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237章 痛快(二更)

第237章 痛快(二更)

  刑部尚书姚阳城看着张赞眼神阴了阴。

  姚阳城是太子妃的父亲,其子正是原户部右侍郎姚里,前一段时间才被张赞给整下来了。

  现在见张赞为褚云攀说话,便想怼过去。

  而且,这事……怎么又是跟那个叶家有关?自太子出事,去年前前后后几件事,好像总跟这叶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例如,苗基和是叶家的表亲,还逼嫁过叶玲娇以图洗白。

  后来那叶承德养外室,居然也扯上太子,最后还把他的儿子整下来了。

  现在此事……又跟叶家有关,真是……曲折离奇的关系啊!兜兜转转,整来整去还是同一件事的感觉。

  反正,姚阳城把褚云攀这个叶家女婿给记恨上了,冷哼一声:“反正,褚夫人被逼走是事实。”

  张赞皱眉:“不如把褚修撰叫过来问一问。”

  “问他,他自然不会承认。”姚阳成轻哼一声。

  “那就把人叫过来。”正宣帝揉着太阳穴。

  后面的小太监答应一声,就转了出去。不一会儿,褚云攀就被带上了殿。

  他一身深绿色鹭鸶官袍,好整以暇地立在下方,朝着上面行礼:“参见皇上。”

  “嗯。”正宣帝皱着眉,“御史弹劾你不孝,不把嫡母和嫡妹放在眼里,今天还把嫡母逼走了。”

  然后汪诚村又骂了一遍亲疏不分的事情。

  褚云攀道:“陈编修早就相看过嫡妹,但嫡妹不愿意,这才说给别人。”

  “狡辩。”汪城村声道。“你有何证据?”

  “没有。”褚云攀道。

  正宣帝揉了揉眉头,想了想,就说:“那就罚俸半年,每天抄《孝经》一遍,连续三个月。”

  汪诚村和姚阳成等人对这个惩罚也算满意。

  毕竟他们都知道,凭着这件内宅之事而重罚,那是不可能的。但出了此事,他想再常去上书房,那就不可能的了。毕竟他才受了罚,皇上若再叫这种“不孝”之人到跟前当顾问,那不是纵容不孝之事吗?

  百官里,好几个官员暗中看了廖首辅一眼,廖首辅暗地里点了点头,脸上一派云淡风轻。

  褚云攀回到翰林院,整个翰林院都知道他受罚之事了。别的公事房只觉得一阵阵爽快,啧啧,叫你狂!遭报应了吧!

  褚云攀回到自己的座位落座,陈之恒担心地凑过去:“云攀……”

  “无事。”褚云攀说着便给自己铺了一张宣纸。

  赵凡须看着褚云攀受罚,眼里满是幸灾落祸:“褚修撰不先去藏书阁领一本《孝经》吗?”

  “不用,这东西我都能背出来。”褚云攀说着就开始磨墨,然后开始写《孝经》。

  写到一半,就见毕掌院走了回来,这是早朝结束了。他看着褚云攀的眼神也是带着幸灾落祸的。

  外头走廊走过一名小太监,去了公事乙房,不一会儿,就见小太监带着楚传胪离开,这是到上书房去了。

  赵凡须看着不是叫侍读也没有叫他,而是叫了传胪,心里有些别扭,居然不是叫他啊!但想到传胪是首辅的孙女婿,心中也释然了。

  午时下衙,褚云攀和陈之恒出了宫,来到停放马匹和马车的车马坊,那里正人来人往。

  陈之恒拉着褚云攀到角落,低声道:“都怨我,否则你不会被罚,这件事,总得说清楚才好。”

  “嗯,对。”褚云攀点头,“不过,不急,再等几天吧!这件事对咱们有好处!”

  “是吗?”陈之恒一怔。

  褚云攀道:“你今天没到大殿下,自是看不到群情多汹涌,个个都想整治我。”

  “这是自然的。”陈之恒冷笑一声,“你得皇上看重嘛,对于那些熬了多年才熬出头的人来说,多刺眼。而且也挡了某些人的路。”说到这,他一怔,笑道:“哦,我懂了。与其让他们胡捏别的错处整治,不知会摔到什么地方,不如就这个不孝之罪吧!这个罪名还有些说不清楚,轻轻的。”

  褚云攀点头:“还没完全蠢透。”

  “你这什么意思?”陈之恒嘴角抽了抽,“怎么说,我也是探花。”

  “有些时候,学识跟脑子是不成正比的。”

  陈之恒差点被他的话给噎死过去了,冷哼一声:“不过,你这个罪名有了个缺口,小心越开越大,最后缺堤了。”

  “所以得堵上。”褚云攀说着浅浅一笑,“走吧。”

  “如何堵?”陈之恒一怔。

  褚云攀意味深看了他一眼,笑道:“到时你就知道了。”

  ……

  褚云攀被罚的事情很快传了开来,连皇上都说他不孝了,那是真的不孝啊!听说被御史和文武群臣压着弹劾,不知多厉害。

  孙氏和叶梨采得知此事,高兴得快要手舞足蹈了。

  褚家的下人不住地议论着,说当时秦氏和褚妙书哭得多惨。

  费姨娘呸了一声:“贪心不足蛇吞象,不敬不孝的东西,天天想着抢世子之位。还不把咱们放眼里,瞧,这是报应。”

  褚从科满眼的嘲讽,希望继续下去,最后被罢官,那也叫好玩。以后等他高中,再把褚飞扬挤下去,自己当世子。

  到时爵位和官职全都有了。

  褚云攀下衙回来,在垂花门歇了马,就见褚伯爷站在那里。

  褚伯爷看到他就冲了上来:“三郎,你瞧……事情都弄成这样了,唉!”

  “嗯。”褚云攀冷冷地点头,把缰绳交到予阳手里。

  “你只‘嗯’?”褚伯爷要气着了,“你亲自到庄子,把你母亲和大妹妹接回来。如此还能全了你的名声,回头再给你大妹妹相看个更好的人家。”

  褚云攀嗤笑:“爹放心,不我用接,再过几天,到了那个日子,她们就会自己回来。”

  “哎——就算她们自己会回来,但你接,那是不同的,显孝心啊!”

  “现在再做这个,不是地此无银了吗?”说完,就大步往西跨院而去。

  “真是的……”褚伯爷实在拿褚云攀没了办法。

  很明显,褚云攀做错了,但他却一副知道错误,但坚决不改的架势。

  褚伯爷有些跛,实在追不上褚云攀。回头对自己的小厮大福道:“他刚刚说几天那日子,那究竟是什么日子?”

  “老爷怎么忘了,三天后是四月二十八,正是太太生辰呢。”大福道。

  褚伯爷一惊,总算想起了:“几天前她好像在我跟前提起过。”

  大福点头,“以前过生日,也就是一家人一起吃一顿饭。但今年,太太才跟老爷你提起过,说要办个小寿宴。”

  “对,她跟我说起过。”褚伯爷摸了摸额头,一边往回走一边说,“我倒是忘记了。但现在三郎夫妇让她伤心失望了,这小寿宴,她还有心情办吗?”

  “反正……老爷去跟大奶奶说一声,问她的意见便是。太太不在家,里里外外都是大奶奶在操持。”大福道。

  褚伯爷点头,就让大福去找姜心雪。

  姜心雪便让丫鬟出城给秦氏送信。

  当年褚家打了败仗,家里的产业几乎卖光赔给了那些伤亡的士兵家属,也就剩下城郊两个庄子,并祖籍一些田产。

  秦氏就在城郊大雨村的一个庄子上,庄子小小的,只有两百来亩地,出产也少得可怜,家里的进项也就靠这么一点东西了。

  秦氏现在心情却特别好,正坐在庄子的廊凳上,听着绿枝的禀报。

  “反正,现在全京城都知道三爷不孝,亲疏远不分,还把嫡母和嫡妹气得避了出城。”绿枝说着挑起了眉。

  秦氏冷笑:“就是要这效果。”

  “还是娘厉害。”褚妙书笑着偎到她怀里。

  “当然是太太厉害。”绿枝呵呵一笑,“这可比罚他们跪什么宗祠痛快多了。不但京里都骂他们,今天得到消息,三爷还被言官弹骇,皇上罚了他的奉碌和抄《孝经》,怕都遭皇上的厌弃,以后这官运……啧啧!”

  秦氏和褚妙书听得无比痛快。

  “太太,月圆来了。”一傍的春山突然说。

  秦氏和褚妙书回过头,果然看到一名绿衣双环髻的丫鬟走过来,正是姜心雪身边的月圆。

  “太太,大奶奶打发我来问,过几天的小寿宴还办不办?”月圆道。

  “自然得办。”秦氏想都不用想,“再过两天,我就回了。”

  “那,我就回话去了。”说完,福了一礼,就离开了。

  看着月圆离开的背影,褚妙书皱着眉:“咱们干嘛要回去?在这里多住几天啊!”如此才能让人知道,褚云攀对她们的逼害有多深。

  “你傻的,百姓都是健忘的,再住下去,别人只会把咱们的事情给忘记。咱们要回去。”回去了,还办了小寿宴,好让人看一看她们多凄惨。

  月圆才走一会,褚伯爷的小厮大福又过来了,一脸难为地道:“太太,再过几天就是你的小寿宴,老爷说要给太太大办,太太定要回去啊!”

  秦氏冷冷淡淡道:“知道了。”

  大福见她答应,这才松了一口气。

  ……

  四月二十七,秦氏和褚妙书就回来了,神色冷淡的模样。

  褚伯爷走进溢祥院,秦氏和褚妙书那埋怨的眼神就撇了过来。

  褚伯爷被她们看得一阵心虚,讪笑着:“咱们家也不比以前了,你的小寿宴,咱们也要办得风风光光的,把能请的人都请过来。”

  “若非为了顾全老爷和家里的面子……”秦氏说着满眼怨愤。

  “唉,我知道你们委屈,但家和万事兴。”褚伯爷轻叹一声:“你瞧瞧,以前你生日,都是一家人简单吃个饭。就算想办个小寿宴,别人也不会赏脸。现在,三郎中了状元,家里也起来了,你小寿宴的帖子一出,接到帖子的,都愿意来了。你瞧……还是和睦相处的好。三爷那里,我已经教训他了,晚点让他过来给你道歉。”

  秦氏轻瞪大双眼:“晚点?”

  褚伯爷一脸为难:“三郎这孩子……最近忙。反正,等过了小寿宴再说吧。”

  “行,那我就给老爷一个面子。”

  褚伯爷听着,狠狠地松了一口气。只要秦氏办了小寿宴,也在场,那不和不孝的谣言也会消减一些。“以后,书姐儿还得说亲呢,这靠得也是三郎啊!”褚伯爷微微一叹,“反正,一点小事,过去就过去吧!”

  提到褚妙书的婚事,秦氏脸就黑了黑。

  说完,褚伯爷就转身离去。

  秦氏看着他的背影,恨恨道:“书姐儿的亲事得尽快定下来。否则他倒霉了,咱们也找不到更好的亲事。”

  想到这,褚妙书狠狠地咬了咬唇。

  https://www.doulaidu8.cc/xs/156053/951278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