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封神之大王今天精分了吗 > 081:一众师兄妹就应该整整齐齐

081:一众师兄妹就应该整整齐齐


  大猪蹄子并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举着手中的空心杨柳的枝条,就跟在看什么定情信物般,连一向清冷的双眸中也荡出了些许柔情。

  道祖瞧着鸿钧那一脸思春的模样,十分觉得辣眼睛,忍着即将爆发的小脾气,恶声恶气地道:“别在我眼前浪,都没法看了。”说着,便想要将鸿钧给赶走。

  然而就在这时,紫霄宫外的混沌云雾里陡然出现了巨大的震动。

  道祖神色微变,立刻转身看去,而后轻轻一挥袖,大殿之中立刻出现了一道光幕,在光幕里缓缓出现了通天教主的身影。

  只见朦胧的云雾中,通天教主手持诛仙剑,身体四周还环绕着另外三柄宝剑——-戮仙剑、陷仙剑、绝仙剑,就跟一个杀神似的,唰唰唰地朝云雾中猛砍,边砍还边在叫嚷:“师尊,你出来。别躲在里面不出声儿,我知道是你故意隐藏了紫霄宫。”

  看着光幕中一副杀气腾腾的通天教主,云床上坐着的鸿钧顿时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儿。

  道祖一脸麻木地扭头瞅了鸿钧一眼,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不仅是道祖没了语言,就连站在通天教主身旁的元始天尊也是一脸无语的模样。

  见通天教主对着混沌云雾中一顿猛砍,元始天尊抬手按住额角欢快跳动的青筋,无力地对他道:“通天,不可如此无礼。”

  通天教主还算是比较敬重自己的二哥,所以在迟疑了一瞬之后,没再举着诛仙剑乱砍了,但嘴里的话却依然没停:“师尊,你既然能隐藏紫霄宫,想必也早就知晓我们的来意,既然如此,师尊你若不见我们,那我可就将封神榜给丢了哈。”

  说着,只见通天教主从怀中摸出了先天灵宝封神榜。

  紫霄宫内看着这一切的鸿钧忍着笑意对一脸泛青的道祖,真心实意地提醒道:“通天向来是说到做到的性子,你若再不让他俩进来,他可真会将封神榜给丢了的。”

  道祖被通天和鸿钧给气得不行,但也的确担心通天将封神榜给丢了,只能愤愤地瞪了鸿钧一眼,怒道:“他的确是个说到做到的性子,否则当年巫妖大劫后,他怎么说不搭理你就再也不愿意搭理你了!”

  鸿钧脸上的笑意一僵,被道祖给生生在心口上捅了一刀。

  捅了鸿钧心窝子一刀,道祖总算是气顺了不少,冷哼一声开口赶人:“你还走?否则我怎么放他们进来?”

  想起自己答应道祖的条件,鸿钧这才不情不愿地从云床上起身,而后磨磨蹭蹭地从殿中消失。

  隐藏在混沌云雾中的紫霄宫缓缓出现,通天教主这才满意地收回了诛仙四剑,也将手中的封神榜给再度揣回到了怀里,然后对着一脸木然的元始天尊,得意道:“二哥你瞧,这不是能进去了么。”

  元始天尊默默地瞅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跟着通天教主进入了紫霄宫。

  天道化身的道祖依然端坐在云床上,可通天教主仔细地瞧了一眼,发觉今日的师尊似乎有些不太高兴,但这一点发现很快被通天教主给抛到了脑后。

  通天教主端端正正地向云床上的道祖行了一个弟子礼,而后不客气地拉过地上的蒲团就大大咧咧地坐了上去,还不忘拉了一把身边的二哥,这才又抬眸看向道祖,乐呵呵地道:“师尊,既然你都已经知晓了弟子的来意,那弟子也就不用跟你再多说什么了。”将怀中的封神榜又给掏了出来,往道祖的跟前一递,“还请师尊收回封神榜,我们三清可不敢担此大任,否则三清因为封神一事儿而闹出不合,只怕天道也不愿意瞧见这一幕吧。”

  道祖默默地盯着通天看了半晌,却始终没去接封神榜。

  元始天尊瞧着沉默的道祖,在心中隐隐为自己的三弟着急,心想三弟这么驳回师尊的命令,只怕会惹恼了师尊。

  可道祖并没见生气,在盯着通天看了半晌之后,缓缓开口道:“三清执行封神一事儿本就是天意。”

  通天教主眉峰一挑,将手中的封神榜转了一圈,十分光棍的道:“天意?这么说是天道想要坑我们三清,想要我们三清因不合而分裂吗?若三清因为这件事儿而分了家,只怕盘古大神也不愿意看到这一幕吧?”

  三清乃盘古元神所化,从诞生之后便一直没有分开,而众生皆生于盘古,就连天道也是因盘古而生,所以即便是天道都不能违背盘古的意愿。

  通天将分裂三清这么大的一顶帽子扣在天道的头上,别说道祖眼皮跳了几跳,就连虚空无形中的天道都感应到了。

  天道隐隐向道祖传达意识,表示它不背这个锅!

  道祖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感觉到了天道的急切,轻咳了一声后,看着光棍的通天教主,反问道:“谁告诉你三清会因为封神一事儿而分裂的?”

  教主大人神色一诧,仿佛很是吃惊地看着道祖,“师尊,你当真不清楚?你是天道的化身,又岂会不能窥见未来?不管你顺着哪一条时间线去窥视未来,未来的三清可没有因为封神一事儿而分裂?”

  道祖:“......”

  他还真窥见过,不管是哪一个时间线上的三清,未来都因为封神而分裂了。

  道祖的沉默令得通天的神色越发坚决了起来,就连什么都不知晓的元始天尊在突然知晓未来的三清会因为封神而分裂后,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无比的严肃了起来。

  元始看了一眼神色坚决的通天,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为何通天要如此坚决的将西方二圣给拉入大劫中来顶包了,定然是通天不知因为什么缘故得知了未来的事情,所以才会这样做。

  通天不愿意三清而分裂,元始也同样不愿意,即便是眼下什么都不知道还窝在八景宫中炼丹的老子在知晓了此事后也定然不会愿意。

  三清是一家,是亲兄弟,虽然他们在成圣之后感情都变得淡漠了不少,可这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师尊。”元始一脸严肃地看着道祖,跟通天站在了同一阵线上,肃然道:“三清乃是一脉相传的亲兄弟,若因为封神一事儿而分裂,我也不会答应。”

  元始难得的开始自省,从自己成圣之后,是不是因为太过专注自己的道,而太过忽略了兄弟情谊。回想起三清刚化形的时候,又一路相伴相守的渡过无数个日日夜夜,元始心中已经淡漠的兄弟情谊渐渐开始复苏,他偏头看向自己最小的弟弟,突然惊觉到自己以前的做法似乎太过分了一些,这可是通天啊,是他的亲弟弟。

  通天察觉到了元始的目光,侧眸看去,只见自家二哥向来冷淡的双眼中居然渐渐有了温情出现,通天当即被吓得一个哆嗦,废了好大的一番力气才忍住没去询问自己二哥是不是吃错药了。

  而元始越看通天越觉得愧疚,那眼中的温情也越发浓郁,浓郁得几乎快掐出水来了。

  大概是元始的变化令得道祖都看不下去了,这才出声打断元始即将泛滥的兄弟情谊,开口道:“三清作为封神的执行者不可改变。”

  闻言,通天和元始二人齐齐眉心一蹙。

  但道祖又接着道:“不过,上封神榜的名额,却能够由你们六个天道圣人共同分担。”

  很好——-!

  有了道祖这句话,女娲还有接引和准提就都被正式的坑了进来。

  通天脸上的神色立刻放晴,眉开眼笑地看着道祖,假惺惺地恭维道:“还是师尊公正,这才对嘛,都是天道圣人,这般好事儿就应该一起承担才对。”

  元始也表示赞同:“都是师尊的弟子,一众师兄妹就应该这么整整齐齐。”

  成功将另外三位圣人给坑进封神的大坑中的通天心满意足地跟着自己二哥离开了紫霄宫,然而他是心满意足了,可娲皇宫中的女娲和西方灵山上的接引、准提二人却收到了道祖传来的噩耗。

  女娲还好,反正她又没有什么教众,参与封神就参与呗。

  但接引和准提二人却因为这个噩耗,差点没坐在莲台上哭出来,他们西方教本来就没多少教众,原本是想躲在三清背后捡小便宜的,结果便宜还没占到,自己就被牵扯进了大劫里。

  悔啊!

  西方二圣简直悔不当初啊!

  ......

  ......

  “悔啊!本尊真是悔不当初啊!”

  跟着元始再度回到玉虚宫中的通天教主第一百零一次地忍不住在心中哀嚎。

  也不知道元始在紫霄宫中时受了什么刺激,自从紫霄宫出来后,元始的一腔兄弟情深突然爆棚了,自化形后就一直冷淡又口是心非的元始第一次对通天露出了露骨的宠溺之情,非拉着通天跟他一起回了玉虚宫,并扬言要同弟弟好好修复一下差点破裂的手足情谊。

  如今的元始在看着通天的目光中没有了冷淡之色,那满满的柔软目光,就跟在看自己的幼崽似的,看得通天教主几乎落荒而逃。

  “二哥!”通天教主第十次企图逃跑失败之后,一脸生无可恋地道:“你能正常一点儿吗?”

  元始不以为忤地瞪了他一眼,不过很快却又笑了,“我哪里不正常了?”

  通天教主立刻指着他,道:“你从前不是这样的!以前的你对我向来都是不苟言笑的,哪次不是对着我都是一番数落或者教导?如今你居然还对我笑了,且还笑得如此渗人!”

  元始闻言默默地反思了一下,点头道:“那是我以前不正常,如今正常了。”

  通天教主:“......”第一次对着自己这位二哥觉得无言以对。

  大概是瞧出了通天不太适应现在这个自己,元始无奈地在心中一叹,也能理解通天还无法这么快地接受自己的改变,只能转了话题道:“师尊将封神之事儿也通知了女娲和接引、准提,如今你打算又怎么做?”

  终于说到了正事儿上,通天教主的神色也正常了起来,拧着眉心微微思索地片刻,道:“保持原样。”

  “保持原样?”元始不解地看着他,似乎不太理解他这话的意思。

  通天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道:“先前在紫霄宫时,师尊不是也说了么,封神一事还是我们三清作为主导,虽然将西方那两个秃子给成功的坑了进来,他们也只是出人却不占主导权而已。截教依然助商,阐教也依然助西岐反商,如今朝歌那边有我家的那小狐狸崽子看着,西方教就插不上手进去,届时西方教的教众又能去哪儿?只能站在反商的阵营中。”

  元始似懂非懂,通天斜睨了他一眼,不忘翻旧账:“当初签订封神榜的时候,二哥是什么心思?不就是打算坑我的截教吗?”

  元始闻言瞬间尴尬了起来,对上自己弟弟睨来的目光,心虚又愧疚。

  但通天的性子向来豁达,翻旧账也不过是过一过嘴瘾罢了,更何况如今二哥已然认识到了错误,是以他哼哼地笑道:“当初二哥你的心思不仅我明白,其他人又怎么会看不明白,既然他们都明白了,那就让他们一直这么明白下去。”

  “你的意思是......”元始神色一动,顾不上心虚和愧疚了,他看着通天迟疑道:“明面上咱们还是照旧,暗地里却......”

  “暗地里联手坑那两个秃子。”通天笑眯眯地接过话,道:“接引和准提那俩货将自己的弟子教众派往西岐协助二哥的人助西岐反商,届时上了战场后,你就让他们的人打前锋呗,而二哥阐教的弟子就在一旁划水好了。咱们两教弟子自己知道就行,必要的时候还可以联手宰了西方教众,只要凑够了封神榜上的名额就行了,其他的就不关二哥的事儿了。”

  虽然通天的这个法子有些不厚道,但元始却表示十分的满意,管他最后是殷商还是西岐胜利,只要不是他们两教的弟子上封神榜,那就是皆大欢喜的事儿。

  元始越想越觉得通天的这个办法不错,“阐教和截教的弟子在战场上遇到,那就划水好了,一旦对上西方教主,那就往死里打。”

  “不错。”通天教主笑着点头,“若是发现我截教弟子不敌,二哥你的人还可以暗中帮一把,或者暗中坑西方教一把。”

  兄弟二人闻言对视半晌,然后同时露出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

  不过......

  元始迟疑地看着笑眯眯的通天,问道:“你方才说其他的事儿就不关我的事儿了是什么意思?”

  通天闻言脸上的笑容一淡,沉默了下来。

  看着突然沉默下来的通天,元始有些惊疑不定,“你该不会是真心打算助商的吧?”

  通天沉默半晌,没有回答元始的这个问题,却突然问道:“二哥,不久前你可有听到熟悉的钟声?”

  那日东皇钟突然有了反应,钟声直达九霄,元始又怎么可能没听见,他不仅听见了,在听见后还特地去了一趟老子的八景宫呢。

  见通天突然问起,元始无声一叹,点头道:“自然听见了。”

  “当年我想要护他,却没能够护住。”通天沉声道:“之后想要救他,也没能救得了他,我不清楚他为何能够在天道的眼皮子底下轮回转世,但这一次...我无法再眼睁睁的看着他深陷大劫却没有任何的作为。”

  东皇钟的震动来源来自朝歌,当日/他也曾透过虚空查探过,只不过还不待他查探清楚,天机就将朝歌的上空给遮掩了,所以元始并不知晓那令得东皇钟再次响起的人究竟是谁。

  如今听通天这么一说后,元始突然就明白了,他错愕地看向通天,问道:“你的意思是...商天子是......”

  通天闻言一笑,神色有些悠远,轻叹般地道:“是太一啊,洪荒中最耀眼的那一轮太阳。”

  看着通天脸上的笑容,元始沉默了一瞬,而后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当年你同东皇太一惺惺相惜,我和大哥因为担心你也卷入巫妖大劫,所以极力阻止你跟他深交,可是我也不得不承认,你的眼光很好,东皇太一不愧是当年圣人之下的第一人。”

  通天轻轻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元始再次一叹,“你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吧,这次我支持你。”

  “二哥?”通天惊讶地看向元始,他以为二哥又会阻拦自己呢。

  元始闻言一笑,“如我们这种先天神祇很难有什么知己挚友,东皇太一是你唯一的挚友,当年已经让你失去了一次,自然不能再让你失去第二次。”


  https://www.doulaidu8.cc/xs/165319/900620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