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女主她有金手指 > 059回京

059回京

  办完辞职,宁洁挺着肚子处理了宁家租住的小院儿,跟徐玉兰将东西收好,去火车站将东西全托运到京城宋战宸的四合院,徐玉兰不舍地看着住了两年多的小院,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关上院门。

  宁洁托部队的人买了四张卧铺票,连号的,正好凑一小间,小战士们护着宁洁和病号宁胜利避着拥挤的人群进了卧铺车厢,一家人整理心情向京城出发。

  宁胜利徐玉兰离开故土非常忐忑,宁洁劝他们,复县已经没什么亲人了,还不如珍惜儿女在身边的日子,两口子一想可也是,家里没啥亲戚了,媳妇跟娘家也远,平时不太来往,再说他们留在京城,还能就近照顾女儿,宁洁这一胎年底就要生了,俩人还能帮着洗洗涮涮带带孩子。

  宋战宸开车把他们接到四合院就急忙上班去了,宁胜利叹息道:“战宸这女婿没得说,这次多亏他了,小洁啊,得对战宸好,听见没?”

  宁洁笑笑:“那还用说?他可是我孩子的爹!”

  徐玉兰的到来让宁洁完全解放了,几乎到了连手都不用伸的地步。可宁江飞的学业却是个问题,离中考没剩下几天了,得赶紧找个初中接收他参加中考,随后还得给他在京城找高中寄读。

  宁洁回到大院,将官司的事说了,当然隐去了投机倒把的事情,只说弟弟专心学习,却因为长得好学习好引起女孩注意,最后遭到社会闲散人员的嫉妒,发生了祸事,周素琴气得大骂没有王法,宁洁又求柳芸能不能帮忙让她原来工作的中学先接收了宁江飞,柳芸点头:“我试试看。”

  宁洁忙道:“我们可以花钱借读到中考结束,花多少钱都行。”

  柳芸打了两个电话,随后告诉宁洁:“行是行,但是得出十块钱借读费。”

  “十块钱?这离中考没几天了,也太贵了!”周素琴皱眉。

  宁洁却立刻拍板:“行,这钱我们出了,妈,没办法,大江得赶紧找个学校挂上,这还好是中考,要是高考挂上也没用,还得回原籍考。”

  送走了宁洁,周素琴又开始心烦起来,跟柳芸念叨道:“原本亲家是工人,我看他们老实巴交的,还觉得挺好,结果现在两个人全成无业游民来打秋风了,再加上一个正念书的孩子,还有大肚子的宁洁,我小四一个人得养活他们一大家子!”

  柳芸劝道:“妈,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亲家俩人之前都是拿工资、吃商品粮的,亲家公又是伤残军人,部队肯定给了抚恤金,人家手里能没点儿存款?您看宁宁那陪嫁的金首饰就知道亲家是有家底儿的。再说宁宁手里还有高考的奖学金,期末考试又拿了学校的一等奖学金,宁宁手里也不差钱。而且人亲家也不能一直闲着,养完伤肯定得找工作!”

  周素琴心里稍微好受些,却还是不乐意:“小四媳妇平时就不爱回来,天天窝在四合院,这下好了,我儿子快成他们家倒插门女婿了。”

  柳芸这下不好劝了,宁洁确实不爱回来,放暑假了也住四合院,说四合院凉快,那桂花树如何如何好,加上现在一家子在那,更不愿意回来了。

  周素琴的顾虑宁洁一家子又怎么想不到?哪有父母弟弟跟着出嫁闺女过的?

  于是宁洁办完了宁大江中学的事,就让宋战宸托罗捍中给她找房子,以四合院为主,实在没有的话楼房也行。

  罗捍中人脉广,办事非常利索,第四天就找上门了:“四嫂!在家没?”

  宁洁正在屋里跟徐玉兰包饺子,听见罗捍中喊她立马出来开门:“疯子,快进来,正包饺子呢,中午在这儿吃啊!”

  罗捍中直摆手:“嫂子,先甭包了,今儿碰见一卖四合院儿的,咱赶紧去瞅瞅,行咱就定下来,人家着急出手。”

  宁洁立刻道:“行,你先进屋凉快会儿,我洗个手换身儿衣服。”

  宁洁洗了手,回屋换了衣服,把空间的钱数了四千装在包里,去厨房嘱咐了徐玉兰两句,又拿了一个大水蜜桃递给罗捍中:“走吧!”

  罗捍中啃了一口桃:“嫂子,您这桃哪儿买的?给我指个地儿,回头我也去买点儿。”

  宁洁狡猾地眨眼:“那你可得去复县买了,这是我从家里带的。”

  罗捍中又啃了一口,晃着出门道:“可惜了!这么水灵的大桃子。”

  罗捍中带宁洁来到不远处一四合院门口,上前敲了敲门,一个年近半百的老人打开门,罗捍中道:“老爷子,我是老毛介绍来的,过来看看您家院子。”

  老爷子指了指院子:“进来吧,随便看。”

  宁罗捍中带宁洁四处转,宁洁原以为就是普通四合院,没想到还是个二进的!而且比宋战宸那院子古朴,有种老宅子的厚重感,屋里家具也是老木头,大多是红木的,宁洁悄悄问罗捍中:“你看这院子大概多少钱?”

  罗捍中拿手比了比,宁洁点点头,表示可以接受。

  接下来,罗捍中负责砍价,宁洁抱着肚子在一边微笑,最终罗捍中把价格砍到了2500,赠送所有家具,宁洁二话不说,直接拍板定了。

  后来宁洁才知道,这院子原主人的儿子在wen  ge时期死了,老两口在京城无依无靠,决定卖了院子回乡下养老。

  房子当天交钱过户,老人家心愿一了当即收拾了两包衣服交了钥匙离开了,宁洁换了门锁后笑着喊罗捍中回家吃饺子,罗捍中正愁午饭没辙,痛快跟着宁洁回去了。路上,宁洁拜托罗捍中多帮忙注意四合院,有要卖的再联系她,罗捍中咋舌:“没看出来,小嫂子还是个大财主。”

  宁洁笑着摇头:“比起你我这都是小打小闹。”

  罗捍中叹息:“嫂子,这些年买卖不好做,我这手里缺东西啊!”

  宁洁摸着下巴想了想,道:“疯子,要不咱俩合作吧!”

  罗捍中眼前一亮:“嫂子我就等你这句话呢!可我四哥不让我找你!嫂子,你能不能把牛肉干的方子贡献出来,我出料,你做,或者你出方子咱找人做?”

  宁洁摇头失笑:“不是我小气不肯贡献,而是现在牛肉太少,又贵,你赚不了什么钱,咱们等个时机,干一票大的。”

  “时机?什么时机?”罗捍中立刻支起耳朵。

  “到了合适的时候我会告诉你,到时候我出东西,你负责销路,京城我不熟,人脉有限,往外卖这方面得你来。”

  罗捍中点头:“行!嫂子,我听我四哥说你的事儿就觉得你办事儿靠谱,咱哥俩这算是说好了,到时候您可别忘了我。”

  “放心吧,就你跟你四哥这关系,我要忘了你他也不干啊。”

  罗捍中撇嘴:“拉倒吧,他现在就一老婆奴,咱俩一起掉河里他肯定捞起你转身就走都不带搭理我的。”

  “兴许还能回头给你一板砖嫌你这大灯泡太亮。”宁洁补刀。

  “对!就是这么重色轻友!”

  宁胜利徐玉兰知道宁洁给他们买了房子,死活不肯收,太贵了,2500啊!宁洁劝了半天,实在没办法了,只好说:“好吧,那这房子算我的,你们先住着,回头我看见小的像这样的一进四合院你们再掏钱买下来,小的没那么贵,估计一千多就能拿下来,行不?”

  徐玉兰宁胜利彼此看了眼,点点头,他们在复县租房子住,总觉得不踏实,华夏人还是得有自己的房子才踏实。

  既然闺女买了院子,他们也不方便再住女婿的院子了,对照黄历选了个好日子,一家三口搬去了宁洁的二进四合院。他们在京城没有别的亲戚,因此只请了周家和宋家来温锅,大家热闹热闹,吃顿饭。

  周素琴看着这敞亮的二进院子,还有那红木家具,悄悄问宋战宸:“这院子是你掏钱买的吗?”

  宋战宸挑眉看着自己妈,笑道:“你儿媳妇家有钱,根本用不着我掏钱。”

  周素琴不大相信,但是看到院子里摆放整齐的三辆自行车,还有屋子里的缝纫机,以及三个人手上的手表,倒是有几分信了,她儿子应该不至于傻到给他们全家买这些吧?

  https://www.doulaidu8.cc/xs/153274/4526401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