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封神之大王今天精分了吗 > 080:鸿钧,你这个大猪蹄子(二更)

080:鸿钧,你这个大猪蹄子(二更)


  三十三天外,紫霄宫。

  灰衣老者盘坐于云床之上,右手中慢慢地拈转着造化玉碟,似在细细参悟这件先天至宝上残留下来的大道道韵,然而他才参悟了没多久,就被宫中突然出现的一道气息给打断。

  灰衣老者缓缓睁开双眼,目光沉静地看向漫步走近殿内的人,那翻飞的紫色衣角,令得没什么情绪的他难得的觉得眼睛被刺了一下。

  待得紫衣青年走近,并十分不客气地坐在了自己的云床上后,老者这才皱了皱眉,看着他问道:“你出去了多日,今日怎么舍得回来了?”

  紫衣青年闻言挑眉一笑,看着老者的目光中噙了一抹令后者感觉十分不好的幸灾乐祸,方才淡笑道:“回来看戏。”

  老者眉心一跳,不等青年再说什么,那捏着造化玉碟的手又慢慢转动了起来,脸上的神色看上去颇为凝重。

  片刻后,老者突然神情一僵,像是推算到了什么,然后在青年戏谑的目光中,腾地下了云床,几步走到殿门口,想都没想就开始伸手朝虚空抓去。

  只见紫霄宫外的一片混沌云雾立刻受到了什么指引,将云雾中的庄严宫殿给遮挡得严严实实。

  待得老者做完了这一切后,后面云床上的青年这才笑吟吟地开口:“你作甚要将紫霄宫给藏起来?”

  “你明知故问!”老者没好气地回过头,瞪了看热闹的青年一眼,“你离开的这几日是不是一直都跟在通天的身后?既然你早就知道他要来,为何不早点知会我一声?”

  “我为何要早点知会你?”青年奇怪地看着他反问,但眼中幸灾乐祸的笑意却藏都藏不住,“自通天成圣之后,我已经好多年都没有瞧见原来的他了,我其实还挺怀念当初的那个通天的。”

  老者闻言气结,倘若那云床之上坐着的家伙不是自己的本体,他一定会降下一道神雷劈死他丫的,见过坑别人的,他就没见过连自己都坑的人!

  “我原本就不赞同你将封神之事儿交给三清去处理,是你当初不听我的劝告。”紫衣青年看着被气得说不出话来的老者,慢悠悠地道:“如今他们可算是反应过来了,我又怎么会去阻止,更何况你这次想要坑的人还是通天。”

  “三清之中只有截教的教运最强,封神一事不让他来担,那让谁来担?”灰衣老者怒道:“若你不愿意他被坑,当年他就不应该让截教脱颖而出,你又不是不晓得天道最容不下一家独大。”

  “难道截教做错了?”紫衣青年嗤笑一声,“通天本就豁达,有教无类又有什么错?天道视众生平等,截教便大开教门收纳所有一心向道的生灵,截教的做法才最附和天道的意愿不是吗?结果截教广收弟子,教导众生,最后却因为那什么一家独大又惹了天道的眼?”

  老者闻言一噎,紫衣青年轻飘飘地又道:“果然天道不全就容易智障。”

  自己既是天道的老者:“......”

  大概是瞧出了老者隐隐有了想要降下神雷劈自己的冲动后,紫衣青年这才话锋一改,笑呵呵地道:“如今通天是不将另外几人给拉入大劫之中是不会善罢甘休了,你若不想他跑来这里撒泼打滚,你还不如就顺了他的意。反正剩下的那几人不也是心心念念地想要插手大劫么,既然已经都插手了,干脆就让他们也承担起来算了。”

  “你根本就是偏帮着通天!”老者忍不住指责道。

  紫衣青年却也不否认,还十分从容地点头承认道:“我偏帮他又怎么了?我向来都偏帮他,你又不是不知道?”话落,见老者脸都黑了,又道:“而且你自己不也不喜那两个叛出师门的弟子么?既然当年不得已将他俩给收做了弟子,不如现下趁机将他俩正式给逐出师门,正好他俩走的道也跟你不是一路的。”

  “当年不得已收了那俩做徒弟这究竟是谁的错?”老者闻言却更生气,瞪着青年的目光恨不得吃人。

  一听这话,只见原本还幸灾乐祸地青年顿时神色尴尬了那么一瞬。

  不得已收了西方的那两货是他当年的错!

  当年盘古劈开了混沌,创造出了洪荒,而原本混沌中的混沌魔神可不知是他落入了洪荒之中,同时落入洪荒中的还有一位洪荒魔神名为罗睺。

  鸿钧自落入了洪荒后便被新生的天道给盯住了,并被天道选中作为了合道之人,至于随他一起落入洪荒中的罗睺则是被魔道给选中。

  天道和魔道向来不两立,一个为魔道的候选人,一个又是天道的候选人,二人便也成为了对手,都在争抢着合道的时间。鸿钧若是合道成功,那么他便是道祖,天道便能彻底掌控洪荒,而罗睺若是先合道成功,那么便是魔祖,未来洪荒便只能由魔道执掌。

  这二人在混沌时就有过摩擦,如今到了洪荒也成为了对手,为了能够率先证道成功,两人免不了会再次交手。不过幸好盘古在创造洪荒时偏心于天道,所以天道在洪荒的掌控权也大于魔道,所以鸿钧在证道一路上走得也算是顺畅。而天道强势,魔道就只能隐遁,是以当年鸿钧能够大大方方地行走在洪荒中,但罗睺就只能小心翼翼地藏匿,并在暗中搞事情。

  暗中搞事情的罗睺可没少给鸿钧惹麻烦,鸿钧花费了好几个量劫的时间,方才终于成功的抓住了罗睺,而设计埋伏罗睺的地点便在当年的洪荒西部。

  洪荒最开始的时候,西部可不像如今这般灵气缺乏,也没有这般穷困,就是因为鸿钧同罗睺在那里大打了一架,一不小心炸毁了洪荒西部的灵脉,这才造成了洪荒西部的穷困境地。

  虽然那一架打得昏天暗地,鸿钧也成功封印了罗睺,可洪荒西部却彻底被毁了,这也就是鸿钧欠了洪荒西部的一个因果,所以当年在紫霄宫讲道的时候,因为欠下的这个因果,道祖在讲道完毕之后才不得不将接引和准提那两个来自洪荒西部的秃头给收为弟子。

  对于当年炸毁洪荒西部所有灵脉的这件事儿,鸿钧向来视为自己的黑历史,所以眼下被道祖这么一提起,他的脸色自然就尴尬了不少。

  不过尴尬归尴尬,鸿钧还端得住,在轻轻咳了几声后,方才面不改色地道:“诚然这的确是我错,不过如今有了改错的机会,那又岂能放过?”

  见道祖依然神色不虞,鸿钧顿了顿后继续道:“你若不想见通天,不如就我去见他?”

  哪知鸿钧的话音落,道祖却冷笑一声,盯着鸿钧就道:“你想得美!当年我代替你合道时你曾答应过我什么?一个量劫不许再同通天见面,你如今是想要反悔了?”

  鸿钧神色不改,淡淡道:“没有反悔,这不是你不愿意去见通天么?何况......”话音一转,鸿钧又道:“距离我答应你的一个量劫的时限也快到了,早一点晚一点又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了去了。”道祖嗤笑,瞥了鸿钧一眼,哼道:“有这个条件在的时候,你还心心念念地偏帮他,若没有了这个条件在前面挡着,你岂不是要直接去碧游宫抢人了?到时候这紫霄宫中还能有这般的清静?”

  “你不爱清静,我可以带着通天去别的地方。”鸿钧似打商量地道。

  “你想都别想!”道祖闻言大怒,指着鸿钧就道:“在封神大劫结束前,你别想同通天见面。”

  闻言后,鸿钧脸上露出了一抹明显的遗憾,而后往云床上一倒,抬手扶额,道:“那我就再忍忍吧,一个量劫都等过来了,也不差这短短数十年。”

  鸿钧这般的心心念念和迫不及待,令得道祖的眼角抽了抽,他不可思议地看着云床上的人,发出了灵魂质问:“你究竟是怎么做到让一个无心无情的混沌魔神动心动情的?且动心动情的对象还是个男人?!”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鸿钧瞬间从云床上又坐了起来,他就喜欢跟人聊这个。

  只见鸿钧从怀中慢吞吞地摸出一小节柳条,道祖定睛一看,顿时眼角又剧烈地抽搐了一下,若是他没有看出,那柳条应当是十大先天灵根的空心杨柳的枝条。

  果然!

  鸿钧笑吟吟地举着那柳条,对神色复杂的道祖,道:“当年满洪荒的去寻宝,好不容易寻到了这先天空心杨柳,结果遇到了一个霸道的抢匪。”

  道祖一脸‘我不想听了’的神色,但鸿钧却当作没瞧见,继续道:“那霸道的抢匪正是刚刚化形不久的通天,当年初见通天的时候他可不是如今这般模样,而是一个玉雪般的小童呢。”

  “我还是第一次被人当面强抢寻到的宝贝,再加上通天生的漂亮,虽然看上去年纪小小的,可他元神却是金光灿灿的,我一眼就瞧出他身怀许多的功德,且还开大功德。”鸿钧笑眯眼,仿佛又看见了当年那幼小的通天,“洪荒才刚诞生没多久,一个小童便拥有如此多的开天功德,不用去猜就晓得他的来历是什么,只是我当时并不确定他究竟是三清中的哪一清。”

  “所以你便有了兴趣?”道祖一脸木然地看着鸿钧,问道:“然后就动了心?”

  鸿钧睨了他一眼,“说什么呢,我又不是恋童癖,当时只不过觉得有趣,而且三清乃盘古的元神化作,又尽享三成盘古的开天功德,他们就是天道的宠儿啊,尤其是通天,在寻宝一事儿上,他就跟开个挂似的,一找一个准,连我这个被天道选中的候选人有时候都比不上/他寻宝的能力。”

  “所以.....”道祖一张老脸更木了,“你就拐了通天去帮你寻宝了?”

  “怎么能说是拐呢?”鸿钧不赞同地盯着道祖,“我跟通天明明是合作,而且你别看通天当时年幼,那精明劲儿可精了,当年一路相伴在洪荒大陆上寻宝,我没少被他坑。”

  “坑着坑着你就把一颗心也坑了进去?”道祖一脸麻木,他不想再听下去了。

  结果鸿钧却是一笑,承认道:“也可以这么说。”而后又似想起了什么,脸色显得不那么高兴了,“不过通天只跟了我四五个元会,就被太清和玉清给联手捉回了昆仑宫,跟着就是龙凤大劫来临,太清和玉清不放心通天在洪荒乱跑,所以我也就只能等着通天偶尔偷跑出来待个数百年又被捉回去。”

  看着一脸不太高兴的鸿钧,道祖都快自闭了,麻木道:“所以,当年龙族和凤族会那么快爆发最后一战,其实也是你在后面动了手脚,加剧了龙凤大劫结束的速度?你为了削减盘凤的实力,还偷偷让盘凤有感而孕生下了孔雀和大鹏,并将这个黑锅给扣在了天道头上?”

  “啊,是这样。”鸿钧坦然承认,“反正是天道想要弄死盘凤和祖龙,所以让天道背一下黑锅又怎么了,盘凤因为产子而实力大减,同祖龙一起陨落,这结果不是很好么。”

  道祖:“......”

  我信了你的邪!

  你哪里是为了天道,你分明是为了让通天能够不被太清和玉清困在昆仑宫!

  鸿钧,你这个为了一己私欲的大猪蹄子!


  https://www.doulaidu8.cc/xs/165319/900890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