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绝世宠妃之名门长女 > 第三十八章:有口难言

第三十八章:有口难言

  窗外的微风吹拂,蓝天白云一片祥和美好,和这屋中乌烟瘴气的气氛有着天壤之别,此时堂中之人皆是沉默,看着此刻和之前完全不同的王氏,怎的她的女儿就不会妨着母亲,怎的别人的女儿就一定会,真是司马懿之心.......

  “够了,先听听大师的破解之法再说也不迟,”司徒荀生气道,

  王氏顿时禁了声,不敢在喧哗。

  “是啊,嫂嫂,既然已是找到症结所在,且先听听大师怎么说的吧,”说着就起身扶住了王氏。

  “不是你的女儿,你自然是不关心,这人都是自私的,我今日才看出来,往日那副面孔都是唬人的!”王氏气急败坏的对着江氏说道。

  “嫂嫂这话怎么说,嫂嫂这样真真是冤枉了弟妹了,我何曾有过这样的想法......”江氏心里委屈极了,真真是不吃羊肉的人,往往惹的一身骚。

  “放肆!”司徒荀一拍案几吼道,王氏吓得顿时不敢在言语。

  “让大师见笑了,还请大师告诉破解之法,也好让内人早日康复。”司徒荀客气的说道。

  “破解之法不难,只需小姐暂且避避就好,待明年这个时候即可解除了。”

  “只是这要回避到哪里为佳?”

  “只需在庙中吃斋念佛一年足矣。”

  “去庙里一年,那怎么行,母亲茵儿从小身娇体弱怎能受的了那样的苦,望母亲开恩。”王氏继续求着。

  “母亲,我不要,我才不要去什么庙里当尼姑呢!”司徒茵应该还没有搞清楚事情的状况,现下看着还算正常。

  “大师,只是老妇孙女年幼,怕是受不了那寺庙的辛苦,可还有其他破解之法?”魏氏开口道。

  “这是最好的方法,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多谢了慧大师,管家好生招呼了慧大师,”司徒荀吩咐管家道,

  了慧从堂中退了出去,一出永寿堂的门,便顿住了脚步,抬头望着天后深深吐出一口气便扬长而去。

  “不,都是她,一定是她搞得鬼,茵儿好端端的怎的就变成不祥了,”王氏指着司徒漓气狠狠的道,

  “母亲,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了慧大师是您从寺里千辛万苦请回来的,我又如何未卜先知啊?”

  “是啊,嫂嫂,你先冷静一下。”

  “冷静,换做是你的女儿你冷静一个我看看,真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江氏不在说话,此刻的王氏就如那疯狗一般,见谁咬谁,若不是涉及母亲,她也实在是不想插手。

  “祖母,妹妹尚且年幼,恐受不了寺庙清苦,还请祖母三思啊。”司徒茜跪在地上,楚楚动人的求情道。

  “母亲,现在暂且听祖父怎么说吧,您先起来吧!”司徒桓说着扶起了王氏,

  “桓哥儿,你妹妹她......”

  司徒桓对着王氏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王氏怔怔的随司徒桓把她扶起来,用手绢擦着眼泪。

  “茵儿,尚且年幼,送去庙里实在也是不妥,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送到家庙,派几个得力的嬷嬷陪着,明年在接回来就是了。”司徒荀抚着胡须蹙眉说道。

  “父亲!请三思啊!”王氏此刻任何话语都显的苍白,是自己叫来的法师,也是自己招揽的祸事,却是害了自己的女儿,王氏现在如哑巴吃黄连,她总不能说法师是她花钱请来陷害司徒漓的,那样她会死无葬身之地。

  可是当下要让她如何决择,她的茵儿还不满十岁啊,造孽啊!

  她本想请法师把所有的不祥都归在司徒漓名下,在借机把她陷害老夫人的事公之于众,此时在如何疼爱她的魏氏都不会轻易饶过她,就算老夫人最后不说什么,但难保堵得住悠悠众口.......

  如今,一切都完了,她实在想不通这和尚为什么会临时倒戈,反咬她一口。

  司徒茵听到最后还是要把她送走,便开始哭起来:“母亲,我不要走,我不要,”

  王氏抱着司徒茵,任由她哭着,轻轻拍着她安慰道:“茵儿,只是出去自己住一段时间,过段时间母亲就会接你回来,乖,听话。”

  王氏眼神猛的收缩,既然这样,她想她也不用手下留情了,这样一来看那小贱人要如何。

  司徒茵此刻趴在王氏的怀里,楚楚可怜,看到对面的司徒漓对着自己笑着,眼神充满的轻蔑,仿佛在嘲笑她,刚才还说不管做什么都不怕,此刻就哭唧唧的像个胆小鬼。

  司徒茵当下就擦干了眼泪,赌气道:“孙女愿意为了祖母的健康,去家庙!”

  “茵儿,你......”王氏不可思议的看着司徒茵,当下更坚定了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司徒漓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父亲,母亲,儿媳有一事要说!”

  “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堂中如此吵闹,”门外传来司徒宇的问话声。

  “见过大老爷,二老爷,”

  随后二人掀帘进了堂中,当下便看到王氏哭的梨花带雨,二老爷司徒宪看向江氏,想询问个明白,只见江氏对着自己摇了摇头,司徒宪便作罢,这才作揖道:“见过父亲,母亲。”

  王氏一看见司徒宇回来了,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完全忘记两人昨晚刚大吵一架,哭着迎上去道:“老爷,呜呜呜,父亲要把茵儿送去家庙,可怜她还那么年幼,可如何是好?”

  司徒宇刚下朝回来听的一脸糊涂,完全搞不清楚状况,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司徒荀懒得回答,就坐在上座沉默着,江氏也不想再掺和这件事,也没有作声,司徒漓本就不招人待见她就更没有必要给自己找不痛快了,此刻众人都如哑巴了一般。

  片刻后司徒茜抽噎的说道:“父亲,因为祖母病着,母亲去灵觉寺进香偶然遇见了了慧大师,便请了大师来府中,了慧大师推算出是因五妹妹妨了祖母,所以祖母才长病不好,如要破解......如要破解就必须要把五妹妹送去庙里,”

  “父亲,此事可当真?”司徒宇向来是孝子,如若真的是这样,他定会不假思索的送走司徒茵,王氏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真真是错了。

  “了慧大师是如此说的。”司徒荀也颇为难的说道,只有司徒漓知道这了慧大师的话有几分真假,府中其他皆是不知。还有一人也知真假,却是没有办法道破这个秘密,因为她自己就是这策划之人。

  https://www.doulaidu8.cc/xs/159217/578863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