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带着全战到异界 > 第三十章 城破

第三十章 城破

        将带血的长剑从最后一个还在负隅顽抗的蛮人身上拔出来后,整个西城门已经没有任何还能活动的蛮人。

        提马松并没有松懈,不断出撞击声的城门告诉他,这里并不安全!

        “列阵,堵住城门!”

        顾不上休息,周身沐浴于血污之中的提马松手持长剑,撕扯着嗓子喊道,而后,略微疲惫的士兵们快步集结于城门口,组成盾墙,锐利的长矛架在盾牌上遥遥指向城门。

        砰!砰!砰!

        每隔数息响起一次的撞击声如同阵阵鼓点一般敲打在众人的心脏上,沉重的气氛萦绕在士兵们的心头,他们在害怕,害怕城门撞破后会冲进来无数穷凶极恶的敌人。

        “不要害怕,不要慌张,战神伊斯特在天上注视着我们!”

        察觉到士兵们状态不对的提马松竭力喊道,激励着麾下的士兵,不过那效果嘛……就不得而知了。

        砰!又是一声巨响,久经撞击的城门终于承受不住撞击,被撞出一个脑袋大小的破洞,碎裂的木屑纷飞,落下的尘土干扰了众人的视线。待灰尘消散后,透过狰狞的洞口,城外可怖的蛮子映入士兵们的眼帘。

        “准备!”

        站在盾墙之后的提马松高举长剑喝道,下一秒,摇摇欲坠的城门终于支撑不住压力,带着它的使命重重的倒在地上!

        “刺!”

        凄厉的喊声响彻云霄,前排的士兵浑身一振,手中的长矛瞬间刺出,刺穿冲锋在最前头的蛮人的身体,带起一片血雾。

        “收!”

        随着联队长的命令,士兵们的长矛快拔出,收回阵中,夹在盾牌间的缝隙之中伺机而动。

        “刺!”

        噗!趁着死去的蛮人倒下的瞬间,沾血的长矛再次刺出,毫不留情的在敌人的腹部开个透明窟窿,各种内脏顺着伤口流了出来,场面十分血腥。

        在长矛不断抽刺的过程中,盾阵之前的尸体也在不断叠加,半人高的长盾尽责的将蛮人的攻击全部挡下,沾满血污的表面也多出了数道狰狞的裂痕。

        “退,退!”

        终于,承受不住持续伤亡的蛮人在凄厉的喊声中如潮水般退去,留下一地死相各异的族人。看着溃逃的敌人,盾阵后的拉摩尔士兵们出了震天的欢呼,连带着城墙上御敌的联队也受到了感染,士气大振,与闯上城墙的蛮人做殊死搏斗。

        然而,提马松却没有放松下来,在他的心里,那股浓浓的不安不减反增,心脏剧烈跳动,让他的额头上布满了冷汗。

        “长官,您怎么了,要不要去找军医?”看着自家长官的异样,卫兵和几个百夫长连忙走到他身旁关心道。

        “不用,只是有些不舒服而已。”摆摆手拒绝了他们的提议,提马松抹去额头上的冷汗,目光却依旧死死的盯着洞开的城门。

        “长官……”

        百夫长的话还没开口,城门之外突兀响起一阵嘈杂的犬吠,以及人类的怒吼及混乱的脚步声。这位百夫长脸色突变,猛的看去,在飘扬的烟尘里,无数只如牛犊大小的凶狠恶犬嚎叫着朝己方冲来!

        “那,那是……”

        “那是传说中,黑森林里最凶猛的恶犬,蛮人居然驯服了这些野兽来进攻我们!”

        “汪汪汪……”(为什么感觉有点可爱)

        看着一群凶恶的野兽奔跑着朝自己冲来,士兵们因为恐惧而产生了骚动,他们止不住的往后退,双腿颤抖,嘴里不断低声念叨着自己信仰的神灵,祈求神灵保佑自己。

        “不要慌,不要退,只要你们稳住就能击退这群野兽!”

        提马松的话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他眼睁睁的看着,无数野兽冲入城门,扑向已经慌作一团的拉摩尔士兵!

        “啊——”

        “神啊!”

        在一名拉摩尔士兵绝望的呐喊中,牛犊大小的战犬瞬间将他扑倒在地,那如同钢刀般锋利的牙齿轻而易举的撕裂了士兵的喉咙,鲜血瞬间喷涌而出,在血腥的刺激下,那只战犬仰天长啸,再次扑向最近的士兵。

        仅仅一个照面,原本固若金汤的盾阵就被海量战犬吞没,没有带起一点浪花。包括提马松在内的第二联队,全部惨死在嗜血的野兽的嘴下。

        “吼!吼!吼!”

        数个呼吸后,被击退的蛮人在短时间内逆转局势,以胜利者的姿态再次冲入城门,而迎接他们的,只有遍地已经被啃食的血肉模糊的尸体以及可怕的血色战犬。

        ————————分割线————————

        “什么?城墙失守了!”

        军营内,全身披挂的布洛斯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跪倒在地,浑身是血的士兵,拍着桌子咆哮道。

        “大人,蛮人驱赶无数战犬冲入城门,瞬间就把第二联队给消灭了,然后他们就从塔楼冲上城墙,与还在城墙的蛮人汇合夹击我们……”士兵说着,抹了一把眼泪,带着哭腔道:“他们,他们全死了,雷斯科斯长官,迪欧帕斯长官,他们全都死在蛮人的屠刀下……”

        “唉。”闻言,布洛斯摇了摇头,用那阴沉的目光瞥了塞荣一眼,后者随即一副我明白了的样子,走上前扶起了哭泣的士兵,柔声道:

        “好了,大人会替你们报仇的。”

        “你……”

        没等他回应,一股强烈的疼痛从腹部传来,士兵不敢相信地看了一眼离他近在咫尺的军事官,随后又低头看着缓慢流血的伤口以及沾染鲜血的匕。用尽全身力气挣脱塞荣,连连后退,不甘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布洛斯和塞荣,缓缓倒在地上。

        “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来报信的,他们也要杀我?”

        “塞荣,把他处理掉。”冷漠的看着逐渐失去生机的尸体,布洛斯对着塞荣道:“组织军队,在各个街道设置防线,疏散平民到内城避难。封锁第一、第二、第三,三个联队被全歼的消息,如果被士兵们知道了,对士气将是最大的打击。”

        “是,大人!”塞荣行了个军礼便就要转身离去,布洛斯却突然叫住了他,沉声道:

        “叫亲卫军做好准备,如果实在守不住这座城市,我们就只能撤离了。”

        “……”

        塞荣沉默了,他知道布洛斯话里的撤离的意思,如果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他舍不得离开这座已经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城市。

        “是,大人。”

        ps:感谢穷人孤独每天都给我打赏,有些小感动呢。

        另外还要更新你们这些投推荐票的书友,你们的资瓷是我最大的鼓励。

  https://www.doulaidu8.cc/xs/149657/5914302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