血晶’分了一截给你,助你灵体复原!也是刚才二十九代的话,‘白家嫡出’,我才意识到,我祖父虽然是正儿八经的白家后嗣,可在列位祖先的眼中,压根看不上吧?“

        姜莹手里握着族谱,知道她祖父是过继——从血缘上讲,所谓嫡支、庶支,都是直系的。二十九代是祖父的曾祖母,长辈看晚辈,还计较是不是正室大老婆肚子里出来的么?

        偏偏,从二十九代女婉的语气里,姜莹听出来了。

        是真的计较。

        还有不大愿意过继,只因为自己无嗣的三十一代呢?

        三十代生了两个儿子,一个继承了白家家主,就是三十一。另外一个儿子离家出走,至今未归——这位姜莹要叫“曾叔祖父“的,怕是才是女婉心目中的嫡系!

        可以想象,如果“曾叔祖父“的子孙中有资质凡的,根骨特别优异的,那么自己这“魔魇体“能不能被白家承认,还是两说!

        姜莹不在意白家祖先如何看她,可不能不在乎祖父的处境。他老人家脾气倔犟,活着的时候就和老祖宗们对着来,仗着是唯一继承人怼过不少先祖。况且,他自身资质普通,悟性平平,生下的四个儿子,也没一个能继承白家姓氏的……

        可以想象,祖父魂体进入祖祠后,一定很不受长辈的待见。

        必须得为祖父寻一位靠山!

        十代,就是姜莹选择的对象。

        “你把我们看得太浅薄了,谁会费心为难他一个小辈?纵使他年轻时候脾气暴躁一点,说话很不客气,可他毕竟是白家人,这个家主之位做得艰难,众人都是理解的。“

        “理解?“姜莹寻思了一下,琢磨了一会话中的意味,摇摇头,“天地灵气消散,并非一家一人能改变。换了天资高绝的的,生在这个时代,怕是抑郁而死。也只有我祖父,才熬得下去。“

        “你的话我明白了,我祖父并未受到欺凌,长辈们自持身份,懒得和他一般见识。但这不够!我祖父转修鬼族功法之后,他的短板就暴露了——不善修行,悟性资质都和诸位前辈差距太大。我希望你转修鬼族功法后,教导我祖父,至少,让他有自保之力。“

        十代没有出声,似在思考衡量。指点教导容易,问题是作为交易,条件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如何叫有自保之力呢?“

        姜莹道,“我还有一半的‘血晶’,为了表示诚意,我会把这一半的送到齐淑拉面前。“

        “什么!“风铃剧烈的震动起来,

        “你你……你知道,这会生什么么?“

        “我虽不才,可族谱是看得懂的。定魂钉定住的齐淑拉一魂一魄,只勉强让她的尸身不朽罢了。如果能用上‘血晶’,也不必祭‘万人血河大阵’了!“

        “他们说,雪儿背叛家族,逐出就不是白家人了,不准我进秘洞用二祖的血晶……当年要进入秘洞要经过三大长老,和家族议事会的许可,哪里像现在,你一个人随随便便就进入了……“十代非常激动,

        “当年,我若能得到血晶,兴许雪儿还能活下来!“

        “可别!活着,然后跟你一样,死后变成魂体吗?“

        这句话彻底让十代消停了,他苦涩的说,“是啊,活着又能怎样?跟我们这群不死不活的老家伙在一块,听他们的数落,算什么好下场了?“

        说完,他恢复平静,“你当真愿意把血晶送到我的雪儿身边?你……不是来兴师问罪的么?“

        “十代,你看看我这张脸!就冲着我和她之间难解的缘分,你敢不敢赌一次?赌我,并不想为难齐淑拉,从来不想!“

        “齐淑拉犯下大错,伤了许多人命,但她被外面的执法者抓住,也不会被处死,而是当成研究对象关押起来。齐淑拉能存在多久,研究她的实验人员就会跟多久。

        人的本性,是趋利的。律法是人建立的,所以律法是律法,在某些条件下,律法也是有弹性的。所以,我也不是非让她魂飞魄散不可。“

        “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戏耍我?“

        姜莹想了想,“十代,无论如何,我都是你的后辈,身上一样留着白家人的血。你我交易,一半彼此知晓对方的底线,我在乎我的祖父,你在乎你的妹妹。另一半,则是各有各的不放心——你出身白家,未必真的愿意让我这个魔魇体掌控白家的未来。我呢,也不希望自己某一日穷途末路,丧心病狂到使用魔魇的力量,倾覆这个世界。我祖父,必须好好的活着,你明白吗?“

        “没有他,我不会想着叶落归根,不会千方百计从紫宸界回来。“

        “他对我,很重要!“

        十代这次没有疑虑了,“好!我答应你!“

        心头大事解决,姜莹也痛快的将“血晶“交给秋,

        “给春!告诉她,我不管她用什么方法,只要在三日之内把‘血晶’送至齐淑拉身侧三米之内,她之前犯下的过错,一笔勾销!“

        “是,主体!“

        秋把风铃交给姜莹手里,急急忙忙拿着“血晶“朝春跑去。春收到命令,也无二话——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不紧紧抓住,难道真的让姜莹收回精血和神魂?

        好不容易有了满意的容颜,她才不甘心呢!

        风铃挂在祖祠的屋檐下,姜莹最后看了一眼摇晃的红灯笼,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

        她捂着砰砰跳的心口,总觉得心跳得有点无力,似乎缺损了什么……

        ……

        江城四方边界。

        白家数百年前立下的界碑,早就成了各大博物馆的标志性陈列物,石碑上盖着小亭子,或者藏在某些公园内,不注意的话,根本不知道。

        天工隋青岩、天御持盈,两大先天高手,当仁不让成了东方、西方开启归墟大阵的主持者。

        南方,交给了江城风水协会的会长风入松,一位深藏不露的老者——在此之前,谁也没察觉天天开会,喜欢谈玄论道的他竟然是先天!

        北方,则是八姓中的齐家家主,齐梦河。他带着十几个八姓中比较出色的子弟,成竹在胸。

        江北省,乃至北面紫金观,其实都有派人过来。先天高手还是有几位的,但是江南的修真势力,坚决不许他们插手。开玩笑,自家土地,随便让外人开启防御大阵,以后怎么抬得起头?

        “隋老,您确定,大阵开启之后,阵眼能恢复原状?要是不能,我们几个老家伙,就是江城,乃至整个江南的罪人了!“

        “放心!要不是确定了,我能同意开启吗?那就不是救人,而是害人了!“

        约定的时间一到,已经是站在人类个体力量巅峰的四大先天,一齐朝界碑输入灵力,全部使出了看家本事,以界碑为引,勾动了归墟大阵,半空中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层层递进,越延伸,消耗的灵力就越多。

        四大先天几乎耗尽了全身的灵力,还把携带的灵丹嗑完了,这才将将开启成功。

        迷魂雾肉眼可见的散开了,如清风吹拂而过,太阳洒下点点光斑,恍惚历劫归来,江城内所有阴暗力量清扫一空。

        可怜的那些无辜被唤醒的尸鬼,无头苍蝇一般乱转,度减缓,步履更加蹒跚。想要返回坟墓吧,不认得路。想走到没有阳光地方,可人类对他们仇恨至极,使各种武器,打得他们骨头都碎裂了。

        “等半个小时后进城救人!“

        一架架空中战机飞过,洒下许多黄色的药粉。这些粉尘可不是污染物,是天医卢世光呕心沥血熬制的解药,专门克制迷魂雾。

        药方提供者,姜莹。

        药材提供者,姜莹。

        天医卢世光也能解迷魂雾的毒素,但那时炼成丹药,一次撑死了能炼十几丸。一天炼三炉已是极限。江城等待救援的百万人口,等他炼好吃解药,那要等到猴年马月?

        幸亏姜莹正好有大规模解毒的解药,也幸好,她储物戒指中药材极多,正好凑齐了!

        解药散入空气中,随着空气四处流动,流入江城的高路上。一辆辆汽车上的司机,仿佛做梦清醒了,揉着眼睛,靠!塞车塞成这样!

        气得大骂。

        骂完之后才想起,诶?怎么回事?

        江边上的游艇,货船,慢悠悠的返回江城,奇怪了!他们之前怎么回事,就在江中心抛锚了?一个个睡在船板上,冻死了!

        飞机场的最惨,之前飞机失事就生在眼前,还没缓过劲来。现在整个飞机场都被啃过一样,所有飞机都不同程度的损伤!

        “地震,肯定是地震了!“

        江城警局。

        最精锐的力量,都在这里了。

        高强局长站在台上,目光坚毅,“我很痛惜的宣布一个消息:江城城中心于四日前生7.5级地震!“

        “地震突,我市毫无准备,有违法分子趁乱窃取资料,切断线路,造成江城内无法和外界通讯……“

        “地震造成受灾群众,在十二万人以上……“

        “地震导致地表建筑物大规模受损,直接经济损失过二十亿……“

        做局长哪有这么容易的?高强在台上侃侃而谈,说的都是官方言辞,都是台下尽人皆知的……谎话!他也知道别人都知道他在说谎,但身在这个位置,他不能露出其他情绪。

        新闻还在播呢!

        外界已经好几天没有江城内部的消息了,猜测早已满天飞!

        应付完了新闻媒体,底下的警局干部们依旧忧心忡忡。对外口径可以说是地震,但江城内部呢?

        失去亲朋的群众,他们能沉默不出声吗?

        看到尸鬼的人民群众,会忍住不跟别人说道吗?

        还有知道齐淑拉真相的,能当自己一无所知吗?

        众口难调,想让几百万人一起掩盖一个秘密,怎么可能!

        “别瞎操心了,上面有办法的。“

        高强背人处抽了一根烟,跟老伙计6定远道,“那药粉真的有效果?“

        “当然。“

        “呵,你说得我都对那位白家家主好奇了!又是解毒,又是催眠,可我担心,催眠的江城市民,也会好奇这三天他们干嘛了!总不能待在家里睡觉吧?“

        “这是官面的。真有好奇的,就……公开异能者协会吧!“

        “反正风水师协会这么多年挂羊头卖狗肉,也早就腻了。我估摸,地震的说法也瞒不多久,肯定会有人来探查。到那时,让异能者协会出面应付去。也省得浪费你的警力。老高啊,要不你早点退下来吧!你这个位置,太招事儿了!“

        退休?高强哼哼了两声,“要退你先退!你两个儿子,个个出息,不像我,我就一个闺女。这次她不在,不然我也垮了!“

        连续三天的奋战,现在想起,还是满头汗。

        “老6,我想过了!女儿大了,有自己的人生。我想跟你一样,寻仙问道去!“

  https://www.doulaidu8.cc/xs/148822/5923482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