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兵者 > 第869章 这是争烈士

第869章 这是争烈士

        撤退很轻松,对于徐辉他们来说很轻松,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阻拦,只要向目的地狂奔就好,几乎什么都不需要考虑。

        这份轻松是葛震带来的,不断的利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对反叛军实施阻拦,虽然每次跟上来之后都让人淡疼无比,可所有人都清楚他到底有多强。

        一个人拖住数千反叛军,硬是拉出距离,给予己方人员撤退的时间。

        “太强悍了!”

        徐辉忍不住的出佩服的赞叹声,他压根不需要细想葛震是怎么做到的,只要能做到。

        “队长,葛震太吊了!”一名队员出由衷的声音。

        “他真是普通支队反恐中队出来的呀?”

        “一个人吊打数千反叛军,偶像呀!”

        “……”

        都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到,哪怕葛震跑过来总是给人淡疼的样子,但那份从容,那份轻松,让人叹为止观。

        “好厉害!”医疗队领队也出声音。

        作为被调戏的对象,她本该厌恶葛震,可现在这个时候却觉得葛震这个人非常帅气,那流氓的形象也不叫流氓了,叫做吊儿郎当。

        的确如此,女人最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正人君子?老实人?

        正人君子通常非常无趣,老实人通常都是接盘侠,女人其实最喜欢流氓,尤其那种充满正义感、关键时候可以非常爷们的臭流氓。

        所以找对象千万别装老实人,只要装老实人,我们要做流氓,做臭流氓,做一个充满道德观与正义感的臭流氓。

        “真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怎么变得如此强大……”徐辉叹口气,看着又跑来的葛震自语道:“虽然这是个混账,但当年扯掉我们中队狼头旗的时候,我就知道这种刺头早晚会崭露头角。”

        他不知道葛震是兵者,但清楚这种刺头只要继续呆在部队,一定不是简单的人物,这是部队里面难以解释的规则。

        好兵?什么样的叫好兵?所有的一切都听从命令服从指挥?永远不犯错,永远不违纪,这就是好兵的标准吗?

        差兵?什么样的叫差兵?总是违反纪律,总是犯错,刺头的不能行,这就是差兵的标准吗?

        事实上两者根本没有标准,一切行动听指挥,不犯错的兵领导喜欢,刺头兵领导也喜欢,原因是能在部队里刺起来的兵,绝对有刺头的实力。

        真正遇到急难险重问题的时候,刺头兵比谁都能冲在最前沿,因为他刺头,因为他要彰显自己,要表现自己,为了以后更加刺头。

        葛震是这样的兵,一般不刺头,刺起来谁也挡不住。

        当然,他现在已经不是崭露头角了,而是站在了巅峰,只是徐辉他们并不知道。

        “前面就是政府军控制区域。”追上来的葛震指着东面的平坦地说道:“穿过这片平坦地,翻过前面的山就是政府军的控制区域。他们在那里设防,你们到了那儿之后就安全了,政府军会把你们送到码头,登舰离开。”

        下面是三公里左右的一马平川,三公里之外就是一个山头,这个山头的后面属于政府军的实际掌控区域,前方溃败之后,在这里形成防御阵地,阻止反叛军的进攻。

        逃亡一路,终于要到达目的地。

        “终于要到了。”徐辉出感慨声。

        这次的任务充满艰辛,本来都已经陷入绝望,做好牺牲的准备,葛震赶来,护送他们一路。

        所有人都得感谢这个混球,一个都不例外,如果不是葛震,他们可能连城都出不去。

        “葛震,谢谢你。”医疗队领队向葛震道谢。

        “不用谢,如果我还能活下来,你记得陪我睡个觉就行了。”葛震咧嘴笑道:“当然,你也可以拒绝,虽然我会很伤心,嘿嘿。”

        还在调戏,他压根就不知道人家的名字。

        “我……在上海xxx医院工作。”医疗队领队说道,面色绯红:“如果你能活着回来,我……”

        所有人都用奇异的目光看着她,因为当她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意味着大胆的接受了葛震的调戏……不不不,不是接受了调戏,而是接受了对方的要求。

        但没人说什么,因为这跟道德无关,接下来葛震是生是死谁知道呢?

        “真的可以吗?”葛震的眼睛亮了,指着后面追击的反叛军说道:“我必须在这里阻止反叛军的追击,掩护你们成功穿过前面的平坦区。我要是活着,你真的愿意陪我睡觉吗?”

        反叛军距离他们只剩下七八百米的距离,如果所有人都过去的话根本跑不掉,必须得留下断后的人,而事实上所有人留下断后都不够。

        “我……愿意,只要能你活着回来!”医疗队领队露出坚毅的目光:“葛震,活着回来,我等你活着回来!”

        “太棒了!”葛震兴奋道:“放心吧,我一定会活着回去!”

        领队用力点头,眼睛里露出柔和无比的光芒。

        “徐辉,你们赶紧走,我来断后。”葛震嗷嗷的叫道:“回去等着老子,老子破了处之后再算咱俩的账。”

        徐辉摇摇头,看了一眼紧追不舍的反叛军。

        他知道如果这次葛震留下来断后,那就真的无法再追赶上他们,绝对的必死无疑。

        “孙思林!”徐辉叫道。

        “到!”

        一个年轻的队员大声回应。

        “护送医疗队前往政府军掌控区域。”

        “是!”

        徐辉头一转,盯着其余的三名队员:“你们,跟我一起与葛震一块断后。”

        “是!”

        “是!”

        “是!”

        充满肃杀的声音响起,其余三名队员的眼睛里散出浓浓的斗志,以及必死的决心。

        “队长?”年轻的孙思林大声叫道:“为什么是我护送?我要留下来战斗!”

        “你今年多大?”徐辉问道。

        “21。”孙思林回答。

        “这就对了,你是我们所有人当中年龄最小的。”徐辉凝视对方:“既然年龄最小,就去护送。”

        “队长,这不公平,王胜利也是21岁!”

        年轻的孙思林盯着一名同样年轻的战友。

        “嘿嘿,我比你大两个月。”名叫王胜利的战士嘿嘿的笑道:“所以小家伙赶紧走,这里不是你玩的地方,哈哈。”

        “我不服!”

        “执行命令!”

        “是!”

        这不是争荣誉,这是争烈士。

        ……

  https://www.doulaidu8.cc/xs/156919/5929916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