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五十七章 罚

第五十七章 罚

  闻言,秦氏脸上一黑,她还指望叶棠采借着靖安侯府的关系带着褚妙书在外面行走呢,再不济,就让靖安侯府直接找人家。

  秦氏不想跟叶棠采闹得太僵,但又拉不下面子说软话儿,唇张了张,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哎,三奶奶别较真,大姑娘第一次去那种场合,一时紧张才做了不得体的事情,她女儿家家脸皮又薄,倒是迁怒到你了。”白姨娘最是贴秦氏的心,连忙打圆场。

  白姨娘先开了头,秦氏不情不愿地顺了一句:“下次有什么事,都商量好就行了。”

  叶棠采也不想现在就撕破脸皮。她的到来,已经给褚云攀的生活造成了影响,若真的撕破了脸皮,弄得家宅不宁的,定会害得褚云攀不得安生,再也不能好好地跟梁王暗中谋反了,到时梁王定剁了她!

  叶棠采嗯了一声:“既然大家误会解开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叶棠采离开后,褚妙书也觉得没脸留了,转身也走了。

  姜心雪看着褚妙书灰溜溜地走了,很是幸灾落祸,她自来想与褚妙书交好,不想这小姑子倒好,不亲她,反而去贴叶棠采,现在见褚妙书被叶棠采折辱,心里说不出的畅快。

  瞧她以后还往不往上贴!

  白姨娘坐在圈椅上,垂头嗑着瓜子,褚妙画却是狠狠松了一口气。

  幸好刚刚的事情没扯到她身上,否则她就两面不是人了。

  秦氏却是气得鼻子也歪了,她有求于叶棠采,便治不了她,想了想,就说:“三郎呢?去把三郎叫过来!”

  绿枝一怔,太太整治不了三奶奶,便要整治三爷了!

  绿枝连忙走了出去。来到穹明轩附近,绿枝却不好找叶棠采问人,毕竟刚刚秦氏就跟叶棠采闹了一场,现在立刻去叫褚云攀过去,实在有些不太好看。

  后来到了兰竹居,又找附近的丫鬟婆子打听了一下,才知褚云攀出门了。

  绿枝回到益祥院回话,秦氏听着心里憋着一口气,让小丫鬟在西角门内等着。

  ……

  叶棠采回到穹明轩,便让秋桔打发庆儿去到靖安侯府,给叶玲娇送信。

  待到傍晚时份,庆儿回来了,叶棠采放下手中的话本子,走到了小厅。

  庆儿笑着道:“靖安侯府那边闹得可大了!”

  说着,便把叶梨采如何哭着奔去安宁堂告状,二房又如何想瞒天过海,让家里再填一笔嫁妆,刘二又如何擢破了谎言一一说了。

  秋桔和惠然听得笑得前合后仰的。

  秋桔解气道:“活该!”

  庆儿说:“玲姑娘说,明天要去锦绣斋挑绣线,姑娘要不要去?”

  “好。我正要去书店挑几本话本子!”叶棠采翻着手中的话本子。

  傍晚临着天擦黑,惠然和秋桔便在小厅里摆饭。

  褚云攀和予翰也在这个时候回家了。

  但他才进西角门,就被秦氏的小丫鬟截了。

  “三爷,太太让你过去一趟。”小丫鬟说。

  褚云攀怔了怔。

  这个嫡母向来不喜庶子们,他小的时候没少被折腾。

  但嫡母要罚,他就乖乖受罚,嫡母要打,他也任她打,一声不吭,所以后来嫡母也觉得没有意思,虽然仍然厌烦他,但却懒再折腾他了。

  已经好些年当他是空气了,现在怎么突然叫他去了?

  其实不用猜,他也知道一定是因为他媳妇了。

  褚云攀只淡淡道:“予翰,你让三奶奶自个用饭即可,不用等我。”

  予翰一怔,只点头应是,转身回西跨院去了。

  褚云攀跟在丫鬟后面,随着青石板路,朝益祥院而去。

  进了院门,却见绿枝站在正房的廓上,绿枝说:“三爷可算来啦!太太的老毛病又犯了,痛得受不了,吃什么药都不管用。三爷好久没为太太抄《地藏经》了,今天又是初一,太太让三爷到小佛堂抄《地藏经》十遍。”

  “是。”褚云攀垂头答应,“就请绿枝姑娘替我给母亲问安。”

  说完就转身离开。

  绿枝看着他修长挺拔的背影,暗骂一声这姿色容貌真是百里挑一,不愧是出卖色相的窑姐生的。

  穹明轩里——

  惠然和秋桔已经摆好了饭,叶棠采坐在饭桌前等着褚云攀回来吃饭。

  却见予翰走了进来:“三奶奶请自个用饭,三爷今晚不吃了。”

  “哦。”叶棠采答应一声,以为褚云攀有要事不能赶回来。

  予翰已经走了出去。叶棠采拿着筷子已经开吃,吃了半碗饭,突然一怔,皱了皱眉:“刚刚来的是予翰吧!”

  “对啊!”秋桔点了点头。

  “予翰都回来了,三爷怎么还没回来?”

  “今天是不是跟予阳出去的?”惠然说。

  叶棠采哦了一声,对于褚云攀在外面的事情她不敢多打听。

  四月的天已经有些热,用过饭,叶棠采就摇着扇子在外面消食。

  路过兰竹居的时候,却见予翰和予阳兄弟双双坐在兰竹居正屋的台阶上,正在发呆。

  叶棠采怔住了,走进兰竹居:“你们两个怎么都在?”

  “我们俩怎么不在呢?”予阳冷哼一声,假假地笑了笑。

  秋桔在叶棠采身后,见予阳对叶棠采不敬,不住地呲牙咧嘴。

  “予阳!”予翰推上他一把,然后站起来,恭恭敬敬地道:“三奶奶用过饭了?”

  “用过了,在消食呢。”叶棠采皱着眉头,“你们都在,三爷怎么还不回来?”

  “三爷早回来啦!”予阳恼道。

  秋桔气道:“我家姑娘才没兴趣多打听他的事情,不过是他没有回来吃饭,所以姑娘才多关心一句,你干嘛阴阳怪气的。”

  “他是无心的。”予翰连忙打圆场,“只因三爷被太太叫走了。”

  “太太为什么叫他?”叶棠采一怔。

  “你还明知故问,自然是因为你的破事被迁怒了。太太又说病得起不得身,三爷被罚到小佛堂抄《地藏经》呢!”予阳冷声道。

  叶棠采一怔。

  予翰连忙道:“三奶奶别放在心上,就算不娶你,这种事以前也是常有的,三爷小的时候就经常抄。”

  叶棠采心下一沉,皱了一皱眉,转身就离开了。

  https://www.doulaidu8.cc/xs/156053/242223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