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绝世宠妃之名门长女 > 第四十一章:败露

第四十一章:败露

  老夫人突然奇迹般的好转让堂下众人都是震惊不已,方才还看着病怏怏的倚在罗汉床上,如今怎的突然就好了?

  “母亲,您的病?”王氏略有迟疑的说道。

  “怎么?你倒很希望我此刻病入膏肓,或者最好是长睡不起?”

  “母亲,您这是说的哪里话,您身体康健是最好不过了,我怎么会希望母亲您……”

  “如此便好!”

  二房的江氏是聪明人,看着魏氏二人这话语中的意思,便知道了这件事怕是老夫人自己做主,为了什么此刻她还不甚清楚。

  堂中气氛微妙江氏笑着开口道:“母亲您身体无碍就好,方才嬷嬷来报大夫此刻已经到了府中了,待会还请他给母亲请个平安脉,如此才好叫我们晚辈放心。”

  “是啊,母亲,待会还是请大夫看看吧,”二房的司徒宪也附和道,他甚少关心府中的事,一来这府中还轮不到他们二房当家,二来他也不想掺和这府中乱七八糟的事,他只管和江氏关起门来过他们的小日子,教育好他们的子女。

  “无妨,一会请来就是了,”

  正说着话,玉嬷嬷便带着碧落和那熬药的小丫鬟到了永寿堂门外,王氏一看到二人,心便沉了下去,母亲带她们来是为何?难道是已经知道了,这不可能……

  王氏紧紧攥着帕子,面上还是平淡如水,只静静的站在哪里,看着进来的二人,她是有胜算的,碧落的母亲和弟弟在自己手上,料她也不敢说什么!

  “奴婢见过老太爷,老夫人,”二人跪在堂中对着上座的司徒荀和魏氏行礼道。

  “起来吧,”

  “谢老夫人,”

  “老大媳妇儿你可见过她们二人?”

  “回母亲,这您院里的熬药的丫鬟我倒是见过,只是不知这另外一人是何人?”

  “哦?不认得也无妨,”魏氏瞥了王氏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道,

  此刻众人心中都是疑惑,不知道老夫人为什么好端端的要叫两个丫鬟来此?心中虽疑惑,却也是不敢发问,故都屏住呼吸安静的坐着……就连平时不安分的司徒茵今日都无比安静乖巧。

  “你们俩把大夫人安排给你们的事,说给大家听听!”

  魏氏严厉的说着,魏氏平时看着多是慈祥,对孙儿们疼爱,对媳妇包容,但今日周身气息却是无比霸道,看着甚是威严,这便是世家能教养出来的女子,平时不显山露水,关键时刻便能镇得住场面。

  “碧落,你先说吧!”魏氏顺势坐下端起小几上的茶,不去看堂下王氏的表情,此刻她就是看了也是知道王氏打算,不到最后王氏是绝不会暴露破绽的。

  “是老夫人,”碧落对着魏氏行了一礼,这才娓娓道来。

  “前几日,夫人让人传了我去,通传的嬷嬷只说夫人看重我,有事吩咐我去办,奴婢想可能是寻常事,再说能得到夫人的赏识,便是奴婢的福气,奴婢便去了。”

  “谁知去了之后夫人却是要奴婢给老夫人下毒,虽说不是什么剧毒,可也是让人昏睡,精神不济的药,奴婢是万万不敢的,夫人便用奴婢的母亲和弟弟要挟于我,”碧落说到此处,更是可怜万分。

  众人听着碧落的话,只觉王氏心狠,母亲一向待她不薄,她竟要下毒谋害自己的嫡母,她可知此事一旦暴露……便是送去官府也不为过啊!

  “母亲,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情儿她断不会如此做的,”司徒宇站起来对魏氏说道,到底他心里还是有王氏的,纵是最近王氏做的不好,可到底是他三个孩子的母亲,他也不想过多苛责。

  “是啊,母亲,这其中一定有问题,儿媳怎会陷害母亲,还请母亲明察,还儿媳一个清白,”

  “倒是你这个贱坯子,我何时吩咐你做过这等事,莫要胡乱诬陷于我,当心撕烂你的嘴!”王氏看着碧落,眼神警告着碧落,仿佛要是碧落再胡说,就让她再也见不到她的母亲和弟弟……

  王氏的一切动作都被司徒漓看在眼中,包括王氏眼中满满的威胁之意,看来果然和她审问出来的一样,这便证明碧落那丫头没有撒谎。

  以前碧落不敢忤逆王氏,因为她弟弟和母亲的性命都在王氏手中,可如今却是不一样了,有老夫人给自己做主,碧落自是不怕了,毕竟这府中还是老夫人说了算!

  “夫人有没有吩咐过奴婢,夫人心中必定如那明镜一般,”碧落看着王氏说道,眼中豪无恐惧之色。

  “来人,把这个以下犯上,不知规矩的贱婢拉出去杖责五十!”王氏指着碧落说道。

  “放肆,真当我死了吗?你眼中可还有我这个母亲!”

  “母亲……她胡言乱语,诬陷儿媳!”

  “你还不住嘴,”司徒宇怒道,最近王氏越来越无法无天,竟和母亲顶嘴,当真是自己太过宠她了,才让她越来越没规矩!

  王氏不可思议的看着司徒宇,近日司徒宇对她越来越没了往日的温柔,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碧落你接着说!”魏氏吩咐道,

  “奴婢受迫于人,只得按照夫人的吩咐办事,把浸了药的药罐盖子和给老夫人熬药的药罐盖子换了,夫人承诺只待事成便会放了奴婢的母亲和弟弟,”

  “往后就只管日日用那罐子熬药,过不了几日老夫人便会嗜睡,精神不济,就算是自身也只会以为是夏日嗜睡,不会有所怀疑,”

  碧落平静的叙述着,只听的众人暗暗心惊,司徒宇更是万万也想不到,王氏竟能做出如此不堪的事来,当真是丢了他的脸面,以后如何让他在府中抬得起头来!

  二房平日只觉王氏不怎么待见司徒漓,怎能想到她心思如此狠毒,对母亲竟也下起狠手!当下更是看不上王氏的所作所为。

  “你可还有什么话可说!”魏氏对着堂下的王氏说道,

  “母亲,儿媳冤枉,纵是母亲再不喜欢儿媳,儿媳也是不敢谋害母亲啊!”

  王氏当下便跪在地上,泪眼汪汪的说着,要是旁人不知道的,只当是老夫人在为难自己的儿媳呢?

  “再者说,儿媳也没有动机啊,儿媳为何好端端的要谋害母亲?”

  “动机,那我就告诉你你的动机是什么,今日你安排的那两人不就是你的动机吗,给老身下毒伺机以此嫁祸给阿漓,从此就可让她永远消失在这司徒府中,这不就是你的目的所在。”

  “母亲,儿媳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儿媳一直把阿漓视为己出,虽平时对她严厉,可都是为了咱们司徒府啊!她是府中的嫡长女,那将来出府便代表着咱们司徒府,是万万疏忽不得的。”

  王氏跪在地上声泪俱下的说着,更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以她平时的所作所为,倒真不敢让人遐想她会做出谋害老夫人这等事,这就是王氏的厉害之处!平时装的贤良淑德,温婉端庄,谁能想背地里却有这么阴暗狠毒的一面。

  https://www.doulaidu8.cc/xs/159217/577400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