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绝世宠妃之名门长女 > 第二十章:演戏

第二十章:演戏

  还真是个机灵的小丫头片子,如此,甚好她知道保护好自己,保护好那块玉就好,或许未来的某天,她才是事情的关键。

  司徒漓又呆了片刻,发现丝毫听不到房间里面人的说话声,此时在看,房间里已空无一人,

  “他们已经走了,我也要走了,有缘再会”司徒漓好似一个女侠客,干脆利落的从房顶上跳到另外一个房顶,转身就走。

  后又突然想起什么事,转身问道:“哎,你知道我叫什么了,你叫什么?”

  “不言,”李自蹊一转身人就已经消失在黑暗中,取自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两人还都是有趣,都对彼此撒了谎,只是司徒漓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李自蹊早已了如指掌......

  “跑的还挺快,我还没问完呢!”司徒漓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道,还没问他如果自己想通了,想合作了,该怎么去找他呢!

  司徒漓随即也消失在黑暗中,待看不到司徒漓后,李自蹊从黑暗中走出来对着身旁说道:“千渊,派个暗卫保护她,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出手,”

  “主子,可要给她透露那里面的人谈论的的事?”

  “暂时不用,此时让她知道,对她只有坏处,且她是我很重要的一个线索,或许从她身上入手,可以找到那支隐秘的力量,暂时不要打草惊蛇,以免惹来别人注意。”

  千渊满脸的无奈,心想主子这是怎么了,除了对夫人,从来不曾见他对别人这样,如今还派人保护她,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了......

  李自蹊说完便消失在茫茫黑夜中,千渊看了一眼司徒漓消失的方向,随即也消失在黑夜中。

  司徒漓悄声的推开闺房中的门,只见果儿还坐在桌前,用手支撑着脑袋,脑袋一点一点的,显然是困的。司徒漓走到桌前坐下,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喝,此时果儿突然惊醒,小姐!

  “小姐,您终于回来了,吓死我了......”果儿心有余悸的拍着胸脯说道,这任谁自己在打瞌睡的时候房间里突然出现一个黑衣人,都要吓一跳吧!

  “果儿,你还真是胆小,除了你家小姐,还有谁这大晚上的不睡觉。我不在的时候可有什么事?”

  “倒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您刚走一炷香的时间,绿萍来了说要见小姐,有一件事需小姐和小姐商量,我把她打发了,但是她很是不情愿,一直往小姐的房间张望。”

  “哼,看来有人忍不住了,不急,让她们在院子里闹,事情闹的越大越好!”司徒漓冷着脸说道,自己越是不计较,越是有人上赶着要往枪口上撞。

  “小姐,以后夜晚还是不要出去了吧,怪危险了,您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奴婢以后怎么给夫人交代啊!”

  “什么三长两短的,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你啊就别操心了,你家小姐说什么你做什么就是了,嗯......”

  “小姐,您身为女儿家......”果儿要开始她的长篇大论了,

  司徒漓一个头两个大,讨好的道:“我的好果儿,你家小姐,快困死了,你可放过我吧,嗯......明日还要早起去闺学呢!”

  “果儿,你知道吗,要是经常熬夜会变丑的,就变的和她王婆子一样......”王婆子是府中的粗使,长得又胖,皮肤又黑又粗糙,看着着实是不太好。司徒漓说着摸了摸果儿的小脸。

  “你可不想变那样吧,我的果儿这么可爱,快打点水来洗漱睡了......”司徒漓迷迷糊糊的说着。

  “小姐,真当果儿是三岁小孩嘛?这样好哄......”

  此时司徒漓已经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果儿无法,湿了毛巾替司徒漓擦脸,果儿边擦边说:“小姐,也不知道您如今的脾性是像谁,听院子里的老嬷嬷说夫人可从来不会做这些荒唐事,也就是您如今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回应她的只有司徒漓平稳的呼吸声,待替司徒漓收拾好后,果儿悄悄的退下了,只是她刚走,房间的窗户便开了,瞬间司徒漓的床边就出现了一位少年,此人正是李自蹊......

  李自蹊回去后,想着她那三角猫的功夫,越发不放心司徒漓,其实司徒漓那哪是三脚猫的功夫啊,还不是因为这身体太弱,她才没有发挥出来真是实力好嘛!

  榻上的人,此刻脂粉未施,看着格外舒服,大抵是司徒漓本身模样就生的不错,稍稍打扮就已是倾国倾城。李自蹊盯着司徒漓,他实在想不通这么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姑娘,竟会和那隐秘的力量有关系。

  “师傅,师傅......”此刻司徒漓的眉头微微皱着,好似梦中有什么不好的事情?

  师傅,她有师傅......李自蹊想着今天总算没有白来一趟,她的师傅会不会就是那支力量的首领?

  忽然司徒漓动了一下,惊的李自蹊一个闪身就到了窗户边,正准备翻窗而出,才发现司徒漓只是翻了个身。顿时满脸的黑线,睡个觉还如此不安稳......随后一个转身就消失在夜里。

  司徒漓早上醒来的时候见窗户大开,怪不得自己睡到半夜竟感觉有点凉,原来是窗户开了......

  早上梳洗完毕,司徒漓就去了魏氏的院子和魏氏一起用早膳,到了永寿堂,就看见了她的好母亲还有两位好妹妹也在祖母屋里。

  “今日倒是巧了,厨房今日熬了燕窝莲子羹,你们倒是有口福了,”魏氏笑着说道。

  “那我可就沾祖母的光啦!”司徒茵故做可爱的说道

  “祖母,母亲,安好!”司徒漓淡然的走进去行礼问安,一派从容的模样。

  “快起来吧,”魏氏笑着对司徒漓招手。

  王氏表现的一副慈母的模样,既然她想眼,司徒漓也不拆穿她,表相上看还是母慈子孝,一派其乐融融。可司徒漓却是知道一句古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阿漓,前些日子你和姐妹们都闹的不愉快,都是茜儿和茵儿的错,如今到底是一家亲姐妹,哪有隔夜仇不是,要是传出去,平白惹了别人笑话,俗话说了一家人,心连心,打断骨头连着筋。”

  https://www.doulaidu8.cc/xs/159217/218416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